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二章 九州离乱李继朱?(四)
    他们两位太监里的顶儿尖儿人物,利用提督海运南漕的便利,领着吴良辅等太监们在南北二京大肆贩卖各色南路时新水果和反季节水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让南北二京的官员、缙绅、勋贵们,每每设宴请客时,除了要让家中豢养的歌姬出来献上绝技歌舞来款待客人之外,更要捧出荔枝、甘蔗、柑橘,山竹、榴莲、芒果、红毛丹、香蕉、橙子、椰子等等各色热带水果来夸耀豪富。

    这些水果生意虽然受众群体小,可是却是的的确确的高端消费。试问,一个荔枝保鲜装,不过半斤的分量,却是要足色分量的一个南中银元!

    秋风一起,北地的各色水果纷纷下市,但是每个月到达上海黄浦江码头的海船,抵达天津泥沽码头的海船,都从船舱当中卸下成千上万斤的各色热带水果。这些用来给海运过程之中船员们补充营养,防止过于上火,出现烂嘴角生口疮等疾病的水果,抵达港口之后立刻成了俏货。变成了黄澄澄白花花的硬通货,成为弥补海运粮米北上运费的大宗收入。

    特别到了腊月之后,荔枝、山竹、芒果、柑橘等物,都成了士绅勋贵们争抢之物,各大豪门的采买人员都有主人的特别叮嘱“只管要有,不论价钱。”因为,没有这些上等的稀罕果品,主人家都不好意思发帖子请人赴宴。

    秋风一起,在获得了梁国公的特许,独家经营各色南路水果的太监们看来,这就是财神菩萨来关照咱们了。虽然说这件事情是要由王德化、王承恩两位太监当中的老祖宗拿大头,各处有头有脸的太监一直到负责宫廷洒扫倒马桶的粗使太监也要几块银元来分润一下,但是架不住数量庞大,让大太监们吃得满嘴流油,穷苦太监则是珍而重之的将分到手的银元密密实实的藏好,准备以后用来赎出自己的“宝贝儿”用,然后恭恭敬敬的给梁国公爷的牌位上一炷香。

    到底有多少利润呢?京城之中晋商和浙商、通州专门吃漕运的商帮都曾经打过这门生意的主意,喊价都喊到了每月二十万银元的地步。请求两位老祖宗将这件事交给他们去办,各位公公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只管坐等红利便是。就是这样,太监们还不肯放手。

    所以。王承恩与王德化两个人捐了四万银元给崇祯同学,虽然不过是腊月里算是白干了,但是却也是出类拔萃的人物。

    比起那些那些扣扣索索的捐了几十两银子,然后异常大方的捐出了面额以万元、十万元、甚至是百万元计算的勋贵大臣们,比起周国丈、陈首辅、礼部尚书、吏部尚书们。太监们的节操算是满格了。

    比起来崇祯皇帝的捉襟见肘坐困愁城欲哭无泪,李自成的大顺朝廷可是情况好了不少!

    从汉江流域一直到长江北岸,沿着江淮河汉之间展开的李自成大顺军,在自己的辖区内坚定不移的执行着伍兴带来的新政。攻克潼关进入陕西关中地域之后,更是不遗余力的推行着孙传庭的新政。这样的手段,让那些费尽心机把孙传庭所部逼迫出关与李自成决战的陕西官绅们欲哭无泪。

    若是孙传庭在的时候,他们多少还在孙督师面前有些体面。通过各种关系门路还能做些手脚,少交些钱粮赋税。可是,如今这些流贼来了,却是与大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便是想办法去钻门打洞。也是一时间远水难以救近火。

    除了继续坚持对普通自耕农“三年免征”赋税的政策以外,对这些没来得及逃走的明朝官绅实行追赃助饷,也就是没收官僚贪污所得钱财充作政府经费和军队粮饷。

    不过追赃助饷的做法遭到了一个人的强烈反对,令大家诧异的是,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伍兴。伍兴陈述了自己的理由,现在闯王已登基称帝,不能像以往江湖作风,杀伐随意,应当有个名头。而这个名头。伍兴已经想好了,对官绅征收定秦税。

