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章节目录 228 你特么还想我怎样,亲吻
    胃穿孔,她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头顶挂着的滴液,心内的情绪没有任何起伏,她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看着滴液流动,一滴滴的往下走。ziyou

    “简总请放心,我保证之后只要好好休养一定会恢复的跟以前一样。”

    “你先去忙吧。”

    直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响起,直到知道他在,她的情绪才不由自主的波动,然后在他进门前悄悄地转了身继续合着眼。

    他一抬眼就看到她转身,自然是知道她醒了,却只是不慌不忙的上前去在她床边拉了张椅子坐下,随手拿起一份报纸看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中间护士过来给她换药房间里也都是静悄悄的。

    缓缓感觉他把报纸放在了她身后,然后听到椅子被拉开的声音,他站了起来吧?

    随后听到有倒水的声音,不久他又坐回了椅子里。

    “要不要喝点热水?”

    他不说还好,他一说她才发现她的胃里特别的凉,好像急需补充点热能量。

    可是她竟然不敢动,她只是死死地抓着被角,只是不经意的长睫扇动。

    他转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眼神里也带着股子冷漠。

    “我走了,叫妈过来守着你还是怎么?”他问了一声,却没动。

    “不用!”她张了张嘴,由于喉咙发干,好久才说出那俩字来。

    “起来喝水。”他没再跟她七拐八拐,确定她醒着以后他冷漠的命令了一声。

    缓缓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是真,所以胆小的一直回那头,一双手一直抓着被子没敢松开。

    他的声音太过生冷,她知道他是命令,但是依旧不动。

    “傅缓,别再考验我的耐性,你要是不能动就说不能动,你要是能动就给我爬起来。”他生气了,放下交叠的腿转头冷眼看着她的背影,报纸被丢在了一旁,声音也不似是刚刚那么缓冲。

    “你出去。”她只低低的一声,那一声却格外的固执。

    “你还想要怎样?从你爷爷死到现在,你觉得你对我做的还不够吗?”他突然站了起来指责她,一字一句均是咬牙切齿。

    “我对你做了什么?”她爬了起来,也是怒气冲冲的眼色望着他,两个人就那么执拗的对视着,仿佛彼此是对方最大的敌人。

    他却突然不说话,只是良久后突然端起那杯水:水凉了,我给你换一杯。

    缓缓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只是望着他去倒水的背影久久的难受着。

    他又端了一杯水到她面前,什么话也没说。

    缓缓不接,只是仇视着那杯水。

    “要我喂你?”他说着作势要靠近。

    缓缓立即拿住了水杯,眼角余光却忍不住瞥向他。

    简行又拉开椅子坐在里面,随后又把床边的报纸拿了起来,用力的拽了拽才又看过去。

    她不敢说话,只是默默地喝着水。

    喝完后她想自己放下,他却先伸了手。

    本来他只是要去拿水杯,却是握住了她握着杯子的手。

    缓缓早就过了那种跟他一触碰就想要弹开的时候,一时间只是木呐的望着包裹着自己手的那只温暖的手。

    “还不松开?”他淡淡的提醒了一声。

    缓缓才下意识的松开了水杯,然后又默默地躺下背对着他。

    简行偶尔看她的后背一眼,然后又坐在那里看报纸。

    缓缓认为这几个小时里他最起码可以把这份报纸看上三遍了。

    可是他一直在拿着那份报纸,除了中间接了个电话之外。

    他打电话的时候声音很缓和,像是极其有耐心,像是……

    跟女人打电话。

    “昨天去吃火锅的时候不是很开心吗?现在怎么不行了呢?”他打完电话后站在旁边挖苦她。

    缓缓不想说话,实在是不想跟他较劲。

    “还是有什么人什么事让你着急了?”

    缓缓又用力的握着被子,他明知故问吧?

