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四十章 神棍一炮定千里
    ps  求订阅!求月票!求加群!求打赏!

    商锋作为一个世代居于死亡山谷和帕纳明特山谷的蒂姆比瑟肖肖尼人的头人,就是在这场大败之后,被肖肖尼人各部的亲戚拉进了针对霍皮人的战斗联盟当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个联盟自然是以“无马”肖肖尼人为主组成,聚居内华达州,还有一些分布于俄勒冈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部落也加入了进来,商锋便是这部分人。

    虽然联盟是以肖肖尼人为主,但是顶梁柱核心力量,却是一群白人。来自西班牙的费尔南德斯子爵的探险队,这支百余人的西班牙武装,一心想要重现皮萨罗的光荣战绩。

    他们的头领,这个所谓的费尔南德斯子爵,其实不过是个破落伯爵与其情妇所生的私生子。在西班牙帝国,同样是嫡长子继承,如果没有儿子的话,那便是妻子所生的女儿承袭爵位。不受法律和宗教祝福保护的私生子,是没有这些政治权利的。如果男的有钱财的话,还可以在钱财,不动产方面加以补偿。可惜,这位费尔南德斯子爵的老子也是个浪荡公子,把祖上留下来的钱财基本上都花在了斗牛场和女人身上。留给这个儿子的钱财也是寥寥无几。

    偏巧这位爷又是个野心勃勃的人物,见自己在西班牙也混不出个模样来,索性便把父母留下来的一点点财产尽数变卖,一跺脚带着一群招募来的烂水手,赌棍、酒鬼,逃兵,乘坐着三条破海船,出海到北美洲来搏一搏自己的运气。

    也许当真是他们的运气不错,船被海风和洋流几经辗转到了西海岸之后,迎面便遇到了正惶恐不安的寻找助力的肖肖尼人部落。

    大凡像费尔南德斯这样的野心家都具备善于摇唇鼓舌的本能。当下里一通狂喷,肖肖尼人部落联盟当即便奉为上宾。

    当费尔南德斯这位自己封的子爵给肖肖尼人部落显示了一下火器的威力之后,几个肖肖尼人部落当即便接受了西班牙帝国的管理,并且接受了洗礼。从此成为天主的信徒。

    “那些霍皮人蛮子很狂傲,他们说他们是什么大商东征军的后人,华夏后裔,天神的朋友。和我们不同。所以,自然是不会遵守狗屁的猎场划分界限。其实,越界狩猎也不是不允许,但是,他们这样咄咄逼人。把我们猎场里的野兽杀得太多了,这不是欺人太甚是什么?所以,我们要求,西班牙帝国的大人们,帮助我们打垮狂妄的霍皮人,重新夺回猎场!”

    “不过是几个捕鱼的野蛮人,我包了,只不过呢,我帮了你们,你们也得有点表示!”费尔南德斯很是狂傲的摆弄着手中的一柄短火铳。直截了当的表达了对于财富的**。

    几个部落头人当即便命人搬出了大批的生金和毛皮,就像当年的印加人给皮萨罗搬出黄金一样。

    “这可以算是定金,但是如果算是本爵为你们讨回猎场的军费的话,远远不够的。打垮了霍皮人之后,除了他们的财富归我们所有之外,你们还要拿出至少五倍的黄金和皮毛来作为酬谢。为了保证这次战斗的胜利,你们的所有战士,都要加入我的军队,归我指挥!”

    西班牙人主导的第二次反霍皮人联盟军队又浩浩荡荡的组织了起来,前来讨伐殷雷的霍皮人武装。

    战斗一开场。为了在新收的小弟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威风,西班牙人率先出战,在战斗之初就使用了火绳枪,二十支火绳枪瞬间便秒了殷雷的军队!

    在霹雳火光的打击下。殷雷军队崩溃!从边境地带一直溃逃到了原本的核心区。即使是这样,肖肖尼人和西班牙人还是不依不饶的,一路追杀过来。

    战败的殷雷只得到定东城找神棍,不,若水道长求救。听完殷雷对于那些可怕的白人手中武器的描述,若水道长和探险队的小伙子们满脸不屑。不就是几个装备了火绳枪的红毛鬼,怕他个鸟!

