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八十八章 耍流氓谁不会?!
    自从土木之变后,文官集团就将大明原本由文官、武将、勋贵三股力量所组成的稳定权力结构破坏的干净利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在土木堡损失惨重的武将和勋贵集团彻底的被打压下去,文官一家独大。便是七品的文官也敢堂而皇之的接受二品总兵的跪拜之礼,更有七品文官斩杀总兵的事情发生。

    到了后期,更是出现了奇怪的令人发指的现象,顾宪成在职时不过是个郎中,回乡之后办了书院成为东林的开山祖师爷岛能够左右朝局了。虽然中间有出现过万历、魏忠贤这样的人物,能够勉强扳回一局半局,将大比分落后的局面稍稍改观一下,但是一个人如何跟一群人对耗?过不了多久,就又是众正盈朝的局面了!

    很不幸的是,如今在文官们眼里,特别是正人君子成群结队的东林党当中,胆敢向朝廷索要七千万元巨额军饷的李守汉,恰恰好是集多重角色于一身,武人出身的带兵将领,又是眼下炙手可热的朝廷勋贵,爵位那是自从靖难之役之后从未有过的国公衔。最可恨的是,此人的所作所为,摒弃了圣人之道而不用,却与魏阉魏忠贤等人如出一辙,各种与民争利的行为手段层出不穷。每次入京,都与太监们打得火热。但有太监往他治下传旨、办事,无不是予以厚赠。几时见他给过科甲正途出身的读书人一文钱一粒米了?!

    打击政敌为第一要务,打不了你也要给你添点恶心。这是文官清流们故老相传的传统招数。哪怕为了打击政敌而致国家民族于不顾,也要将政敌打压下去!反正不管是谁当皇帝,国号换成了什么,他们都还继续是读书做官之人。

    李守汉这个姓李的,和同样被封过宁远伯的李成梁,以及另外一个姓李的肃毅伯,都是文官清流们眼中钉肉中刺。

    这三位姓李的爵爷,在清流们眼中都是属于乱臣贼子一级的人物。具有同样的属性以军功起家,拥兵自重。虽然不在朝廷中枢,但是对政局却是有着巨大的影响。

    为了拔掉前任宁远伯李成梁这个尾大不掉即将变成藩镇的钉子,文官们祭起了要求废除军户制度的大旗。

    当年李成梁在大城市铁岭,过得也算是颇为优哉游哉。可是文官跑到辽东见识过李成梁幸福生活后。弹劾他的奏章便如同雪片一般,颇有千夫所指无疾而终的意思。

    之所以废李成梁就要废军户制,是因为军户制完全是武人说了算,管理上文官插不上嘴。军田都是武官管理,文官不但无法收税。连军田归谁都插不上话。

    武官一个个都会收录大批的家丁、义子,这都是军中最能打的哥们,然后像分封贵族骑士一样,把好田都分给这批人。这批人回头也会各自收自己麾下能打的家丁、义子,把自己名下的军田分给他们。一层层分封下来,那些最没尿性的主儿只能在军户制体系的最底层,如同农奴一般种粮食上供给那些能打的。

    这套制度不但选出了能征惯战的勇士,更自给自足,不用朝廷贴钱管饭。各级家丁义子们再依托朝鲜山东作点小买卖,日子过的滋润无比。据弹劾的文官奏章上的说法,李成梁府上奢华的堪比皇族。

    而募兵制,则是把军田一律改为民田,不但文官可以抽税,把田分给谁来耕种,也全是文官说了算。原来耕种军田的军户一律改为民户,免除从军的义务。然后文官再依靠收上来的税负从中募兵,参军就不用种地了,文官管饭。这样原来军户制下军政一把抓的武官就成了文官的小跟班了,不但不能参与政务。连自己能否吃上饭,都要看文官的脸色。这就彻底的消除了朝廷藩镇尾大不掉的风险。

    而且按照文官们的算法,辽东还是原来那片土地,还是原来那批人。既然原来在那些土鳖武官的管理下就可以让这批人耕种这片土地可以管饱,还能供养出一支能打的强军,如今换成熟读圣贤书英明神武霸气侧漏的文官来管理,结果只会更辉煌灿烂。万历、天启、崇祯三代帝王也都相信了文官们的这个判断,这才开始了前后长达几十年的作死改制之旅。遗憾的是,历史证明他们算错了账了

