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零二章 小儿辈(十)
    紫宸殿外,作为近卫家的长子,他自然是当之无疑的近卫家的接班人,为了家族的利益,近卫必须要努力为天皇陛下做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看着树梢上飘落的樱花花瓣,不由得有些迷醉了。

    “这才应该是臣子的本分啊!如此绚烂的绽放自己,然后迅速的离去。”

    口中喃喃自语,做出一副欣赏花朵的沉迷姿态,但是,一双耳朵却是竖立起来,认真的倾听紫宸殿内传来的所有声响。

    低微到了几乎不可以分辨的抽泣之声隐约从殿内传到了近卫的耳朵里。近卫不由得眉毛跳到了一下,眼睛里露出一丝喜色,“陛下开始哭了!”

    按照他们为兴子天皇制定的策略,不外乎就是大打苦情牌,让天之丸出来在许还山这个祖父辈人物面前撒娇卖萌,以求得南粤军对天皇陛下的支持。

    这几年,南中商人或是有头有脸的南粤军将领,但凡是到倭国来,都会来拜访一下天皇,说几句客气话,送上些钱粮物品。这对于穷得连紫衣都要大减价卖给和尚们的天皇一系来说,无疑是件大好事,最起码大家的俸禄可以保证维持一个官员的体面了。

    所以,摄关五家一致决定,一定要利用好这次总督大人和郡马大人到访的机会,利用一切手段,采取一切方式,要争取梁国公府对天皇陛下的支持!

    殿内,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许还山见兴子渐渐收住了悲声,低声安慰被这一幕吓得不知所措只管自己流泪的天之丸,心中不由得一阵冷笑。能够被自己的臣子洗干净打包送到李华宇的卧室里,这样的君臣有什么礼义廉耻可言?若不是看在大殿下的一点骨血在,老子都懒得和你们废话!

    “本官此番出海之前,国公特意交代,久闻天皇之子聪明伶俐,颇得国内人心,便命我来拜访一下。若是当真如传说一般,便由本官向陛下进言。有意收为梁国公之孙,列入李氏家谱之中。”

    梁国公要认自己的儿子为孙子,并且列入李家家谱之中?!这样的好消息几乎令兴子天皇欢喜的晕厥过去。认为孙子,收入家谱。下一步那就是可以让天之丸认祖归宗了!

    但是想要迈出这一步又是谈何容易?不要说眼下梁国公府家大业大,几个儿子女婿女儿都在忙着开疆拓土,便是天之丸的本生父又何尝不是抱着一团火炭的心思在山东努力?

    (认祖归宗之事,说起来是四个字,但是当真操作起来。可是不止是一部甄嬛传芈月传豪门恩怨那么简单,它也是涉及了财产、地位、丑闻等家族政治。如果这个家族是有身份有地位的那种,那就更加的复杂难办了。大家可以参考一下章孝严章孝慈这对孪生兄弟的认祖归宗之路。全世界都知道他们是建丰同志和章亚若的孩子,但是他们直到了垂垂老矣之时,才正式的将父亲的蒋姓替换了母亲的章姓。在幼年和少年时代,甚至要时时刻刻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有兴趣的而同学可以去看看蒋孝严先生所著的《蒋家门外的孩子》一书,第一章可就是遥遥归宗路?哀哀赤子心。)

    看来,若是不在梁国公面前给孩儿立下些足以安身立命的功劳,认祖归宗只怕也是镜花水月一般。

    “多谢许伯伯从中周全。”兴子天皇想到了这儿,当即便在坐垫上立起身来。恭恭敬敬的向许还山行礼。

    “陛下恁的客套了。”虽然说得很客气,但是许还山却是老实不客气的傲然而坐,生受了兴子天皇的这一拜。这个举动,吓得躲在墙角里伺候茶水饮食的那个侍女几乎把自己的舌头咬断了。果然是****来的老爷啊!居然受天皇陛下叩拜而无事,要知道,陛下可是神之后裔啊!

    但是眼下这位神之后裔正在为了自己的子嗣而大费脑筋。

    “许伯伯,既然国公有此美意,那便高攀一步了。不知天之丸该如何在家谱当中命名?”

    按照李守汉的死鬼老子前几辈所制定的家谱排行,他们的字辈应该是按照“守华夏之疆,兴万世基业”来排字辈。如今李华宇的儿子辈正好应该是“夏”字。

    可是。按照倭国天皇的习惯,天皇一族都是有名无姓之人,而且,都是以某仁的组合形式来起名字。比如说什么嘉仁、明仁、还有个狗屁的裕仁等等。那么,兴子的这个儿子天之丸,势必就是要叫李夏仁了。

    嗯,夏仁,吓人!?

    不过好在这个名字只会在倭国境内使用,一旦在南粤军的直辖区内。他就是李夏仁,是梁国公的干孙子。

    投桃报李,既然天之丸眼下已经有了一个可以见得光的身份,那么兴子天皇自然也是要有所表示。

    “请近卫大人进来,朕有话要说。”兴子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花,稍稍平静了一下心情,吩咐坐在墙角的侍女。

    得知陛下召见,在院内樱花树下已经是满头满脸樱花花瓣的近卫大人,急忙迈着小碎步,撩着衣襟低着头小跑的进了紫宸殿。

    “近卫大人,拟制一道旨意。朕要传达给每一个倭国臣民。”

    “请陛下示下!”

