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缠魂乱 > 正文 第229章
    可是如今都已经十四岁了,还没个大孩子样子。

    “母亲,这付铭宇已经不小了,都已经十四岁了,瑄儿十四岁的时候哪里是他这个样子的,做什么事情都不用我来担心。”付睿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付铭宇不以为然,早就把他拿去和他大哥比当成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扭过头去和旁边的月娘低头说话去了,这付老爷原本还想说点什么,让付铭宇好好的受受教育,可是这个混小子根本不当一回事,偏偏他母亲还护着他,只得作罢,林夫人顺势给他夹加了一筷子的菜。

    “月娘,我跟你说个事情你一定特别感兴趣!”付铭宇故意压低了声量,只有他自己和月娘二人知道讲了些什么。“明日国子监全体放假,我们几个平时里玩得比较好的,几个约好了去骑马郊游。是谢白哥他们几个所组织的,听说为了好玩儿还可以带上自己的弟弟妹妹呢!谢姐姐也去。”

    “真的?你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月娘对付铭宇的话深感怀疑,怎么会这么凑巧,自己呆在这府里,快要被无聊给折磨死的时候,就有这等好事。

    “当然了,没事我骗你干嘛!不信你可以问大哥,你可别好心当做驴肝肺了。”付铭宇好心惦记着她,已经在府中养伤数日,都不曾出去过一会,怕她自己在这里被闷坏了,好意告诉她,竟然还不相信自己说的话,付铭宇傲娇的转过自己的头,低头开始吃自己碗里的饭。

    “切,小气鬼,这样就生气了。”月娘嘴里嘀嘀咕咕的,不过从她二哥的反应看来,确有此事。看着瞬间有安静下来的饭桌,月娘拿着筷子夹了一口白米饭,送进自己的嘴里,双眼贼溜溜的转着,想着怎么样跟她父亲开这个口。

    “月娘,怎么光吃饭不吃菜呢!来,来,来,这是你最爱吃的鸭子肉。这孩子吃饭都不专心。”林夫人看着月娘发呆着,只顾着吃着自己碗里的白饭,连忙给她夹了几块鸭肉。

    “谢谢母亲,我是在想一个问题,忘了要吃菜了。”月娘想了想,如果此时不开这个口,怕是会错过明日的那个出府的机会,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也要向她父亲提出这个建议了,她这都已经快要忘记付府外面是什么样子了,好久都没有呼吸到外面的空气了,为自由拼搏进取一把!

    付铭宇听到月娘的话,自然是知道这小妮子已经开始给他父亲和母亲下套,切,嘴里说着不相信,心里还不是相信了,不过明日出游,如果有月娘在的话,应该更加有趣吧!!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吗?”林夫人一听还以为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呢!心急如焚的将手中的筷子都放了下来,看到月娘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我听说呀,这国子监明日全体放假,这好不容易我干爹百里先生有一日休息的时间,要不明日就让我干娘还是别来这付府了,让我干娘留在百里府陪陪我干爹。母亲您以为如何?”如此深明大义的决定,应该很难让人说不吧!月娘凭着自己对她母亲和父亲的了解,他们二人自然不会不同意。

    林夫人听到月娘的话,这才放下心来,原来就是这么点事儿,亏得这丫头连饭都不吃了,虽然自己也觉得这个想法不错,可是还得问过老爷的意见,所以又故意探了探付老爷的口风:“老爷,我觉得月娘这孩子的想法挺不错的,还知道心疼人了。”

    付睿渊在月娘刚开口说话的时候,便知道这孩子又起了什么心思,这国子监明日放假的事情他早有耳闻,而且也知道明日付铭瑄和谢白他们那些小子你是要去那京城郊外骑马来着,这不就连太子也特意清空了明日的事情,还特意给自己放了一天的假,就为了和他们一起出去骑马玩。这会儿月娘就提起来这事,想必是我想跟着出去玩儿吧!

