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九十章 九州离乱李继朱?(二)
    “光山伯刘体纯、太平伯吴汝义、巫山伯马世耀、武阳伯****、平南伯刘忠、文水伯陈永福、桃源伯白广恩、确山伯王良智、京山伯陈荩、霍山伯罗虎,鄢陵伯刘;子三十人,宁陵子田虎等;男五十五人,临朐男高一功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份册封爵位的名单里,有许多崇祯和在场文武官员们熟悉的名字。其中,除了像刘体纯、****、罗虎、高一功这些闯营老人之外,更有不少前明军将领、官员的名字,比如文水伯陈永福、桃源伯白广恩、确山伯王良智等人,陈永福是守卫开封的河南总兵,白广恩也是陕西军中的总兵,至于说被封为确山伯的王良智,干脆就是在西安投降的明将王根子。

    耳中听着昔日的流贼李自成明发天下的檄文,崇祯皇帝坐在宝座上,放眼看去,下面一片芒丝罗绢的朝服,红色的,蓝色的服色,仙鹤的补子,孔雀的补子,獬豸补子,镶玉腰带,犀角腰带,满满的衣冠禽兽。

    此时身着衣冠禽兽朝服的大臣小臣们,却是鸦雀无声。崇祯帝面无表情地看着,往日里,若是有这种朝会的事情,少不得官员们会大打口水战,各种没有营养的东西满天飞,然而除了相互攻击,却没有一人可以拿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案。

    “陈永福倒也罢了,死守到了开封城破之时,无奈之下投降,倒也是有情可原。可是,白广恩那厮!”听得耳中一个个前明军将领此时都成了大顺新贵,崇祯不由得脑袋仿佛针扎一样的疼痛,眼前不由得阵阵发黑。

    “白广恩,白广恩!”崇祯在心中不住的重复着这个名字,“汝原本为流贼混天猴部下头目,归顺朝廷后朕念你剿贼有功,多方不吝官职,想不到你却如此忘恩负义!”

    孙传庭兵败之后,崇祯一面令锦衣卫将孙传庭锁拿进京问罪。一边调整部署,唯恐李自成趁机渡过黄河直取山西,威胁京师。“复谕兵部令晋、豫、保、东四抚,各整兵马。亲驻河干,协力堵御,不许一贼窥渡”。又下令升白广恩为援剿总兵官,挂荡寇将军印,拨给兵员三万。令其统领陕西兵马。

    但是,这道圣旨刚刚发出,却又有陕西方面的消息传来,白广恩、牛成虎等人尽数归降了李自成。只有高杰所部人马逃到了山西,苟延残喘。此时退据潼关的官军残部虽然名义上尚有兵员四万,不过已是惊弓之鸟,士气低落,粮草缺乏,器械火炮损失殆尽,没有多大的战斗力了。

    就在官军喘息未定之时。李自成在火并了罗汝才和贺一龙之后,取得了整个农民军的最大权力,开始了歼灭孙传庭余部进兵陕西的战役。按照李自成的部署,令李岩、率领田见秀、李侔、宋献策、牛金星等人留守洛阳,统管后方诸事。他自己同刘宗敏等统率义军主力,由洛阳西攻潼关,然后向西安挺进;同时派袁宗第、白鸣鹤、刘体纯、蓝应诚带领右营十万兵马作为偏师,从河南邓县地区出发,取道陕西商洛地区,同主力会师西安。

    结果。在农民军的强大攻势下,原本就士无斗志的残兵败将们更是士无斗志,让号称固若金汤的潼关天险变成了豆腐渣!外围的几处要点望风而溃,农民军的军旗直薄潼关城下!

