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八十四章 神兵利器人人惦记
    “第二列,上前!卧姿,装填,射击!”

    随着带队军官冷酷无情的口令声,数百名同样是面目狰狞的南粤军火铳兵齐步上前,整齐的卧倒在地,很利索的将手中的火铳装填完毕,然后扣到扳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顿时,铳口冒出的火光连续成了一道火链。瞬间升腾起的白色烟雾在火铳兵的头顶上形成一堵厚厚的烟墙。

    “装填!射击!”

    烟雾当中,带队的军官毫无好生之德的声音可怕的传了出来。转眼间,卧倒在地的火铳兵们又一次的将火铳当中的弹丸发射出来!

    与这些火铳兵对阵的奥斯曼帝**队,在这连绵不绝的火铳所组成的弹幕之下,尸横遍野,身下的鲜血流出,渐渐的汇聚成了一道道殷红色的溪流。科普律鲁也是奄奄一息的倒卧在死人堆里,仰面朝天的呼吸着带有浓厚血腥气息的空气,“真神啊!饶恕我吧!”

    几个南粤军士兵端着火铳在尸体当中检视着,将手中的铳刺送入那些已经奄奄一息的伤者体内,让他们去见真主安拉,享受乐园里的七十二名童女。

    两个士兵狞笑着将手中的铳刺举起,向科普律鲁狠狠刺来!

    “啊!”

    科普律鲁被吓得大叫一声从噩梦之中醒来!

    满头满脸的冷汗告诉他,我这是在做梦,我是奥斯曼帝国的大维奇(首相)大人,我是李守汉用来针对欧罗巴那群异教徒的盟友,我是作为东方帝国君主最好的朋友才坐上这个位置上的!他在心中不停的重复着这些念头。在他满是锦绣的床榻脚下睡着的几名美貌女奴,听得了主人做噩梦发出的惊呼,急忙起身来美言抚慰,弄来了****为首相大人安神。

    喝了两口****,科普律鲁稍稍平静了些,但是脑海里还是依旧是那幕连绵不断的火铳射击所发出的火光、烟雾、弹丸所组成的弹幕。十多年前的那一幕,已经成为了他的梦魇。

    当日,在河静军工的试验场。

    最早提出制造佛朗机铳理念的水师陆营营官何朝文。早已经多年来的晦暗之气一扫而光,带着自己的队伍英气风发红光满面的列队整齐,等候着李守汉的到来。

    他的一营人马作为河静军工的试验部队,已经全数配备了佛朗机铳的原型枪。甲长以上的军官则是一色的双筒短火铳,同样是使用后膛装入子铳的形式发射弹丸。这让这群有进无退海上搏命的汉子们颇为兴奋赞同不止。

    须知,他们同死人,往往只是一个呼吸之间的距离。能够不再费力的装填弹丸,足以将自己的性命多了一个保险。

    何朝文将一个士兵肩头的火铳取过。摘下了火石,双手递给李守汉,“请主公过目!”

    乍看上去,这款枪托棕红色,还在微微散发着火药燃烧后味道的火铳同眼下南粤军大量列装的类似于棕贝斯的火铳样式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重量也相差不多。但是,当李守汉在何朝文的帮助下打开弹仓后盖时,却发现了别有洞天。

    原本准备采用的固定弹仓的设计,被大大的向前提升了一步。将用黄铜制造的子铳代替了原本打算固定在弹仓内的弹膛。

    在稍远处仔细打量这款新火铳的科普律鲁发现这支被李公爵爱不释手的在手中把玩的火铳,从风格上似乎和自家装备的鲁密铳颇有几分相似之处。如果再在枪托、枪身上有些精巧繁复的雕刻花纹的话。他几乎就要认定这款新铳便是鲁密铳的改进版了。

    但是,冯京是冯京,马凉是马凉。乍看上去确实很像,但是二者的区别却也是大得很!

    也不知道李守汉说了几句什么,何朝文便快步跑到一旁,口中不断的发布命令,他的部队便是迅速的按照建制分开,列成了四个小方队。

    “第一列,上前!准备射击!”