    病房里的空气都是冰的,气氛更是冷到要冻死人。

    他突然低了头,片刻后缓缓听到他离去的声音,门被关上的声音不算很大,但是终究像是一块大石头砸在了她的脚趾。

    十指连心。

    她后来才转了眼看向门口,仿佛一眼就是一万年。

    生活终究跟电影里不一样,电影里一闪即过就是好几年,甚至几辈子,可是生活中,是一分一秒,一点点的过。

    世界上最可悲的事情就是两个人明明知道彼此心里在想什么,却不敢说出来。

    简行晚上拎着保温壶来,一打开门就看到里面站着的男人,然后……

    “今天谢谢你了,不过以后……简行,我知道这么做可能对你不公平,但是我们两家真的不可能了。”傅国安像是深思良久,但是那话却终究还是说了出来。

    “您对我说这些没有任何意义。”他说完之后还是进了病房,然后打开保温壶把里面的汤倒了出来端到她面前。

    缓缓眼睛有些模糊,却还是执拗的仰着头望着他。

    “凉了之前喝掉。”他寡淡的一声。

    缓缓垂眸看着碗里,努力隐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可是当她端着汤要喝的时候,热气一出来,眼泪吧嗒就掉在了碗里。

    他低着某看着她,终究看不下去的别开眼。

    他们都在为了别人而受尽煎熬,他心里是愤怒的。

    傅国安后来也又坐在了沙发里,两个男人似是有着你不走我也不走杠上了的架势。

    可是天早就黑了,他们俩僵持不下她也没办法休息,胃里又一阵阵的难受起来。

    “要不你们俩都回去吧。”

    “我不能走,你妈交代我一定要照顾好你。”傅国安说。

    简行根本不说话,但是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可是你们俩在这里又有什么用?我现在要休息了可是你们在这里我怎么休息?”

    “我们不是一直一起睡吗?”

    缓缓看向简行,眸子里尽是不敢置信,她试图张嘴狡辩却又无奈的合上嘴巴,他们的确很长一段时间都在一起睡。

    简行跟她对视的眼神更是坦荡,坦荡的叫她只好默默地靠在床头把玩自己的手指。

    倒是傅国安突然尴尬起来,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外人。

    “今时不同往日,简行你还是先回去吧,再说孩子在家你们俩都在外面也不合适。”

    “您在这儿她也没办法休息吧?毕竟她又不是岁的小姑娘,要换个衣服都不方便吧?”

    “什么?”傅国安一怔。

    “她现在睡觉喜欢穿短裙您不知道吧?她……”

    “简行!”缓缓红着脸立即制止他。

    他是疯了吗?对她父亲说这些做什么?

    傅国安一张老脸没地方搁,起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门被关上,室内又安静下来,缓缓气的怒瞪着他半天都没说话。

    “现在可以休息了。”他站在旁边双手插兜说的那叫一个顺其自然。

    “你也可以走了。”她抬了抬眼,若是平时她得埋怨他几句的,可是现在,她只想到这一句。

    “我走了你晚上要是有什么事谁来照顾你?”

    “我……”

    “你爸妈都那么大年纪,你觉得让他们留下来照顾你真的合适?”

    缓缓……

    “还是你真不想让我留下来照顾你?”

    缓缓……

    肚子里一会儿冰一会儿烧,她只觉得自己要是再这么跟他聊下去非要疯掉不行,只得躺下去背对着他将被子盖好不再理他。

    他也不生气,只是拉开椅子坐进去然后开始翻手机。

    仿佛还在学校不懂世故的男孩,脾气倔起来让人无言以对。

    他竟然跟她父亲说那些……

    她觉得这世上大概他是唯一一个跟女人的父亲说他女儿穿什么睡觉的,还是为了把她父亲赶回家。

    傅国安到了医院就听说她老公一直在照顾她,本来留下就是为了轰走简行,结果却被简行轰走了,那种心情……

    傅国安回到家后还很不爽,周晓静都准备睡觉了,看他冷着脸就问了一声:怎么不高兴?女儿身体很差?

    “哼,简行那小子在陪她。”

    周晓静忍着笑不说话,心想我当然知道女婿在,所以才去看了看就回来了。

    她就想简行在那里陪着她女儿,听说了两个人这阵子没有任何交集,现在缓缓动不了倒真是个好时候。

    晚上她侧身躺在一旁,简行刚好躺在她身边。

    缓缓稍微一动就感觉到他在,下意识的往边上挪动。

    简行没睡,双手垫着后脑勺下面,当做自己没看到她在躲避他继续望着屋顶若有所思。

    她觉得自己的心跳有点快,现在想下床上厕所都觉得费劲,总怕打扰他,或者他要跟自己说话。

    自从那天在爷爷的墓地前分手,她就觉得自己好像对他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好像他天生就该躺在她身边,不需要任何借口。

    可是她这会儿却突然想起那个穿旗袍的女人来,想要问一问他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

    可是现在她还能问么?

