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段誉,我要跟你抢老婆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二十八章 不死不休 (为“不灭秦天”第3次加更!)
    燕京很大,足有16万平方千米,相当于三个华海,八个港岛。

    甚至有一个笑话,如果你在法兰西,坐一小时的车,就到德意志了,再坐一小时,你就到波兰了。而如果你在燕京朝阳区,坐一小时的车。你在朝阳区,再坐一小时,你还是在朝阳区。

    但燕京又很小,尤其对于某些圈子而言,也许有的消息在一夜之间,就能够传遍整个四九城。

    一夜之间,整个燕京上流社会,都在谈着昨夜什刹海地下擂台上的事情。

    宋家大少宋玉树,秦家混世魔王秦鲲鹏!

    这两人在燕京,可都是混不吝的顽主,一般人见了他们都是退而远之的。

    而燕京虽然地处北方,但是民风由于彪悍的东北、西北不同。

    不是说燕京人没血性,而是这儿大大小小的关系网多如牛毛,指不定看似不起眼的一个小子,他亲戚就是某某部委的一、二把手。

    这种畸形的关系网。早就了一种特殊而又畸形的现象。

    一般而言,若是两方发生了什么矛盾或者冲突,都会直接亮出自己的后台,所谓的纨绔子弟,靠的就是家世来耀武扬威。如果对方的家世比自己硬的,只要不是什么杀父夺妻之仇,那么就非常干脆地认怂,反正也不丢脸。

    而这其中还有一个潜规则,那就是如果一方率先低头认怂了,那么另一方也不能往死里整人家。

    所以一般发生摩擦,往往是雷声大,雨点小。

    甚至有时候双方会互相叫上自己的铁杆们和靠山,结果发觉,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结果干脆架也不打了,一道儿跑去工体拼酒撩妹!

    所以说,整个燕京纨绔圈子,变得越来越无趣!

    不过,昨夜宋玉树和秦鲲鹏之间的旷世大战,绝对是最引人瞩目的。

    一方面,两人都是最顶级的大少。另一方面,两人陷入了不死不休的局面,宋玉树强x了秦鲲鹏兄弟的妹妹,而秦鲲鹏则打断了宋玉树的一条腿。

    然而当一众燕京大大小小的纨绔子弟,齐聚地下擂台之后,宋玉树和秦鲲鹏两人,竟全部沦为了配角!

    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个外地小子,非但身手厉害的夸张,吓死了倭国剑客。竟然还敢当着众人的面,狠狠抽了宋玉树两个耳光,最后还踢碎了他的命根子,随后像古代侠盗一般,扬长而去。

    然而这件事情并没有就此完结。后来又传出了小道消息,说那个外地小子与赵家大小姐关系匪浅,可能是赵家的女婿,于是便有人将这风波解读为赵家与宋家间的战争。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传出消息说白家大少也介入了这件事情,甚至被那个外地小子给羞辱了一通,跪在地上亲吻对方的鞋底,摇尾乞怜。

    不过对于这种荒唐的消息,自然是不会有人相信的。

    开什么玩笑?

    白家大少是什么人。白家未来的扛鼎人物,就算某些部委的实权人物,见了人家也是客客气气的,怎么可能向一个外地小子跪地求饶呢?

    但是不管如何,那小子踹断宋家大少命根子的事情,是在许多人眼皮子底下发生的。

    一时间,他成了整个燕京纨绔圈子讨论的话题。

    如果你不知道“郝仁”这个名字的话,那么就代表着你在圈子里面根本排不上号!