    让科普律鲁在多年后已经是奥斯曼帝国位高权重的摄政大人(这是意译,音译的话应该是大维齐尔。)。却也是经常午夜梦回时一身冷汗的一幕就此拉开了序幕。

    那百十名火铳兵显然是早已装填完毕,一声令下之后便对着空旷的场地上树立的草靶子扣动了扳机,虽然不曾有弹丸,但是仍旧是威势惊人。

    按照人们习惯的认识。打完一次之后,士兵们应该立姿对铳管进行清理,然后重新装填******和弹丸,虽然有主公李守汉这样的大人物在,不太可能允许他们装填弹丸,但是。装填******的环节还是要有的。

    “上前三步走!卧姿装填!射击!”

    何朝文自从研发出这款后装燧发枪之后,便和几个讲武堂的教官一道摸爬滚打,对于这款新枪在战场上应该如何使用,如何动作,不停的在操场上进行反复推演。

    同内地官军完全有将帅一个人说了算不同,那种皇帝在宫中画了阵图交给将领去排兵布阵,然后将领又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等理由加以拒绝不同。南粤军向来是将军令如山和军事民主结合的异常和谐。

    李守汉和参谋总部制定的作战方案,没有哪个将领胆敢进行反抗。但是,在具体的执行过程之中,却允许将领们有临机决断的权力。同样的,就算是普通一兵也可以充分发表自己的意见,所谓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这一套令科普律鲁眼花缭乱的战术动作,便是何朝文领着自己的部下们和讲武堂的教官们一道在操场上折腾了几个月才算是初具雏形。今天,他手下的这些人知道要在主公面前演示一番,自然个个都是憋足了劲。

    随着何朝文的口令声,兵士们从腰间的牛皮子药盒子里掏出黄澄澄的子铳,同方才没有装填弹丸的子铳相比,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玩意!被南粤军士兵城外窝头弹的尖圆形弹丸被一层黄蜡封在子铳当中。火铳手们手脚麻利的将空子铳取出,重新装填,扣动扳机,子铳里的弹丸被火药产生的巨大动力推向远处草靶子。带着强烈情绪的窝头弹们将炙热的怨气全数的发泄在了靶子上,将靶子上的稻草打得四处乱飞。很快便冒起浓烟燃烧起来。

    “继续射击!急速射!”

    也许是诚心要给科普律鲁这些外人一点颜色看看,何朝文又下了一个令人惊骇的命令。

    众人存心要在李守汉面前好生卖弄一下,将取子铳,开弹仓。退下空子铳,重新装子铳,关闭弹仓,瞄准射击整个环节做得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连绵不绝的枪声便在李守汉等人耳边爆豆般响起。

    看着不远处作为假想敌的那些密集的草靶子在连绵不绝的弹雨当中被打得东倒西歪,变成一个个燃烧的火把。科普律鲁和几个亲随不由自主的觉得一阵阵尿意频频袭来。他们都不是外行,对于奥斯曼帝**队的火铳和战术都是颇有些了解,不是那种只知道夸夸其谈的嘴炮。可是,越是内行,越知道其中的水深水浅。

    科普律鲁偷眼看了一下手中的那块镶嵌着金丝和宝石的怀表,从第一声卧姿射击的铳声响起,到最后一声为止,五发火铳打完,堪堪一分钟的时间!这个射速,足以令同样兵力装备着燧发铳的军队被打得崩溃!要知道前膛枪虽然也有一分钟三发急速射。而且速度最快的射手可以达到46秒。但是三枪打完后最少要休息一刻钟以上冷却枪管。这里却是成建制的火铳兵们集体的成绩,五发子铳,用时一分钟!

    “上刺刀!冲锋!”

    似乎是要语不惊人死不休。在已经让人尿意频仍的情况下,何朝文又下达了新的命令。刚刚站起身来的士兵们迅速从腰间取出铳刺,卡在铳管口上的螺栓位置上。

    在各自队官的带领之下,吼叫着向远处想象之中正在同样端着刺刀挥动着长枪大戟扑来的敌军猛扑过去。

    但是,刚刚冲出了不过数十步,却又在哨官的口令下全数卧倒在地,继续刚才的那一幕。更近的距离,更强的威力。刚才侥幸在弹雨洗礼过程之中幸存下来的草靶子,这一次全数被点燃!

