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五章 图穷匕见
    王龙的震山营,那是在山东打过阿巴泰,打过各式各样的土围子,如果不是时间来不及,只怕曲阜的孔家和邹县的孟家都会被王龙领着罗虎洗劫一遍,让几千年的肮脏账目出来见见天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炮口所向旌旗所指,望风而下。在河南一战而下开封府,在襄阳打得左良玉的十几万人土崩瓦解的队伍。

    以震山营这样的精锐去对付盘踞登封的李际遇等土寇杆子,无疑于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对于此次出征的结果,便是李自成也毫不怀疑。

    “子玉,王龙小子这一去,至少能够给咱们曹营增加十几万精壮人丁,几万兵马,几十个州县的地盘。”

    命人将给王龙的军令用印之后快马送至王龙军前,罗汝才不无得意的拍着帅案,同自己的谋士,山西人吉珪吉子玉颇为愉快的交谈。

    “那大帅也要派人告知少帅一声,令他步子要快一下,免得革左四营紧跟着屁股后面抢了咱们的果子!”

    吉珪也是一脸喜上眉梢的神色,提醒曹操要提防紧随着震山营脚步后面行动的革里眼、左金玉等人的部队,不要因为行动速度太慢被这些人抢了便宜去!

    “子玉,你当真是我的张子房!”曹操拍着吉珪的肩膀,得意的笑着,“不过,你也放心,我这就命人请革里眼、左金玉等人过来喝酒。酒宴上商议一下如何分赃就是了!只要他们四个人答应了,战场上的事情,王龙小子自然会处置妥当的!断然不会令咱们曹营吃了亏!”

    听了曹操如此笃定的话,吉珪心里顿时明了。想必曹操会在酒宴上舌灿莲花,同这四个大帅好好的讲讲价钱,说好如何分配那些缴获的钱粮财货,子女玉帛之物。说不定,一些刀枪骡马也是要舍出去的。但是,最终的大头还是落在了曹营手中。

    不过,转念一想。一个念头浮上心头。如今王龙在曹操眼中的分量越来越重,部下的兵马不断的扩充,同曹操又是甥舅之情,自小在曹操眼前长大。和张献忠的四个养子相比。王龙同罗汝才可是血亲!

    “我若不乘着这个当口向大帅进言,明立王龙为曹营的接位之人,那才当真是傻子!”

    打定了主意,吉珪便拐弯抹角的向罗汝才建议,此次王龙得胜归来。为曹营立了大功,应该予以重赏,方才可以安定将士之心。

    “吉珪,你的意思咱老罗明白。”曹操是什么人?刀枪血海里摸爬滚打了多少年,人心鬼蜮见了多少?当下便截断了吉珪的话头。

    “王龙是咱老子的亲外甥,俗话说娘亲舅舅大。这小子自幼便在我眼前长大,便如同我的儿子一般。咱老子房里女儿虽然多,可是能够给咱老曹生下一儿半女的没有几个!就算是有侥幸生下来的,也在这四处作战千里奔波之中夭折了。所以,咱老罗还指望着王龙给老罗家接续香火呢!就像你给咱在开封城下讲过的柴荣和郭威的故事一样。咱老子是郭威。王龙,可是比柴荣亲多了!他是咱老子的外甥!”

    “不过,你能够想到此处,也足以见你对咱老罗的一片忠心。就冲这个,咱老罗就得好好的谢谢你!”罗汝才诡秘的眨巴着小眼睛,喊进来老营司务,低声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老营司务点点头离去了。

    “前几日,登封的永信大师派人送来了一对活宝,本来打算咱老子自己享用的。不过。你今日的这番话就值得你来享用这对活宝!”

    一辆轿车,将永信大师送给罗汝才的一对活宝,被他手下高僧调教好的一对孪生姐妹,送进了吉珪的住处。

    果然王龙不负罗汝才的希望。在南阳境内接到了罗汝才令他去打李际遇的军令,当即便掉头向东,不数日便攻克了李际遇的老巢,位于登封县西北的玉寨山,阵斩李际遇,将他的首级命人用长枪挑起。往四处被祸的村寨巡视一番。顿时登封境内一派欢腾,鞭炮声锣鼓声响成一片。永信大师特意命人送来了数百口猪羊和几车烧酒,用来犒赏王龙所部有功将士,感谢他们为地方除掉大害。(嗯?好像又发现那里不对了,出家人怎么给别人送酒肉?)并且向王龙表示,“敝寺所属的田地,一律按照大军颁布的钱粮条例缴纳。大军要敝寺种什么,敝寺便种什么,一切唯大将军、大元帅马首是瞻便是!”