    铺好了纸笔之后,近卫恭恭敬敬的执笔在手,低垂着眼帘,静静的倾听着兴子天皇的旨意。

    “一、****之于倭国,便为父母之邦,倭国当侍奉如孝子;二、各国藩地当封地自守,不得兼并互攻,违者天皇驾下征夷大将军集合天下兵马讨之。三,国门为守家之要,故只对父母而开;四、父忧子辱,吾国当为****爪牙,举凡****兴兵,吾等必为先锋。”

    近卫笔走龙蛇,很快便将兴子天皇的这四点意思书写成文,准备加工润色一番后,请示天皇明发幕府。

    “等一下,”许还山制止了近卫的动作,示意他暂时不要急于收摊。“陛下,老朽有两点意见,说出来请陛下裁定。”

    “请许总督指点。”

    “第一。天皇嫁娶,当选中国贤女,尊中国媒妁,不可妄取他人。此一点不知是否与《禁中并公家诸法度》相抵触?若是有抵触之处。某此番回到江户当与家光将军商议一番。”

    您都要回江户去和家光商议了,咱们还说什么?几百门大炮顶着家光的脑门,跟他说以后天皇只能娶****媳妇,不能和倭国通婚。他敢不同意吗?从家光内心,只怕也是乐不得的让天皇只能有个远在万里之外的老丈人。远水不解近渴的才是最好!

    “第二,海关事关国库与****利益,天皇重之,幕府必巡,凡倭国口岸,国公府令幕府责成有司严加监管。海关收入,除口岸自留,公家与幕府当各取什一。”

    投之以桃李报之以琼瑶。既然天皇一系做出了如此巨大的表示,虽然都是些空头支票,但是架不住此时的天皇也是和汉献帝一样。都知道他是个空壳,但是谁都得打着他的旗号来办事。他说出了这样的话,哪个人胆敢不遵守的话,那就是给了政治对手以借口了。

    于是,许还山便抛出了另一个巨大的馅饼。让天皇一系可以从海关收入当中分润一点,这样既可以改善天皇朝廷的经济状况,同时也是削弱幕府一系的经济实力。这种慷他人之慨的事,何乐而不为?

    而且,南粤军还可以借着保证天皇利益不受侵犯的旗号,派出人手来监督税务执行情况。就如同大清朝的总税务司是英国人赫德一样,你所花的每一文关税,都是在我的监督之下进行的。

    这在自小接受传统教育熏陶的李守汉看来,也算是妥妥的帝国主义行径了。

    许还山的这个态度。顿时让闻讯赶来的摄关五家众臣欢喜异常,纷纷叩拜不止,口中山呼万岁。每年十分之一的关税盈余,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足可以让大家有钱去购买南中商人们运来的各种好东西,丝绸。花布,瓷器,玉器,书籍,玻璃,也可以让老婆孩子在武家那些土包子面前不至于苦哈哈的一副穷酸相了!

    这也恰恰是李守汉要拨付十分之一关税盈余给公家的目的。这些年,不断通过贸易手段使自己的经济实力得到加强的幕府,也就是天皇一系所称的武家,同公家之间的经济实力差距越来越大。按照马老爷子的话来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用老百姓的话讲就是男人有钱就变坏。如果不能缩小双方之间的经济差距,随着幕府一方不断膨胀的经济实力,再看看已经穷得稀粥都喝不起还得撑着一个空架子的天皇一系,难保就不起别的心思。这可是极度不符合南粤军要求倭国境内必须局势稳定的战略需求。

    所以,绝对不能让天皇和德川幕府这一对组合变成当年的小明王和朱元璋,绝对不可以出现瓜州沉船事故!当年的朱重八可是随着自己军事、政治、经济实力的不断增长,而决定放弃小明王这个老板,自己单独开公司做老板,不再上缴盈利了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样的措施,却是令天皇一系颇为喜出望外。他们邀请许还山往京都行走,原本只是打算从南粤军这里捞取一些政治资本,用来向幕府讨取些残羹剩饭。但是却不想,国公爷如此料事如神,早早的就为大家安排得如此周全,面子里子都有了,政治的、经济的好处都是大大的。

    原来只是想着借助南粤军这头猛虎来狐假虎威一番,却没有想到这头老虎去到恶狼跟前告诉他,那边那个是我的干孙子,然后顺手把狼嘴边的肉抢了一块递到了自己面前。这如何不令大家感动的鼻涕都要流出来了?

