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四十四章 调虎离山
    至少一万骑兵!

    廖冬至从气势汹汹而来快速移动的烟尘上判断,这支追兵的人数不会少于一万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王龙,你果然面子大,能够让闯营如此重视你!”为了调节有些紧张的气氛,李华宇故意的同王龙开起了玩笑。

    “不过,这里已经是我山东地界,便是天王老子派了黑白无常来拿你,也是要先问问咱们弟兄们手下的铳炮刀枪答应不答应!”李华宇狞笑一声,在这平原旷野地带,虽然适合骑兵作战,但是,他的部队提前抵达了半日,早已构筑好了壕堑工事,修筑了野战炮位,他有信心将这一万骑兵留在这豫鲁交界地带。

    “大少帅,来得也是熟人!”廖冬至急匆匆的从一旁的游骑探马那里听得了军情奏报后,抢步上前。

    “来得是谁?”

    “不怕大少帅笑话。千里追击我的,便是小虎子!”王龙在一旁苦笑一声,为李华宇揭开了谜底。

    “若不是小虎子还讲些交情,不愿意手上沾染太多同袍兄弟的血,追击的时候不那么紧急,我这几千人马只怕不曾出豫东便被闯营一口吞下去了。”

    “大少帅,来得不光是罗虎,还有闯营之中有名骁将刘芳亮!”

    这一万骑兵当中,有不到四千人是隶属于罗虎的震山营骑兵,其余的六千余人则是由刘芳亮亲自率领的精骑,为的便是要将王龙所部一鼓全歼!

    “既然来了我山东,不好好招待一下如何便能走了。廖冬至!”李华宇脸上寒霜凝结,“传令下去,准备打!”

    有廖冬至到前方去布置指挥,李华宇自然便可以腾出时间来同王龙说话,也好从中搞清到底义军当中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虽然王龙派遣使者前来求救时也说了有大变发生,请大公子看在当日龙虎营的交情份上出手援救的话。但是毕竟来者身份低微,许多情形说不清楚。这其中的关窍过节,李华宇便只能问王龙了。

    “李自成下了黑手!杀了我舅舅和革里眼贺帅!”

    到了这个时候。王龙便如同一个历经千难万险终于回到家乡见到亲人的孩子一样,嚎啕大哭,将这其中惊天动地的一番变化一一讲给李华宇听。

    “消灭孙聋子的时候,我和手下的这帮兄弟在南方。因为刚刚打垮了左良玉那个兔儿爷,大队人马便从长江边上缓缓的向襄阳府移动。准备经襄阳、南阳这一路到洛阳一线,与我舅舅汇合,然后同闯营一道打潼关、回陕西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李自成召集手下的牛金星、宋献策、刘宗敏、高一功等人议事。决定要在进攻潼关之前,解决掉回革五营和罗汝才的曹营。“只有定于一,定于闯王的麾下,才能名正言顺的讨伐明贼,解民之倒悬!不然的话,打进了西安府,是大元帅登基称帝啊,还是各个营头的大帅们轮流坐庄?所以,依山人看来,便在这个时候。解决了革里眼与曹操等部最为合适!”身材矮小,相貌如猿猴一般的算命先生宋献策,一双眼睛如同鬼火一般闪烁不停。

    在消灭了孙传庭所部十余万明军之后,放眼长江以北,已经没有任何一支明军被义军将领们放在眼里。缴获的数百门大小火炮,更是让张鼐在庆功宴上大声高呼,“西安也好,北京也罢,只管数百门大炮猛轰便是!没有轰不开的城池,没有打不垮的队伍!”

    农民军内部的各种长期积累下来的矛盾。因为外部环境的骤然改善,变得骤然紧张尖锐了起来。合营作战以来一直配合默契的闯曹两家将士,开始为了缴获的战马、兵器、俘获的明军将士,火炮。粮食辎重,盔甲旗帜等物而在漫长的战场上不停的互相指责谩骂,甚至大打出手,几处较为重要的所在,甚至双方动了刀枪,各有伤亡。若不是各自营中的将领赶去弹压。碍于面子制止住了兵丁们的行动,只怕两家因为争夺战利品而引起的争斗会愈演愈烈。

    战后,虽然李自成拨付了两千战马,一万套甲胄刀枪,三千支火铳,又有二万俘获的明军兵士和二十门八磅以上口径火炮给罗汝才的曹营,但是曹营上下对于闯营难看的吃相都是怨气冲天。

    南面的德安承天荆州等地,傻子都知道是鱼米之乡,所谓的湖广熟天下足。手中有了这么一块风水宝地,用来争天下也好,割据自立也好,都是立足于不败之地!可是,李自成却是毫不客气,不声不响的将德安四府尽数交给了闯营系统的行政官员,而曹营体系的却是半个也无!

