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小儿辈(四)
    不要以为同样都是信仰真主的信众,作为奥斯曼帝国特使的科普律鲁就会对玉素普苏丹的遭遇有着什么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相反的,作为信仰安拉的信徒,除了对待信仰十字架的异教徒出手狠辣之外,对待同样信仰安拉,但是不同教派的人,也是作为异端来处置的。

    这一点,就连这样的新闻机构都不敢否认,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的仇恨不比******世界对以色列的仇恨值低多少。远的有波斯狮子和伊拉克骆驼打了八年的两伊战争,虽然背后有东西方集团的影子,但是两个教派之间为了争夺谁是正统谁是老大的因素也是致命的。至于说近期额,大家只要稍微关注一下这几年的各种新闻报道就能从中窥见一斑了。

    在广州城内热火朝天的举办献俘祝捷大典的时候,英格兰议会的特使温斯坦莱却已经率领着自己的小船队,艰难的向西驶去。

    四艘500吨排水量的双桅船上塞满了货物。就连底舱里充当压舱石的都是十二磅炮、八磅炮和各色捆扎结实包装完好的炮弹。

    温斯坦莱这个四艘双桅船组成的小船队,一艘船舱里装满了丝绸棉布,一艘船上满满的都是用草绳捆扎包装好的瓷器,水手们小心翼翼的往来穿梭,唯恐自己不小心碰碎了这些价值不菲的货物,更要节省下淡水往稻草里泼洒,让充填瓷器之间缝隙的黄豆发芽,作为瓷器之间的保护。而另一艘船上则是装满了军火,从盔甲刀枪、成箱成箱火铳的零部件,到救命包这种从国王到士兵都需要的医疗用品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而温斯坦莱自己的坐船上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船舱、过道,到处都堆满了整包整包的砖茶,船上弥漫着茶叶令人沉醉的气味。砖茶堆得过多了,以至于水手在船上行走时都要不停的大声吆喝着,免得对面有人迎面过来,两个人狭路相逢进退不得。

    为了能够尽量的行走敏捷些。水手们自发的在船上减少饮食,以控制体重。不过,这些水手们也是乐在其中。温斯坦莱早就在出发前便告诉水手们,“记清楚你们现在的体重。回到英格兰,我就分给你们和体重相等的茶叶!”

    温斯坦莱说这番话也是颇有底气的,他所在的这艘排水量500吨的双桅船,硬是塞进了接近八十万块砖茶!每块重达一斤的砖茶,一律按照一磅计算。多出来的部分算是路上折损的费用。也就是按照漕运当中出现的损耗耗米、征收钱粮过程之中的火好。

    这多出来的部分。每块砖茶不过一两,但是,如果乘以庞大的基数八十万块的话,也是一个恐怖的数字。足以让整个船队的水手们每人都分到了!

    为了能够筹措到采购这些货物的货款,温斯坦莱这段时间除了在南中参观大农场和橡胶林之外,便是上蹿下跳的各种筹措款项。无奈,眼下在广州和顺化等处的英格兰商人虽然不少,可是差不多三分之二都是倾向于王室的,对于他这个议会派出的使者不是那么买账。

    若不是公爵殿下法外开恩,温斯坦莱打算在南粤军辖区内采购货物沿着往非洲、奥斯曼帝国、阿拉伯人半岛一直到欧罗巴销售。为议会军筹集军费的打算就要落空了!

    “特使先生,你可以以你的议会特使的名义向我南粤军和梁国公府发出申请,之后我会以担保人的身份出面承保你的货款。你便可以拿着保函去商家那里进行采购。之后再行结算货款便是。”

    李守汉的话,不啻于大旱甘霖,让已经焦头烂额近乎于绝望的温斯坦莱登时有柳暗花明峰回路转的感觉。

    “殿下,您就不怕我拿了您的货物就此一去不回头吗?”努力保持着头脑当中的最后一丝清醒,温斯坦莱向李守汉发出质疑。

    “你若是当真如此,我只需做一件事便会让你后悔不迭。”李守汉却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早已提防了这样的无赖手段。“我只要向在广州的保王党商人稍稍的表示一下友好,降低一些采办军火物资的货款。甚至是出面授予他们采购价款的信用额度。你觉得,国王军会不会在战场上大战尔等议会军时如虎添翼呢?”