    付睿渊看到月娘两只水灵灵的眼睛咕噜咕噜转着直瞅着自己,好像生怕从自己的嘴里说出否定的意见,付老爷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蛮不在乎的说道:“我自然是赞成的,刚好明日太子有事,我也有一天的假可以和夫人你一起去百里府拜见一下百里先生和百里夫人,毕竟这百里先生是宇儿和瑄儿的老师,而百里夫人又是我们两位女儿的老师,我们理当应该过府拜见一下。”

    月娘一听傻了眼了,她可不是想要促成两家聚会,付铭宇看到一旁呆滞住的月娘,忍不住幸灾乐祸道:“父亲,您说的对极了,自古就有名人说过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还有人也曾说过,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百里先生和百里夫人简直是我们姊妹四人的再生父母……啊!我的脚。”付铭宇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阵剧烈的疼痛从他自己的脚趾慢慢的伸展开来。

    “哎哟,我的乖孙子,你这是又怎么了?”老太太看见付铭宇一脸痛苦的样子,心疼的问道。

    其余人也都一头雾水,怎么话说到一半,突然尖叫起来了,只有月娘脸上稍微露出一点尴尬,“咳咳,二哥他,二哥他脚抽筋了!是不是呀!二哥。”说完对着付铭宇挤眉弄眼,示意他如果敢将真相说出来,那么他就死定了。

    付铭宇抱着自己的脚,这脚趾想必一定肿了吧!可见这丫头有多用力了,抽筋!嗯见过谁抽筋把脚趾头都给抽肿的吗?可是偏偏他又不敢说出实话,还得配合着月娘的话,否则这小妞一生气折磨他倒是不怕,就怕月娘你生气起来不理他,那么这府里唯一一个愿意陪她闹的人都没了,得多无聊啊!

    为了不得罪自己的忠实玩伴,付铭宇背着自己的良心,顺着月亮的话说道:“没错,我脚抽筋了。老奶奶你不用担心,我这是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呢!”

    老太太听到这话才放下心来,他的这些宝贝孙子,宝贝孙女们可千万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了,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就是老人最大的心愿了。

    “二哥,你刚刚说什么来着,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然后还有什么没说来着?”月娘一脸无辜的看着付铭宇问到。

    “我,我的意思是说,这百里先生和百里夫人对我们姊妹四人可谓是再生父母,所以呢如果由父亲和母亲去百里府以表谢意的话,还不够表达出我们的诚意,应该由我们亲自登门道谢,更能体现出这尊师重道的意义来。”付铭宇一顿瞎说,终于帮月娘把这个话给圆了回来。

    付铭瑄早就看到了二人的小动作,不难的,就猜出他们的动机是什么。不过这是这些日子将月娘困在这府中,的确是难为她了,明日将她带出去一起去溜达溜达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所以付铭瑄也试图劝说付老爷和林夫人,明日不用亲自登门拜访,难得有一个假日就留在府中,好好休息才是。

    有其父必有其子,付睿渊自然也是十分聪明,早就知道月娘是想跟他们出去一道玩儿,付铭宇在那胡诌一顿的时候,他倒也没放放心,让月娘跟着出去,月娘本来就在小渔村里无拘无束地长大,身子里带着一股野性,偏偏这付铭宇也是个野小子,这野丫头遇上野小子,不知道,他们二人要在外面捅多大个娄子回来,所以付睿渊知道了,也当不知道,可是如今他那成熟稳重的大儿子,都已经表态了,暗示他自己会看住他们,不让他们在外面闯祸,他也放心月娘跟着他们出去走走,散散心。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的话,我看不如谁也别去了吧!让百里夫人和百里先生二人好好休息一下,我今晚便派人去告诉百里夫人,明日不用来付府了,明日我便和你们母亲陪老太太也出去走走逛逛,你们兄弟二人便将两个妹妹也一起带出去玩儿吧!”付睿渊的这一席话,简直正中月娘的下怀。

    于是这件事情便就在这顿晚饭上尘埃落定了,月娘终于能够如愿以偿的出府玩了。

    而此时的秦蔹蔓得知明日太子殿下也会出席哥哥他们的聚会,也连忙报名要参加,谁知道她父亲竟然让哥哥将那庶女也给带去,就不怕丢了咱们秦府的脸吗?