    面对此情此景,科普律鲁不管是惊讶的掉下巴,还是吓得摔倒在地。都算是正常反应。不过,他老人家却一不小心走神了。他好像沿着起点常见奇怪路线,穿越到了当年的查尔迪兰。当年在这个地方,奥斯曼帝国凭借炮兵和滑膛枪,击败了萨菲王朝神一样的国王沙赫伊斯迈尔一世,这是一个用了十年左右时间就让波斯复国。并且东征西讨,奠定了什叶派半壁江山的人物。透过历史的风云,科普律鲁似乎看见了他惊愕无助的眼神,似乎看见了他凄凉下令撤退的一幕。然后,他又似乎看见他站在了沙赫伊斯迈尔的位置,而对面是南粤军,然后他们缓步冲了上来。。。

    不不不,这绝对是幻觉,科普律鲁连忙终止了思维的穿越,努力让自己面对现实。对,首先,公爵殿下是我们奥斯曼帝国的好朋友,人家把囚笼政策铁壁合围政权下乡的绝技都倾囊相授。今天既然能够让我看到如此利器,就说明公爵殿下没有对我们有防备之心。其次,这东西没有大规模的应用于战争而只是试验,说明要么产量不高,要么价格昂贵。第三,公爵殿下的军队有了,我的军队只要给足了价钱也可以有,奥斯曼帝国的军队也可以有,只要我给国公足够的利益,还怕没有此等利器?

    想明白了这点,科普律鲁露出老狐狸常见的笑容,他对李守汉说“昔日我国有人进献火器,自吹能瞬息五发,想让我出黄金万金购买,我认为是吹牛,还把那人赶走。没想到今日在上国,居然亲见此等神器。可惜那人已不知所踪,只能空留遗憾了。”李守汉差点想啐这个老家伙一脸,我呸,你忽悠谁呢?这种步枪如果按照历史走向的话,起码也是百年之后的产物,还你家奇人异士?虽然说这世界上吹牛的多了,比如希腊无裤的文明中心,中世纪收获比种子略多的强盛农业帝国,但是也不能看着六个管的喷子就叫加特林吧?

    不过李守汉转念一想,这货没事瞎吹。看来是很想弄点,要说科技是好东西,但是也是要花钱的,所谓各种新机。其实就是坑土豪回本。你既然都伸了脖子,可就别怪我来一刀了。

    于是,李守汉微微一笑说“没想到奥斯曼也有此等奇人,贵国果然是藏龙卧虎。不过他那万金的要价未免有点贵,我这种火铳虽然价格不菲。不过也就四十两黄金一支。”

    李守汉这样的表现,顿时让一旁随行的冯默峰几乎将舌头咬断了!他心中暗自惊叫道“主公,刚才咱已经跟您老人家禀明过了这款新铳的造价,因为前期的各种费用都要摊在里面,所以每只铳大抵是折合银子需要材料人工费十七元八百文(十七两四钱)。而且,何朝文所部装备的又都是原型枪,未曾经过优化,自然价格不菲。但是您老却在那来了个狮子大张口,一下子便要四十两金子?要知道,咱们的这款火铳如果是经过优化大批量的话。成本会大大降低,再贵也不会超过十个银元!”

    南粤军所装备的在天启年间便定型大量生产的火铳,拜南中的煤铁联合生产,球墨铸铁和流水线生产方式所赐,其造价早已降到了一个银元的水平。这个造价,几乎和历史上的英夷大量装备制造的棕贝斯持平。(一支标准的短款棕贝斯厂价为2镑4先令,印度款的价格只有短款的一半。考虑到英夷的**问题,估计短款棕贝斯的造价应该只有1镑多一点左右的样子,印度款估计连10先令都不要。要知道,几乎同一时代的清廷造办处所制造的赞巴拉火铳。也就是所谓的额“殿造”其工料饭食银也就是造价也不过是一两三钱六分六厘银子!)