    要是他不高兴又会拿怎样的话来堵她?

    “喂?我不去了,傅缓胃穿孔在医院。”

    “你们别过来,她已经休息了。”

    “你们玩吧,别的明天再说!”他寡淡的交代了几句,然后挂了电话。

    缓缓觉得他一向握有主动权,从来什么事,也不管是谁的事情,到了他这里,便立即成了以他为主。

    “顾城说明天他跟王程锦过来一趟。”

    缓缓心想他们俩还敢来?

    那事虽然事后她也将他们俩折磨的够呛,但是她心里那口恶气可一直没出来,一想到简行去别的女人房子里过夜她就恨不得掐死那俩王八蛋。

    但是这会儿她却没跟他搭话,直到后来实在是憋的难受了她才要起床,也果然她一动他就坐了起来。

    “要喝水?”他立即去扶她。

    “上厕所。”缓缓很给面子的回了一声。

    简行也没说别的,知道她故意气他就扶着她下了床去上厕所,虽然这三个字听上去不开心,总比不跟他说话好吧?

    “你不要扶着我了,我自己可以。”她又嘀咕了一句。

    简行觉得不错,再努努力今晚或许他们可以超过八句话。

    他站在洗手间门口等着她从里面出来,缓缓却因为他在外面上不出来:你走远一点。

    她歪着脑袋跟他喊了一声,简行稍微退后了两步。

    “再远一点,我尿不出来。”她都要憋死了竟然尿不出来,真想让他滚远一点,可是看他那架势她也没力气跟他闹。

    后来他就真的走远了,她从洗手间里出来扶着门框,他看着她脸色发虚立即就上前去:怎么了?不舒服?

    “累啊,扶我上床。”

    她没意识到后面那俩字有多暧昧,他却心里一动,瞅着她一眼后索性弯腰将她打捞着抱了起来,缓缓紧张的抬眼看他,下意识的勾着他的脖子:你干嘛?

    “你这么虚弱,还是我抱你上、床吧。”

    缓缓……

    这下她意识到这话有多暧昧了。

    刚刚她是躺在外侧,可是这会儿她却已经躺在中间了,他把她轻轻地放好,把她的枕头也拉近跟他的挨着。

    缓缓在他刚上、床就念了一声:你欺负病人。

    “我怎么欺负病人?”他掀开被子躺下,一转身,刚好跟她的眼睫相撞。

    她就知道他是故意的,故意跟她耍酷,故意跟她玩这一招眼睫毛互相打架的暧昧招数。

    “你说呢?床这么小,我又生着病,你还跟我挤。”

    “那明天让他们换成大床。”他说了一声,手不自觉的去搂着她。

    缓缓觉得背后酥软,一点推他的力气也没有,好像浑身散了架子那样任由他搂着,然后默默地侧了脸:你别这样。

    他的手突然往她病号服里摸去。

    “还疼么?”

    他摸着她受伤的地方,那温柔且有低沉的嗓音叫她的心肝颤了好几颤。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嗓子里像是被咔住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声闷哼:嗯。

    他的手很温暖,掌心轻轻地覆在那里没再动,缓缓却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立即转头看他:已经不疼了。

    他的额头抵着她的肩膀没动,但是藏着的唇角暗暗地勾了一下。

    缓缓觉得自己好像中了什么圈套。

    然后耳根悄悄地红了,她又转过头去默默地看着窗外不再说话。

    如果能一直这样……

    该多好?

    室内安安静静的,她心内竟然自私的想着。

    第二天那俩家伙果然相伴而来,缓缓靠在床头看着他们俩站在门口只是条件反射的看过去一眼然后就垂了眸,周晓静正在给她跟简行弄早饭,往外看了一眼后说:简行你跟缓缓慢慢吃,我去楼下看一位朋友过会儿再过来。

    “阿姨您慢走。”顾城跟王程锦在门口目送周晓静走远才进去,俩人一看缓缓的脸色就知道她不待见他们,但是还是过来了。

    “那什么,听说你胃穿孔,现在还好吧?”

