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尽魔焰 > 章节目录 第230章 生命的代价
    一秒★,精彩免费!

    云霄?

    石头听到这个名字,身子一震,思绪一下回到当初无情师叔教他上半部凌云步的时候。

    记得那天,无情师叔临走时跟他说,要他有机会去凌云阁的话,记得找一个叫云霄的人,学习完整的凌云步。

    然就在不久前,石头真的有机会到了凌云阁,还在凌云峰上住了好些天。

    在那几天里,石头曾不止一次于私下里跟凌云阁弟子打听过“云霄”这个人,奈何他问的所有凌云阁弟子,都说凌云阁里没有云霄这么个人。

    几经周折,得到的答案都惊人一致。

    不知道。

    这便是凌云阁弟子的统一回答。

    石头见凌云阁里的人都不像是在骗他,无奈之下,只好作罢,但心情郁闷的他,发点牢骚在所难免,甚至他还把无情师叔拿出来腹诽了一番。

    可谁也没想到的是,石头嘀嘀咕咕的抱怨声,恰巧在无意间被白雪给听了去。

    如此一来可倒好,白雪竟拿这事威胁石头,说要向无情师叔告状。

    石头吓了一大跳,忙说不要,嘴巴就跟抹了蜂蜜似的,赞美不断,同时双手也没闲着,又是揉肩,又是捶背,忙的不可开交。

    然而,白雪却始终没有松口的意思,坚持说要告诉无情师叔。

    石头没得办法,只好使出终极大招,捧起白雪的俏脸,一口吻上那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嘴。

    当时的那一吻可不得了,石头一口气吻了好长时间,直到白雪胸闷气短,脸颊绯红,他才依依不舍的松了嘴。

    同一时间,白雪的坚持也就在那一吻中土崩瓦解。

    另外那一夜,石头好像还差点就顺利进了白雪的房间。

    不过,石头虽然在凌云阁没能找到云霄,但是他意外遇见了云妙长老,阴差阳错,竟也学习到了完整的凌云步。

    对此,他后来由衷感慨,说是时也,命也,运气也。

    现如今,石头望着站在他不远处自称是云霄的男子,满眼诧异,只因这个云霄未免也太年轻了吧!乍看上去,居然跟他年纪相仿,简直匪夷所思。

    但是话说回来,云妙长老称呼其“师叔”,冷月大师叫其“大长老”,由此可见,这个年轻到不可思议的清瘦男子,身份当然不用怀疑。

    “呵呵!”云霄呵呵一笑,看着怔怔出神的石头,若有所思。

    石头耸然一惊,瞬间回神,不过不是因为云霄的话,而是古千帆走到他身边,从背后戳了他一下。

    “古……”石头刚吐出一个字,话音便戛然而止。

    古千帆讪讪一笑,轻轻摇了摇头,眼神则指向笑容耐人寻味的云霄。

    石头当即会意,他与古千帆的默契,早已不是一天两天了,一个眼神,已然足够表达一切。

    紧接着他转头望向场中,原本是要看向云霄的目光,却被云妙长老给吸引了去。

    但见云妙长老恰好在这时转身,缓缓向他走来。

    石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云妙长老,欲言又止,心中莫名一突。

    云妙长老嫣然一笑,丢出一个温柔的眼神,随即霍然转身,双臂一张,将石头护在身后,沉声道:“商秋月,我还是不能让你带走石头。”

    “云妙!”冷月大师勃然大怒,猛的踏出一步,喝道:“你都这般身份了,怎么能做出此等出尔反尔的事情来?”

    “身份怎么了?”云妙长老轻蔑一笑,“我还是个女人呢!‘女人本善变’,这是你曾经跟我说过的一句话。”

    “你……”冷月大师气出七窍,许多年前她随口说的气话,没想到今天还落到她自己头上了,顿时哑然。

    石头见此,完全不觉得他就可以在云妙长老的庇护下,安然无忧了,而他的这种感觉并非空穴来风。

    只见云霄哈哈一笑,伸手往冷月大师肩头拍了两下,示意她先不要激动。

    然而仔细一看不难发现,云霄的手掌,其实并没有碰到冷月大师的身体,在即将触碰到衣衫的一刹那,便已经重新抬起。

    “大长老!”冷月大师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熊熊燃烧的怒火,语带幽怨,道:“我们之前都达成一致意见了,可您看云妙她……”

    云霄手微抬,虚空往下压了压,淡淡道:“交给我来处理吧!”