    此役,震山营收获降兵万余,缴获骡马数千,甲杖兵器无数,攻克围寨百余座。解放人口近百万。至于说缴获了多少金银财货,那只怕是只有罗汝才和王龙等人知道了。

    不过,可以推断出一二的,那就是王龙很大方的送了一笔财货给随行赶来的革左四营带兵将领,顿时欢喜的他们拍着胸脯表示愿意接受少帅的指挥调遣。

    于是,这支联军便继续从洛阳一路向东,沿途扫荡着各式各样的杂色武装,申靖邦、任辰、张鼎,刘洪起、周家礼、李好、张扬,郭黄脸、张长腿、王彦宾、宁珍、王文焕等人或是兵败不知所踪,或是被斩首示众,一路上自东向西,不停的有人将捷报传回卢氏。

    随着捷报传回的,还有多达数万的降兵,连绵不断向东运输的各色财货,大批的人口逶迤前行,准备和山东进行交易各色粮食物资之用。

    “闯王,罗虎已经跟上去了。昨日军报,王龙刚刚平定了许州的土寇头目蓝大蓝二兄弟两个。这两个盘踞许州多年的土寇头目,连半天都没有支持下来,就被攻破了城池,现在,人头已经悬在了城门楼子上。咱们是不是该动手了?”

    灵宝城中,高一功面色深沉如水,手中捧着一份军报向李自成禀告王龙的进展。“再不动手,只怕我们前脚杀了罗汝才,后脚又冒出来一个王龙!粗粗算下来,现在栽在他手中的各色杆子约有十几万人之多。若是被他平定了豫东,与山东的李家遥相呼应,就算是罗汝才孤身一人在我闯营之中,只怕也是个投鼠忌器的局面!”

    “闯王,我义军东路军捷报连连。是不是应该请各营的大帅来庆祝一下?同时也商议一下攻取潼关的事情?”宋献策的话从语气里听不出什么问题,但是配上他脸上狰狞的神情,顿时让高一功从后背上冒出一阵寒气。

    李自成的中军总管吴汝义很快便将为东路军将士庆功及义军主力要商议攻打潼关之事的请柬送到了罗汝才的面前。

    这段时间罗汝才的心情可以用极佳两个字来形容。

    王龙连连攻城破寨,缴获颇丰。眼下曹营之中又新近编练了六营兵马。刀枪甲胄一应俱全。除了那些精锐的战兵之外,更有数十万丁壮人口。罗汝才已经和吉珪私下里商议好,准备在豫东等地开荒屯田,这些人便是最好的劳动力。

    “庆功?”罗汝才习惯性的眯缝起有些肿的眼皮,用躲藏在眼皮后面的一双小眼睛打量着前来送请柬的吴汝义。“大元帅就为这个事就让你吴大总管跑一趟?”

    “大将军说笑了。”吴汝义也是被罗汝才调笑惯了的人。当下却也是不急不恼。“大元帅的意思是,东路军的将士们作战有功,连续平定了数十股杆子,为咱们在河南打扫干净了院子,咱们也好安家不是?再就是大元帅琢磨着这些日子兵马也休整的差不多了,过几日便可以攻打潼关了,大家也好在西安城中过年了。”

    吴汝义的话在情在理,倒是让罗汝才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也好!告诉大元帅,咱老罗一定准时到!”说完,他眼睛一翻。突然间一把抓住了吴汝义的衣服前襟厉声喝道“你个小子!可别糊弄我!”