    “弟兄们,站队!”

    在若水道长的带领下南粤军探险队带着霍皮人的军队北上与对阵西班牙探险队率领的肖肖尼人和闻讯赶来分一杯羹的克劳人武装对阵。

    “是西班牙人!”南粤军探险队从乱糟糟的队形当中一眼便看到了象征着西班牙帝国的白色交叉火焰旗,不由得撇撇嘴。

    在吕宋等地,南粤军早已把西班牙打得屁滚尿流,更是扶植了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作战。在你的地盘上老子尚且能够打得你抱头鼠窜跪舔老子,何况在老子的主场上,老子怕你作甚!?

    “列阵!树旗!”

    一阵号角响亮,刚才还气势汹汹傲慢无比的西班牙人顿时头皮发麻,后背冒出来阵阵冷汗。

    眼前列出整齐的数个方阵,那些霍皮人各执长矛刀枪弓箭手在前,长枪兵在两翼,从队形来看,丝毫不比费尔南德斯子爵的探险队阵容差。更加要命的是,在霍皮人的几个方队前,整齐的排列着四列横队,数百名火枪手或蹲或立,手执火铳冷冷的看着由远而近的肖肖尼人队伍。火铳兵的队列前,更有四门火炮张着黑洞洞的炮口,炮身平置,直直的瞄准西班牙人的方向。

    火炮后面,那些印第安人兴奋的往来搬运着炮弹和火药桶,炮手们不时的摆弄着各色旗帜,有人还淘气的朝着费尔南德斯等人招招手,吆喝几声。仿佛在欢迎他们的到来。

    数百名火铳兵,四门至少是六磅炮的火炮,这样的武力配置顿时让西班牙人懵逼了。

    有那眼尖的,一眼便看到了南粤军探险队军阵半空飘扬的数面旗帜。

    “是这群魔鬼!魔鬼!”有逃兵在西班牙人的队伍里惊叫连连,他们看到了对面飘扬着几面南粤军的凤凰旗。这旗帜在东方,可是西班牙帝国的噩梦,不管是在陆地上还是在海面上,一旦出现,对于西班牙人来说就是杀戮和溃败。

    这几个逃兵,便是被葡萄牙人打败之后从战场上逃回马德里被费尔南德斯招募的!可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子爵阁下,我们怎么办?”很明显的敌强我弱。自己这边的印第安人武装力量明显比不过对面的霍皮人武装,而西班牙人自己,无论是从人数还是火枪火炮的数量、级别上看。都和对方不是一个档次的对手。打仗?无异于是找死!咱们到这美洲大陆来是来欺负印第安人来的,是来劫掠他们的黄金、宝石和贵重皮毛的,不是来给他们当炮灰的!

    那边的肖肖尼人和克劳人也不是瞎子,看看对面的阵势、气势。人数,再看看自家视为主心骨,以为是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的这群西班牙人,无论是从那些可以“砰”一声发射出火焰和巨响的管子数目,还是从那些锋利的长矛数量来看。都远远超过了那些西班牙人。当即便有几个克劳人部族悄悄的停住了脚步。

    “大家留神些!只怕今天这场仗不好打!”商锋虽然不知道那么多,但是,作为一个好猎手的他,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轰!”一个炮手似乎是闲极无聊了,面对着停止不前的肖肖尼人与西班牙人联军队伍拉动了手中的引火绳,燧发机引燃了发射药,火药的热切动作将巨大的炮弹推出了炮膛。直直的砸进了西班牙人密集的军阵之中!

    这群西班牙流氓、混混、小偷、逃兵组成的探险队,本来就是到这新大陆来发财的,内心之中抱着的都是欺负欺负那些不曾开化的印第安人,从中大捞一把之后。然后到马德里去在酒馆里抱着**大吹特吹自己的英勇无敌事迹的心思。如何有这种胆量,冒着炮火顶着炮弹保持住阵型不乱不散?

    当下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西班牙人的阵型率先崩溃!

    几十个西班牙探险队转过身来,向着来的方向进行短距离急促强行军!骤然混乱的队形,崩溃的人们,令原本骑在一匹马上的费尔南德斯子爵也是猝手不及,被败兵席卷着朝着来得路上狂奔!

