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 我们要做天朝人!
    “古里国使臣送来表章,请求仿照琉球例,献国内附,全国军民上下人等,愿为天朝子民。”

    “迈索尔国使臣送来表章,请求仿照琉球例,献国内附!全国军民上下人等,愿为天朝子民。”

    古里国和迈索尔国虽然没有在外藩来朝的大会上做出什么大的举动,但是,却是在会后不久,在唐王正式宣布监国之前,正式送来了表章,表示鄙国上下,不愿意再做大明天朝的外藩了,想高升一步,像琉球国尚家那样,成为天朝的正式一份子!

    可是,李守汉很是发愁。琉球尚家,虽然也是几次三番的表示要献国内附,可是本王也从来没有答应啊!都是好言好语的安慰。就拿最近这次来说,尚家父子要内附,最后李守汉给出的条件是加封琉球国王为公爵,加封琉球世子为侯爵。表面上看,一个国王变成了公爵,可是,却从外藩变成了大明天朝的封爵。这里头的含金量可是大大的不同了。而且,父子皆有爵位,以后,尚家的地位在这些外藩当中可是无人能够撼动的。

    于是,未免有人见猎心喜。古里国和迈索尔国便是这么想的。

    “古里,西洋大国。西滨大海,南距柯枝国,北距狼奴儿国,东七百里距坎巴国。自柯枝舟行三日可至,自锡兰山十日可至,诸蕃要会也。”

    永乐元年,遣中官尹庆赍诏抚谕其国,赐以销金帐幔、织金文绮、彩帛及华盖。六年复命郑和使其国。九年,王可亦里遣使入贡。十年,郑和再使其国,连二岁入贡。其使者请赐印诰,封其国中之山。帝遣郑和赍印赐其王,因撰碑文,命勒石山上。其词曰:王化与天地流通,凡覆载之内、举纳于甄陶者,体造化之仁也。盖天下无二理,生民无二心,忧戚喜乐之同情,安逸饱暖之同欲,奚有间于遐迩哉。任君民之寄者,当尽子民之道。《诗》云“邦畿千里,惟民所止,肇域彼四海”。《书》云“东渐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声教,讫于四海。”朕君临天下,抚治华夷,一视同仁,无间彼此。推古圣帝明王之道,以合乎天地之心。远邦异域,咸使各得其所,闻风向化者,争恐后也。

    《瀛涯胜览》中记载,“即西洋大国。从柯枝国港口开船,往西北行,三日方到。其国边海,山之东有五七百里,远通坎巴夷国;西临大海;南连柯枝国界;北边相接狠奴儿地面。西洋大国正此地也。永乐五年,朝廷命正使太监郑和等赍诏敕赐其国王诰命银印给赐,升赏各头目品级冠带,统领大宝船到彼,起建碑庭,立石云:「其国去中国十万余里,民物咸若熙皡同风,刻石于兹永示万世。」”

    首次郑和下西洋的船队,便在古里国停留,贸易,并在这里补给淡水和粮食、蔬菜等。可是,自从三宝太监最后一次下西洋死于古里国之后,古里国遇到的新过客,他们可就没有三宝太监那么仁义了。

    葡萄牙人达伽马来了之后,就像他们信仰的苏哥说得那样,“我带来的是剑与火而不是和平。”相比于郑和带来的瓷器和丝绸,他们带来的是流氓恶棍手中的火铳和刀剑。相比于郑和同古里国之间面对面议价,击掌定价,书写合约,平等交易,达伽马则是完全的自己动手,用火铳火炮来进行掠夺。从西元1498年5月,瓦斯科·达·伽马带领一个葡萄牙贸易代表团在卡里卡特北部十八公里处的Kappad登陆,到西元1524年12月24日他死在古里国,一直到他1539年尸体运回葡萄牙,重葬在维第格拉。这几十年间,葡萄牙人和古里国之间为了贸易通道和香料主导权之间的战争、冲突都没有停止过。

    连绵近百年的同以葡萄牙为首的西方殖民者的战争,一直到了天启年间,随着葡萄牙复国军的兴起,才渐渐的停息了下来。西方人渐渐被南粤军挤压走了,古里国头上的压力减轻了许多。但是,周围各个强大的不怀好意的邻居,就像是一群饿狼盯着一条肥嫩的羊羔一样,随时准备将这个地处贸易要冲的国家一口吞下去。

    但是,远处的邻居,马德拉斯的沙希苏丹家族的例子,却让古里国上下眼前一亮。

    作为最早与南粤军展开通商活动的印度次大陆上的政权,沙希苏丹一度富甲一方,但是,长期的对外战争和大量的贸易逆差,很快让他的国库变得空虚异常。不得不不停的向汉元商号贷款,出售土地和权力。渐渐的,沙希苏丹变得衰弱不堪。不久,在一次宫廷政变之中,沙希家族被发动兵变的哗变士兵屠戮一空。虽然兵变很快被平息了,但是,马德拉斯却没有了合法的统治者。在这个时候,汉元商号拿出了一份又一份的契约。

    “我们不管你们谁来当这个苏丹,都必须要承认前任苏丹家族的借款和条约。并且保障这些条约的执行,这些借款必须要按期还本付息。不然,我们将不承认继任者的合法性,并且,自己来保护自己的权益!”