    所谓定秦税,其实是一笔用于恢复重建的税收,主要用于关中水利的修复和安抚流民以及发展棉花种植。要说关中。历史以来都是比较富庶的好地方,可惜的是,从万历以来,水利失修,流民遍地,累累白骨。伍兴的秦法学堂学员在进入潼关之后便组成了工作队。对三秦的城镇乡村进行了走访勘察,他们惊奇的发现,水利失修已经远远不是问题,问题是,很多百姓都默认官家不会修水利搞救济。当秦法学堂学员受不了民众疾苦给了一点身上钱粮之后,居然有成群百姓跪倒口诵青天。而与此形成对比的,那些可以免交钱粮的官绅,却依然逍遥自在,在灾荒遍地的年月,依然有戏班子整天吹拉弹唱。当这些报告送到伍兴这里之后,伍兴很快就做了一个决定,用从万历以来官绅拖欠的钱粮收定秦税。

    所以,定秦税实际上就是陕西的恢复重建费用。

    这笔钱的来路便是官绅们从嘉靖年间开始各种侵吞的田地,拖欠的钱粮所得。大顺军的将帅都是起自田间,对于地主官绅们的手段,官府催缴钱粮差役的各种恶政,官吏们飞洒钱粮的招数都是深恶痛绝。伍兴的这个提议,立刻得到了一片赞誉声。

    伍兴的理由是,水利救济,是一个国家当尽职责。明贼以前也是合法朝廷,就该负担这笔费用,所以,定秦税应该明贼出。而明贼的税收,主要从官绅的土地上出,所以,这笔钱自然要官绅负担。正好你们有大量拖欠,那就一次交清好了。于是,除了追缴贪污所得之外,李自成更是采纳了伍兴的建议,对各处官绅,进行追讨历年积欠钱粮。

    按照嘉靖年间明发天下执行的《优免则例》执行对官绅的优惠政策,取消万历年间出台的《优免新例》,你明廷不是一直都说列祖列宗如何如何吗?那好,我现在就把你老祖宗的东西拿出来打你的脸!

    明代嘉靖二十四年《优免则例》规定,京官一品优免役粮三十石、人丁三十丁,以下递减,至九品优免役粮六石、人丁六丁;外官减半;举、监、生员优免粮二石、丁二人;致仕优免本品十分之七。(注《嘉隆新例附万历?户例》)而万历三十八年《优免新例》规定,现任甲科京官一品免田一万亩。以下递减,八品免田两千七百亩;外官减半;致仕免本品十分之六;未仕进士优免田最高可达三千三百五十亩,未仕举人优免田一千二百亩;生员、监生八十亩。(注姚宗仪《常熟私志》卷3,《赋役?优免新例》)比起之前明朝廷的那套只要有功名在身。基本上就是什么义务都不用负担的优待读书人和官绅的政策来,李自成们提出来的这一套,很明显得到了广大升斗小民的赞同。

    “取消万历皇爷对读书人和士绅的优待,生员、监生八十亩优免田变成了免粮二石、丁二人,现任甲科京官一品免田一万亩。以下递减变成了京官一品优免役粮三十石、人丁三十丁,以下递减。”这些条条框框,早已在荆楚大地家喻户晓了,但是,在三秦大地上一经推出,各处的乡党们却是惊呆了!如果不是这消息和榜文是从自家村镇里走出去投了李闯王的子弟亲戚熟人带回了的,他们不敢相信这天底下还有这等好事!

    “原为避万历恶政而投献之田土,许以原主取回。被投献之人若敢于拦阻,当剥夺功名,且自投效之日起所获之佃租。着计息退还。”

    什么意思?!就是说,原来你家的土地,为了避免一条鞭法的恶政,而投献到那些有功名、有官职的人名下的,现在你可以名正言顺的取回来了。如果这些人胆敢在你面前叽叽歪歪的话,他这些年来从你手上收的佃租,你可以让他算利息还给你。至于说我义军这里是不是追究他别的责任,则是跟你没什么关系了。

    这个手段,无疑是最厉害的!甚至比火铳大炮齐射都厉害!