    听得通事将这话翻译过来,温斯坦莱顿时浑身冒出了一身冷汗。此计果然歹毒至极!本来议会军在战场上就不那么占优势,也就是因为国王军军费不是那么充分。两下里才打得势均力敌难舍难分。若是国王军不再为了军费武器发愁的话,那议会军就要哭了。

    想到了此处,温斯坦莱却也释然了。既然公爵殿下已经将预防的手段都和盘托出,那就还是相信咱们的人品和信誉的!

    “如果贵国缺少金银的话,也可以用夏洛克来换茶叶。”李守汉再一次抛出了一个令所有英格兰人都不能拒绝的条件!

    “你弄过来的夏洛克猪有多重,我就给你多重的茶叶。当然。必须是具备生殖条件的公猪和母猪。”

    200年后,罗伯特欧文撰写了一系列鸿篇巨著来大肆抨击这种毫无人道的茶猪贸易。在他的如椽大笔之下,茶猪贸易和奴隶贸易一样都是残酷践踏人权的行为!“在罪恶的利益驱动下,远洋水手的生活竟然远不如船上的猪。为了能够在抵达遥远的东方能够换上更多的茶叶,船长们精心饲养船上的每一头猪,淡水、食物都优先向猪提供。而水手们的食物和淡水需求则被压到了最低,严重的时候很多水手每天的淡水供应量不到一品脱。”

    十几个水手拥挤在一间狭小逼仄的舱室内,潮湿闷热黑暗的环境令人窒息。而那些猪们,却享有充足的空间和食物、淡水,当真是人不如猪啊!

    但是,水手们这种拥挤狭窄的条件很快便得到了改善。船队刚刚抵达凌家卫岛,迎面便遇到了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船队。当得知这个小小的船队之中竟然运载着接近400吨茶叶的时候,统领这个庞大夹板船队的范巴斯腾先生便按捺不住了。

    400吨茶叶!那将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啊!

    温斯坦莱带有政治外交性质的身份决定了他此次的贸易活动带着很大程度上的探路和玩票特点,可是范巴斯腾就不同了。这个老家伙最擅长的就是长途贩运买进卖出的勾当。

    茶叶这种东西不像是盔甲刀枪火药这类的武器,也不像丝绸棉布这种生活用品,它具有很强的时间特点和季节性。如果错过了季节。那么你就只能仰人鼻息,去求手中有货的人,任凭别人狮子大开口开出天价来。

    他在心里粗粗的盘算了一下,这用400吨大茶叶子、茶梗子制成的茶砖。差不多按照他对南粤军的了解已经达到了可以对外销售的顶峰,也就是说,除去那些要卖到辽东、蒙古等处的砖茶之外,整个梁国公府能够对欧洲大陆进行销售的茶叶也只有这么多了!这如何不让他眼红!

    他却不知道这一年多来李守汉地盘的扩大,几乎可以大量生产茶叶的中国沿海省份已经尽数落入了他的囊中。郑芝豹负责的屯垦总局。在沿海滩涂上种植的茶园也已经开始采摘。这些茶园所出的茶叶虽然不能入行家的法眼,但是用来制成砖茶往蒙古、辽东、乌斯藏和欧罗巴土耳其等地销售还是可以的!

    “温斯坦莱先生,我以尼德兰特命全权东印度公司的名义,要求你至少出售一半的茶叶给我。”范巴斯腾扳起了脸,要对温斯坦莱进行见面分一半的打劫行为。

    “我。。。。这。。。。”这个时候的英格兰还不是日后的日不落帝国,而且国内的仗正打得如火如荼一般,温斯坦莱怎么惹得起海上马车夫?但是就这样拱手让出一半的茶叶,却又着实不甘心。

    但是温斯坦莱能够被克伦威尔和议会军的一群大佬们派到遥远的东方来做外交斡旋,这临机应变的本事却也是非同小可的。当即脑瓜一转立刻想出来了一个自认为让巴斯腾打消主意的理由。