    这如何让向来便是精明过人的曹操咽得下去这口恶气?

    “大帅!如今南至澧州、常德,东至麻城、光州,西至光化、均州,北至潼关,都是在咱义军的炮口之下!这争夺天下之事也是迟早的事,可是,这些州府咱们曹营又有几个?”

    在罗汝才的大将军府之中,他的亲信将领杨绳祖、中军杨山、旗鼓官朱养民、几个将领王可怀、郝有法以及罗汝才的本家叔叔罗戴恩等人纷纷表示不平。

    其实也不能怪这些人有情绪。便是在决定此番南下诱敌北上歼敌的大战略之时,李自成部下的郝摇旗还公然的抢夺王龙部下的良马。王龙在闯曹两家营中那也是公认的能打能拼之人,而且又是罗汝才的嫡亲外甥,身份地位自然非同一般人可以比,可是,郝摇旗这样一个闯营之中的杂牌旁系将领,也敢到王龙营中公然抢马,这要是背后没有什么人明里暗里的给他撑腰,杀了罗汝才手下的这些人他们也不会相信!

    这种情形,在打垮了孙传庭,赶走了左良玉之后,变得越发的明显。闯营从李自成到刘宗敏、高一功、郝摇旗、刘芳亮等高级将领,甚至是各营的小兵,都是对曹营有着一股趾高气扬颐指气使的劲头。

    在闯营各人看来,曹营是依附他们的,罗汝才虽然名义上是李自成的副手,是所谓的代天抚民威德大将军,但也是李自成的部下。既然连罗汝才都是李自成的部下。那么整个曹营便也是闯营的部下,也就是他们这些人部下!

    于是,各种侵夺欺辱曹营的事情,抢夺战利品和俘虏的事情。在李自成那里都不加以制止和处罚,这对于从邓州两支军队合营作战以来一直对李自成颇为尊重的罗汝才刺激很大!

    特别是革里眼贺一龙从湖北黄州引兵马来南阳、洛阳一带时,因为途经罗汝才的军营便来拜访,两个老朋友在一起言谈甚欢,结果消息传了出去。李自成的大元帅府便派人前来询问,督促贺一龙早日到达指定地点安营。

    此次事情之后,对于贺一龙提出的领兵马出澧州、常德与张献忠呼应作战的请求,李自成也是顾左右而言他。

    非但是不允许贺一龙独立一个方向作战,牛金星等人更是颁布了一套繁琐的营中制度礼仪。制度规定,任何人见了李自成都要行叩拜之礼,以“定尊卑、分上下”,各营各部将士在与李自成谈话时,必须口中自称“属下、标下”等词汇,不得与闯王李自成“尔我相称”!

    这一套制度分明便是给罗汝才量身定做的!

    在所谓的民军十三家三十六营当中。罗汝才是与前闯王高迎祥同一时期的一道起事的老资格,报号曹操。算是硕果仅存的老一辈领导人了。在高迎祥为盟主的那个阶段,李自成也只是闯营之中的第八队闯将而已。

    所以,罗汝才不但资格比李自成老,年龄比李自成大,手中的实力也不比李自成差!也就因为这个,罗汝才已经习惯了与李自成熟不拘礼的互相称呼。“常自呼曹操;呼自成老齐,尔汝之。”

    你在这个时候却跳出来颁布一个礼仪制度,要求光是精锐骑兵就有五哨,“每哨三千。步兵三四,并厮养不下四五十万”的曹营主帅罗汝才和刘宗敏等人一样向李自成跪拜行礼,这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得到的!

    在军事力量上相差无几,在各自的战斗风格上。罗汝才也是与李自成各擅胜场。史料记载“自成兵长于攻,汝才兵强于战,两人相须如左右手。所陷河南五十余城,自成取十之六、汝才十之四。”也就是说,在当时的军事专家和评论员看来,李自成的闯营善于攻城。强于攻坚。罗汝才的曹营精于野战,善于在野外歼敌。这和罗汝才本人的军事经历有关,多次与房均九营、张献忠的西营联合作战,锻炼了曹营的野战能力,在与闯营合伙之后的历次战役之中也有充分的体现。

    合伙以来,罗汝才也注意收集铳炮,以加强自己营中的火器优势。特别是王龙山东之行归来后,罗汝才也是着力打造一支精锐新军出来。所以说,一旦两家散伙,罗汝才还当真不怕什么!

