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花眼 > 章节目录 60.chapter 60
    此为防盗章

    那大概是她一生中做过最大胆的事情。她明明紧张害怕得要命, 心跳如擂鼓,却还要强撑着不肯在脸上露出端倪。她害怕顾西泽毫不留情面地将她推开,也紧张, 紧张他会讨厌她。

    程意意从来明白自己优势在哪里,她的美丽对于男生来说无往不利,可这个人换作顾西泽的时候, 她却开始不自信起来。

    她甚至不敢闭上眼睛,她想要看清顾西泽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然后,在那脸上露出嫌恶之前放开他。

    他同样没有闭眼, 他的眼睛离她很近,近到她能数清他的睫毛。那眸子带着一点惊诧, 幽深中酝酿着一团她看不懂的情绪。

    “程意意。”他推开了她,眉毛轻轻皱起来, 抬手擦拭唇角, “为什么吻我?”

    程意意满心的忐忑在这一刻跌落谷底,失望地垂下头。

    “喜欢你。”

    这声音细如蚊呐。

    “没听清楚, 再说一遍。”

    “喜欢你!”程意意觉得窘迫又丢人, 破罐子破摔喊了出来, 埋着头转身就要跑开,却被顾西泽拉住手腕。

    “再说一遍给我听。”

    听见这一句, 她回头, 却才发现他的面上都是笑意, 眉眼散开, 唇边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他显少笑得这样真实而放松。

    程意意这才反应过来,他故意吓她,又羞愤又生气,她红唇微启正要说话,顾西泽却揽着她的腰一把将她抱起来,坐在走廊教室的窗沿上,这样一来,她便不用踮脚也能与他平视。

    “闭眼。”

    程意意闭上眼睛的最后一瞬间,面前是一张放大的脸,他俯身吻了下来。

    少年的脸一半在温暖和煦的晨光里,一半在明灭的阴影中,轮廓棱角分明,眼睛迷人深邃,盛满了温柔与认真。

    不管起初是什么样的目的,可是在那一刻,程意意觉得,无论是谁应该都无法拒绝吧。尽管她那时候还不懂得爱是什么,可她清晰地听到,有什么东西在心中萌芽了,痒痒的,麻麻的,却让人感觉舒服极了,身心都要飞扬起来。

    “意意?意意!”

    看着程意意的眼睛微微掀开一条缝,肖庆赶紧伸开五指在她面前晃了晃,“看得清我的手吗?”

    程意意沉浸在过去那场冗长梦境的余韵中还未回神,眼珠缓缓动了两下,有些呆滞。

    “不会磕傻了吧……”肖庆低声自言自语,一颗心都提起来,给她捻了捻被角,“还知道我是谁吗?”

    耳边总是有人叽叽歪歪,聒噪得让人受不了,震得她耳膜嗡嗡作响。程意意掀开眼皮,想要抬手把这位烦人的师兄推远一点,奈何四肢无力,抬手也艰难,只得改成翻个白眼。

    “记得,你是二傻子。”声音很轻,她也没力气说得更大声些。

    肖庆终于放下心,这才露出了许些笑意,“记得就好,”他伸手抚了抚她额角的碎发,眼底都有了些湿润,“我们意意这么聪明的脑袋摔坏了多可惜。”

    程意意眼睛环视了室内一圈,光线极好,单人间,病房的条件极好,应该还在帝都。

    她埋下心口许多的问题,最终只问了一句,“师兄,我睡了多久?”

    肖庆低头看表,“十六个小时了,我昨天估摸着你同学聚会结束了,想着来酒店找你,谁知道刚好碰到你被带上救护车。”

    “昨晚九点多进的手术室,现在中午一点半,还好你醒了,再不醒我就要再去叫一遍医生了。”

    后脑伤口处大概缝了针,麻醉大概已经过了,一阵一阵隐隐地疼。

    “我想坐起来。”程意意抓着床沿就要起身。

    “别呀,意意,”肖庆连忙按住她,“医生说你得躺着休息,你都不知道昨天你流了多少血,是顾……”说到这一句,他顿了顿,小心翼翼去看程意意的脸色。

    “顾什么?”

    在程意意的目光注视下,肖庆只能移开视线,接着往下道,“是顾西泽送你来的…”

    程意意了然,被子下的手不自觉攥紧了床单。

    她的面颊上是病态的苍白,唇色淡极了,沉默半晌才轻轻吐出两个字,“他呢?”

    “招待所那条走廊是监控死角,没有证据可以把推你的人定罪,他就是为这个去警局了…”

    程意意无力地闭上眼睛,觉得大脑实在是昏沉沉疼的要人命,黑压压的睫毛垂下一片阴影,思虑良久,终于缓缓开口,“师兄,帮我给警察打个电话…就说昨晚是我自己摔的。”

    “意意!自己摔怎么可能摔成那个样子,”肖庆的神情不可置信,“还是说——你想包庇谁?”

    “师兄,我头晕,想休息一会儿。”程意意不想答他,语罢,便阖上了眼睛。

    肖庆眼睁睁看着她闭上眼,终究不敢再追问,满腔的问题也只得咽回了肚子里。

    他与程意意相识七年,认识的时候,她已经和顾西泽在一起了,两人的事情,他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可程意意的家庭,他一无所知,程意意自己也始终讳莫如深。

    意意伤成这样,家就在帝都,家里却始终没人来看一眼,她又是这样一副想要把事情压下来的态度,肖庆隐隐觉得,这事或许和她的家人有关。

    僵持了半晌,程意意丝毫没有要改变主意的样子,肖庆只得妥协,认命往警局开始打电话。

    ……

    审讯室内,倪茜面色苍白又慌乱,平日里打理精致的鬓发此刻凌乱地垂下来,“警官,我真的没推…我是她妈妈,我怎么可能故意伤害她呢…”

    她是真的慌了,故意伤害罪能判到三年,顾家的能力她清楚得很,倘若真的要认了罪,她便没有任何回旋余地的真的要去坐牢了,谁也不敢帮她,谁也帮不了她。

    想到这里,她心中又暗恨起来,程意意居然敢骗她,她当年亲口说过,顾西泽只是玩她,根本不把她当一回事,已经把她甩了,并且恨极了她,两人再不会有什么联系。

    她也蠢,居然信了她的鬼话。难怪不把她介绍的那些人当回事。有了顾西泽这棵大树,程意意哪里还可能看上其他人?

    要不是把程意意的谎话当了真,她今天又怎么会被关在这里。

    审讯室的强光灯下,倪茜心里恨归恨,面上却是越发可怜起来,眼里含着泪光,苦苦为自己辩解,恍若她真的是个无辜的人。

    顾西泽站定在审讯室外,冷眼观看着倪茜这场拙略的表演,思绪有一瞬间飘忽。

    这一会,不知道程意意有没有醒了……

    他也想守在医院等她醒过来,可他更害怕看着程意意唇色苍白悄无声息躺在病床上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