    缓缓抬了抬眼然后又低下头,喝粥之前只说了一声:活的好着呢。

    顾城跟王程锦互相对视一眼然后看到坐在她对面的男人,简行正在温柔的给她盛粥,然后端到她面前。

    缓缓就拿着勺子开始小口小口的喝粥也不理他们,简行更是不理,把他们俩晾着晾的那叫一个好看。

    两个人尴尬的像是在负荆请罪的,明明是来探望病人的,当然,他们俩又忘了买礼物。

    “那什么,买了不少东西,都在婓云车上呢,她说过会儿跟袁欣一起过来看你。”顾城想起上次简行就嫌弃他空着手看傅缓,所以想了想就解释了一声。

    缓缓转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又看向简行:你朋友,你不招待一下?

    “他们不用招待。”简行也吃饭,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顾城跟王程锦觉得自己交友不慎,这是什么情况?

    “喂喂喂,你们俩这样不厚道吧?这一和好就一起欺负我们啊?这里面难道就没我们什么功劳?”

    和好?

    缓缓心虚,然后低着头默默地喝粥,一点表情也不肯在给,简行抬了抬眼,看着她那副胆小的模样心内无奈轻叹了一下。

    王程锦便发现他们俩的情况不太对,这可一点也不像是和好的样子,可是若是说他们没和好,他们又坐在一块吃早饭,并且配合的极其默契,简行把缓缓爱吃的推到缓缓那边,缓缓又把他爱吃的放到他那边,俩人全程无任何语言交流但是默契十足。

    而刚刚周晓静对简行的态度更是没把简行当外人,从准备的早饭来看,分明就是特意为简行准备了一份,所以应该是没打算让简行跟缓缓怎样。

    王程锦又暗自分析了一会儿,明白问题不是出现在周晓静这边然后又看向他们俩,心想你们俩还真是一对苦命鸳鸯。

    顾城却没考虑那么多,只觉得这夫妻俩真的都有毒,整天想着怎么毒害他们。

    “傅缓,你怎么突然胃穿孔?”顾城好奇的问了句。

    缓缓……

    难道要告诉他那晚上她跟高森去吃饭点了一个变态辣的火锅?

    高森都没怎么动筷子,倒是她像是疯了一样辣的满脸通红还不放过自己。

    缓缓心虚的抬眼看向对面的男人,然后又默默地低了低头,心想我干嘛要跟你说。

    简行在她垂眸后也看她一眼,眼神有些冷漠,心里的独白是: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跟别的男人出去吃饭。

    “是啊,怎么突然就病倒了?”王程锦对这事其实也很好奇。

    “你们觉得呢?”缓缓一转头,冷眼直直的看向他们。

    两个人顿时脊背发凉,想起那晚将简行送到不该送的地方去,其实简行清醒后也差点把他们俩搞死,傅缓又迟迟的不放过他们,他们俩也是悔不当初啊。

    “咳咳,既然看到你已经没事,那我们就先走吧?”王程锦转头看了顾城一眼。

    “对对对,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们小两口恩爱了,走走走,赶紧走,人家巴不得我们赶紧走呢。”

    “那还不快滚?”

    顾城……

    王程锦……

    傅缓心想简总您不用这么配合吧?

    谁跟您恩爱了?

    那来人灰溜溜的离开了病房,缓缓问了一声:你干嘛叫他们滚?

    重点在于那个滚字。

    “不是他们自己说?”简行看她一眼问。

    早饭后简行去了公司,周晓静在病房里陪着她一会儿:和好了?

    缓缓抬眼看着周晓静快要绷不住笑出来的模样先笑了声却没说话,这是和好跟不和好的问题么?

    他们俩又没吵架,谈什么和好不和好?

    “别在乎你爸爸的话,你自己幸福最重要。”

    “您就别操心我了,我没事的。”缓缓反握住周晓静的手说道。

    “没事?没事现在怎么会躺在这里?真的是因为一顿火锅?自从你爷爷出事以后别人看不出来,你亲妈还看不出来你一直情绪不对?”

    缓缓垂着眸不说话了,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她妈。

    后来袁欣跟婓云一起到了医院周晓静才离开,袁欣跟婓云是真紧张她,两个人分别坐在她的两侧床沿,都抓着她的手。

    “程锦让我别太早过来,怕打扰了你休息,现在可感觉好些了?”