    原本在潼关城外扎营列阵等候迎敌的明军。面对着这样的情势哪个有心思作战?想的都是居住在关城内的妻儿老小!炮声一响,士卒们争先恐后地逃进关城,“保妻孥夺门出”,有的士兵急于入城,用刀劈开南水关栅栏。义军尾随而进,趁势占领潼关。孙传庭的监军副使乔元柱在混乱中被杀。

    潼关一破,通往西安的门户就打开了。李自成留马世耀镇守潼关,统兵继续前进。义军到达渭南时,明朝知县杨暄“籍子弟乘城固守”,本县举人王命诰却开门迎接义军入城。十月初十日,李过所部前锋攻克临潼县。次日到达西安城下。由于陕西官军的精锐已被歼灭,西安城中的守御力量十分薄弱,地方官员留下途经西安的五千名四川兵协助防守。

    这时天气已经比较寒冷,川兵没有御寒的衣物。官僚们劝秦王朱存枢拿出点银钱给士兵置棉衣,借以鼓起士气。不过,老朱家血液里的劣根性在这个关键时刻再次爆发了,为这五千川兵添置御寒衣物的要求遭到秦王朱存枢的拒绝,守城副将王根子大为不满,决定投降义军。他写好约降信射到城下,大开东门迎接义军进城。十月十一日,李自成义军占领了古都西安。秦王朱存枢被活捉,陕西巡抚冯师孔、按察使黄炯被杀,布政使陆之祺等投降。义军立即着手安民,“下令不得妄杀一人,误者将吏偿其命”。迅速稳定了西安的局势。

    由袁宗第等人统率的义军右营,从河南南阳地区出发后,于十月十二日进抵陕西商州,十五日攻克该城,处死驱民顽抗的明朝商洛道黄世清。十七日,占领洛南县。胜利地同李自成所统主力会师于西安。

    李自成亲率由李过所部后营和刘芳亮所部左营组成的大军,向北追击明军残部,攻取榆林等处城池,夺取陕北;高一功率部南下汉中,追击明总兵高汝利部,打通南下四川的孔道;刘宗敏、贺锦、袁宗第等西向追击,攻取宁夏、甘肃、西宁等地。

    李自成、李过和刘芳亮所统大军于十一月到达延安。陕北地区除了原有的驻军外,竟然还有在孙传庭兵败之后从山西逃到陕北来打算在这一带招募兵马补充兵员实力的明军总兵高杰所部。

    正所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听闻当年反水恶贼手上沾满了兄弟们鲜血的叛贼高杰就在眼前,农民军各部将领又岂能放过他?除了明面上的公愤之外,更有私下里的一点不能为外人说的缘由,那就是当年高杰拐带走了李自成的小妾邢氏,给李闯王头上加上了环保标识,这夺妻之恨可是不亚于杀父之仇了。

    高杰也是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十分清楚,知道当初归顺明军之后对旧日伙伴下手太狠,他自己盘算,李自成可以接受白广恩等人投降,可以招揽陈永福父子归顺。但是他高杰如果落到义军手里就绝对没有活路,所以在李过等部占领延安时,他即乘黄河结冰的机会再次逃入山西。踏冰过河之后一路狂奔,出山西。入京畿一直逃到了北直隶。与李华宇的部队毗邻而居,这才惊魂稍定。

    十一月,贺锦领兵向甘肃进发,一举攻克安定,金县开门迎降。兵锋直抵兰州。明朝甘肃总兵马爌、副将欧阳衮等人见形势危急,劝肃王朱识钅宏西奔甘州(今张掖),征兵固守。朱识钅宏驽马恋栈,没有采纳这个意见。马爌等人便自行逃往甘州。十一月二十一日,贺锦所部义军到达兰州,“兰州人开城迎贼”。肃王朱识钅宏仓皇逃出城外,被明朝卸任总兵杨麒派人擒获,当作自己投诚义军的见面礼。贺锦厌恶他卖主以牟取富贵,既不忠于明王朝,也不是真心投顺起义军。因此,他不仅处死了肃王,也把杨麒父子斩首。