    而对于这个横空出世的“郝仁”的身份,也是众说纷纭。

    有人说他是某位最高层领导的孙子,只不过是用了化名。有人说他是前朝的tai子,从海外回国,要夺回曾经失去的一切。甚至还有人传说,他来自于某一个无比神秘的隐世家族,每一代只有一个传人……

    但无论如何,郝仁这个名字,在一夜之间通过这种方式,传到了无数人的耳中。

    ……

    燕京协和医院,是燕京乃是华夏最顶级的医院,没有之一,就算再全世界范围内,都享有盛名。

    寻常人想要在这儿挂一个普通的门诊号,都得早上四、五点钟过来排队才行,而专家门诊的话,没有一点儿的关系想要挂到,那简直比中五百万还难。

    至于传说中的病房。更是只有部级以上的领导才能入住。

    而此刻,子啊一间病房内,一个年轻男子刚刚进行了一场浩大的手术,静静地躺在病床上。

    因为打了麻药,所以年轻男子陷入了昏迷,不过脸上依旧是一片痛苦之色,仿佛做了什么异常恐怖的噩梦一般。

    在他的衤当部,此刻正包裹着许多绷带和纱布。

    病床两边,有一对中年夫妇焦急地站着。

    男的国字脸,约莫五十岁左右。皮肤白皙,可以看出平日养尊处优惯了。而女的打扮得雍容华贵,光是手中提着限量版爱马仕包,就足以买下一辆宝马车。

    只不过现在,他们两人的眼睛中满是血丝,充满着担之色。

    两人正是宋玉树的父母,宋诚、柳芳菲。

    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柳芳菲见到医生之后,立刻冲了过去。哭丧着脸地说道:“医生,我家玉树的那儿……还有治疗的可能性么?”

    望着一脸期待地望着自己的柳芳菲,医生苦涩地摇了摇头,叹气道:

    “哎……柳女士,我们刚才已经召集了全院最好的外科和泌尿科专家。替令公子进行手术!然而令公子的gao丸,遭到破坏性的损毁,没有任何恢复的可能性!

    因为情况紧急,为了不让坏死的细胞继续扩散,我们不得不切出了他的gao丸。不过您放心,事后我们会替令公子制作一套人造系统,确保他的正常泌尿功能……”

    医生接下来说的话,柳芳菲已经听不下去了,此刻她的脑海中。一直盘旋着那四个大字≈dash;≈dash;

    切除gao丸!

    天哪……她柳芳菲的儿子,宋家的大少,竟然成了一个太监!

    这样的遭遇,简直让柳芳菲难以接受。

    突然,她像是一个泼妇一般。朝着那个医生冲去,同时大吼道:

    “庸医,你们这群庸医!竟然不经过家属的同意,就把我儿子给阉了!我那可怜的儿子啊,他甚至还没有成家。连香火都没有留下,就被阉了!”

    看到柳芳菲这幅歇斯底里的样子,一旁的宋诚大步走上前去,狠狠将柳芳菲拽了过来,随即狠狠一巴掌甩在了柳芳菲的脸上。

    “啪!”

    巴掌声清脆响亮。

    柳芳菲的脸上,瞬间浮现出一道红色的五指印,随即瞳孔瞪得老大,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自己的丈夫,大喊道:

    “宋诚,你这个窝囊废。自己儿子都被人家给阉了,你竟然还跟个孬种一样,呆在这儿!”

    “够了!现在不是你在这儿丢人现眼的时候!”

    突然,宋诚爆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玉树是我唯一的儿子,他遇到这种事情。我他妈的比你还难过一百倍,不过你在这儿吵有什么用!”

    “哼……你朝我横有什么用啊,那个叫做郝仁的兔崽子,竟然把我儿子给废了,我要你要去废了他!啊不。废了他简直是太便宜了,我要让他和他的亲戚、朋友,全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柳芳菲用一种无比怨毒的语气说道。

    “芳菲,你相信我,那个臭小子绝对会被我们玩死的!不光是我们宋家。现在白家也是我们最强力的战友,我已经向老爷子说明这件事情了,老爷子愿意出面干涉,这一次,无论是其他哪一家过来说情都不行。我们宋家与那个臭小子,不死不休!”

    本站访问地址ziyou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