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零三章 厉兵秣马
    广州。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珠江的江水一波一波的涌动,奔腾不息的向东流去。

    沿着珠江向东行走,一直到珠江口,这里便不是那么的人烟稠密繁华富庶了。只是有些人家星星点点的散落在江边。

    几个捡江渣的小孩背着竹筐嬉笑蹦跳着从家中往江口来,希望今天能够有些好运气,昨晚布设在江边的渔网可以有不错的收获。

    但是,还不曾看到江岸,便被几个虎着脸的兵士在路口拦了下来。

    “今日这里有事,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几个孩子当中的孩子头阿吉,见那些兵丁手中端着火铳,尖锐的铳刺上闪动着寒光,知道不能硬来,当即便眨巴着小眼睛,讪笑着领着几个小伙伴向后原路返回。

    但是,这些十二三岁的少年,正是上房揭瓦的年龄,又逢学堂里休假,见到有这样的大事在自己家门口发生,当下便起了好奇之心。几个人挤眉弄眼一番之后,便从草丛树木当中穿行而过,到了距离江边不远的树林之中,打算一窥究竟,回到学堂里也好去和别人吹牛。

    但是,树林外,江堤上也是有兵丁们往来巡视,看着他们的肤色、装束,几个少年有些胆怯不敢前行了。

    “阿吉哥,有水师陆营,还有近卫旅的兵!”

    “那几个家伙看上去不像汉人,大概是归化的蛮子,这些人可是一根筋的货!咱们还往前去吗?”

    少年们眼睛颇为尖利,一眼便看出了那些往来巡哨的兵丁分属于水师陆营、近卫旅,从肤色相貌上更是能够分辨出其中许多人是属于苗瑶溪硐等民族,这些人眼里只有国公爷,只有他老人家颁布的军令法度。一旦触碰到了这个霉头上,只怕可不是被爹娘吊起来打一顿那么简单了。

    “别往前去了,上树去!”

    几个少年在阿吉的带领下,如同猿猴一般各自选了一棵大树爬了上去。

    登高远望,却见江与海交界的水面上,疏疏朗朗的停着大小数十艘船只。在船队的正面。两艘破旧的沙船停泊在水面上,它们的对面却是十余艘恶狼一般的火箭船。

    在这些火箭船的眼中,这两条破旧沙船便是两条衰老但是却是肥壮的水牛,早已饥渴难耐的狼群恨不得一口便将它们吞下肚去。

    “主公。提督大人,火箭船已经进入发射位置。”负责此次演习的水师统领楚天雷,遥望着信号船上摆动的旗语向李守汉和郑芝龙禀告。

    “既然到位,那便开始吧!不必事事都请示。”

    随着旗语兵手中小旗摆动,十几艘火箭船上顿时腾起了条条火龙。张牙舞爪的向远处的沙船扑去。虽然江面上风颇为强劲,吹得火箭的飞行轨道歪歪斜斜,几支火箭甚至被吹落到江水中,发出不甘心的一声闷响之后便再无声息。但是,大多数火箭却是仍旧按照大致的轨道扑向稍稍靠前的那艘沙船。

    但是,这种火箭的精度可以是用坑爹来形容,虽然飞向了那艘沙船,但是却有些擦着船身飞龙过去,有些越过了桅杆,有些从甲板上掠过。在沙船的四周水面上炸起一个个水柱。

    水下不断传来的闷响声,和在水面上闪动的火焰,看得在远处树上窥视的阿吉等人兴奋不已,但是却又不敢叫嚷,一个个小脸憋得通红。

    虽然不少火箭偏离了目标,但是却也有几枚火箭落在了沙船甲板上,阵阵的爆炸声火焰冲击着人们的视听,随着这几枚火箭的击中目标,后续的火箭也纷纷在沙船上空周边殉爆,火焰和爆炸将沙船笼罩在了一团火光之中。

    “主公。第一艘沙船已经解决。现在进行第二艘沙船的攻击!”

    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李守汉对眼前的火箭船攻击效果哼了一声,算是比较满意。

    “主公,这新式火箭射程果然是要远了许多!”郑芝龙也是有些喜形于色。前日水师陆营在陆地上对这款新火箭也进行试验。射程平均算下来要比之前的火箭提高了一成半到两成。这意味着什么呢?也就是说原本安全的区域,也有可能成为火箭肆虐的场所。

    这些火箭其外形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但是用于推进的黑火@药,却是有了革命性的变化。采取了压缩技术!

    经过多年的设计和摸索,南中的军工部门研发出了用水力和畜力做动力的药柱压制机,这样的动力能够稳定而缓慢的输出压力——太猛就直接压爆了

    不同形状用途的药柱通过更换模具和调整压力来解决。不光可以做爆破装药,火箭推进剂也能用这个做——而形状、密度一致的药柱又是火箭弹道一致性的重要保证,意义非常重大。

    每斤用料中加入2两烈性烧酒,搅拌均匀。压制成型后,在气温不高于40度的环境中自然阴干,也可通过通风强制干燥,但不可直接向药柱上吹风——会变形和破裂。

    这样的环境在整个南粤军当中也只有耽罗岛最为合适,无论是自然环境还是安全保卫条件。因为药柱压制时,对于环境的湿度和温度要求比较苛刻,温度不能高于20度——高了也容易发生安全事故。