    史籍记载“贼大宴关中缙绅,出秦府金银器皿分与之。谓曰‘饷乏,公等皆墨吏多金,宜各出之以助军需。’且令左右露刃胁之。皆战栗署诺惟谨。”

    但是,比这还要过分的事情还在后面。

    还没等官绅从这个邪恶逻辑的震惊中清醒过来。伍兴又加了一条,拖欠要算利息,而利息由这几年官绅放贷的平均利息决定。根据伍兴工作队的调查,陕西平均利息大致七分多,伍兴认为,应当四舍五入。所以要按照八分算。

    这绝对是抢劫!众多官绅士子群情激愤,可是他们全然忘了,在平时的日子里,他们是如何九出十三归,也全然忘记他们如何巧立名目,敲骨吸髓。就如同某些人只会骂当年兔党如何欺压他们,不提兔党斗争他们所依靠的,就是他们身边勤劳善良的父老乡亲。只不过伍兴显然不是兔党这种良善之辈,面对闹事的官绅,伍兴只是随口说了一句话“千人哭强于亿兆黎民哭乎。”

    (哦!这话貌似建丰同志在江西担任赣南专员时也说过。唉!同样的领袖儿子,同样是留苏归来,一个是一回来就担任方面大员,党政军都伸手,在赣南搏了一个蒋青天的名号不说,工作之余,为了排遣寂寞,更是给自己添了一对纯正中国血统的双胞胎儿子。到了那个岛上之后更是大权独揽,虽然提拔了一群居心叵测之后把他们父子的江山给夺走,但却是赞扬声不断。一个却被老子一脚踹去种地,弄了一手老茧,面色黧黑。想结婚都得等到未婚妻符合婚姻法规定年龄才行。然后进城之后到工厂,朝鲜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上,又被老子送到朝鲜。结果,牺牲之后还被无数人泼脏水。唉!同样都是儿子,差距咋就这么大涅!?)

    这些手段一出,各地官绅嚎啕大哭之余,眼睁睁的看着几代人穷尽心血花了几十年时间积累起来的家当便是被大顺军装在上车,押送入库,然后带队的官员还恶狠狠的留下一句话“你欠的钱粮还没有还清!记得筹措去!”

    一通折腾,大顺仓库里堆满了金银,茶楼酒肆,则流传着各种辱骂闯王和伍兴的段子。对此,闯王和伍兴均应之一笑,用俗套的话说。恨老子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虽然库房里转眼间便堆满了钱粮,但是细细算起来,花钱的地方更多。

    关中各处推广棉花种植所需要的粮食钱财。修建恢复水利设施要钱。几十万大军的军饷军粮武器盔甲的消耗要钱。

    这么多的花钱地方,光是靠抄家可是不行!

    为了平抑物价,便利民间贸易,增加税收。大顺朝廷开始在李岩、伍兴的共同主持之下,宣布废除了明朝崇祯年间官私所铸薄恶小钱。开炉铸造永昌通宝,大钱值白银一两,另铸当十、当五钱。

    虽然这些永昌通宝比不上南中通宝的铜质足、品相好,但是比较起跑马崇祯来却是强到了天上去了。

    为了保护农业生产,更是对军队加强军事纪律。规定马兵越乱行列者处斩。所骑马“腾入田苗者斩之”。

    关中平原上,出现了几十年都不曾出现过的额农人在冬天就开始捡粪积肥,为来年春耕做准备的情景了。

    除此之外,为了表示自己也是正儿八经的朝廷,也是尊重读书人的,在牛金星的倡议之下。大顺朝廷也像模像样的在西安搞起来了开科取士。

    其目的说是搜罗人才担任各级官员,但是,在牛金星看来,此举却是与伍兴的秦法学堂系地方官员分庭抗礼的一个好手段,也是唯一的手段!

    由礼政府“设科目试士,宁绍先充考官,用《定鼎长安赋》为题,拔扶风举人张文熙为第一”,中式者授以府、州、县官。虽然不曾有管理政务的实权,但是也打破了由秦法学堂一统天下的局面。

    凡此种种。一桩桩一件件,都让大明朝廷的官员们拿不定主意,到底是顺天应人的准备迎接新朝廷,还是奉天讨逆。跟着眼前的崇祯皇帝把李闯逆贼剿灭?