    到了关宁军时代呢?每年光是给这些大兵吃喝拉撒。什么都不干,一年就六百万两。袁崇焕任上用各种手段减免,计划减到每年四百八十万两,但一直到丫托付不效死翘翘,这个目标也没有完成。那这计划中的四百八十万两就是崇祯年间关宁军的所有支出了吗?显然不是,这只是把关宁军当猪养的吃饭费用而已。让他们学会怎么打仗,需要另外的费用,这即后来的"练饷"。然后更新武备需要朝廷另外花钱,修筑堡垒需要朝廷另外花钱,打起仗来像万历年间的战功赏赐和伤亡抚恤需要朝廷另外花钱到了后来,甚至部队行军,都要给所谓的"开拔费",不然大兵走不动路。这开拔费细说起来,倒也不是关宁军们矫情,是袁崇焕们减免他们的饭钱,再加上各种欠饷,平时饭都吃不饱,一个个都营养不良,如果部队行军前不发笔钱让他们吃点好的,确实是走不动路。

    而对付另外一个姓李的肃毅伯,父子两代人都是朝中清流领袖的常熟相国,同样要在肃毅伯的命根上动刀子!一来为国锄奸,拔掉这个在皇帝学生眼中跟着太后跑的钉子,拔掉在满蒙亲贵眼中属于汉人带兵将领的钉子,拔掉在清流士人眼中不守祖制不按照圣人之道办事玩什么洋务的钉子。二来,也可以振肃朝纲以正人心士气。三来嘛,也顺便报一下这个李二狗子当初弹劾他哥哥的仇。

    于是,李二先生便是倒足了大霉。常熟相国执掌户部,管着朝廷的钱袋子。你要给水师订购炮船,没钱!你要给水师订购些炮弹,没钱!东邻新近崛起的日本不断的挑衅,这位清流领袖又是第一个跳出来的主战派。要求李二先生所部务必要出海同倭奴决战,不出海作战,你就是贪生怕死之徒。你丫就是大姑娘养得!

    在朝中几派势力的通力合作之下,一场原本应该是决定国家民族命运的国与国之间的战事,变成了李二先生一个人的战争。最后的结果,想来大家都知道了。原本还有点纸老虎扮相的假面具被彻底撕碎,便是再有本事的裱糊匠也糊不起来了。

    这还不算完,一手在幕后操作,把事情搞砸了的这位清流领袖,又鼓动自己的皇帝学生令李二先生到日本去同倭奴议和。然后继续在京城之中摇动笔杆子,几尽造谣惑众之能力。什么李二先生的儿子已经是倭王的女婿,李二先生有大笔存款在倭人所开的银行之中等等。

    战前不肯为水师这头吞金兽添置船炮,储备弹药,声言要节省开支。这点倒是和著名航空救国人士宋三小姐颇为一致,将准备用来购买飞机的经费存在英美银行当中吃利息,等到日军的飞机把仅有的几架飞机打掉之后,就只能用中**民的血肉之躯去消耗鬼子的航空汽油和炸弹了。不过,鬼子倒也一视同仁,不因为她为皇军立过这样的大功而网开一面。照样把炸弹丢进她们夫妻的官邸之中。

    这位常熟相国也是如此,平日里不给海军军费,到了签订条约之后,筹措巨额赔款倒是有钱了。也不知道后来的鬼子杀到他老家常熟之后有没有去他坟前祭奠一下,感谢他对皇军所作出的贡献,然后去慰安一下他家后人当中的女性?

    对于常熟相国这样的嘴炮无敌之人,他的皇帝学生的名义爸爸,大清文宗皇帝曾经在另一个平日里喜欢指责别人,事情到了自己头上却是原形毕露的大臣何桂清的奏折上亲笔批示“平时侈谈彼短,一旦决裂。不知认罪,犹以书生自居,可叹可恨,殊有愧书生二字。”

    顺带说一句。这个何桂清托高阳先生的巨著《胡雪岩》的福,知名度也是在晚清督抚当中比较高的。

    对待李守汉,文官清流们也是打算如此这般一番。管他什么西面的李自成东面的多尔衮!先把这个不重读书人,不守圣人之道的家伙干掉才是第一要务!大不了等李自成登基之后咱们重新伺候新君便是!

    你李守汉不是要求为了筹集军饷要把几个海关的管理权暂时交给你吗?!好吧!朝廷很大方的一次性给了你七千万银元的崇祯宝钞,这可是十足的南中银元哦!至于说花的出去花不出去,就不是咱们考虑的事情了。但是。左良玉所部兵马的吃喝拉撒睡,可都交给你了。

    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不等别人说话,胡元泰第一个跳起来,挥动双臂脸色通红“主公!朝中出了奸臣,蒙蔽皇上!咱们南粤军不能这样坐视不管,请主公即刻下令,大军北上,咱们清君侧,灭流寇,诛逆党,平辽贼!”