    他们一逃,整个印第安人的阵型顿时化为一团鸟兽。

    “追!追上去!”

    若水道长虽然不是带兵打仗的人,但是却也是行走江湖多年,颇为会观风望色,怎么会不懂得趁你病要你命的道理?那殷雷更是个好猎手。知道在兽群奔散的时候却是最好的猎杀时机!当下,探险队的兵丁压住阵脚,霍皮人的队伍如同有大人在背后撑腰的孩子一样,恶狠狠的冲杀上来。要好好的出一口前几日兵败的恶气!

    追杀了二十多里,饶是那些霍皮人都是善于奔跑的好汉,也未免有些气踹嘘嘘,见到大批的人都渐渐落在了后面,组织追击的殷雷发现倘若是再追下去,自己身边这些人怕是要吃亏。立刻下令停止追击。原地戒备。

    他这一停止追击不要紧,对于西班牙人和肖肖尼人、克劳人联军来说,就如同曹操停止了追击袁绍的两个逃到辽东投奔了公孙家的儿子一样,在大敌当前时大家还都能同仇敌忾,一旦威胁不那么强烈了,立刻内部的各种小心眼就开始活动了!

    溃败的队伍自动分为了三大部分,西班牙人一堆,肖肖尼人的各个部族聚集在一起,克劳人也是自动聚集在一处。各自在商议该如何挽回这局面。

    “子爵大人请几位头人过去议事,商议如何击败对面的霍皮人。”西班牙人到底是经验丰富些,就在几个肖肖尼人部落头人还不曾反应过来之际,便迅速做出了反应。派遣使者邀请肖肖尼人头目到自己的营地当中议事。

    “不要误会!不要误会!”

    很快,面对着南粤军和霍皮人的强大武力,英勇无畏且有着忠诚、友谊、仁爱等传统骑士品德的西班牙人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一床白色的床单充当了临时的旗帜绑在长矛上,被使者高高举起左右不同摇动着,向南粤军的方向,一面不停的吆喝着,一面缓缓的走来。

    在这面不断摇动的白旗后面不远处,几个西班牙人各执刀枪,监督着几十个肖肖尼人,这些肖肖尼人大多来自于受洗的部族,已经是被西班牙人视为可以放心使用的炮灰了。这些肖肖尼人队伍当中,捆绑着十几个肖肖尼人部族头目。他们是在被费尔南德斯子爵以议事为名诓进大营之后,被左右的伏兵给拿下的。

    对于这样的手段,西班牙的骑士们可谓是有着光荣传统的。当年的皮萨罗便是用类似的手段俘虏了印加帝国的皇帝,进而勒索足以装满监禁他的房间的黄金作为赎金。

    “天朝的将军大人!不要误会!我们是西班牙帝国的军队。这是刚才冒犯天朝的几个土著人头目!已经被我西班牙帝**队擒获,请将军大人发落!”

    面对着拥有强过自己数倍的火枪和火炮的南粤军,作为不是一个级别对手的西班牙人,充分发挥了卖队友的技巧,将这场战事的责任和罪行都推给了那几个兴冲冲前来开会的肖肖尼人部族首领!

    但是。在庞大混杂的联军营地当中,也有不少肖肖尼人和克劳人的营地是费尔南德斯和他的探险队不曾控制的部族。

    商锋的无马肖肖尼人就是其中之一。

    “按照你们说的,这些天朝大军是我们的远房亲戚,经过几千年来特意前来寻找我们的?说我们是殷商后人,和他们同属于华夏后裔?”在自己的营帐之中,商锋将几个被俘的霍皮人带到面前,细细的审问。

    “你是肖肖尼人的头人,我们也没有必要骗你。你看看他们的脸和眼睛,头发,哪一样和我们不一样?可是那些红毛鬼白皮猪呢?又有那样和我们一样?白皮猪是从我们这里抢走金子和皮毛。抢走一切值钱的东西。可是,天朝人却是很和气的用各种好东西来和我们交换,这不是自己的亲戚能够做到吗?”