    “巴斯腾阁下,”因为巴斯腾已经是被正式册封过的伯爵。自然可以在名字后面加上一个尊崇的称呼了。“我这船上的茶叶虽然多,却也有不少是我替公爵殿下运往榜噶剌地区的。他的三王子在那里,准备用这些茶叶打开与乌斯藏的茶叶贸易。所以,可以转让给您的茶叶数目实在有限。”

    “这好办!我替你运到榜葛剌去,交给三殿下便是。另外,我可以支付你一万个南中金币的运费。”

    原本只是打算借着在榜葛剌的李华宣的名号来吓退眼前这个拦路打劫的低地佬,却不想狐狸没打着惹了一身骚。不但货物要给他,而且他还很大方的抛出了一万枚南中金币作为运费。

    “除了运费之外,这一半砖茶的费用由你来开。”巴斯腾是个久历江湖的老狐狸了,一看就知道温斯坦莱肚子里卖得什么主意。不但要明着拦路抢下一半的茶叶。更要让温斯坦莱自己打自己的脸,把自己编的谎言戳破。

    两个狐狸界的绝顶高手便在凌家卫岛上进行了一番拼斗。个中细节不得而知,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范巴斯滕伯爵殿下以一磅茶叶一磅银子的价钱收购了温斯坦莱船队当中一半的砖茶。

    表面上看。温斯坦莱吃了一个闷亏。这四十万磅银子不过是他沿途贩卖茶叶可以获得利润的九牛一毛而已,要知道,英格兰最早将茶叶运到伦敦时,几乎是以一磅茶叶换取六磅至十磅的茶价!而荷兰人更是有“掷出三银块饮茶一盅”的谚语。

    但是,这四十万磅银子,温斯坦莱也没有收到手。原因是此时巴斯滕的船队当中也没有那么多的现银。他也是需要将自己携带的货物交割之后再行支付。

    对此。温斯坦莱心中不住的咒骂“你们这群该死的低地佬!拿这种低劣的理由来欺骗我们善良的英格兰人!你船队里那几艘护卫的万分周密的大船上运载的是什么当我不知道?!不是金子就是银子!你只不过是想拖延一段时间来减少自己的资金成本罢了!”

    “巴斯滕伯爵殿下,这样也好。这四十万磅银子的茶叶款项,请您代为在公爵殿下面前申请,购买相应数量的武器弹药。同时,在南中采办大米,兑换通宝,到日本去为我英格兰议会招募至少一万名雇佣兵。我说的一万名雇佣兵指的是登上英格兰的土地,能够在议会的旗帜下同暴君作战的战士数目。”

    温斯坦莱的算盘打得也是很精。

    他知道,以巴斯滕同南粤军的关系。这些年他利用欧洲不断扩大的战争大肆在交战双方之间出售军火和各种战争物资,他在南中采购的各类军事装备物资的数目想必是惊人的。对于这样的主顾,南粤军也是不会不重视,一定会给他一个很优惠的价格。这比英格兰议会自己去谈判、运输要合适的多。

    至于说利用南中所出产的价格低廉的稻米和在日本购买力极强的通宝在这个长条形的岛屿上招募炮灰。却也是他从奥斯曼人那里获取的灵感。他们能够在巴尔干为奥斯曼人去攻克那些堡垒,为葡萄牙人在北非、在西班牙同西班牙人的军队大打出手,为什么不能让他们在英格兰为议会献出他们的生命呢?

    虽然说最近因为倭国雇佣兵因为市场需求不断增加而也有所提升价格,但是,别忘了。在市场这个看不见的黑爪子拨弄之下,猪肉大葱价格都能几倍的疯涨,何况是人命!眼下,倭国雇佣兵有几个大的去处,被郑森和吴六奇用在南洋的是一批,老三李华宣用于榜葛喇的是一批,老五在木骨都束也有不小的需求,还有葡萄牙人在北非、在西班牙用来同西班牙人抢地盘的是一批,还有一个大主顾就是奥斯曼帝国。经过了在巴尔干地区的试用,奥斯曼帝国从苏丹到总督都对这些价廉物美的矮子爱不释手。

    所以。倭国雇佣兵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军饷涨了不说,安家费、抚恤金等等也都涨了不少。

