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九章 小儿辈(七)
    历史上,江户川原来是渡良濑川的下流的一部分,经过1641年人工挖掘,连通利根川后直通东京湾。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开通了这条运河之后,这条河流便成为了倭国东北地方、关东北部运输物资的流通干线,一直到明治时代被铁道取代。之后在1919年开凿“江户川放水路”新成了两个入海口的局面。

    有一点需要提及的是,旧江户川河口的堀江量水标零点是测量利根川、江户川、霞浦、那珂川等水位的基准面。yp0m=tp-0840m(tp即tokyopeil,东京湾平均潮位的零点,是日本国内测量山峰标高、河川等的水位的基准面)。这片水面,便是中野学校的师生们测绘倭国地形的参照物和水准点。

    多年来,南中商人们往来于倭国的所谓中国地方、关东关西,大多是以京都湾为停泊所在,之后有专门的倭国商人到船上为大家办理相关的报关、入境手续。各种货物会迅速的被搬运到岸上的库房之中,或是装船向关东、东北地方,或是被人背肩扛车运到内陆地区。

    因江户川这条河流而得名的这片平原,也因此变得人烟稠密城市繁荣异常。但是,这几日江户川却是别有一番风景。

    就在李华宣在距离广州数千里之遥的小镇甘托克与陈列嘉措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讨论是否应该立刻将哲孟雄交给乌斯藏都司设宗进行管理时,京都湾海面上却是帆樯如云,桅杆索具密如柴林一般。随着黑压压的海浪起伏不定,仿佛一座城池漂泊在海面上一样。

    码头上各色旗号连绵成海,各家大名的家徽、旗号,纷纷扬扬。稍远一些搭建起来的彩棚之中,更是冠盖云集,公家、武家的头面人物尽数在此。

    数艘炮船众星捧月一般护卫着的傲梅号,被李华梅不断的升级换代,如今已经是一条海上巨无霸级别的大舰船。大小接近三百门火炮。舰首舰尾各有六组火箭发射架随时可以将数十枚火箭点燃发射出去。

    不过,此时舰桥上的主人却不是李华梅。

    “二丫若不是临盆在即,只怕这一次也是要亲自走一遭的。扬威于数万里波涛之外,却是她向来所追寻的目标。”

    舰桥上。许还山与施琅并肩而立,望着岸上那一个个已经列队整齐的小小方块,心中颇多感慨。

    “叔父说的是!华梅虽然生为女儿身,但是却是一颗壮士心。豪迈英武之处,也是令小子汗颜不止。”

    李华梅的夫婿施琅。虽然已经是水师的统领级别人物,又是李守汉的大女婿,论身份、论军功都是颇为显赫,但是在许还山面前却是丝毫不敢造次。道理很简单,论资历,许还山是李守汉的小跟班出身,属于最早跟着打天下上井冈山的那批人,放在东汉,那就是云台二十八将里跟着刘秀一起吃过大麦饭的。论职务,如今许还山是扶桑总督。手下管着两个镇。这可是南粤军当中前所未有的职务了,就算是郑芝龙这个李守汉的亲家也只是一个水师提督的职衔,还不是总督。大公子李华宇也只是署理总督山东登莱兵马钱粮事,却也不曾麾下管理着两个镇,管理着那么一大块疆土可以建立功业。论身份,国公府里所有的公子小姐见了许还山都是要恭恭敬敬的行礼,喊一声“许叔叔”的。内宅之中也只有正室夫人盐梅儿能够偶尔叫一声小虎子表示亲近,余下的所有夫人,都要称呼官职。以施琅的为人和身份地位,又怎么会在许还山面前拿大?