    “也罢!兄弟合伙,原本就是合则来不合则去。如今咱们和老李家的路已经快要走到了头。他们要进潼关回陕西,咱们也绝对不拦着。但是,咱们曹营要是拔营东去,和八大王、老回回合伙,他李自成也管不到咱老曹的一双脚!”

    在营帐之中,罗汝才打算像以往同张献忠的合作走到头时一样,好合好散,留下一丝日后相见的余地。

    “你们回去之后各自心里有个数,但是表面上还是要和闯营的人保持原样!”罗汝才吩咐住了一遍手下的亲信将领们,看着地图上东面的几座州府,那里眼下是归曹营系统的行政官管辖,附近不远便是回革五营的老巢英山、霍山地区,只要到了那里,再把旁边的几座城池取下了,至少一个割据的局面便是有了!

    “再与东面的李华宇、南面的张献忠遥相呼应,谁又能奈我何?!”

    但是,罗汝才却是万万没想到,他千算万算,却是漏掉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李自成军中的军师宋献策!

    此人虽然名义上是军师,但是在军事上却是对闯营毫无建树。他和卢氏举人牛金星一样,都是李自成进入河南之后来投之人。二人的作用却是各有千秋。牛金星因为是有着明朝举人功名在身,可以作为一副马骨头来招揽各地的读书人加入,随着农民军的节节胜利,倒也有不少人抱着攀龙附凤的心思加入到义军队伍中来。不过,许多人也就是个童生、秀才的功名。论起水平嘛,也只能是呵呵了。因为伍兴开设的秦法学堂培养了不少的行政民事官员,这些原本皓首穷经,一心梦想着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穷酸们更是束手无策。那里懂得什么是税收。什么是钱粮,如何兴修水利,如何召集流民?如此这样一来,便愈发显得牛金星这样的人除了一点所谓的声望之外,其实毫无用处了。所谓的声望。也不过是依靠着垄断文化和教育权力而得来的。(说到这儿,最近又有所谓的高人叫嚷着要取消中考,提倡素质教育。取消了中考,跟着便是高考。那么,那些普通人家的孩子拿什么资源去和所谓的精英阶层人家的孩子拼?怎么改变自己的命运?其实,这些高人也好,专家也罢,不用那么涂脂抹粉的费心拿出什么方案来,直接就说要恢复中华传统文化之中的精髓,九品中正制和门阀制度。不是更好?!)

    而宋献策却与牛金星恰恰相反。这是一个久走江湖的经过风雨见过风浪合格的,神棍。这个身不满三尺的跛子,精通六壬奇门遁法,还有图谶数学诸能,特别在封建迷信上极有一套。他初到李自成军中便献上了“九州离乱李继朱”、“十八孩儿主神器”的图谶,帮助李自成在神化自己的形象上立下了汗马功劳。

    李自成当时就大喜,这意思是李氏当兴,上膺天命,自己有帝王之相。

    似乎中国几千年,一代雄主诞生时。总会有什么祥瑞谶语,篝火狐鸣鱼腹帛书之类的手段和节目层出不穷,那都是霸业的前兆,——除了明太祖坚决认为自己就是乞丐出身。余者人等,都是深信不疑,李自成当然如此。

    谶语出后,李自成更认定自己上天眷顾,天命神授,以后将无往不胜。事实也证明如此。每次宋献策占卜预测胜负时,他的军队总是攻城略地无往而不利。当然,开封那次不算。

    也是因为在河南的节节胜利,各项事务铺排进展神速,不要说闯营上下更加认定了大元帅便是上应天命之人,便是李自成也渐渐的相信,他有这个皇帝命!

    这个在开封府大相国寺街上摆摊算卦的宋矮子,你指望他指挥作战,能够拿出什么类似于诸葛亮的锦囊妙计来那是想也休想。但是,此人丰富的行走江湖经验,让他在察言观色,审读人心方面有着敏锐到近乎于变态的能力!

    “闯王,如欲取之,必先与之。”坐在四轮车上,学足了诸葛孔明的宋献策,双目似闭非闭,努力保持着一副仙风道骨的架势。

    “如何先与之?”李自成也是在和宋献策打着哑谜。

    “闯王,自从秦法学堂开办以来,各处州县官员皆出于此。依照当日两家合伙时的约定,外放地方官员也应该按照我闯营六成、彼曹营四成的比例分派。”宋献策的眼睛里精光闪动,“但是袁宗第将爷在攻取德安四府时,却是一口气便将四府的官员尽数委派了。这令曹营上下颇为不满,曹操本人虽然不曾说什么,但是山人看来,他内心之中只怕也是怨愤颇深。”

    “先生说得极是!这几日,刘体纯掌管的探子也派人送来了密奏,说明廷不断的打算派人到曹营之中,打算招安于他,或是划出一块地盘给他,令其自立为王!”李自成的中军主将高一功,也是皱着眉头,一旦曹操投了明军,拉走了这几十万人,那闯营的日子可就好过了!