    他这个举动顿时吓坏了跟随吴汝义前来的两名随从,他们虽然因为职位太低,难以接触到核心机密,不知道今日宴会的奥秘,但是从闯营几位首脑凝重的神情和诡秘的行动上,却也能隐约猜出几分。

    历代农民军和土匪武装之中,互相火并、内讧的事情层出不穷。能够被挑选到老营之中充当亲兵的人,也是经历过战火洗礼的老兵,对于各个山头之间的火并、吞并的活也是见过经过,甚至还干过。自然能够从气氛和布置当中感觉到。

    见罗汝才如此举动。两名亲随心中不由得一凛,“难道是将爷的神情不对,被他发现了?”当即便用手去触碰腰刀的刀柄。

    “大将军请吩咐便是。”倒是吴汝义颇为能够撑得住气,虽然被罗汝才一把薅住了衣服。却是神色不变,仍旧是笑容可掬的一副神色。

    罗汝才仔细的端详着吴汝义的神色,发现他眼神不慌不乱,神情平和,这才放心下来,“小吴。大元帅平日里节俭惯了,布衣粗食。可是如今不同了,马上咱们就进潼关回陕西了,这该摆出来的场面就得摆出来!你要是今晚上不好好的整治出几桌丰盛的酒席来,大家这酒喝不好,你可不要怪咱老子在闯王面前骂街!”

    “大将军放心。我来的时候已经命人在准备了。几个洛阳福王府里的厨子,善于烹制。又有几个洛阳城里酒家的名厨,善于烹制洛阳水席。我回去就盯着他们,一定让他们拿出全套本事来就是。只怕再怎么用心,在大将军面前也是班门弄斧了!”

    吴汝义不露痕迹的拍了一记罗汝才的马屁,倒是让他露出了笑容。洛阳水席的菜序是前八品(冷盘)、四镇桌、八大件、四扫尾,共二十四道菜,相传是唐代的著名神棍袁天罡夜观天象,知道武则天将来要当皇帝,但天机又不可泄露,就设计了这个大宴,预示武则天日后二十四年的酒肉光景。讲究的是有荤有素,素菜荤做,选料广泛,天上的飞禽、地下的走兽,海中的游鱼,地里的菜蔬均可入席。烹制起来也是颇为繁琐。

    “好了!既然有水席有福王那个胖子家的厨子调配酒席,咱老曹自然就放心了!不过,酒可不能差了!”

    “这个自然!酒已经备下了咱们陕西的西丰、山西的汾酒、赊店镇的汾酒,还有从四川来的大曲,一定可以让大将军和几位大帅好好痛饮一番。”

    “滚吧!”罗汝才满意的照着吴汝义虚虚的踢了一脚,这么精心的准备,看来李自成是需要大家卖力气的时候。也好,帮他打下了潼关,咱老子再拉着队伍往开封去!到时候,也唱一句“打坐在开封府!”

    果然。这场酒宴的排场远远超出了罗汝才、革里眼贺一龙等人对李自成这个穷惯了苦惯了的家伙的习惯印象。

    罗汝才和革里眼贺一龙、左金王贺锦、改世王刘希尧、乱世王蔺养成每人独据一席,席面上的餐具、酒具都是一色的用黄金制成,便是所谓的金席面。桌上杯盘罗列,菜肴丰盛得令自来享用惯了的罗汝才都有些瞠目结舌。

    “李自成平日里简朴惯了。想不到一旦放开了,却也是与我等一样的人。”

    更是令罗汝才等人称道不已的是,每个人座位上都有六个侍奉饮食的美貌妇人,不需要自己去夹菜,只要眼睛盯着哪个菜多看一些时间。便有人用银筷子夹取菜肴摆放在面前供他享用。至于说伺候斟酒、帮忙挑去葱扒虎头鲤(水席名菜四镇桌菜之一,以孟津黄河所产的长须鲤鱼为上品。)中的鱼刺,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李哥,这就对了!咱们脑袋拎在捆腰带上整日里的出生入死打天下为的是什么?还不就是图个吃得美喝得美日得欢?”左金王贺锦满眼酒气的在侍奉酒宴的那女子身上上下乱摸乱揉,口中兀自大呼小叫的。“何必每日里如此苦着自己!”

    “好!等打进了西安府,我李自成天天请兄弟们吃菊花锅、驼蹄羹、葫芦鸡、带把肘子、缕团鱼、蒸娃娃鱼、清蒸羊肉,就着大碗的羊肉泡馍,喝着咱们陕西老家的西凤酒!”

