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枕边尤物 > 章节目录 149 办公室当白莲面跟他调情
    明姿画干脆端起那盒嘉云糖,打开盒盖,捡了一颗明黄色的丢进嘴里,还馋兮兮的把手指上面的糖粉给嘬了个干净。ziyou

    “好吃吗?”陆擎之深邃如渊的眸子,紧盯着她,声音低哑迷人。

    明姿画探出舌尖,舔掉了唇心上的糖霜,眼神妩媚撩人,“你也想吃?”

    “嗯。”陆擎之眼神微暗,狭长的眼眸显得愈发深邃潋滟,目不转睛地落在她身上。

    明姿画眼里闪过一道精光,麻利地翻坐到陆擎之的大腿上,主动凑上前去,把自己嘴里的糖喂进了他的嘴里。

    没错,她是用自己的嘴巴喂他的。

    诡计得逞,明姿画眨了眨眼眸,把上身远离了他一些,问他:“好吃吗?”

    陆擎之眼眸深处迸发出沉稳幽邃的色泽,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

    “好不好吃嘛?”明姿画撅起红润润的唇追问,小屁股在他腿面乱扭。

    “嗯……”陆擎之沉沉的应着,深邃的眼底充斥着淡淡的笑意。

    “哦……”明姿画若有所思点了点头,而后又靠向他,弯起唇角,在他的耳边幽幽的吹气:“你快点吃哦,这样嘴巴才能空出来做点别的事情。”

    她听见陆擎之倒抽一口气,随即把糖咯嘣咯嘣嚼尽了。

    陆擎之幽深眼眸意味深长,嘴角微微勾了勾,一把揽住她后背,用力把她紧贴到自己身前,两人瞬间亲密无间。

    “吃完了!”他低下头,高挺的鼻尖几要蹭到她脸上,吐出的呼吸都是灼热的,眼眸显得愈发深邃迷离,声音也格外的低醇好听。

    光是这样,明姿画的身体都快酥了半边。

    天哪,受不了,陆擎之简直是行走的春药。

    不再踌躇,她用双手托高他脸,扑上去舔他的唇心。

    陆擎之也回吻她,他含住她舌头,一开始只是轻轻地吮吸,与她相互推放。

    可到后来,他的上身愈发靠前,挤着她柔软的身子,重重地舔,重重地压。

    明姿画嘤嘤呼痛,想捶他、躲他,可根本锤不走,也躲不开。

    口齿间弥漫的,全是糖果般柠檬味清香。

    陆擎之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掌,在她的腰背游走,最终留在与他腿部交接的地方,有一下,没一下地揉。

    明姿画轻喘着,整个人要化成一汪水了。

    身体高烫的缘故,她的肌肤都浮现出了一种柔嫩滋润的粉。

    她嗫嚅着红唇,眼底含着媚态,甜腻地问他:“想要我吗?”

    陆擎之淡淡的笑,唇角微微弯起,挑眉:“这句话应该我来问。”

    “要吗?”明姿画眼波妩媚,在他那磨蹭了下,挑衅地问。

    “……”陆擎之目光牢牢地注视她,深黑色的眼里满是火焰。

    明姿画舒展手臂,故意拉开距离,无所谓的一笑,欲擒故纵:“不想要我就上楼睡美容觉了,你继续看财经新闻吧。”

    陆擎之英俊的脸庞神色莫测深邃,他猛然站起身,拉住明姿画的小腿,又把她强行拽回来,接着就倾身压了上去。

    “啊!”明姿画故意大叫,戏演的很足。

    陆擎之半撑在她身上,低头直接以吻封唇。

    密密麻麻的吻像急风暴雨在两个从之间拉开了帷幕。

    两人很快在沙发上交缠在一起。

    叮叮羞的赶紧用两只胖胖的机器人手遮住眼睛,躲进了厨房里。

    一室的旖旎。

    夜已经很深了,明姿画早已累得沉沉睡去。

    陆擎之刚想拥着她一起睡去,突然他的手机震动了几下。

    陆擎之拿起手机,下床,走到露台上。

    “喂?”他接起电话。

    “老板,司绝琛正派人查蔷薇山庄,还突然让人匿名在山庄里购置了一套独栋别墅。”