    四十枚南中金币?科普律鲁差点想直接过来说这些火铳我全要了。不过立刻一个念头便是如同闪电一般划过科普律鲁的脑海“赛里斯人也是大大滴狡猾,这肯定是漫天要价。”于是,未来的奥斯曼帝国摄政大人科普律鲁同学就陷入了纠结,到底是厚着脸皮讨价还价。还是接受公爵殿下的漫天要价,要是公爵殿下一生气不卖怎么办?这问题便和哈姆雷特那句生存还是毁灭一样,几乎是永恒的经典。

    最终,对金钱的肉疼战胜了面子,科普律鲁苦笑着说“公爵殿下,您天纵英明。想来也是知道的,敝国奥斯曼土地贫瘠,一向是一个比较穷的国家,国土面积也不大,首都人口也少,税赋更少,各地还经常造反。因此,四十枚金币的价格似乎有点贵。您看这样如何,以后便是一支二百银元。不过现在这些火铳小臣倒是打算买一些回去给亲兵用,这样,小臣便出一支五百银元,算是对工匠辛劳的奖赏,殿下您看如何?”

    李守汉爽朗的一笑拍着他的肩膀道“老科你太客气了,你们奥斯曼国土辽阔,又在航线与通道上,向来是繁荣富庶府库充足。你就不要跟我哭穷了,这样吧,我也不难为你,一支三百银元,现在这些打造不易,给你一个折扣,八百银元。你我是朋友,说多了,就见外了。”

    听了李守汉这番话,科普律鲁差点哭出来,别价啊,我要是不见外,这钱谁出?所以科普律鲁充分发扬菜市场霸主的风范,拼命跟李守汉讨价还价,最终,双方商定,以后长期供货每支二百五十块银元一支,现在这些原型枪以八百银元一支的价格卖给科普律鲁二百支给他的卫队使用。

    不过科普律鲁提出了一个额外的要求,交货要一次大量交货,并且要保密,一共预定五千只,要求南中争取在两年内交付使用,并且要负责训练。再三再四的要求,除了科普律鲁的使者拿着他的信物和与李守汉两人约定好的暗号之外,便是苏丹陛下亲临,也要矢口否认这笔交易的存在!

    对此李守汉倒是没有意见,只是有点奇怪,几番询问科普律鲁也是避而不谈,也就只好作罢。直到几年后,奥斯曼帝国与萨菲帝国重新爆发战争,科普律鲁指挥着巴尔干山区山民和从倭国雇佣兵所组成的四万军队,用五千新式火枪大破萨菲帝国的二十五万兵马,李守汉才恍然大悟。然后鉴于副本难度发生了变化。又以一支四十两金子的价格,卖给萨菲帝国两千支。

    同科普律鲁等人的恐惧之中带着几分庆幸,两条腿不停的打着哆嗦的看着眼前远处那条不停的喷吐着火光和白烟的线列,暗自在心中庆幸自己是这支军队的盟友不同。殷雷和商锋几个殷商后裔。面对着何朝文指挥的强大火力时,则是满眼都是激动的泪花。

    同科普律鲁市侩味道十足的心态不同,殷雷商锋感到的是巨大的幸福感和失落感并存的心态。俗话说的好,富贵不回乡,如锦衣夜行。那么反过来理解。要是混的不咋地,那就绝对不想回乡。现在两个人也算是回乡了,结果一看远房亲戚都是高富帅,自己是矮穷丑,顿时各种不是滋味。虽然说远房亲戚没说怠慢自己,可心中的失落还是难以释怀。

    不过好歹两个人也是部落中的豪杰,眼下又都是南粤军正式任命的官员,自然见识与众不同。很快就放下了心中的失落,既然远房亲戚不嫌弃咱们,咱们就得趁这个机会好好干才对。不能像有些没脸没皮的人一样。自己日子过得好点的时候各种在兄弟们面前炫耀,拿着淘汰的电子表塑料花涤卡布到处招摇撞骗,结果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当年瞧不起的所谓乡下表亲转眼之间都成了土豪,心里那个失落啊!立刻就换了一副嘴脸,亲戚到他家里来玩,来买东西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结果亲戚渐渐的不上门了,又跑到家长面前去闹,到处去嚷嚷,说这些亲戚不尊重他。不把他当一家人等等。甚至家里的一些不成器的崽子勾结着外人叫嚣着要分家单过。

    于是,商锋和殷雷商量了一下,便想要找国公爷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先打个商量。先购买一些刀枪火铳,不一定要这种,哪怕是给各处移民配备的火绳枪也行。