    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怕只有老天爷才知道。

    朝堂上,左都御史李邦华,正在和给事中光时亨一搭一档一唱一和的同皇帝崇祯唱着对台戏,反对崇祯准备采纳李守汉提出的南下主张,对于李守汉提出的南迁主张。光时亨认为和之前李明睿提出的主张一样,都是歪理邪说。并且从衣服袍袖之中取出了早已写好的题本,在朝堂上当着满朝文武勋贵的面声言要弹劾梁国公李守汉,“为国除此奸邪之徒!”

    此言一出,便是在皇极殿上站班的大汉将军们都用一种看傻瓜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位给事中。你凭着一张奏本就能为国除此奸邪了?那你既然有这个本事,为啥不去山海关对付辽贼呢?为啥不去山西隔着黄河去先把李闯解决了呢?光是在这皇极殿上耍嘴皮子算是什么本事?

    在武官队伍当中的谈奇瑞与罗明祖两个人更是抱着笏板都快要笑抽了。如果不是在这庄严肃穆的朝堂上不能做出些过头的举动来,只怕这二位会捧腹大笑。

    “主张南迁之人甚多,俱是一样邪说,如何却只参梁国公,何也?显是朋党,姑且不究。”气急败坏的朱由检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控制着想把眼前这个家伙拉出去杖毙的冲动。

    “如今京师内备外援,一无足恃,恃者惟都城崇墉耳。”崇祯从牙缝里迸出这句实话,为自己的南迁主张做着最后的努力。

    “方今国势杌陧,人心危疑,皇上为中国主,则当守中国;为兆民父母,则当抚兆民;为陵庙主鬯,则当卫陵庙;而周平、宋高之陋计,非所宜闻。”但是,光时亨毫不犹豫的用更加义正辞严的说辞把崇祯虚弱苍白的努力反击下去。

    什么意思呢?用人话来说就是,皇上,别人都能走,你不能走,你们家祖坟在这,你要想保住你家祖坟,你就得待在这儿。你要是走了,你就是跟周平王、宋高宗一样的货色!

    “臣今日冒死进谏。原本便是知晓触怒龙颜之雷霆大祸。但是,在皇上惟有坚持效死勿去之义。”骂完了崇祯之后更是补上了一句,“我知道我说完这话之后你憋着收拾我。但是,我要是不说这话,就不够个忠臣。剩下的事你瞧着办。”

    “臣附议!”唯恐崇祯不够恶心,朝中嘴炮领袖、左都御史李邦华站出来对光时亨的行为表示支持。“皇上自然应该守社稷。当年成祖便是以天子之尊亲身守边,以静胡尘。陛下可命太子殿下往南京去监国,同时分封定王和永王于东南太平、宁国等府。”

    “朕经营天下十几年尚不能济,哥儿们孩子家做得甚事?先生早讲战守之策,此外不必再言。”

    李邦华的主意立刻被崇祯给彻底否决了。

    让太子朱慈烺到南京去监国,这是完全不符合朱由检心意的。因为如果实行这个办法,朱由检自己仍然逃不了命;即便有如天之福,勤王兵及时赶到,守住了京师,太子监国南京,说不定会重演唐肃宗灵武登基的旧戏。

    到那时,他朱由检可比从成都返回长安在凤翔封了甲兵的李隆基还要惨。

    “陛下,可先令太子先期抚军南京,召集江南军马集结待命,于江北迎候圣驾可也!”首辅陈演也出来帮腔,试图从中间和稀泥。让太子朱慈烺早点到南京去。

    只要太子到了南京,他们就有把握让他成为一代贤明君主。他们的用意很明确,表面上是避免覆巢之下无完卵,即便北京被大顺军占领,朱由检的儿子还可以在南京继承大统。

    “先生们不说,朕倒是差点想不起来了。”崇祯脸上的神色稍稍缓和了一些,“为了太子南下监国之事,也为了奖励将士,激励功臣。大伴,由司礼监与内阁一道拟制旨意,立刻明发天下。署理总督山东、登莱等处兵马钱粮事,台湾兵备道、梁国公世子李华宇忠心为国,勤勉有加,朕心甚慰。着加封为临清侯,总领江北各路军马!”(。)

    ps  月票!订阅!你们都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