    “嗯。”陆擎之黑眸眼瞳微微收缩了下,一张轮廓分明的脸,格外幽远而莫测。

    *

    翌日,明姿画向来有睡懒觉的习惯,不喜欢早起。

    尤其是昨晚跟陆擎之从沙发,一路大战到房间里,明姿画更是觉得浑身乏力,一点都不想醒来。

    她现在只想要好好的睡一觉,睡饱了再起来。

    可偏偏身旁的男人不放过她,迷迷糊糊中,她感觉到有人在给她清洗身子,然后将衣服穿到她身上,再把她整个人抱起来。

    整个过程明姿画都闭着眼睛,表情恹恹的,一点都不想睁开眼睛。

    郑天成是陆擎之的私人保镖兼助理,上一次也是他奉命将明姿画安全送到陆擎之在h市的庄园别墅,他自然是认得明姿画的。

    今天一早,他的保镖车随着陆擎之的劳斯莱斯开进公司停车场,他先从保镖车里下来,走到停车场的电梯处,帮自己老板事先按好电梯。

    他看着老板陆擎之下车后,又绕到另一边的车门,从车上将一个女人抱了下来。

    黑色的西装将他怀里的那个女人盖的严严实实的,除了露在外面的几缕乌黑的长发,别人根本无法看到她的样子,但是郑天成还是认出了这个女人除了明姿画,根本不可能是别人了。

    他漆黑的目光不禁一下子怔住了,虽然早就知道老板对明姿画这个女人的特别,可是宠到这个样子,居然还把她带来公司上班了,还真是让人意外的完全没有想到。

    眼看着陆擎之毫无顾及的抱着晕睡中的女人走进了电梯,他急忙跟了上去。

    电梯直达顶层的总裁办公室,陆擎之由抱着明姿画进去他办公室的休息室,将她放在了自己的床上,体贴的为她盖好薄被。

    整个过程,陆擎之眼里都漾着不言而喻的温柔,动作更是小心翼翼,生怕惊醒了怀中的佳人。

    郑天成看的是目瞪口呆的,他们老板向来就是块冰山,什么时候对女人这么温柔过?

    “杵在这里干什么?”陆擎之带上休息室的门,刚毅英体的俊脸立即恢复往常尊贵冷冽的表情,语调不冷不热的。

    “没什么。”郑天成赶紧摇头,疑惑地望向休息室一眼,本要问出口的话,在陆擎之极具压迫力的视线下,只能咽了回去。

    “出去工作。”陆擎之有不容置疑的语气。

    “是!”郑天成不敢再多嘴什么,转身就出去了。

    明姿画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中午了。

    她睁开眼坐起身,当触及到面前陌生的环境后,整个人不禁一怔。

    这里是哪?

    不是她的卧房,也不是陆擎之家的卧房,更不是酒店?

    她记得昨晚跟陆擎之从沙发大战到卧室,按理说自己应该在自己的卧房里醒来啊,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是她睡着了以后,被陆擎之挪了地方?

    明姿画环顾四周的环境,发现这个房间装潢的高档大气,极富有品味,就连她身上盖着的深蓝色的丝被和睡着的床单,也不是普通地方能买到的,应该是私人订制的限量款。

    一个连丝被跟床单都是私人订制的地方,会是哪里?