    “清君侧,灭流寇,诛逆党,平辽贼!”

    “清君侧,灭流寇,诛逆党,平辽贼!”

    不得不说,胡氏家族的基因确实是在某些方面有些特殊之处,当别人还没有发现症结所在的时候,胡元泰就已经做了总结,并且连宣传口号都拿了出来。当下便是一片声浪随着响起,几乎将房顶上的瓦片都震掉了几块。

    冷眼在一旁看了一会,一直都把扶李守汉登上皇帝宝座作为此生奋斗目标的李家兄弟心中狂喜,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啊!不管李守汉自己怎么想,眼下南粤军内部的意见被这群猪队友给空前统一了。用七十张擦屁股都嫌弃硬的废纸就要让南粤军去卖命,从他们手中夺走大批的粮草财货,呸!做你的春秋大梦去!

    李沛霖心中暗自笑得前仰后合,谁说咱们这位主公不懂得权谋之道?只不过他一直都是玩阳谋而已。方才的举动就是先给在场的这些在南中各地各行各业的翘楚们画了一个肥美可口的大饼,然后告诉他们,做这个大饼的肉菜面粉,都被隔壁老王给弄走了。不但饼吃不成,你们还得过去到她家给他做饭打扫房间。这如何不让人恼火?!

    等到室内的声浪渐渐平息,口号声却被在室外宿卫的亲兵近卫们传播开去,如同池塘里被丢进一块石头一样,声浪便一波一波的在河静城内不断的向外扩散。始作俑者胡元泰的爷爷老狐狸胡礼成看到孙子的作为,不由得捻着几个胡子微微点头,孺子可教也!此举一出。我胡家便是拥立从龙有功之人!不过,光凭这一点,还似乎有些不够。

    胡礼成等人们的情绪稍稍的平息一些,扶着拐杖颤巍巍的站起来“我南粤军能够从当年河静的而一个千户所一步步走到了今日的局面。那是小老儿当年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那是咱们主公领着大伙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小老儿也没别的说的。我胡家的全部家当,便交给主公,用来做北上的军饷!不管是清君侧除逆党,还是灭流寇平辽贼,只要是用得上。我胡氏一门便追随主公的大旗,唯马首是瞻!”

    在老狐狸的带领下,所谓的十三家族代表、家主们纷纷站起来表示,只要主公需要,他们愿意倾家荡产支援主公的北上大计。一边信誓旦旦的表着忠心,一边在心中暗自骂着老狐狸“你个老不死的,真他娘的不要脸,你们爷俩把老子的话全抢着说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本王多谢各位的一片好意。为大明江山计,为天下苍生计。便是朝廷再有百般的不是,咱们做臣子的也是要多多的体谅。”李守汉摆出来了一副忠义臣子的架势,拿出了朝廷虐我千百遍,我待朝廷如初恋的劲头很是做了一番功夫。

    表达了自己要做大明朝的忠臣意愿之后,李守汉转过头来问执掌钱粮事务的户司主事安天虹,“今年应该给朝廷给皇上的代收关税、内廷供奉可曾准备好了?”

    “回主公的话,数目已经核对完毕,正准备呈文报主公审批。”

    “不必了,我现在就批。”李守汉从面前的锦盒当中抓起一把面额为一百万南中银元的崇祯宝钞,放在安天虹面前。“命人给朝廷送过去。这是今年的代收关税和内廷供奉。请他们收好。”

    “还有。替本王拟一道公文给宁南侯左良玉。告诉他,既然朝廷明发诏旨令他所部受本王节制,那本王便当仁不让。他全军上下集结于九江附近,本王将派员点验。点验之后按照朝廷编制饷制给他发军饷。发粮草。若是不听军令不服点验,甚至是鼓噪闹事,本王将请出天子剑,行平叛之权。”

    这话便是打在朝中文官们的脸上狠狠一记耳光!你们不是让我节制左良玉吗?还要供应他的粮草军饷吗?好!做此官行此礼,我既然是节制左良玉,那就有权力对他的部队进行点验。明确了兵员之后才好按照朝廷制度给他发军饷。而且在公文当中也是明确的告诉了左良玉,你要是不服气不听招呼的话,老朱家可是给了老子上方宝剑的。我就可以用平叛的名义来剿灭你的部队!不服就尽管来试试!