    有心想问鼎苏丹宝座的野心家们,自己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再看看那厚厚的契约和借据,一个个的都知难而退了。最终的结局,马德拉斯变成了汉元商号的直属地。换言之,也就是李家的直接地盘。

    看看自己的处境,对比一下自己的军队实力,再看看琉球国的情况(他们只看到了琉球尚家上表要求内附,后续的情形因为地理阻隔,还没有传递到他们那里。)正反两面的事实,让古里国的国王和大小官员贵族们下了决心,“内附!上表要求内附!也好保住咱们的荣华富贵!”

    “海德拉巴能够变成国公爷的棉花种植园,那么,我们古里国为什么不能变成南中的棉花种植园,变成南中的马场?!”

    古里国因为地理环境的特点,向来多蓄积良马。虽然也大多都是从西方贩运而来,但是,古里国的高层们相信,自己这块土地完全有可能变成南中的马场、渔港和牛圈。

    “我们这里多产鱼虾,且价格极低,如何不能入国公法眼?!”

    “正是!还有我们国中那么多的椰子树,据闻便是椰壳,在南中也是能派上极大用场的物品!”

    “我古里国上下,愿意像海德拉巴那样,成为主公的棉花田,成为主公的养马场,成为主公的渔港,成为主公的牛圈,为主公奉献我们所拥有的一切!主公需要人口,我们国内上下数十万人,连同那些贱民,不可接触之人,不下数百万,皆为主公部下!”

    迈索尔的情形也和古里国差不多,都是受到了外界强大的军事压力,同时国内的各种状况都不是很景气。于是乎,高层们也想开了。自己脚下的这块土地横竖早晚都不是自己的了。与其说落得一个身死国灭土地财富都归了别人的下场,倒不如在还能卖出一个好价钱的时候早点把国家给卖了。这样大家都能安享荣华富贵。

    两份外藩要求内附的表章摆在了李守汉面前,两个哭着喊着要卖国求荣,哦,不,要表达对天朝的倾慕之心,宁可放弃外藩的王侯将相之位,也坚决要求做天朝子民的使团就在馆驿里每天都到门前来学习一下申包胥。哭着喊着要求梁国公体察一下万里之外数千万军民百姓的拳拳赤子之心,收容他们这些人。

    “其实,主公不是不想要这两块地盘。”李守汉头疼不已,令李沛霖前往好生处理一下此事,务必不能伤了远人之心。

    对此,李沛霖洞若观火。在他看来,这古里国也好,迈索尔也好,都是一块肥沃的土地,只需要好生的经营数年,未必不能像南中一样,成为又一个天府之国。只不过,眼下这个时候不合适。

    “刚刚要拥立唐王为监国。这个时候,这两个不开眼的国家来献国内附。这是不是说唐王上应气运,天命所归呢?如果要是此时接纳了他们,日后咱们要拥立主公更上一层楼的话,又该拿出什么东西来表达主公的天命所在呢?”

    对于南粤军文武高层的不明所以,李沛霖倒也是直言不讳。反正现在那位唐王殿下,也就是一个牌位而已。他的旨意,顶多在他宫中好使,不过也仅仅限制于日常饮食起居而已。便是想责罚身边的宫女太监侍卫,三十杖以上的权力都不曾有。

    “果然是这样!先生说的是!”李沛霖一句话,顿时让如坠五里雾中的南粤军文武们恍然大悟。对啊!这今天唐王殿下登基监国,有两个海外藩属上表请求内附,这以后咱们想要主公黄袍加身,又该拿出什么样的东西来,告知天下,我家主公受命于天,有大功劳于社稷呢?

    “那,先生,古里国和迈索尔这两家,咱们又该如何抚慰一下呢?总不能一顿乱棍把人家打出去吧?这未免也太寒了人家的心。”

    公事房的各司主事,围坐在南粤军长史李沛霖的周围,眼巴巴的等着自家上司拿出一个章程来,好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了,既不能违逆了主公的心思,又要留下这两个藩属国日后献国内附的机会,到时候好给主公的千秋大业增光添彩。

    “就没有见过你们这么笨的!”李沛霖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指着手下这群一时被猪油蒙了心,不知道如何转圜变通的手下恨铁不成钢的指责。

    “去馆驿找两个使团的正使、副使好生的谈话,温言抚慰。告诉他们,他们的一颗拳拳之心,主公已经知道了。但是,此事事情很大,关乎着数以百万计的军民百姓福祉生计。不能一蹴而就,要一步一步的来。可以先急后缓,分出轻重缓急来,把事情一件一件的办好。这么一来,以本官看来,随便几件事如果要办好,都要几年的时光过去了。到那时,只怕他们想不献国,咱们都不答应了!”

    “对!大人说得对!到时候想反悔,也得看看咱们手里的刀枪火炮是不是答应!”