    明姿画疑惑的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只有一件男士的衬衫,而且领口微微颤开着。

    低头就可以清晰的窥探到她胸前的美好,以及肌肤上昨晚激情留下来的痕迹。

    昨晚她的蕾丝睡袍都被陆擎之撕碎了,她身上的这件男士衬衫应该是他的。

    明姿画此时真空的穿着这件衬衫,里面没有任何的内衣。

    她不管不顾的跳下床,伸手打开房门。

    眼前的情景,却让她吃了一惊。

    她的面前,是一片巨大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空间非常大,设施齐全,沙发、茶几、卧室、电视、电脑、跑步机……全都有。

    器具搭配和摆设鲜明个性,让人眼前一亮。

    落地窗外的阳台上摆放着各种绿色植物和花卉,此时,阳光正好,一缕缕透过绿色玻璃照射进来,生机无限。

    而陆擎之正坐在大班桌前办公,一副君临天下的气势。

    明姿画正想朝他走过去,却发现他身边还坐着另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她并不陌生,是池千墨。

    明姿画意识到自己正真空穿着陆擎之的衬衣,很显然不适合这时候走出去。

    于是她关上了休息室的门,退了回去。

    办公室里的两个男人,因为那关门声,不由自主的抬头望了过去。

    池千墨的眼睛很尖,反应也很灵敏。

    他盯着休息室刚关上的那道门,顿时就猜到了里面肯定有人,而且还是个女人。

    “老陆,什么时候你也开始金屋藏娇了?”池千墨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地问。

    陆擎之表情淡然而平稳,漆黑似渊的眸,一如既往地沉稳深邃,低沉的声音有些清冷地下逐客令:“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

    池千墨本来脸皮就厚,再让他发现向来清心寡欲的陆擎之,竟然在他的办公室里还藏了个女人,顿时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他哪里肯就这样离开啊。

    “唉,老陆,我跟你合作的这个事情还没有谈完,你这样就赶我走,是不是有失待客之道?”池千墨无赖的望着休息室的方向,眼里绽放着精光,悄悄的走近了陆擎之问道:“你说你那休息室里藏着谁啊?你就不怕被……”

    陆擎之棱角分明的五官,依然是淡漠得没有一丝情绪,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伸手按了桌面上的内线,声音沉稳有力:“郑天成,过来送霍总出去。”

    池千墨脸色顿时就垮了下来,觉得十分的没有面子,他愤愤的瞪向陆擎之:“好,老陆,算你狠。我自己走还不成吗?”

    说着悻悻的站起身来,拉了拉自己的西装,腰杆挺直的往外走去。

    不过心里还是感到好奇,老陆办公室的休息室里,到底藏了哪个女人?

    竟然连他好奇的打探一下,都不可以?

    郑天成进来时,池千墨已走到了门边,他恭敬的弯腰,做了一个手势:“霍总,你请!”

    池千墨回神,被这么赶出来,心里头正不痛快呢,语气带着不满:“少来这一套,小爷还不知道怎么出去吗。”

    直到办公室门哐当一声,被甩上,陆擎之这才站起身来,迈开修长的腿,往休息室走去。

    休息室里,明姿画正半躺在床上,无聊的拿着手机玩游戏。

    “醒了?”陆擎之走过去,深邃的眸子落在她身上,笑容撩人而充满魅力。

    明姿画抬眸,扫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问:“你怎么把我带来你的办公室了?”

    陆擎之坐到床边,一把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潋滟光华的眸子闪动着温柔的笑意:“你不用担心,没人会看到你的。”

    “我在这里,不会影响你工作吗?”明姿画鼓了鼓腮帮,抬起脑袋来,疑惑的看着他。

    真不知道这男人在想什么?怎么会一时意起,就把她带来跟他一起上班了?