    秦蔹蔓一时气不打一处来,以往所有出席的聚会除非自己不想去,让秦芜荽去,她才能够去,现在什么时候,父亲竟然让她同自己平起平坐了。

    无奈自己哥哥秦勼用手紧紧按住自己,示意自己不要冲动,所以秦蔹蔓也就不发表自己的看法了,任由他们折腾去吧!

    这秦蔹蔓看不明白他父亲的想法,可这秦勼可不是个蠢的,自然知道他父亲此举暗含深意,如今这蔓儿即使那未来的准太子妃了,而这秦府之中,已到适婚年龄的小姐也就是秦芜荽,其余的还太过于年幼,如今这秦府正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借着这股东风不如将自己的势力范围在扩大。

    秦蔹蔓已经是准太子妃,朝廷上下的文武百官都急着巴结秦府,如果此时秦府再借机与他人联姻以此来巩固自己的势力,再得一助力,于秦府来说,无疑不是如虎添翼,所以秦兴国便想让秦芜荽借此机会出去露脸,也能够在这些公子哥面前混个脸熟,以后联姻怕是能更简单一些。

    秦勼知道自己父亲的意思,自然是不介意带上秦芜荽,只是自己那个傻妹妹,却好像还看不懂父亲的意思,如今不知这有多少人虎视眈眈的盯着秦府,光是未来太子妃的位子,就已经为情夫招来仇恨无数,只有让自己处于不败之地,才是上上之策,再说了,如果这个庶女嫁的婆家有势力的话,无疑不是为秦府锦上添花,也为以后蔓儿在宫里呼风唤雨打下一份基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次日秦蔹蔓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便和秦勼一起出门了,同行的还有秦景行以及秦芜荽。

    秦勼和秦景行自然是选择骑马,而秦蔹蔓和秦芜荽不宜大庭广众之下抛头露面,当然是选择马车了,秦蔹蔓一上了马车,便准备闭上眼睛睡觉,来个眼不见心不烦。秦芜荽自然知道她姐姐是不想自己一起去的,原本她也不想去,可是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左思右想,还是觉得,自己应该要去,多认识认识那些名门望族的公子哥们。秦蔹蔓既然不想搭理自己,秦芜荽自然也不会去自讨没趣,难得出来一趟,秦芜荽到心情还是比较愉悦的,自己从来还没有离家这么远过,想想就觉得兴奋,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伸手掀开帘子一角,只供露出她的眼睛,就这么一路上,一直看着沿途的景色,竟然没有丝毫的疲倦感,整个人还越发的精神。

    月娘也如愿以偿的踏出了付府的大门,心急火燎的上了马车,还不停催促,在后面磨磨蹭蹭的静姝,终于在月娘无数次的催促下,马车终于出发了。

    刚上马车月娘她们精神还好,姐妹二人激动的不得了,不过过一会,说着说着,月娘的眼皮便开始上下打架了,不一会便只听到付静姝的声音了,再后来,马车里连一丝声音都没有了。

    付铭瑄和付铭宇各自骑着马跟在马车的两旁,所以马车里有什么动静,他们也是听到是十分的清楚,怎么聊着聊着忽然就没有了响动呢?付铭瑄掀开了马车的帘子,从外面看向里面,原来这两个小姑娘因为昨晚太激动,没睡好,现在已经在马车上睡着了。

    付铭瑄放下帘子,吩咐车夫慢点赶路没有关系,终于的是要平稳点。于是付府的兄妹四人慢悠悠的赶到目的地的时候,大家都来了。除了秦府的秦蔹蔓和秦芜荽以外,还有其他几个的大家小姐们,就连九公主都跟着太子殿下和三皇子出宫了,这也就不奇怪为何场面如此的声势浩荡了,连宫里的禁卫军都出动了,将这片区域保护起来。

    原本国子监放假提议大家一起出去骑骑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