    李自成也是有了几分酒意。刚才酒宴开始前,各营已经议定了攻打潼关之事,哪一营头敌。哪一营攻取那道沟壑山梁,都已经一一分派清楚。

    想着唾手可得的潼关,即将衣锦还乡的日子,众人无不是欢欣鼓舞,狂呼滥饮。

    便是各家的亲兵们也是各有去处,赏赐了丰富的酒肉在一旁享用。完全是一份欢庆热烈的气氛。

    “好!说好了,大元帅请咱们天天喝酒吃肉,咱们也不能空着手去!大元帅,等进了西安城,咱老蔺立刻给你送上十个二十个的美女。咱们不能折了大元帅的势头不是?!”

    李自成微微一笑说“要说想金屋藏娇酒肉征伐,吾早就可以为之。之所以没那么做,主要是以往朝不保夕,难以宽下心来享受。而今崇祯老儿穷途末路。适当犒劳自己倒是也无所谓了。只是将来也要适度,不能因为自己享乐,就苦了天下百姓。”

    “大元帅的品格情怀,不是咱们这些粗人能够比的。咱们就想着活着的时候好吃好喝,有酒有肉有美貌妇人。大元帅的一声将令,咱们就眼睛不眨一下的上马厮杀。死了吊朝上,不死就回来继续的醇酒妇人,也是一辈子的美事!”

    虽然是喝了不少的酒,但是乱世王蔺养成还是不住的用他特有的粗豪语言来讨好李自成。在眼下革左四营当中,早已不是当日的铁板一块,而是各营有各营的想法和心思。自从合营作战以来,李自成手下的各级将领们不断的出入各营,携带酒肉财帛重礼,同各营的将官套交情,拉拢收买。

    现在革左四营之中,革里眼贺一龙是和罗汝才走得很近,也私下里说好,若是罗汝才有什么行动,贺一龙一定会跟着走。而左金王贺锦、改世王刘希尧、乱世王蔺养成这三个人则是渐渐的倒向了李自成的闯营这边。不过,碍于革里眼贺一龙的面子,他们也不好不跟着罗汝才一道走。

    但是,眼下大家都在李自成的闯字大旗下混饭吃,自然要对米饭班主巴结一些。这原本是蔺养成的一点朴素想法,却不想无意中便救了他一条命!

    天下没有不散的酒宴。欢宴过后,自然是各位头领各自起身离去,要按照闯王的命令回去准备一下,过几日便是大军出动。

    在不住的有人打出酒嗝弄得酒气冲天的大元帅府行辕大门口,众人不住的豪言壮语,什么只要我一营人马到了,潼关自然唾手而得。什么西安走马便可以拿下之类的豪言壮语、胡言乱语,不绝于耳。

    在这一片嘈杂声中,李自成站在台阶上拱手相送。罗汝才正带着一干亲兵正待要上马离去,却见远远的灯火乱动,似乎有大队人马在行动。

    “闯王,那是?”

    “没什么,大家刚才议定了去取潼关,我便让捷轩和汉举他们领着一部人马先行出动了。”

    “李哥果然是厉害!这边刚刚议定,那边就连夜出兵,果然是兵贵神速。”贺锦、蔺养成、刘希尧三个人也顾不得上马,一路东倒西歪的夸赞着闯营的兵马行动神速。

    “好了,汝才哥,瞎哥,时候不早了,上路吧!”

    随着李自成的话语出口,罗汝才脑海里还不曾反应过来为啥说出这样的不吉利言语,但是身体却是本能的向下一伏,趴在了马背上,一提缰绳便准备在亲兵的护卫下先行逃走。

    但是,晚了!

    从帅府行辕四周的各条街巷当中,各处院落的屋顶上,无数人蜂拥而出,各自手中擎着火铳,在灯火的映照之下,黑洞洞的枪口瞄准着行辕辕门广场上的这数百人。

    这些人清一水的自来火,而且都上了铳刺,就算是有人能躲过这几百杆自来火,也难逃铳刺的刺杀。面对此情此景,罗汝才居然轻松的淡然一笑。因为,这一幕太熟悉了,自己就做过无数次,所谓出来混早晚要还,自己今天这算是还了。

    “奉大元帅令!罗汝才、贺一龙勾结左良玉,将其立即格杀!余者弃械归顺者免死!”

    连珠铳声响起,火光与硝烟之中,罗汝才与革里眼贺一龙二人部下的亲兵被打得翻滚在地。罗汝才脑海之中一片空白,面带着苦笑,从腰间拔出手铳,“老子便是死,也不能死在你李自成手里!”

    铳声响起,满地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