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 > 章节目录 第11章 脸厚无敌
    辰……马车已经在外间等候……”吃?

    这个时辰,太阳公公都要被月亮阿姨拽回去换班了。

    若是,再给她整上一顿饭菜。

    那么,这得到什么时候?她到底,还回不回去?

    “嗯?难不成,还需要本公主亲自去准备吃的?”挤眉弄眼的,故意的让自己的面孔,看来尽量的严肃一些。似是要,为自己的公主的气势,再增添几分的威力。

    “不是……不是……好吧,奴婢这就去准备。”

    “速度,别让本公主久等。”

    “诺。”

    翌日,初晓。

    金鸡起舞,唤醒了的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枫林似是活了过来似的,让出窸窸窣窣的低语,似是彼此的交头接耳,在议论些什么不能够与外人说道的秘密。

    遮遮掩掩的秘密,不愿泄漏却是偏偏又露在了你面前的未知,所以才会是,格外的牵动每一个人的心弦儿。发自心底最深处的本能,好奇心的作祟,驱赶干净了,全部的睡虫。

    异乎寻常的,某人倒是起的格外的早。起身,舒展双臂,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一个深呼吸,任凭携着新鲜的泥土的气息,沁入心脾。忽然的醍醐灌顶一般,涤净了倦意,神清气爽。

    “嗯……真舒服,还是此间睡的惬意。”

    吱呀,

    不远处的门扉自外耳内被开启,让出了一抹炫目的紫。

    “公子,你回来了?”

    “嗯。”

    “整晚的劳顿,定然是乏了吧?客厅已经准备了些吃食,静候公子。”

    “多谢。”

    “公子说笑了,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玡哥哥!”

    一串音符飞旋着轻盈的舞步,闯入了完全的没有任何准备的鼓膜。

    顺势望去,一抹根本不该出现在此的身影,蹦蹦跳跳的闯入眼帘。

    “嗯?小公主?”公子玡蹙起了眉头,冲着一旁的侍女官家,有些没好气的发问。“宁儿,昨日不是有吩咐你,送公主回去吗?”

    该完成的事情,没有完成。

    从来,不会有哪一个主人,会是高兴。

    宁儿怏怏,怯懦的视线,在二人之间游走。

    唯唯诺诺,结巴了一般的拘束。“啊……是,是有这回事。只是,公主她……不肯走,无论奴婢怎么劝……”一面是自家的主子,另一面是高高在上的当今公主,她,谁都得罪不起。

    “玡哥哥,不怪她,是我自己要留下的呢。”挺起胸膛,尚罗晓涵,今日倒是出奇的好脾气,主动的坦白从宽。

    “额……是你,也是,你的脾气,她也劝不住。”复杂的望瞥了她一眼,便是没有了继续追究的兴致。

    她也长着眼睛,她也生了双耳,她也是会察言观色,会去思考。近在咫尺的某人一脸的不高兴,她,不会看不出来。

    似是一个受了欺负的小孩子,高高的嘟起了樱色的唇瓣,嘟囔。“喂,玡哥哥,十三年没见。怎么着,一回来就要赶人家走呀?”

    “不是,只是公主你的身份……”

    “我的身份怎么了,这枫林晚栈,又不是第一天来。”

    “昔年,你还小,自然是没有人会说些什么。只是如今,若是被有心之人知晓,你在此住下的话,唯恐,遭让你非议。”

    “谁赶胡说八道,看本公主不撕吧了他的嘴巴子。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你累了一个晚上了,赶快去吃些东西,然后好好歇息吧。可别,累坏了身子。”

    “哦……这不急。只是,这枫林晚栈,你到底……”

    俏脸前伸,凑近了某人精致的面孔,像是古文武学家,在小心翼翼的,鉴定着某个不知道从哪个朝代流传下来的古董似的专注。

    丝毫没有注意,这个姿势,彼此的距离,会不会,让人浮想联翩。“哪里能够不不急?瞧你,看你的眼睛,都有墨眼圈了。”

    “可是你……”

    “至少,要等你吃完,看你不那么的憔悴了,再来说让我回宫的话吧。不然,人家可不安心。”一脸的管家母的威严,上罗晓涵,可不是在征求他的同意。

    “好吧。”

    忽而的一喜,迫不及待的上前几步,一把揽住了某人的臂弯,好拉进,彼此之间的距离。

    别开眼去,冲着呆呆的站在一旁的宁儿,吩咐。“这才乖吗?宁儿,还愣着干什么,玡哥哥饿了,你备好的吃食呢?”

    “啊……已经在客厅准备妥当。”怏怏的答应着,忽然的想起,这里,貌似并不是她的公主府邸。为何,自己,倒是要听她的说?

    为何,她,倒是摆出了一副,主人家的气势。虽然,这分明的是在别人家中?

    哼,她,倒是不把自己当外人。

    “好嘞,走着,玡哥哥。”

    紫眸微动,将某人或许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的动作,尽收眼底。

    忽然的有些想笑,她,还是如旧的一般,那样子的,喜欢黏着自己呢。“小公主,我还没有憔悴到,要靠你搀扶着,才能够走路的地步吧?”

    “玡哥哥,你这话的意思,是嫌弃我吗?”

    “当然不是……只是,这般的亲昵,有些别扭。”

    “既是不是,那么你就不许多嘴。今日,由着本公主做主。你,只准乖乖听话。”

    “好吧,听你便是。”

    客厅。

    一副桌椅,七八个精致的清淡小菜,一大锅子的小米州。

    仅仅围坐两人,这样的一份早餐,似乎,有些奢侈了呢。

    “玡哥哥,来,吃点这个。小笼包子,还热乎着,这个好吃。”尚罗晓涵提起筷子,夹起一枚好看的玲珑,递到某人面前的白瓷碟子上。薄皮儿剔透,恍惚可以看见包蛮的几乎要溢出来的酱汁。那精心调制的佳肴,散着袅袅的热气,格外的牵动腹中的蛔虫。

    让人经不住的去揣测,她的脸皮,是不是厚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客居主人家,倒是好意思,以一个主人家的口吻,大献殷勤。别人家的菜肴,她倒是,似是比谁都要来的熟悉呢。

    “好。”

    “还有这个,这个,多吃点。”

    “不用,拿筷子的气力,还有。”

    “不行,说了,你要听我的。”霸道的打开,某人想要遮拦的手儿,自顾自的,愣是将玡面前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