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后途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三章 钟离募兵喜相逢
    悠悠天宇旷,切切故乡情。如朱元璋这般情商低下的男人回到钟离后心都变细腻,满天的黄土,青黄不接的庄稼,低矮贫瘠的屋舍,忙忙碌碌的百姓在他眼中看起来是那样的亲切,连呼吸都比往日舒畅许多,更别提和多年好友重逢的喜悦。

    回忆是拉近距离的最好办法,当徐达谈起他们下河捉鱼摸虾的经历,众人便笑话郑遇春被螃蟹夹得大哭的模样;当汤和说起他们偷农民的西瓜被撵得鸡飞狗跳时,众人首先想到的是那西瓜砸开后流出鲜红的汁水,咬一口能甜到心底的感觉;当郑遇霖抱怨朱元璋非要带他们去看女人洗澡,结果被人泼了一身洗脚水时,众人已经笑翻在地……诸如此类的事情仿佛一天一夜也说不完,大家边笑边闹,举杯痛饮,醉得一塌糊涂。

    可惜这种无忧无虑的日子只是暂时的,酒醒后朱元璋还有许多正事要办。他这次回来有三件大事必须去做,第一件事就是修葺父母的坟地。当年他家落魄还是靠刘祭祖赠送了一块地皮埋葬亲人,那坟地无人守护已长满杂草,亏得草是沿着地面生成,还能看到一个土堆。朱元璋和几个兄弟亲自动手挖开土堆,把父母和兄长的尸骨重新装殓,又在墓前竖立石碑,移植了几株大树荫蔽。整个过程中朱元璋一直悲痛不已,几次扑在坟上放声大哭。每每想到父母兄长的遭遇都悲从中来,如今自己也算混出点名堂,还娶了妻子,可惜他们都看不到了。

    兄弟们也跟着掉泪,想着各自的艰辛,都觉生活不易,愈发决心要跟朱元璋创出一番际遇来。

    第二件事就是寻找还活在世的亲人。大嫂王氏、侄儿朱文正和三哥朱重七都被他寻着。不过朱重七胆小,听弟弟当了反贼,加上他是倒插门女婿,所以不愿意跟朱元璋冒险。王氏是个有主意的女人,她没有改嫁,一个寡妇带着儿子在娘家可想生活多么艰难,与其遭受娘家人的挖苦白眼,不如带儿子投靠朱元璋,所以朱元璋派人接她,她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另外还有朱元璋的堂嫂田氏,也是个寡妇,含辛茹苦抚养两个闺女。朱元璋感念她的坚贞,把她和侄女接到一起跟王氏作伴,也算今后相互有个说话的人。至于二哥朱重六和两个姐姐虽然目前没有下落,不过朱元璋相信只要用心,总有一天能寻着。

    亲人相见自然悲喜交加,特别是朱元璋看到面黄肌瘦的朱文正,眼泪再次流出来,这是他大哥唯一的儿子啊,也是众亲人中和他血缘最近的晚辈,他和马秀英还没有孩子,就把朱文正当自己的亲儿子,一遍遍地教朱文正喊自己叔叔,晚上睡觉更是让孩子睡在自己身边。

    第三件事就是募兵了。红巾军起义已经持续了许多年,元人逐渐退缩北方,南方基本已被红巾军占领,是以百姓对红巾军也不再抗拒避讳,甚至许多百姓家中都有和红巾军关系密切的亲人。朱元璋视当地政|府为隐形,大张旗鼓募兵,但是成效不大,因为濠州的青壮不是外出自谋出路就是早都投靠了其他红巾军。

    能够找到昔日的结拜兄弟已叫朱元璋十分高兴,他让这些人又去发动游说自己的亲朋好友,陆陆续续倒也招募了百八十人。

    这一日,众人正在谈笑间,士兵来报,有一大汉前来投军。

    此时朱元璋是来者不拒,立刻叫人速速带上来,结果一瞧居然是个老相识,不正是那被他当诱饵引开彻里不花的周德兴吗?

    周德兴见到朱元璋楞了楞,不敢置信地揉揉眼睛,突然嚎啕大哭,“朱兄弟,你竟然没死,真是老天开眼啊!当初多亏你救了我,你的大恩我一直不敢忘,这次投军也是想杀几个鞑子为你报仇,没想到你我还有重逢的一天……”

    朱元璋心虚,干笑道:“周大哥别来无恙,快请坐下。”

    众人对于周德兴的话十分好奇,连忙询问事情缘由。

    周德兴一边抹着泪,一边把朱元璋“舍身就义”引开元军助他去见郭子兴的英勇事迹讲了一番,虽然行动失败了,但是此情此义终身铭记。

    朱元璋的光辉形象顿时在众人眼中刷刷刷如同标枪一样高大起来,此等重情重义的大哥都不跟随,还跟随哪个?