    陆擎之低头亲吻她嫣红的唇,低低的声音温柔的说:“不想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

    明姿画还想再说些什么,话语却被吞没在这一个吻里。

    陆擎之的吻,深情而有力,撬开她的唇,缠上她的舌,追逐挑逗。

    明姿画鼻息间全是男人的气息,她闭上眼,圈上了他的脖子,回应着他的吻。

    仿佛过了许久,缠绵的吻,才缓缓的停了下来。

    陆擎之喘息粗重的,看着她闭着眼睛,像蝴蝶挥舞着翅膀般轻颤着,绯红的脸蛋,略微红肿的唇角,心里不禁为之一怔,这样的她简直美的不可方物,妖娆而魅惑。

    他下腹一紧,浑身顿时燃起一道火焰。

    陆擎之控制不住地贪婪的与她再次纠缠着,疯狂的肆略着。

    直到身上微凉的气息,明姿画才惊讶的睁开眼。

    发现自己身上的男士衬衣,已经被陆擎之退了一大半,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却是遮不住她的美好春光。

    明姿画呜呜的抗议着,在他怀里不满的哼声。

    她昨夜几乎整夜跟他欢愉,早餐累的都没醒来吃,这会正饿着呢,实在承受不住他再一次啊。

    陆擎之这才缓缓的停了下来,不餍足的在她唇上咬了一口,扣着她软软的身体,看着她涣散而迷乱的样子,唇角不由的勾起一抹弧度:“小妖精!”

    “我饿了!”明姿画浓密的睫毛慢悠悠扬起,娇滴滴地撅起红唇。

    陆擎之又给了她一个缠绵而缱绻的热吻,这才握住她不盈一握的纤腰,将她软绵绵的身子打横抱起来,走出休息室。

    他早已让人叫好了五星级酒店的外卖,正放在茶几上。

    陆擎之将明姿画抱过去,两人一起吃了起来。

    明姿画早就饿了,大快朵颐地吃着,一条腿极不文雅的搭在了陆擎之的身上。

    陆擎之倒是没介意她那女流氓的吃相,优雅而斯文的用餐。

    两人皆没有再说话。

    直到门外两个争执的声音传来。

    “不好意思,林雪儿,现在你不能进去?”郑天成高昂的嗓音,阻拦道。

    “你凭什么不让我进去?我有份文件要找陆总签字。”林雪儿不满地瞪向他。

    郑天成依旧笔挺地站在门口,面无表情,语气也丝毫不见松动:“总裁现在正是午餐时间,外人不便打扰!”

    “你?!”林雪儿皱起眉头,心里起伏的怒焰。

    她当然知道现在是午餐时间,就是因为这样,她才要进去的。

    刚才她听总裁的秘书们议论,今天午餐陆总不仅让她们多点了一份,还更换了口味,特别嘱咐她们点了饭后的甜品。

    陆擎之一个大男人肯定不会吃甜品,突然让秘书们加点甜品,只能说明是为女人点的。

    再加上他今天又特别让秘书加点了一份午餐,很显然今天他的办公室里肯定多了一位女人。

    林雪儿顿时就感到好奇了,陆擎之会将什么女人带来公司,还特别照顾到她的口味叫午餐?

    这个女人想必是他极其重要的人。

    她便想到那文件去总裁办公室签字这招,想要趁机窥探一下,陆总办公室里的这个女人是谁。

    没想到竟然被郑天成拦在了门外,任凭她怎么说,他就是不肯放行。

    陆擎之自然是听到了门外的争执声,眉头皱了一皱,不想他们打扰了明姿画用餐,于是起身按了内线电话:“怎么回事?”

    郑天成正苦恼着,哀嚎道:“总裁,林雪儿非要进来找你,我一直挡着。”

    “让她……”滚!

    陆擎之脸色刚硬着,果断干脆,毫不留情的出声。

    只是话才说到一半,却被明姿画打断了。

    “让她进来吧。”

    陆擎之拧眉,深邃的眸光不解的望向明姿画。

    明姿画朝他笑了笑,十分淡定:“让林雪儿进来吧。”

    本来如果是别人这时候来打扰,她才没兴趣过问呢。

    不过刚才她听到林雪儿的声音,顿时心里就有了坏主意。

    这么巧,林雪儿这时候非要来陆擎之的办公室是吗?