    霍皮人的战俘骄傲的回答,让商锋有些黯然无语。他挥挥手命部族的战士将这几个俘虏带下去,拿饭菜给他们吃,不得打骂不要虐待。

    很明显的,这几个霍皮人战俘的话,深深的影响了商锋。

    在印第安人当中,一直有着祖先来源的传说。

    1913年《地学杂志》第七期刊载的兴公所写《寻获美洲者非哥仑布说》。兴公在这篇文章中写道“近来,西方学者忽创一说。谓最初寻获美洲大陆者实为中国人,其说以美洲红印度人(即印第安人)之语言形体皆与中国人相似为证,盖犹在疑信参半之间。最近则有著名考古学家奈云,偕人种学家数人。在墨西哥越万滔地方寻获泥制古像甚多,面貌确与华人无异,其衣饰亦稔为中国十数世纪之物。此外,又有泥造佛像数百,长约数尺。其塑法与中国近代之木雕神像相似,盖亦千余年前中国之技术也。在此佛象之侧。又有古铜钱数十枚,以一中国绳索贯串之。有此种种确据,乃可证明美洲大陆实由中国以最先发现者。其发现之时期,距今约一千五百年之久。故知美洲大陆之文明,要当以中国为鼻祖也。余按南美洲厄瓜多尔国于前清咸丰年间开河道,曾获中国钱币数百枚。为新莽时代之物,今尚陈列其国之博物院中。又秘鲁国公园有华文太岁碑幢,乃为土人锄地时,于数丈以下掘得者,即此两事,亦可为中国人寻获美洲之证……”“……这些印第安人是中国血统,殷人后裔,叫殷福布族,是三千年前从天国经天之浮桥岛到这里的……”

    近代的很多考古发现一直有着殷人东渡成为印第安人的说法,若水道长的所谓殷商后裔论恰好也是切中了这样的一点要害上。

    一边是自家几千年前的亲戚,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依旧当自己是一家人。用手中的好东西来换需要的东西。另一边则是一群红毛鬼白皮猪,靠着那些天朝亲戚也有的能够喷射火光和霹雳的神器来作威作福,明夺暗抢,对于黄金和皮毛的贪婪,简直比秃鹫还要可恶!

    一面是兵强马壮,一面是虚壮声势。傻子都知道要去跟谁混混!

    于是,战场上的形势便发生了让若水道长这个久在江湖上行走,见惯了各种风浪的老江湖都始料未及的变化。

    前脚是几个西班牙人押着一群肖肖尼人部族头人前来大营纳降,声称与天朝大军的误会全部是这些人从中蛊惑所为。但是,使者的屁股还没有坐热,印第安人与西班牙人的营地当中又发生了大乱。

    商锋领着几个肖肖尼人部族,联合了两个克劳人部族,以前来开会议事为名,突然袭击了费尔南德斯的营帐,将这位自封的子爵大人擒获,同样的捆得和一团粽子一样,送到了若水道长面前。

    “我等乃是殷商后裔,受这厮的蛊惑蒙蔽,却与自己兄弟战斗,真是无比痛心!现在,将这群白皮猪捆了来,献给天朝大人,算是我们立功赎罪了!”

    这一仗,神棍,不对,若水道长一炮定千里!不但击溃了肖肖尼人与克劳人、西班牙人的联军,收降了数十个肖肖尼人部族,将这个定居地域广大的部族纳入了自己的麾下,而且还俘虏了一支规模不大的西班牙人探险队,从他们的行囊之中,缴获了大批财货不说,更有他们这一路上的日记、地图等物作为收获!除了这两批人,更是收服了几个克劳人部族,这些人更是最好的向导,可以相助南粤军探险队向更加广大的地域前进,这一仗可谓战果丰厚!

    为了表彰商锋和他的部族在此次战斗之中及时的战场起义行为,若水道长又再一次的祭出了法宝,给这个无马肖肖尼人的部族头人起了“商锋”这个名字,意图是告诫他不要忘记了自己的殷商后人身份。

    在商锋等肖肖尼人贡献出来的地方,若水道长选择了一处半岛,这里三面环水,山下海湾便是一座天然良港。若水道长领人依山势按照定东城的规格样式兴建一座新的城市。与定东城南北呼应,成为了南粤军控制西海岸的两处要点。

    这座新建设的城市,被命名为“新朝歌”!

    新朝歌迅速成为这方圆千里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与定东城南北遥遥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