    说着他缓步上前。

    冷月大师微微一愣,话未说完,便被打断的她,面上不见丝毫气恼,反而如释重负一般,大松了一口气,而那些在心中组织好,本来是准备要说出口的话语,因此也就咽了回去。

    她身为太清门一脉首座,无论修为还是地位,在当今天下都是为数不多的顶尖存在,平日里性格孤傲,谁也不怕,就连青阳真人,也要礼敬她三分,但是她唯独惧怕眼前这个男人,这个年轻到超乎常理的男人。

    云霄,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

    他的名字不被天下人熟知,甚至于跟他一起生活在凌云峰上的凌云阁弟子,居然都不知道有他这么一号人物。可正是这样一个寂寂无名的人,令正魔两道那些闻名天下的大人物们,胆战心惊。

    云霄走到站在场中一个人生闷气的萱萱身后,给了这个朝天辫小女孩一记脑瓜崩,没好气道:“小丫头片子,生谁的气呢?没看见你云柔姐姐都晕了吗?”

    萱萱仰起小脑袋,一本正经道:“我想云柔姐姐一定是被这个石头给弄晕的。”

    “嗯?”云霄面露一丝不解与好奇。

    萱萱抬手指向石头,义正辞严道:“他就是个大坏蛋,好色之徒,小云云,你……”

    “停。”云霄突然轻喝一声,打断萱萱的话语,板着脸说道:“再敢这么称呼我,小心我打得你烟消云散。”

    “切!”萱萱一撇嘴,满脸不屑,道:“打我的话,至少也得等你变成‘老云云’的时候,才有可能实现,所以十年内,你是没半点希望了。”

    云霄闻此,竟无言以对,哭也不是,笑也笑不出来。

    萱萱一脸得意,继续之前她未说完的话,说道:“小云云,你可能不知道,但我了解这个石头,他就是个花心糖葫芦,身边已经有好几个小姐姐了,这会儿又……”

    “好了好了。”云霄又一次出声打断萱萱的话语,颇为无奈,喃喃道:“都是跟谁学的这些乱七八糟,还花心糖葫芦?”

    “小云云!”萱萱一字一顿喊道,满脸不忿。

    云霄眼看就要火山喷发,不敢迟疑,逃也似的跑走了,转眼间,竟是来到石头面前。

    石头大惊失色,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便在这时,云妙长老很是适宜的欺身拦上,冷冷道:“不行。”

    云霄停下脚步,笑而不语。

    云妙长老浑身一震,幽幽道:“师叔,您心里肯定比谁都清楚,所以云妙求您,帮帮这个孩子吧!他已经够苦的了,不应该再受到折磨,更没理由为此付出生……”

    话音未落,只因云妙长老实在说不出最后一个字,她突然抓起石头的左臂,一把将那只假手脱去,露出森森白骨。

    在场众人见此,尽管早已知晓,却还是控住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石头震惊不已,没想到他左手上的伤,云妙长老居然会知道,再一看现场众人的反应,全都惊而不慌,想必都是事先就知道的。

    云霄看见眼前失去血肉的白骨手掌,眉宇不禁皱起,沉吟着不说话。

    云妙长老顿时急了,愤慨道:“青阳就是为了他的一己之私,百年前是,现在依然是。说好听点,那是一心想着除魔卫道,说难听点,还不就是自私和冷血,为了他自己的身前身后名,可以不惜牺牲一切。”

    云霄还是默不作声,也不知有没有听进去,但看他表情,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

    云妙长老见之,气上加气,忍不住喝问道:“他们太清门那么多人,换谁不行,为什么偏偏选中石头这孩子?”

    云霄这回有了回应,他摇了摇头,回答道:“云妙,这件事情复杂的很,绝非像你想的一样,青阳之所以出此下策,事实上,可以说是他逼不得已而为之,如果换作是我站在他那个位置,未尝不会这么做。”

    云妙长老嗔目切齿,咬牙道:“什么逼不得已?我看这分明是青阳有意为之,用心险恶。”

    “唉!”云霄长叹一口气,目光绕过拦在身前的云妙,望向后面的石头。

    石头大惊,今夜发生在他面前的种种事情,以及出现的一个个熟悉或陌生的人,他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将全部尽收眼底。

    虽然他尚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既不清楚整件事因何而起,又猜不到后续走向,但他深知的一点是,在这件事中,他扮演着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至于有多重要,石头无从得知,可他清楚代价,那就是他极有可能会为此付出生命。

    忽然,一个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贾仁眼光不错,收了个好徒弟。”

    石头闻声抬头,却不见说话之人的身影,忽有所觉,蓦然回首,只见云霄已然在他身后十余丈外,并且继续往前走着。

    与此同时,云霄的声音再次响起,道:“石头,你跟我过来,我有话要单独跟你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