    那李守汉也是一双眼睛锐利得很,虽然听不明白这两个从扶桑故地来的新任千户商量的是什么,但是,从他们的神态。表情、动作,和两双眼睛紧紧的盯住何朝文部下手中的火铳不放,便也是猜出了几分。

    当下便将期期艾艾不好意思开口的两个人唤到面前,笑着问道“本来是两条好汉,在战场上斩将夺旗锐不可当,如何今日做起儿女态来?这是何故?”既然主公开了口,商锋和殷雷两个便没了什么顾忌,当下便将内心想法和盘托出。“现在东南一带依然是西班牙人横行,大商东征南路军的军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迫切需要解救。特别是回来之前听从南方渡海回来的亲戚说,好像南路军有一支玛雅人,抗击西班牙人数十年,现在困守几个堡垒,孤立无援。所以我们希望带着家乡的武器回去,用这些武器带着乡亲们南下狠揍西班牙人。”

    对于殷雷和商锋这些远房亲戚的要求,李守汉当然没理由拒绝,当即便反问一句“打算要多少?”如今南中各地的煤铁联合生产制造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南中各道、府、州、县下辖的村寨当中,已经基本上普及了铁制农具。便是台湾这些汉人和土人杂处的新开辟地区也逐渐将铁制农具推广开来。眼下,更有大批的铁器被打包装箱,塞进船舱之中,随着往倭国、往十州等处,再多些往扶桑去的,也不是什么难处。要知道,眼下仅仅河静军工本场一处,一年下来便是可以生产数万支火铳。如果日后佛山地区的铁业恢复到了当年水平的六成左右的话,那么南粤军的钢铁生产加工能力和军工能力还要翻一番。

    也就是因为有这样的生产能力做基础,李守汉的底气才显得一直都很足。可是,如果没有雄厚发达的农业生产能力,无法提供足够的粮食肉类给这些非农业人口,只怕也是空中楼阁。

    但是,商锋和殷雷两个质朴的印第安汉子却不知道这点,他们只看到了自己一回到老家之后,主公不但给自己封了大官,更是将随行归来的一百多人全数配发了棉甲、头盔,手中握着丧门枪,腰间挂着绝户刀。便是脚下,都是蹬着和南粤军一样的用牛皮牛筋缝制的战靴,也当真不知道老家的人是如何制作的,硬是能够将牛筋缝制到靴子底里。这一套装备,可是足以让殷雷等人回到家中向族人好生的炫耀一番。不要说是肖肖尼人,便是西班牙人也不可能百十人全数都有这样的甲胄刀枪。可是,如今再开口向主公提出来索要刀枪甲胄,这如何能够让这两个汉子开口?

    “若非大海阻隔路途遥远兵马难行,本王当亲统大军征讨西班牙逆夷。不过既然现在无法去,所以这征讨逆夷的事情就暂时托付你们了。些许刀枪甲胄又算得了什么?!不过现在西班牙人依然兵强马壮,当小心从事。回去之后凡事要多向许总督请示,多和若水道长商量。待你们准备充足之后,应当先联络南路军的子民,做足争取工作,孤立西班牙人,最后再集中兵力讨伐。”

    李守汉很是大方的命冯默峰取来两支新火铳,赏赐给殷雷、商锋二人。散发着油脂味道的火铳,在阳光下闪耀着可爱的青光,刚才已经看到了这火铳威力的殷雷商锋二人,顿时乐得像两个刚刚得到了心仪已久玩具的小孩子一样,紧紧的抱住不撒手,就连何朝文打算教他们如何操作使用这款新铳,他们都颇为不情愿,唯恐将他们的新宝贝拐骗走了。

    “这火铳便是本王赏给你们的。一来可以打些野牛野兽,二来也可以打打西班牙白皮猪。相助咱们华夏一脉的兄弟出苦海!”

    李守汉已经打定了主意,让许还山带人赴任时,船队里能带多少甲胄兵器便带多少,各种各样的生产工具也是一股脑的塞进去!他不相信,那些皮萨罗的继承者,能够在自己的工业产品碾压之下支撑几个回合?

    “主公,您不对!”殷雷用生硬的汉话回应着李守汉。

    “先打西班牙白皮猪,再打野牛野兽!”(。)

    ps  忙了两天,总算是能够恢复了。那啥,有票的打发几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