    况且。护送许还山这个新鲜**出炉的总督扶桑兵马钱粮事官员赴任的差事,可是水师内部打破了头来争夺的。如果不是李华梅不顾自己身子沉重到李守汉面前为施琅软磨硬泡,只怕这个差事会被张小虎等人抢去也说不好。

    为了许还山的这次赴扶桑就任,南粤军几乎是全体总动员。将辖区内能够进行海上航运的船只能够征调的尽数征调。不停的在广东、台湾、吕宋、琉球、倭国、北海道等处大大小小的海峡之间穿梭往来,在一个个岛屿上卸下海量的物资,雇佣当地人员修建房舍库房,建造码头泊位。忙的是不亦说乎。

    不论是穿越位于日本本州岛与北海道岛之间的津轻海峡(tsugaru-kaikyo[tsugarustrait]),西连日本海,东通太平洋。由海峡北上,直通鄂霍次克海及阿留申群岛直奔北扶桑西海岸,沿着黑潮衍生出的寒流、暖流南下抵达北扶桑的海岸,还是南下往夏威夷群岛和太平洋,大队船舶往南扶桑的西部秘鲁等处去,倭国,都是一个必要的环节,也是一个重要的中转站。

    这个时期的海上长途航行,还必须依赖于沿途的补给,船员、乘客都需要不定时的补充新鲜的蔬菜水果肉食,船上加满清水,所有的人员马匹到岸上活动一下腿脚。

    所以,倭国的重要性就更加的凸显出来了。

    “主公此番命你随我出行,除了要护卫我与殷雷商锋二人及前往扶桑新朝歌等处就任的官员兵丁,往该处屯垦的移民之外,怕是便要在这倭国彰显一下实力了。”

    许还山与施琅二人的身后,密密麻麻的船只,战舰,商船、民船,疾风舰猎风舰,福船、沙船,几乎铺满了整个海面。除了南粤军水师的大小船只外,更有从顺风行等处征集来的民船,在两广福建海域雇佣的海船。

    虽然在出发编队时便已经命人快船往倭国传达命令,令德川幕府此时的征夷大将军德川家光将整个京都湾海面清理出来供大队船只停泊使用,但是,此时宽阔的水面骤然就显得狭窄逼仄起来。

    倒也不是德川家光不曾出力,事实上当接到这道命令的那一刻起,他便传令给幕府所有的大名,不管是亲藩大名、谱代大名还是外样大名,将濑户内海内的所有船只尽数上岸,不能上岸的就远远的赶走,为****上国老爷们腾出地方来。

    但是,渔船上岸了无数。却不想来得竟然有数百艘大号海船。

    这庞大的船队当中,除了有万余水师之外,余者便是要随同许还山往北扶桑去的二万余人,船上除了携带着粮食马匹清水等物之外。便是工匠们的各色工匠、书籍和兵器农具,光是种子铁料便是足够许还山领着若水道长等人在北扶桑好生使用几年的。

    施琅和许还山有意炫耀武力,命船队一律扯起了满旗,先到鹿儿岛鸣炮示威,震慑了一下那些企图与南粤军为敌之人。之后在下关稍稍盘桓了一下,施琅陪着许还山到岸上同倭国的当地官员畅谈了一下当年在此处签订的南倭双方一系列的条约,大谈特谈了一番南倭友好亲善,然后从濑户内海一路浩浩荡荡到大坂,从大坂经滨松到江户而来。看着桅杆上烈烈飘扬的南粤军旗帜和李字大旗,高居在彩棚之内的德川家光同学不由得心中欢喜异常。

    他德川家是南粤军明确表态的倭国唯一合法代表天皇行使权力的,南粤军在倭国如此耀武扬威,也是帮助他震慑那些心有不轨之意的外样大名。

    其实,这倒也是杞人之忧了。九州风潮之后,岛津家彻底变成了历史名词。南九州更是成为了将军的亲领之地,各个大名为了争夺一个贸易口岸在幕府老中松平信纲面前各种的献媚讨好,可以说,这是从倭国自南北朝室町幕府开创以来,幕府权力、实力最为强大的时期。