    一群官员们哄堂大笑。渐渐的,随着气氛的缓解,众人的思路也打开了,逐渐梳理出了一个应对的各项事务明细清单。

    “礼司,回头会同朝廷礼部、理藩院等衙门,拿出一个条文出来,给这两家的国王封个什么爵位。既要符合他们的身份地位实力,又不能一下子给他们给的价钱太高了,以后吊起来了胃口,事情反而不好办了!”

    “吏司,会散了之后去见一下徐霞客徐先生,他的那个中野学校应该有这两个国度的山川河流地理,城池村镇分布情形。还有各处的港口、隘口等险要重要所在。根据这些,你们拿出一个派遣去这古里国和迈索尔的工作队数目。告诉他们的使团,既然要内附,那就是各项制度都要逐步与我南中等同。派遣官吏过去,也是理所应当的。他们必须配合!”

    “还有,户司也要到中野学校去,调出农作物种植情况,渔业捕捞,各处的矿山、森林,田地情形。必须要原始数目出来。必要时,咱们的工作队要先进行田亩清丈,山川测绘,然后,推广农业技术、各种铁制农具和海上捕捞技术。”

    “大人,属下以为,不光是要派遣官吏过去,小学老师也要选拔调派一批过去。让他们的娃娃,从小便读着咱们的书,学习咱们的语言文字,这样,不消得数十年,便自然而然的消除了畛域之见。”

    一个礼司的主事站起来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这个年轻的主事,平日里分管的差事便是普及推广小学教育,算得上是因循供职,没有什么大的成就可言。今天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级别的会议,能够在长史大人面前提出自己的意见,对他来说都是一件可以激动的好几天睡不着觉的事。

    “你这小伙子不错。想得很长远。你该如何称呼?现居何职?”

    “回长史大人,下官张家玉,现任礼司小学教育课主事。”张家玉有些激动的脸都红了。能够让南粤军中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李沛霖李大人开口询问姓名职务,这也是一桩荣耀的事。

    “张主事,如果本官想派你作为有司的官员,带上若干小学老师往这两处去,你可以愿意否?”

    “教化万邦,有教无类。正是圣人的最初之心。下官如何不愿意?!”张家玉回答的大义凛然,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这种派遣出去办事的官吏,都会被公事房单独记录在册,被称为“内记名。”一旦有事,公事房会先从自己存档的人员当中筛选,是一条升官发财的终南捷径。

    事前召开诸葛亮会,发扬军事民主,集思广益,这是南粤军从河静一路走来的克敌制胜法宝。这种议事会,哪怕你说得再荒腔走板,也不会有人嘲笑你,而是所谓的“愚者千失必有一得。”

    “我们税务司的事情,我们自己梳理了一下。要派人过去,将他们的现有财税制度与我们的税收制度推广并行一段时间,然后逐步的废除旧有财税制度。这样,就算是他们以后生了二心,手中没有钱,库里没有粮,便也翻不出多大的浪花来!”

    很快,一桩桩一件件的应办、要办、急办的事便梳理了出来。

    其中,一件看似不起眼的事,被李沛霖在清单上用朱砂勒了一道红,表示此事的重要性。

    “古里国与迈索尔原有的钱币、度量衡,要停止使用流通。货币采用南中通宝与银元。度量衡与南中一致。”

    根据《瀛涯胜览》中记载,古里国的货币和度量衡制度是这样的,“王以六成金铸钱行使,名吧南,每个径面官寸三分八釐,面底有纹,重官秤一分。又以银为钱,名搭儿,每个约重三釐,零用此钱。衡法每番秤一钱,该官秤八分,每番秤一两,计十六钱,该官秤一两二钱八分。番秤二十两为一斤,该官秤一斤九两六钱。其番秤名番剌失,秤之权钉定於衡末,称准则活动於衡中,提起平为定盘,星称物则移准向前,随物轻重而进退之。止可秤十斤,该官秤十六斤,秤香货之类,二百斤番秤为一播荷,该官秤三百二十斤,若称胡椒,二百五十斤为一播荷,该官秤四百斤。凡称一应巨细货物,多用天平对较。其量法,官铸铜为升行使,番名党戛黎,每升该官升一升六合。”

    可以这么说,一旦古里国、迈索尔两个外藩国度接受了这份清单上的条款,不要说全部落到实处,便是只落实一半,那么,他们想不和南中一体化都很难做到了。

    但是,令礼部前去宣布大明天朝旨意的官员们大跌眼镜的是,不但两国使团的使节们对这份清单基本上照单全收,甚至还提出,“鄙处兵马纪律散漫,战力不佳。为了日后能够给主公效命沙场,是不是请大人回禀主公,选拔精干将弁前往鄙处,整顿训练兵马?鄙处上下,定当唯马首是瞻!”

    一场内附风波终于平息下去,进入了缓缓的但是却不可逆转的轨道。李守汉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一个麻烦解决了!”

    但是,他万万想不到的是,一个更大的麻烦,此时已经在路上了。

    而且,这个麻烦,是他那个胆大包天的大姑爷给他制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