    贺锦留下党守素镇守兰州,自己统兵继续西进。明凉州(今甘肃武威)、庄浪二卫先后投降,义军进迫甘州。甘肃巡抚林日瑞、总兵马爌等人组织顽抗。十二月,义军踏冰过河,直抵城下。当时大雪纷飞,积雪深盈丈,被驱迫上城防守的官军士卒手脚皲裂,甚至冻掉手指。都有怨言。义军战士却意气风发,利用积雪堆作登城的阶梯,积极准备攻城。十二月二十七日,“守者引贼上”。义军胜利地夺取了甘州城。林日瑞、马爌等都被处死。占领甘州之后,肃州(今甘肃酒泉)等地也不战而下。贺锦在各府州县派设了官员,安抚地方,甘肃全境遂处于大顺政权管辖之下。

    但是,奉贺锦之命进取青海的义军将领鲁文彬(原是明朝将领),领兵进抵西宁。却是没有那么顺手。被当地土司祁廷谏、鲁胤昌等人所部兵马击败,鲁文彬被杀。贺锦闻报后,亲率大军从甘州驰赴西宁。祁廷谏等人惶惧失措,参军胡琏器献计道:“贺贼骁勇,兼我寡彼众,可以智取不可以力敌也。”

    贺锦歼敌心切,领部队一往直前,阵斩鲁胤昌,全歼其众。但是,孤军深入,又逢天降大雪,道路难以辨识,被前来诈降之人诱进了伏击圈,中伏阵亡。

    贺锦阵亡后,其部下将士复仇心切,在辛思忠率领下攻克西宁,活捉土司祁廷谏。李自成遂命辛思忠镇守西宁,急调袁宗第带兵前来,平定青海。

    袁宗第早年也是到过俗称西番地的青海,对于这群乌斯藏人和蒙古人的特点颇为了解,知道这些游牧部族全部家当都给穿在身上,放在帐篷里,一旦有事,立刻收拾起帐篷,赶着牛羊马群远遁百里之外。大顺军虽然是善于运动作战长途奔袭,但是同这些乌斯藏人和蒙古人相比,却是没有太多的优势。

    不过,这漫天的大雪,却也给了袁宗第机会。在这样的额季节里,就算是铁木真和格萨尔王复生,也得找到越冬地去猫着,等到冬天过去之后再说。

    所以,只要找到能够供这些部族躲藏的越冬地就可以掏了他们的老窝!

    对于攻山破寨掏老窝这种事情,袁宗第在商洛山中时就干了不少,算得上是行家里手。深知其中最关键的便是了解这些营地当中的虚实,地理条件,地形地物,防御如何,里面的各种虚实情形等等。当即便开始审问俘虏,令投诚的蒙古人和乌斯藏人带路去寻找越冬营地的位置。

    越冬营地的位置,其实也不难猜测,再牛的游牧部落,也是离不开水草之地放牧牛羊马匹,人也是要吃粮食的。掌握了这个最基本的要素,袁宗第就能大概分析出那些乌斯藏人和蒙古人躲藏在青海湖的什么角落里了!

    部族可以躲,但是却也有人不会躲。因为,恰恰应了那句话,“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各处的大小喇嘛庙,根本就没有躲藏的意思,照样是经幡飘荡,长号不停。

    就在西宁的周围,以青海湖为中心,所谓的海东、海西、海北、海南。甘南各处,散落分布大大小小的蒙古部族和乌斯藏人部族,这些人都是笃信藏传佛教。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喇嘛庙就在袁宗第的眼前默默矗立。

    在虔诚信众的供养之下,这些喇嘛庙都修建的异常宏伟壮观。用黄金研磨成金粉妆点佛寺,用珊瑚、绿松石研磨做颜料绘制壁画和唐卡。几乎每一座寺庙都是拥有庞大财富,仓库里堆满了粮食,牧场上有的是牦牛、骏马的大财东。

    在清朝人的笔记当中,对于当时负责青海军事的抚远大将军年羹尧有过这样的描写。剿灭了青海塔尔寺之后,获得了三千万两黄金的财富不曾上缴。这未免有些言辞夸张,但是,塔尔寺的储存财富之多,却也可以从中推断一二。