    有道是**************,德川家有今日如此的局面,倒是当真要好好的感谢一下南粤军的鼎力相助。

    于是乎,征夷大将军幕府一声令下,各处大名便按照参觐交代的标准火速的从各自封地赶来。

    此时的倭国早已不是太阁检地和大阪冬之阵夏之阵时期的倭国了。

    大批的倭国新娘外嫁到南中去缓解那里的男女比例问题,更有无数的农人出海成为在南中各地勤恳劳作的农场劳工。在橡胶林、稻田、山地之中挥洒着汗水。还有一批批的浪人和前武士雄赳赳气昂昂的踏上海船的跳板,成为了南粤军和他的友军所雇佣的兵士。

    这些人的外出谋生,非但没有给倭国带来负面影响,反倒是让倭国的市面变得更加繁荣起来。原因也很简单,大批的劳动力出海谋生,给倭国这个人多地少的国度带来了大批的侨汇收入。而且,通过顺丰信局汇到倭国国内的却并不是他们辛勤劳作换来的银元。而是他们兑换的一贯贯的通宝,购买的一匹匹染色棉布,还有在南中这个水稻天堂用白菜价购买的上好粳米。作为海船的压舱物被运到了倭国境内。

    通宝,棉布,稻米,这些在倭国境内都是具有超强价值和购买力的,对于稳定倭国国内的金融和物价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当然,各处的大名也是疯狂的采取有水快流的方针,只要是南粤军需要的,能够换来通宝的,那他们就疯狂的出口。金银自不必说,硫磺、兰草,也是疯狂的出口。南粤军那铺天盖地的炮火,倒是有一小半的功劳是来自于倭国的硫磺。

    而每隔一两年就招募一次的雇佣兵,更是让倭国的社会变得越发的安定祥和。那些前武士现在的浪人、野库崽们,纷纷被南粤军招募走,让他们到绝域万里之外去为南粤军拼杀,也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去赌一赌他们自己的命运。这些社会不安定因素渐渐从人们眼睛里消失,或者是不安定因素转眼变成了社会正能量,这无疑是让普通的倭国百姓一直到各级官吏、各家大名、甚至是德川将军本人都暗自高兴。

    因为身体原因不适应海路风浪之苦而死了的,在战场上升天为神的,自然是从**上消除了对倭国治安的负面影响。他们的家人也顶多是在享受着他们的军饷和抚恤金换来的白米饭时偶尔会念叨几句。但是,像秦兵卫、白行久这些因为战功和运气而摇身一变成为了南粤军军官的人,却被幕府有意无意的在国内推广传播,树立起一个个正面的榜样。

    “井口清兵卫,去当义勇队之前不过是个在市面上贩卖的小贩,可是当了义勇队之后,不但家里立刻吃上了上好的白米饭,有了足够的烤火木炭。每年更是有无数黄澄澄的通宝、白花花的稻米厚实漂亮的棉布寄到家里。如今更是成为了南粤军的军官,据说在南中各地有着不下万亩良田!每年收获的稻米有十万石之多!”

    类似的传言便是在幕府和大名们有意无意的推动下加量不加价的在倭国国内,特别是那些浪人圈子当中传播。为的便是让他们赶快走,都去当国公爷的兵。为国公爷征讨四方,顺便,也最好把尸骨都丢在四方。

    而普通的百姓,则是看到了自己身边活生生的例子隔壁村子里的四郎,到南中老爷的稻田里干了五年。因为干活不惜力气,被擢升了工头。他的主家又在别的地方买了数千亩生荒地,让他去做地头,这个家伙回家探亲时一副趾高气扬的嘴脸,面对着村里乡亲们为他接风的酒席时口里说“这白米饭算是什么,我在南中时早已经吃得都要吐了。不是和你们这群乡巴佬吹牛,我在那边,每天至少可以吃两顿肉,三顿饭都有鱼吃!”