    “好多了,而且你的程锦跟你的顾城,早饭的时候就已经来过了。”缓缓看她们俩那么担心便跟她们随便聊着。

    “哼,是不是因为那次他们俩把简行送到别的女人那里去惹你生气了?你应该不是一顿火锅就吃成这样的吧?”婓云难过的问,心疼她一天不见就脸上没什么血色。

    缓缓知道起因根本不是火锅,大夫也跟她说了,火锅只是让她的病情恶化了而已。

    “你要再说下去,我真的该承认自己是个小气鬼了。”缓缓无奈的笑了声。

    “那又怎样?要是顾城跟别的女人过一夜,我早就离婚了,绝对零容忍。”

    袁欣抬眼看婓云,她发现婓云真是个藏不住话的女人,都当妈妈了还这么想说什么说什么。

    “嗯,这话你该说给简行听。”

    傅缓垂了垂眸,还是笑眯眯的。

    “那我可不敢。”婓云也笑了,一说到简行吓的缩着脖子。

    “简行肯定没跟那个女人怎样,否则他就不会在得知你生病的第一时间来陪你了,你想想你晾了他这么久他可有过半句怨言?那晚要不是喝醉了,恐怕根本不会有那个娱乐新闻出来。”

    “其实那个女人我见过了。”缓缓想了想她见那个女人的情况,其实她看不出那个女人是怎样的人,只是从眼睛里得知那个女人很精明。

    昨天简行还接了她的电话吧。

    那个女人应该不是个胡搅蛮缠的人,她穿的旗袍也很素雅,化的妆也很淡,应该是个很有格调的人。

    “见过?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是啊,你竟然见过了?什么时候?”

    “前天晚上,在火锅店,我跟高森在吃火锅,去洗手间的时候遇到她一次,后来离开的时候下雨简行去接她又在门口碰上了。”缓缓说着无奈的笑了声,心想不知道是什么孽缘。

    “我的天,那你没有去捉奸?”婓云不敢置信的望着缓缓。

    “捉奸?”缓缓好奇的问。

    “是啊,你都看到那个女人了还不抓奸还等什么呢?”

    “当时缓缓跟高森在一起。”袁欣好心提醒婓云。

    “哦……”婓云眉毛立即扯平了,像是在想那到底谁抓谁的奸。

    快中午的时候俩人才走,缓缓便躺在床上自己望着头顶挂着的滴液发呆。

    终于安静下来,没人打扰,这感觉真好。

    她突然很渴望这样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一个人这么安安静静的呆着。

    午饭的时候她想,要是有人来送饭她就吃,没人来就算了,然后就听到一些混乱的脚步声。

    一扭头就看到从门外跑进来的两个小家伙,看样子是刚下早教课,嘴里嚷嚷着妈妈,迈着那俩小长腿往她床边跑去。

    “妈妈你生病了吗?”小澈抓着缓缓的手在缓缓身边问。

    “有点,不过快好了。”

    “妈妈亲亲。”弟弟仰着头想跟妈妈亲亲,但是够不到。

    缓缓便爬了起来去跟他们兄弟俩一人亲了一口,简行把含在嘴里的烟放到垃圾桶里然后才走进去。

    他本想点一根再进去,让他们娘仨先亲热亲热,可是后来想起来医院里不能抽烟。

    缓缓猜想是他带孩子来的,如果是家里的帮佣或者简励都该立即进来了。

    缓缓坐在床上,俩小家伙就脱了鞋子去陪着她,不过才没多久小澈就忍不住抱着她手机玩起来了,弟弟则是在她怀里睡着了。

    简行有点头疼,这还怎么吃饭?

    餐厅里送来的午饭,看来他早就跟餐厅打过招呼了,汤汤水水的看上去都很养人。

    “我下床去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儿子太开心,刚刚还想忍饿的她突然就不想忍了。

    所以她试图去抱着小泽躺好,简行上前去接过她刚要抱的孩子,却从弟弟的身子底下不小心摸到了她的手,两个人条件反射的抬眼看向彼此,然后又默默地当做没感觉去做接下来的事情。

    “小澈去跟妈妈一起吃饭吧?”