    在喇嘛们看来,自己虽然拥有巨额财富,但是却并不在意眼前这位在西宁城中的袁大将军。因为,在这青海的一亩三分地上,还没有人敢打喇嘛们的主意!也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自恃信众数量庞大,别人不敢在佛爷头上动土。他们在各自的庙宇里,不但有自己的武装力量,还拥有大量的僧差和青壮年。这些人在紧要关头都可以充当炮灰去作战。

    (在59年之前,乌斯藏地区的喇嘛庙里,喇嘛们不但手里有念珠和各式各样的藏传佛教法器,还有李恩菲尔德步枪、汤姆逊冲锋枪和勃朗宁机枪,阔气一些的喇嘛庙里,更有电台可以同远方的金主联络,呼叫空投。牛吧?人家能够做到地空协同了!)

    可是,袁宗第到青海来是干啥来的?第一是为了消灭逃窜到这里的明军残余。第二是为了收复河湟故地,为大顺朝的开国找到顺天应人的依据,第三嘛,也就是当日陈国熹所指出的一条财路。这里可是到处都是金银,到处都是牛马!

    一时找不到那些部族的越冬营地也没有关系,反正那些喇嘛庙就在眼前!索性便把兵马撒出去,带着大炮去拜拜活佛,看看活佛的修行是不是到了可以谈笑间视炮弹为无物的境地?

    虽然没有什么八磅炮、十二磅炮和克龙炮等攻坚利器,但是。在可以发射十磅炮弹的大佛郎机和六磅炮的轰击之下,夯土打成的墙壁变得脆弱无比,而袁宗第又是在中原各地打过无数城池的,见惯了各种********。喇嘛庙这样的据点,在他看来连热身的水平都算不上。

    果然,往往在几枚炮弹狠狠的砸进夯土墙之后,喇嘛庙便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跟着便是一鼓而下。

    虽然没有像清人笔记里记载的那些,攻破一座庙宇便能缴获黄金几千万两,但是,破了一个喇嘛庙,缴获丝毫不比在内地攻破一座富庶县城差多少。

    看着黄澄澄的麦子、青稞,一群群的牦牛和烈马,那些目光空洞呆滞的僧差、朗生堆穷们背着的一箱箱金银丝绸,还有胡乱装在箩筐里的各色金银法器、佛像,袁宗第不由得挥动着手中铁鞭大笑不止。

    大顺军连佛爷的庙宇都是一鼓而下,这样的举动迅速的被草原上的白毛风吹遍了四方,让各地的土司官员们心惊不已。

    佛爷都顶不住,咱们能够扛得住吗?

    这是萦绕在所有土司头人老爷们心头的一点想法。原本,这些游牧民族在同中原政权对抗的时候,不外乎就是你来我走,可是,今天却是遇到了同样善于“走”的对手,不光是善于走,还善于追,更是善于掏老窝。几个越冬营地纷纷陷落,让原来都是抢劫别人的部族首领们,今天也尝到了被人家连锅端的滋味。

    好汉不吃眼前亏,青海的各土司先后归附。刘宗敏也从嘉峪关外传来好消息,玉门关、瓜州、敦煌等处纷纷收复,斩首蒙古兵数千级,俘获万余,夺回人口数万,缴获牛马以数十万计。

    刘宗敏和袁宗第虽然都是大顺军之中有名的将领,但是也不是缺少政治头脑之人。深知这场胜利对于刚刚立国的大顺意味着什么,当即命人飞马将大捷奏报西安城中的李自成。

    西北大捷,收复明贼百余年来丢弃的土地,这一消息立刻被牛金星起草邸报,明发传牌,昭告天下。

    这一消息的传来,更是让皇极殿上的崇祯如坐针毡。

    须知,他祖先朱元璋,号称得国最正,那是手提三尺剑,驱逐鞑虏恢复山河的人物,李自成张献忠等人即使是建立了政权,他们的合法性也会受到质疑。但是,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给李自成出了这么样缺德的主意去打蒙古人和乌斯藏人,收复所谓的历代弃地。

    这如何让天下百姓看朕?要知道,我大明是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不割地不赔款不称臣不纳贡不和亲的!

    “这如何让朕见天下人!”

    宝座上的崇祯几乎要吼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