    见李守汉的报复来得如此快,不由得在场众人个个都是扬眉吐气。安天虹更是在火上浇了一桶汽油“主公,既然令我军负责左良玉所部的军饷,那,这些是不是可以用在左良玉部队身上?”他手指捻动着几张崇祯宝钞发出轻微的脆响。

    “说的不错!既然有节制之权,朝廷又发了军饷给本王,那本王就应该如数全额发给左良玉!”李守汉脸上浮现出一抹狞笑“命人给左良玉下一道命令。军饷本王全额发给他,二百万元够不够?不够的话再加一百万元。但是,若是让本王知晓他部下有违反军纪的事情,本王照样执行军法!”

    “这道命令抄送朝廷兵部备案。同时,令在赣南的军队迅速开往赣北,监视左良玉所部人马。与安庆驻军配合,若是左良玉部下有什么偷鸡摸狗的举动,就地解决!”

    既然朝廷耍流氓在前,就不要抱怨李守汉跟着耍流氓了。刚刚接手了赣南,他又把眼睛盯住了赣北。命令在赣南刚刚组建完成的第十六镇迅速北上,沿途强行接管各个州县城池。老子也是大明朝的经制军队,那个州县府道城池敢不让老子进城。立刻视为抗拒朝廷,攻城便是!

    反正劫掠州县屠戮良民的事,各地军头们都没少干,也没见到朝廷的惩处让他们少了一根汗毛。

    李守汉想起了当年听过的胡子元帅在武汉国民政府麾下的一段往事。他刚刚从河南前线归来时,被当权者百般刁难,一边捏着鼻子给了他一个二十军军长的名义和番号,另一边却扣着他的军饷不给。士兵闹饷闹事,搞得胡子很是恼火。于是,他便想出了一个更狠更绝的法子“士兵闹饷,我着急,那么,我来闹饷,看你们急不急!”

    他找来一条轮船,装上部队,在长江当中朝着天空狠狠的放了一阵,大大的制造了一下混乱。很快,武汉国民政府就将欠他的军饷如数补齐。李守汉今天就打算照抄一下他的手段了,看看靠着这两把菜刀砍出名望的哥老会红旗老幺招数好不好用!

    “主公,占据了江西各处州府之后该如何办理,是原样不动,还是?”

    “十六镇在前面开路,后面的工作队跟上。如果有人胆敢抗拒本王制度的推行,正好可以让十六镇这样的新编成部队练一练兵,见见血。”

    这样一来,十六镇肩上的任务骤然加重了。正面要监视左良玉,随时准备和兄弟部队配合南北两路水陆并进的将左军消灭掉,背后还要和江西的士绅们做好掰腕子的准备,随时准备各处地方武装宗族武装团练之类的发起的叛乱。

    可是,李守汉所谋的不仅仅是江西一处。

    “赣南编成的十四镇,闽北编成的第八混成旅。进浙江!和杭州湾等处的水师配合,控制浙江全省!如果人马不够,再从广东调两个警备旅给浙江!”

    浙江也算是人文荟萃之地,历来就是东林的大本营和钱袋子。同时,这里出产的生丝、绸锻、茶叶等物,也是李守汉一直念念不忘的。有这样的机会,为什么不一并拿到手?江西的茶叶、瓷器,同样是令人眼红得很。除了这些,更是人烟稠密的所在,大批的客家人相比较而言,更愿意走出大山去打天下。这就给早就对李守汉所颁布的各项劳工法条颇有微词的人们制造了机会。劳动力多了,选择的余地就大了么!

    东线的江西、浙江,便在胡礼成们兴奋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的情形之下,无声无息的被李守汉划入了要控制的地域名单当中。

    西线的云南,也未能逃脱厄运。

    “给在广西的李华宝发一道命令,告诉他,就说他老子想吃宣威火腿、乳扇和过桥米线了。让他把云南给本王拿到手里。云南府的沐天波要是有什么动作,就把他给我请到广州来,本王和他聊聊天就是!”

    听到要拿云南开刀,胡礼成可是最兴奋的。他家的马帮走遍南中各地,便是乌斯藏也有涉足。附近的云南、广西、广东更是常来常往。一旦拿下了云南,别的不说,困扰主公多时的马匹稀缺的难题便可以缓解一二,那些川马、滇马、乌斯藏的马匹,会源源不断涌入。而他家的马帮,自然也可以将商路拓展的更远一些,把南中所出产的各类商品卖得更远,那些云南各地出产的茶叶,会被返程的马帮带回,包装一番之后卖给那些佛郎机人,卖给蒙古人。(。)

    ps  那啥,马上就月底了,看看还有富余的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