    朱元璋仗义的贤名一经几人宣扬,立刻传遍钟离,慕名前来投奔的士兵络绎不绝,很快他就募集数百人,又等上几天,实在没人应征,加上想给亲人一个安稳的居住环境,他便率众返回濠州。

    “主子,姑爷回府了!”逊影第一时间把这好消息通报给马秀英。

    马秀英喜出望外,她怕朱元璋不知道自己已经搬出元帅府,特意奔到城门翘首相迎。

    只见朱元璋骑在高头大马上,虽然风尘仆仆却掩饰不住他满面的春风得意。此次他回乡募兵,不仅募集了七百多名士卒,还寻到了亲人,真有一种衣锦还乡的感觉。看到马秀英伫在城头殷切期盼,心中一暖,脸上顿时露出笑容,“娘子!”

    马秀英刚要招呼,朱元璋跳下马,托住一个小男孩,指着她说道:“叫婶婶。”

    马秀英闻声望去,那小孩十来岁,面黄肌瘦,皮肤又黑又糙,大眼惊惧不安,半晌忸怩地嗫嚅道:“婶婶。”

    “这是谁家孩子?”马秀英一阵心疼,摸着小孩头顶柔声问道。

    小孩想躲,可手被朱元璋拽着,最终瑟瑟抖了一下,不再动弹。

    朱元璋敛去笑容,沉声说道:“他叫朱文正,是俺大哥的孩儿。俺这次把几个嫂嫂和侄儿侄女都接来了,以后就跟俺们一起生活。”说完他不安地瞟瞟马秀英,自己先斩后奏会不会让马秀英不痛快。哎呦,一心想让亲人团聚,都忘记自个还住在元帅府,这次回来一定要想办法搬出去。

    马秀英知道朱元璋身世可怜,见他伤怀,忙岔开话题说道:“这是应该的,义父已把孙德崖的住宅赐给我们,大嫂她们住进去正好热闹。咦,大嫂她们人呢?”

    “她们还在后面,俺急着回来见……通知你一声。”朱元璋脸上泛起可疑的红晕,见了娘子怕娘子,不见娘子想娘子,自己是不是有点犯贱?不过这种回家后见到娘子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地妥妥当当的感觉实在熨帖。

    马秀英掏出绢帕丢给朱元璋,“自己擦擦汗,我先带文正去洗个澡,瞧你把这孩子弄得灰头土脸。”又对朱文正和蔼地说道:“孩子别怕,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谁敢欺负你,给婶婶说,就是你小叔,我也不答应。”

    朱文正眨巴眼,小叔刚才还威风凛凛像只老虎,怎么现在却像只弱猫?在饥寒交迫中挣扎的孩子都比较早熟,朱文正立刻意识到眼前这个女人比小叔还厉害,马上乖巧地讨好道:“谢谢婶婶,婶婶真漂亮,就跟仙女一样。”

    哪个女人不爱美,马秀英顿时听得眉飞色舞,把朱文正疼到骨子里,拉着他进府,“乖孩子,想吃什么,婶婶亲自给你做……”

    朱元璋捏着绢帕呆住,马秀英就这样走掉了?他大老远地奔回来,居然连句嘘寒问暖的话都没有。转念一想,马秀英对自己亲人好,也是敬爱自己的表现。心中一乐,又得意起来,起码马秀英懂得夫家谦和,这样看来她也算是贤妻了。

    李碽儿磨磨蹭蹭地落在后面,低眉顺眼地走到朱元璋跟前,说道:“姑爷辛苦了,请先回府歇息,一会饭菜备好奴婢再来请示姑爷。”

    朱元璋哼了哼,总算找回点主人的感觉。看到李碽儿婀娜的身姿,几个月没尝肉味的他霎时心猿意马,大手竟偷偷在李碽儿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李碽儿羞红脸,娇声软语道:“姑爷您别这样,外面这么多人……夫人已经同意让奴婢服侍您,只等您回来开脸……”

    朱元璋不敢置信,“夫人当真让你服侍俺?”

    “嗯……”李碽儿拖长声音,媚眼抛出无限风情。

    朱元璋喜笑颜开,目不转睛地瞄着李碽儿的胸脯,“好好,老爷一定会好好疼爱你。”

    逊影本来都跟马秀英进了府,看到朱元璋和李碽儿在外面打情骂俏,顿时气结,当即怒冲冲地走回来,狠狠瞪了李碽儿一眼,生硬地说道:“姑爷,请随奴婢入府。”她故意把李碽儿挤到一边,给朱元璋介绍道:“您走后大元帅就把这座住宅赐给了您和夫人。夫人根据您的喜好重新布置了一番,您看着还满意吗?”

    朱元璋打量府邸,此时门楣上已经换上了“朱府”两个大字,大门、墙壁都被粉刷一新。他救郭子兴的时候来过这座宅子,知道里面地势宽广、格局雅致,想不到这样一个富丽堂皇的宅子竟然属于他了。这可是他从军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哪里还说得出不满意的话,光顾傻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