    “他们俩来之前已经吃过。”简行淡淡的一声,小澈很配合的点点头。

    所以……

    他抱完弟弟又把哥哥也抱到床头去,给他们俩盖好被子就任由哥哥玩了,然后又去抱傅缓。

    缓缓顿时不知所措,两只手也不敢去碰他,只是奇怪的盯着他。

    简行把她放在长沙发里,自己坐在单个的沙发里,这个方位刚好适合帮她夹菜盛汤什么的。

    这种感觉……

    虽然看上去有点简陋不方便,但是抬眼看着床上的俩孩子,旁边坐着自己的老公,嗯,很有家的感觉。

    他们四个已经很久没有在一起了,好像是很久很久。

    每次都是家里的佣人去带孩子给他们彼此,或者是长辈,反正他们俩没有因为孩子或者任何借口见过面,除了偶然碰到那几次。

    “今天下午让他们俩在病房陪我吧?”

    “他们能陪你?”简行看她一眼又看向床上,一个在睡觉一个在玩游戏,谁还记得他们老妈在生病?

    缓缓……

    “等会儿陈叔会来把他们接走,我下午还得开会所以晚上才能过来找你,让刘颖过来陪你还是丛秘书?”

    “我自己就可以,你——晚上……”

    “七点之前会过来。”

    她其实想说的是你晚上也不用过来了,可是他这么一说好像她是问他晚上几点过来一样。

    缓缓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他又给她盛了碗汤:大夫说你最近尽量食用软食。

    “哦!”缓缓答应着,接过来他给她的碗,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会碰到对方的手指,那感觉就像触电一样。

    因为上午滴液就挂完了,所以下午她自己一个人在病房里睡觉,醒了再睡,反反复复。

    王程锦去找简行:你今晚还去陪傅缓?

    “你有什么事就说。”

    “我一直没问你那个女人是谁?傅缓这次病倒会不会就是因为那个女人?”

    “是吗?我怎么没看出来?”

    简行冷淡的问了声,似是不想深谈这个问题。

    “没看出来?难道她真的因为一顿火锅就大病一场?唯一的答案就是有个导火线,我想了想,这条导火线应该就是这个女人。”

    “等下我要去医院,就不送你了。”

    王程锦……

    他还没得到答案,没想到简行就要送客。

    “不是这么记仇吧?我们这么多年兄弟,而且我们都是在帮你。”

    “把她送到医院去了是在帮我?”简行抽着烟质疑他。

    王程锦觉得这没法聊天了。

    本来这没什么好保密的,但是这回王程锦跟顾城的确把他气的够呛,加上缓缓又在医院,他就故意吊着这俩人。

    下午刘颖一下班就到了医院,买了鲜花亲自给她插在花瓶里,然后又站在旁边跟她说了些办公室的事情,简行到的时候就听到缓缓在跟她谈明天的工作问题,不由的叹了一声,推开门进去:都到医院了还非得谈工作?

    缓缓抬眼看他,没料到他这么早过来。

    刘颖看到他来点了点头便离开了,缓缓瞪了他一眼:你在我下属面前就不能好好说话?

    “我怎么好好说话?她把你送医院来的,她最知道你现在不易操劳还来跟你谈什么工作?”

    “那不跟我谈跟谁谈?”

    “你父亲不是在家吗?”

    缓缓……

    “可是现在是我在管理公司,而且谈工作又不会耽误我养病。”缓缓早就待不下去了,大夫非要她过一周观察看看,她是没办法才留在这里。

    他不理她,只是上前去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她条件反射的立即要躲开,他另一只手就将她的后脑勺给固住了,随后摸她额头的手放下,他坐在她身边将她的脑门压向自己,两个人额头相抵,她不知道他是试探她的温度,还是故意这样。

    只是一下子房间里变的安静,只是一下子他的呼吸喷洒在她鼻间,叫她的心跳有点无法压制的狂乱。

    他的长睫微动,看着垂着眸屏着呼吸一言不发的女人的模样,她的鼻尖微微冒汗,不知道是因为身体虚弱还是跟他在一起太紧张,他突然有点心疼,然后忍不住稍微动了动,浅薄的唇瓣无声的覆上她温软的唇。