    大不了我们也按照别人的合同条件来执行就是了。什么抚恤金,什么战斗缴获,还有残忍的斩杀人头换取赏赐的条件,我们都一律执行。

    但是,几年之后温斯坦莱就将为他这个决定后悔不迭。

    这些矮子固然是在战场上奋勇向前,杀得国王军望风而溃。但是各种劫掠杀戮,洗劫那些贵族的城堡自不必说,至于说在内地经常出现的杀良冒功行为,也很不幸的出现在了英格兰地区。只要是交战地区的壮丁,不是被议会军承认的自己人,那就很难躲过这些倭国矮子贪婪的血红眼神。战后,当英格兰人打算重新统计一下人口时。却悲哀的发现,至少有二成以上的成年男子死于内战期间。

    这么庞大的壮丁损耗,让英格兰人同倭国人结下了极为深刻的民间仇恨,几乎每一个英格兰家庭都同倭国人有着血仇。

    为了弥补这庞大的人口损失,查理二世不得不和教会一起悄悄的修改了教义。就像当年为了培养水手鼓励出海捕鱼而规定斋戒日必须不能吃荤,但是可以吃鱼一样。英格兰的国教规定,婚姻的神圣是必须要得到上帝的承认和祝福的,而家庭又是婚姻最好的堡垒,为了体现婚姻的神圣,每对夫妻必须居住在同一个城镇内。

    看明白了吗?每一对夫妻必须居住在同一个城镇内,那么,也就是说,只要这个男的腿脚好,能跑得动,他就可以在英格兰的任何一个城镇都有家。

    这是更加久远的十几年后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查理二世的爹,早已穿着两件衬衣在伦敦街头行走了很久了;咱们的护国主克伦威尔也被查理二世从墓地里挖出了挫骨扬灰了。咱们就在这里留下一个扣子,留着日后再说。

    温斯坦莱的船队骤然少了四十万磅茶叶,水手们的生活空间自然宽松了许多,可是他们却高兴不起来,一路操帆弄索都是骂骂咧咧的。

    看着向西行驶的船队消失在了海平面上,范巴斯滕唤过自己手下的一名高级职员。

    “你不要跟着我走了,便押解着十万磅茶叶到榜葛喇去,交给在那里的三殿下李华宣,照着咱们同这群该死的阿尔比昂佬的价钱卖给他。”

    十万磅茶叶运到欧洲去,哪怕在路途上便宜一些卖给沿途的奥斯曼人和阿拉伯人,最后算下来也会至少赚上几百万银元的,如今却要以收购价的原价值卖给眼下正在榜噶剌攻城略地的李华宣,不但赚不到什么钱,还要赔上些运费和来回搬运的损耗。那位高级职员当即便有些懵头了,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要你以原价卖给三殿下,哪个要你收银子了?榜噶剌出产的宝石,黄麻我们都要!特别是黄麻!”

    黄麻是用来制造帆索等物的原材料,对这样的原材料,眼下不仅仅是南粤军需要,欧洲任何一个有着海岸线的国度都需要,对于荷兰这样以航海物流为立国之本的国度来说更是属于战略物资。

    这种将甲乙丙三地各种特产物资往来交流的做法,正是荷兰人的传统优势打法,海上马车夫又岂是浪得虚名的?只要有利润,不要说三角贸易流了,就是五角、六角又如何!?

    “遵命,伯爵殿下!如果可以,我将向三殿下提出今后三年的榜噶剌所出产的黄麻销往欧洲部分便有我们东印度公司代理。”

    用这些砖茶在此刻正在督率军马一路修路,一路按照南乌贸易协定沿途攻打哲孟雄等处政权的李华宣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这些砖茶在南粤军眼中基本上和垃圾差不多,喝在嘴里又苦又涩。但是在乌斯藏人眼中,却是不可一日或缺之物。

    有了这十万砖茶,李华宣便更有把握对付沿途的土司政权。

    用砖茶或是收买,或是激励士气,让那些乌斯藏土兵们战斗力陡然又上了一个台阶。

    筑路工地上,每天可以不限量的享受着喝茶的待遇,更是让那些朗生堆穷们每每想起了便笑得合不拢嘴,由榜噶剌通往日喀则和拉萨的道路建设也渐渐加快了速度。(。)

    ps  补上周五的欠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