    当下,这道满载着梁国公对天皇一系厚爱深情的旨意便被公家几位公认的笔杆子修改润色了一遍,请兴子天皇过目之后,便以天皇的名义命德川幕府、此时的征夷大将军德川家光到京都来接受天皇旨意。

    一时间,京都往江户的路上,羽檄飞驰急如星火。

    德川家光如何能够放过这个继续借助天皇的的旗号来树立自己权威的机会?当下便率领几十位大名这浩浩荡荡的队伍到京都来拜见天皇陛下,准备聆听鹤音。

    由天皇为代表的公家提出的六点主张,得到了南粤军的背书,家光同学乍一听似乎是对自己有些损失,但是,稍稍分析一下。却是有些喜形于色。这分明是给自己一面更大的旗帜以对付国内的各家诸侯嘛!

    往常若是有诸侯作乱,还只能打着天皇的旗号,就像是曹操袁绍刘备孙权一样,都指责对方是汉室奸贼。但是都在忙着搞自己的小王国。如今却是不一样了,天皇这面旗帜在手不说,这旗帜上还被南粤军加持了法力。倘若再有第二个岛津家试图问鼎自己的征夷大将军宝座,那么,势必会被南粤军视为敌人。

    除非。。。。。除非那个家伙能够给南粤军更多更大的好处,来换取南粤军的支持。想到了未来敌人可能会采取的手段,德川家光就暗自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这条卖国的路走到头,让别人无路可走!

    说错了,是在与南粤军充分合作,效忠天皇维持倭国国内稳定发展经济的道路上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而被强行摊派了任务,要在台场修建工程过程中出钱出粮出劳工的川越藩、会津藩、忍藩等几家颇为富庶强盛的大名也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既然天皇陛下和南粤军都要咱们大家各守边界彼此之间不得攻击吞并,那也就暂时可以稍微松一口气了。那些金判、银元、粮食、劳工就当是给德川家交的保护费。也在南粤军老爷们面前买个好吧!

    其他的大名,则是满眼艳羡的看着藤原北家嫡系的五族,近卫家、九条家、一条、二条和鹰司三家的子弟官员们可以在南粤军的许总督面前有个座位,而自己却只能跪在庭院内的树下。这就是公家和武家的区别所在了。武家可以从庶民之中产生,一步步的走上来,当年的太阁丰臣秀吉不就是这样走来的?可是公家则不同,必须有年代、有传承,有门第。这一点就和中原的世家门阀一样。当年李世民做了皇帝,想和清河崔氏联姻却被拒绝了。原因就是,你一个关陇军事集团出身的野小子。也配姓赵?!

    “有了这道圣旨,我就不必担心被别人吞并了!我的家族也会变成世家的,我的子孙也会成为公家的!我的家族也会和摄关五家一样的!”

    不止一个大名在心中暗暗激励自己。

    这五家垄断了公家社会的最高官职摄政与关白,因此并称“五摄家”或“五摄关家”。几乎是所有武家的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没办法。在讲究血统传承的倭国,便是牛叉如丰臣秀吉这样的天下人,也得考虑是要开羽柴幕府、或者是要往公家靠拢?因为按照倭国的传统,要当征夷大将军便不能当关白!几经考虑,秀吉决定认近卫前久当乾爹、成为关白;但是就在同时,秀吉已经失去成为征夷大将军开幕府的资格了。因为他姓“藤原”、不姓“源”。(后来他觉得四大名族「源平藤橘」已经不能代表他,所以他上奏请求天皇让自己姓氏“丰臣”,希望能成为日本的第五大名族。关白退休之后便是被称为太阁,这也就是太阁立志传这个游戏的由来。至于说德川家康,在今川义元死后,他“自我考证”出自己源出源氏,所以他有那个资格被任命为征夷大将军。(他既然都“考证”得出来,天皇的******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跟手握重兵的他对抗)

    如今既然已经无法成为另外一个幕府将军,那么就只能让子弟往公家的道路上行走了。也许会有子孙会成为关白或者是摄政,让家族成为倭国的第六名族!

    半月之后,许还山与施琅的舰队再次出现在了江户湾的海面上,得到了充分补给的船队士气高昂的扬起了如云的风帆向着东面驶去。岸边码头上,家光同学和已经正式命名为夏仁的天之丸,领着一群倭国的公家、武家两个系统的官员们哭的和泪人一般。

    这次让双方都基本满意的访问,在未来却遭到了大量有良心的历史学家的抨击。其中一位,就是旅居数国并且认识一位德国贵族的老爷子。他用异常愤怒的强调描述了这次访问这是中国资产阶级对殖民地**裸的欺压和讹诈,他们运用一贯简单却百试不爽的招数,利用东瀛统治阶级内部的分歧,只用了些许礼物,就让东瀛彻底放弃了国门控制权和基本民族尊严。随之而来的是商品的疯狂倾销和东瀛手工业者的大量破产,而破产者所能做的选择,要么是到万里之外为中华帝国当炮灰,要么是到南洋和北美、南美、十州等处充当苦力,妇女可能多一个选择,就是充当娼妓。

    当然,也有风轻云淡的,一位用河流名称充当自己名字的俄罗斯人,他一生写了很多惊世巨著,但是对此事,他却只说了一句话这是中国资产阶级和东瀛封建领主最好的勾结方式。(。)

    ps  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xh:1268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