    当年室町幕府的将军足利义满为了能够同大明开展勘合贸易,不惜对明朝称臣。主要是得到了铜钱丝绸茶叶瓷器,而德川家光自从顺服于南粤军旗帜下,除了得到金币银元铜钱外,还得到了海量的粮食、布匹、丝绸、茶叶、瓷器、玻璃、砂糖、甲胄,武器,更是将国内的无数阶级矛盾、社会矛盾给缓和到了无形。江山稳固,这如何不让他感到自己是个识时务的英雄?

    (顺便说一句,历史上的将军足利义满可不是动画片里被小和尚一休耍的团团转的那个卡通形象,就像弘历绝对不是还珠格格里那个只会吹胡子瞪眼的人物一样。他为了能够同大明展开贸易,向当时的建文帝和明成祖朱棣称臣纳贡。言辞之卑怯,也是下足了本钱的。

    不信,找一段《足利义满上明朝皇帝书》来大家看看。

    日本准三后源道义上书上明皇帝陛下:日本国开辟以来,无不通聘问于上邦。道义幸秉国钧。海内无虞。特遵往古之规法,而使肥富相副祖阿通好,献方物金千两、马十匹、薄样千帖、扇百本、屏风三双、铠一领、铜丸一领、剑十腰、刀一柄、砚筥一合、同文台一个。搜寻海岛漂寄者几许人还之焉。道义诚惶诚恐,顿首顿首,谨言。

    而那个小和尚一休,在国内的清规戒律看来。也是个不老实的花和尚。年轻时候的事情咱们就不说了,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疯狂过?可是就在一休78岁时,他老人家居然还迷恋上了一位盲歌女森。森照顾了一休大约10年,在这期间,他写了许多情诗,袒露自己的爱情生活。在题为《梦闺夜话》的诗中,这样写道“有时江海有时山,世外道人名利间。夜夜鸳鸯禅榻被,风流私语一身闲”。这诗词够艳情的了吧?跟他老师傅比起来,那个一直靠着女人出名,在国外给白头鹰卖了一辈子力气,最后又跑回国内来骗吃骗喝,更是八十二岁娶了二十八岁的徒孙辈研究生的老先生,给他提鞋都不配啊!)

    “两位大人,敝国天皇陛下,征夷大将军德川讳家光等君臣已经率领敝国文武官员及百姓数千嗯在码头上迎候多时。请二位大人登岸。”

    已经爬到了幕府老中首位的松平信纲,更是一个铁杆的亲南派,他在同南粤军交往的过程当中可谓是获利颇多。每每午夜梦回扪心自问,如果不曾有与南粤军的这一番遇合,可曾会有今日这般风光富贵?所以,在得知了南粤军大队船只即将到来之际,松平老中信纲更是义不容辞的承揽起了迎客的任务。

    傲梅号缓缓驶入港口,在军官们的口令声之中,水手们手脚麻利的将几十面巨大的船帆下,抛下沉重的铁锚,撇出粗大的缆绳,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般顺畅。傲梅号巨大的船身缓缓的停靠在江户的码头上。

    面对着傲梅号小山一样的船身,看着密密麻麻蜂窝般的炮窗,在码头上按照官职爵位勋位排列整齐跪好迎候的倭国官员们,不由得阵阵冷汗从头顶上冒出。

    海风吹过,大名们剃得光光的头皮上顿时阵阵寒意透骨。

    没办法,倭人本性,自古便是畏威而不怀德。当年三宝太监郑和以数万水师兵临倭国,顿时便让足利义满交出了数十个滋扰东南沿海的倭寇首领人头,并且喜滋滋的接受了大明的册封。

    如今,在施琅的巨舰大炮面前,他们更是诚惶诚恐的跪在海风当中等候着****大人的降临。

    “叔父请!”

    施琅眼睛里闪出一丝寒光,执礼恭谨的虚扶着许还山走下了舷梯。(。)

    ps  又有敏感词了,让俺欲哭无泪。哪位有月票和打赏啥的来安慰俺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