    “宋先生,你继续说。”

    “闯王您请看。”宋献策取过一旁火盆上用来加木炭的火筷子,在砖地上勾勾画画起来。

    转眼间,一副河南的大略地图便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河南府、南阳府等处已经是全数落在我义军手中。各地州县也开始设置官吏,管理百姓,征收钱粮。但是这其中也是彼此混杂。而东面的开封府,归德府等处,有不少州县因为与山东等处毗邻,大元帅当日便不曾派兵去取。这些地方如今也是颇为富足之地,据山人所知,曹操对于这片地方颇为垂涎。”

    宋献策放下了火筷子。在四轮车上抱拳施礼“大元帅若是打算建立大业,则罗汝才此人必须除去。然此人手下兵马虽多,大元帅可以命人多携财帛先行收买。事后再以大兵弹压,许以官职,曹营各部将领不难收拾。然唯有王龙所部,兵马精锐不亚于震山营,且此人又与罗汝才有甥舅之情。所以,不可以令王龙所部在豫西!不如明日大元帅与罗汝才商议军情,令王龙所部去归德府、开封府等处,攻取上述州县城池。所有的城池,尽数归曹营所有。算是咱们闯营弥补曹营未曾在德安四府所获份额的损失。”

    “为了让这出戏更像真的,可以从秦法学堂之中抽出一千五六百人的官吏,令其随王龙前往接受城池。只要王龙往豫东去了,革里眼也好,罗汝才也好,他们的兵马身家,便全数在大元帅的掌握之中!”

    “那,以先生所见,该如何令王龙心甘情愿,甚至是高高兴兴的往东去?”

    “简单得很!利而诱之便是!”宋献策眨巴着眼睛,“大元帅忘记了李际遇、刘洪起、沈万登等人了吗?”

    李际遇原为登封县磨沟村农民,“以欠粮被执,系登封县衙前石狮,以石击断狮足而遁,据嵩顶北蛤蟆山为乱,”后占据嵩山御寨,势更猖獗。势力更大的刘洪起则出身于西平私盐贩子。其他的如沈万登、盛之友、黄老山、张长腿之流,时人皆以“土寇”目之,属于乡村叛乱者之类。

    像这类的土寇,在河南可谓是遍地都是。“土寇大起如猬毛。黄河南岸,上下千里中,营头不下百余。其倏起倏灭,或为将吏擒斩,或为其徒所并。如商丘黄老山,许州蓝大、蓝二,商水哪吒、二字王之类,皆不著。而其尤大且久者,西则有李际遇、申靖邦、任辰、张鼎,南则有刘洪起、周家礼、李好、张扬,梁宋间则有郭黄脸、张长腿、王彦宾、宁珍、王文焕,其东则有李振海、房文雨、徐显环、程肖禹、戚念梧等。皆拥众以为雄,凭栅结寨,彼此割据相攻杀。郡县从事率为其耳目,有司不敢过而诘焉。或反寄室帑,托腹心,依狐凭鼠,而听其穿鼻,苟延旦夕者,所在皆是。”

    “只要大元帅跟罗汝才等人讲明,向东的剿灭土寇,是为了安顿地方。所获的兵马钱粮子女玉帛地盘,尽数归曹营与革左四营所有。以山人看来,只怕他们会尽数派遣精锐前往!”宋献策捻着自己的几根老鼠胡须,颇为自得。

    这个调虎离山的办法,可谓是正中要害,掐死了罗汝才和革里眼等人的命门。立刻得到了李自成等闯营首脑的一致认可。

    在他们看来,罗汝才、革里眼左金玉等人都是贪图财帛好酒爱色之人,有这样的发财机会如何能够放过?

    “汝才,如此便这样说好了。便以王龙所部为前锋,以革左四营的精锐兵马随后,去干掉登封的李际遇等土寇。给咱们打扫干净一个家。”李自成在议事厅上满脸诚恳。

    “大将军,可要好好的叮嘱王龙将军,务必要在这些地域好生推广新政。”牛金星也是谆谆之言,一副长者风范。(。)

    ps  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