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章节目录 第441章 自罚睡书房
    “昨天你看到的一幕,的确只是误会这么简单。她来找我,只是为了跟我商量晨曦和翟升定婚的事情。要是他们俩早就定婚了,敏蓝根本就不可能来找我。”

    “所以说,还是我的错?”苗靓用荒唐的眼神看着翟耀辉。

    “这不是谁错的问题,而是谁都没有错。敏蓝只是关心自己女儿的幸福,翟升也不小了,有些事情早点定,我们也可以省点心。而我想告诉你的是,就是昨天商量这事儿的时候,敏蓝站起来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下,我就扶了一把而已。”

    翟耀辉也是无奈,齐敏蓝在他的面前摔倒了,哪怕他跟齐敏蓝没有半点关系,只是一个陌生的人在他面前要摔倒,他也肯定会扶一把的。

    谁知道,这个时候苗苗过来了,以苗苗的角度看来,他跟齐敏蓝就跟在拥抱似的。

    “苗苗,我们这么多年的夫妻了,难道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吗?我是军人,对婚姻就像是对国家一样,有着绝对的忠诚,你应该相信我的。”这才是让翟耀辉最失望的地方。

    “信任?”苗靓苦笑了一下:“我也想相信你,可你有给我足够的安全感,让我能够毫无保留地相信你吗?”没有,从来都没有。

    敏蓝?

    叫得真亲热!

    晨曦?

    就跟叫自己女儿似的。

    “苗苗,你怎么还是这个态度,难道我刚才的解释还不够清楚吗?”翟耀辉皱着眉毛:“而且苗苗,你昨天的确是过分了,一声不吭离开部队就算了,为什么不回家,甚至还夜不归宿,连一句交待都没有?”

    苗靓直接被气笑了:“行啊,只有我‘过分’,你跟齐敏蓝就是‘误会’。什么话都让你一个人说了,你还问我干嘛啊。你爱怎么想怎么想,我不想跟你说话。”

    说完,苗靓直接奔回了两人的房间里。

    翟耀辉坐了下来,不怎么舒服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人老了,不服老都不行,就一个晚上没睡,今天就有些撑不住了。

    “夫人,你拿着行礼,去哪儿啊?”翟家的阿姨一开始听到声音的时候,都是躲在厨房里不敢出来。等她再听到声音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苗靓拿着一个行礼包,一副要走的样子。

    “你?”翟耀辉抬头一看,就看到了这一幕:“你这是要干什么?想去哪儿?怎么,在乔家打扰了一个晚上还不够,想继续给人添麻烦?”

    苗靓冷笑:“你们翟家没别的好,但房子可不止这一套。住在这里我不舒服,我去其他地方住,这样你跟我还能好受一点。”现在,她只要一看到翟耀辉,就想到那天看到的扎眼的一幕。

    她不是不知道,翟耀辉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既然结了婚,不管是喜欢的还是不喜欢的,翟耀辉是绝对不可能跟外面的女人乱来的。

    但是齐敏蓝的存在,一直都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尤其是翟耀辉一再非得让儿子娶齐敏蓝的女儿不可。这就像是翟耀辉不断地按着苗靓扎进肉里的那根刺,不但让苗靓不舒服,更让苗靓痛。

    在这个翟家,有翟耀辉和齐敏蓝从小一起长大许多回忆。

    苗靓这些年来跟着翟耀辉东奔西跑,总是顾不上一双儿女,除了是为了跟紧翟耀辉之外,也是为了不让自己想到这些。

    苗靓拿着行礼,义无反顾地想离开。

    她在走到翟耀辉的面前的时候,提醒了一句:“你还记得你是一个军人就好。我是你老婆,我见了会误会。你说那天的那一幕,被别人,甚至是被丘勤给看到了,他们会怎么想,会不会误会?你跟齐敏蓝,是你们俩的事,误不误会,我都不关心。但要是有人传你的作风有问题,连累到了儿子跟女儿,翟耀辉,我一定不会原谅你的!”

    丢下这句话,苗靓就不准备多留,想直接离开。

    谁知道,苗靓才走到翟耀辉的旁边,翟耀辉身子一侧,腰一弯,直接把苗靓给扛了起来。也亏得一直以来,苗靓的身材保持得很好,否则就算翟耀辉是个军人,但就他这把年纪,做这个动作,多少有点累。

    翟耀辉一手扛着苗靓,一手提起了苗靓的行礼,把苗靓扛回了两人的房间,还直直地把苗靓丢到床上去。

    “你……”因为刚刚的姿势,苗靓的脸直接充血通红,气得都想咬人了:“翟耀辉,没有用的!翟升在家,你说我最后走不走得了?”

    “……”翟耀辉没回答,只是默默地打开了衣柜,拿了自己里里外外的几套衣服,再抱着枕头、被子,看得苗靓莫明其妙:“你不用走,我睡书房。”

    他们俩是夫妻,凭什么要住在两幢房子里,他们夫妻感情又没出问题!

    翟耀辉的主动退让,让苗靓哭笑不得。

    直等翟耀辉离开,苗靓抡着小拳头,在床上狠狠砸了几下:翟耀辉不喜欢她,所以都不愿意在她的身上多花点心思。她之所以想离开翟家小院儿,去住别的地方的理由,翟耀辉始终是不明白!

    也对,翟耀辉不懂女人,但懂齐敏蓝啊!

    “妈呢?”回来的翟升来得不早不晚,正巧碰到翟耀辉有点可怜兮兮地抱着枕子、枕头和衣服,要去书房。

    面对翟耀辉这样子,翟升一点同情翟耀辉的意思都没有。

    “在房里。”

    “你跟齐敏蓝是怎么一回事情?”

    翟耀辉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什么怎么一回事,什么事都没有,是你妈误会了。顶多就是你齐阿姨摔了一跤,我扶了一把。翟升,你是一个男人,又是一名军人,你总不可能跟你妈一样胡思乱想,觉得我跟你齐阿姨有什么吧?”

    如果真是这样,这不但是儿子对父亲的侮辱,也是对他军人身份的侮辱!

    “爸,你不觉得你现在的做法,很有问题吗?妈跟你这么多年,她是什么脾气的人,你不了解?妈突然生这么大的气,你觉得就单单只是误会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