    来就来呗,她还能怕了她不成!

    陆擎之敛了下深眸,低沉富有磁性地嗓音:“让她进来!”

    “是!”郑天成收到命令后,不得不放行:“总裁让你进去。”

    林雪儿得意地冷哼一声,记恨的瞪了一眼郑天成,拿起化妆镜给自己补了个妆,又整理了一下仪容,这才神气的扭着纤腰进去了。

    她兴致冲冲的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刚想矫揉造作的喊一声:“擎之。”

    当看见大班椅上陆擎之怀里抱着的女人时,整张小脸顿时就垮了下去。

    明姿画清晰的瞧见了林雪儿脸上表情的变化,好整以假寐的坐在陆擎之的身上,懒洋洋地跟她打招呼:“林雪儿,好久不见了,你好啊!”

    “明小姐,你好!”林雪儿好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僵笑着跟她打招呼,目光不甘地直直地盯着他们。

    明姿画能感觉到林雪儿看她的视线里,带着冰冷的敌意。

    她在想,林雪儿此刻肯定肺都快气炸了吧。

    本以为自己进来能勾搭陆擎之的,没想到却撞见她亲密的坐在陆擎之的怀里。

    是个女人见到这样的画面,都会气愤嫉妒的发疯。

    不过林雪儿隐藏的很好,虽然此时她也是气的不行,但除了看她的视线带着敌意,柔美的脸上依然挂着笑容,看不出来任何的不满。

    “林小姐,刚才听郑天成说,你要进来找擎之,不知道你找擎之有什么事呢?”明姿画继续笑着问,小恶魔一样的微笑,端着女主人的姿态,故意质问她。

    林雪儿的脸色变了又变,咬着唇,柔弱地回答:“明小姐可能不清楚,我是副总的秘书,过来找陆总签一份文件的。”

    明姿画心里冷哼一声,秘书?!

    这就是林雪儿跟陆擎之的关系?

    原来林雪儿是陆擎之公司里的秘书?

    她不动声色的冷笑:“哦,这样看来倒是我打扰你们工作了。”

    林雪儿没有说话,但她眼里一闪而逝的不耐烦,显出她此刻极其的憎恶明姿画。

    明姿画假装没看见,厚着脸皮继续道:“不过我早说我不来了,都是擎之非要抱我来他的办公室,讨厌死了!”她说着还娇嗔陆擎之一眼。

    看得林雪儿脸上一阵青白,最后转为羞涩的红晕。

    陆擎之搂着明姿画,看都不看林雪儿一眼,低沉地嗓音清冷地命令:“文件放桌上,出去吧。”

    “是,陆总!”林雪儿见陆擎之终于对她说话了,兴奋地连忙走过去,把文件递到桌上。

    只是她并没有马上离开,一双波光流转的无辜大眼睛,时时刻刻都饶着陆擎之在转,眼神里流露出小女儿家的羞态。

    似乎一点也不介意明姿画此刻正在陆擎之的怀里,林雪儿的目光干净而纯粹,视线里仿佛只容得下陆擎之一个人。

    如果不是明姿画早就知道林雪儿跟司绝琛曾经有一腿,还真以为她痴心不悔的只真爱着陆擎之一人,至死不渝呢。

    “擎之!”明姿画心中冷嗤,突然无限娇嗲地唤了一声陆擎之。

    陆擎之漆黑如渊的狭长眸子,疑惑地低头看向她。

    与此同时,林雪儿也跟着转移视线,莫名的看着明姿画。

    明姿画感觉得到林雪儿眼里的那股敌意的变成了怨念,像是在责怪她打断了她深情凝望陆擎之一样。

    “怎么了?”陆擎之一张英俊深邃的脸,磁性地嗓音带着关切的语气,温柔的询问。

    明姿画嗫嚅着唇角,娇滴滴地撒娇:“我眼睛里进沙子了,你快帮我吹吹!”

    本站访问地址ziyou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