    缓缓的后背一僵,像是过电那么疼,然后下意识的就想躲。

    简行却突然捧住她的脸,受尽煎熬的眼神望着她不敢看他的眼,下一刻故意放低自己,在看到她眼内的薄雾后再也无法忍耐又去堵住了她的嘴,她吓的往后仰,他便捧着她的脸,捏着她细长的脖颈结结实实的将她吻住。

    缓缓喘息有些困难,一双手抓着他的手臂想要将他推开,眼内的薄雾齐聚,似乎他再不松开那层薄雾就要给他们来一个震撼的效果。

    像是终于再也没了别人的打扰,像是两颗心终于紧紧地挨在一起,尽管有些别扭的,但是还是死死地压在了一起。

    他顺着她要挣脱的位置,手轻轻地托着她陪她倒下,缓缓只觉得身子一软,下一刻他已经压着她整个上半身,更是趁她要开口拒绝的时候突然将舌尖伸到她口腔霸道的吮着。

    她的呼吸越来越凌乱,她的手在他的肩膀用力的推着,他伸手将她的手缠住,然后拉着她的手举过她的头顶,她再也无法抗拒,任由他在她的唇齿间霸道的游刃有余。

    不知道亲了多久,他有点气喘吁吁的抵着她的额头在她身上低低的叫了一声:心肝。

    缓缓的眼泪无声的从眼角滑过。

    “心肝……”

    他一声声的叫着,细细密密的吻从她的额间一直往下,缓缓默默地闭着眼睛任由他亲了一路也没动。

    她的胸膛忍不住发抖,她终究忍不住别开脸,他再抬眼的时候就看到她已经满脸泪痕,她想抬手去遮掩却发现根本着不住那些泪痕。

    他心疼的看着她久久的不再动。

    他们都已经多久没有亲密过?

    他们可以没有亲密的生活,他可以忍,可是她这么可怜的样子,他该怎么去安慰?

    后来门被人从外面轻轻地叩响,他才不得不从她身上退了开来。

    “进来!”他走过去开的门,餐厅的人已经拎着饭盒过来了,外面的人对他打招呼,他只是开了门,然后转头往床上看去。

    那个女人已经坐在床沿背对着大家,等大家把饭菜放下后她也已经站了起来,好像刚刚是背对着他们在擦眼泪,在他们走前她转过身微笑着:辛苦了!

    几个人对她点点头,看她眼圈红红的便都不多话,很有眼力的立即退了出去。

    只是后来天色越来越晚,她坐在沙发里对着坐在旁边的他说了一声:你等下回去吧。

    她其实甚至都没敢看他,声音更是没有半点脾气。

    可是他就是觉得她在嫌弃他,只道了一声:你承认你是因为那个女人所以才晕倒?

    缓缓垂着的眉目微动,然后才转眼看向他,像是没明白他的话的意思。

    “那晚在火锅店遇到的女人。”他提醒了一声。

    缓缓早就知道他要说这个,然后又默默地垂了眸:没有。

    “那为什么着急轰我走?”

    “我……”

    “昨晚为什么不让我走?”

    缓缓……

    她昨晚没让他走么?

    是他非要赖在她床上吧?

    她仔细想了想,难道昨晚真的忘了叫他走。

    “那我现在叫你走,你总可以走吧?”

    “晚了!”他说,然后抬手开始脱裤子。

    缓缓紧张的转了头:你干嘛?

    “洗澡睡觉。”

    “你赶紧回去。”她气的站了起来。

    “你确定要让我走?”

    不知道为什么,她那么生气的样子好像真的很不想跟他在一起。

    “不然呢?我看上去像是跟你开玩笑吗?”

    “那你承认你吃醋,我就走。”

    缓缓好看的眉心微蹙,左右耐不过他然后转身看着别处:我为什么要吃醋?你跟她真有什么吗?

    “如果我说是呢?”

    “那我更没有必要。”她说完之后彻底背对着他。

    他专制,她却更执拗,他脱了裤子不再理她朝着浴室走去。

    缓缓转头看向他只觉得胃一阵阵的难受,然后抬手抚着自己疼痛的地方慢慢的坐在了沙发里。

    “简行,你就仗着我现在虚弱对付不了你是么?”

    简行刚准备打开水龙头就听到门响了一声,当他着急的出去,病房里哪里还有她的人。

    “该死!”

    ------题外话------

    某某:心好疼!好想要亲亲。

    本站访问地址ziyou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