    这些在低温湿式压制法工艺流水线上制造出来的黑火@药,理论上可以将等重的黑火@药威力提高到六成以上,但是,李守汉却要求匠师和教授们只要能够确保这些黑火@能够稳定的保证有三到四成的提高水平就足够了。

    在李守汉给出的提示之下,匠师们和教授们开始试验将这种压缩黑火用于炮弹,看看是否可以将它用于炮弹和手榴弹之中。

    在李守汉的记忆当中,美国内战期间12磅榴弹爆炸也就是20多片破片,但是对于同样采取排队枪毙战术的南北双方造成的杀伤力已经令各自将领头疼了,如果换成这种压缩黑火的话,不要求多了,破片多上一倍,就足以让对手苦不堪言。

    但是,在科学前进的道路上却总是崎岖不平的。在手榴弹的改进大获成功,破片效果令人兴奋不止的时候。制造开花弹的进展却是令人不敢恭维。

    原因很是简单,没有合适的引信!

    “制造不了开花弹,那就只好尝试一下榴霰弹了!”

    人都是不知足的动物,所谓得陇望蜀。在已经可以将自己的火炮射程提高不少之后,李守汉又开始期望能够加大杀伤力。若是能够把那些内装无数小钢珠的炮弹让它们在大顺军和辽贼的队形上空抛洒向正在冲击的步兵、骑兵,给他们造成巨大的杀伤,想起来那幅美丽的景象,李守汉几乎就要笑出声来。

    “雷小子。我给你钱给你人,我那个儿子也交代过他了,全力配合你。要人给人要钱给钱。但是你得给我拿出来像样的东西。”

    李守汉故意的虎着脸对侍立在一旁的雷氏家族第二代之中的佼佼者雷列教训着。

    “主公,您请放心。说什么也不会丢了咱们霹雳堂的面子,不会让您丢了声望。”雷列却也是笑嘻嘻的应对着李守汉。

    所谓的霹雳堂,却是李守汉的一时恶搞。家族成员都在军工企业当中的雷家老爷子做七十大寿时,也给李守汉送去一份全帖,请他光临。虽然李守汉没有前往,却也是硬着头皮给雷家老爷子的宅子题了一个堂号。

    “霹雳堂”,这是他记不清在哪个武侠小说里看到的了。据说这家也是专门研发火器的。恰好应了此时此景。于是乎,被他拿来主义,用于给雷家的堂号了。对于这个堂号,雷氏家族却是异口同声的称赞,认为是给老爷子最好的寿礼。不但切中了雷家的姓氏,更点明了雷氏家族所从事的职业,而且听起来响亮威风。在得到这个题名之后,立刻便制成了金匾高高悬挂起来,作为雷氏家族对外的称呼。

    所谓的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尽管在远处树梢上的阿吉等人看得热血贲张。兴奋不已,但是在李守汉和郑芝龙、楚天雷等人看来,火箭的发射还不算是令人满意的,最起码。在射程上去之后,射击精度没有跟上去。

    同郑芝龙等人交代了几句,李守汉便在阵阵军乐声中扬帆逆流而上径自回广州城去了,留下郑芝龙与楚天雷等人在珠江口继续试验火箭。

    越秀楼中,南粤军官银号的总办刘俊林,已经在府中等候李守汉多时了。

    官银号已经从顺化正式的将总部搬迁到了广州城中。准备择吉开张。

    见李守汉的车马驶入了王府大门,在二道门前等候的刘俊林便立刻快步迎了上去。

    “你的人都到了?”

    “回主公的话,人都是挑的好手,办事地点也选好了,只得主公一句话了。”

    “也好,随我来。”

    李守汉可是读过马老爷子关于巴黎公社如何失败的诸多教训一文的,对于其中一条,失败的重要原因就是没有及时接管法兰西银行,任由他用金钱支持梯也尔政府印象极其深刻。梯也尔政府正是用法兰西银行提供的大笔金钱赎回了在色当被俘的数万法军战俘,同时招募流氓别动队,发起对巴黎的总攻。

    在从刘俊林口中得知,如今的晋商和浙商们已经开始经营汇兑业务,发行银票,并且已经开始在南北各地流通之后,李守汉当即便拍板决定,将原先只有铸造发行金属货币职能的官银号扩大经营范围,而且要北迁到广州开展业务。

    经济是基础,金融是关键。李守汉如何能够让这些家伙平白的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吸收存款,滥发钱票,悄无声息的掠夺财富?不要说是晋商此时头上还有些汉奸资敌的嫌疑,就算是普普通通的江南商人集团,李守汉都不能容忍他们在自己的辖区内进行金融掠夺。

    开什么玩笑,你们在我的地盘上发行银票、钱票大作特作生意,赚汇水,赚利润,到最后买单的还是我的老百姓。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

    一路行走,一边想刘俊林询问所掌握的晋商和江南商人们在金融行业所做的经营项目。

    根据商情司所做的调查统计,眼下在南粤军辖区内,北起登州、莱州,济南,经上海商贸区以及周边的松江府、杭州府等地。南下至广州等处,山西商人和江南商人共计开设了经营汇兑业务,吸收存款并且对外放款发行银票钱票等科目大大小小的钱庄、当铺、茶票庄、丝票庄、布票庄等买卖共计一百六十余家。

    “他们主要吸收存款,异地汇兑。通过这些来谋取利润。但是最大的利润来源还是通过发行钱票和银票获得。发出的银票,由钱庄和票号承诺保付之后,他们便可以大肆采购各种货物运输贩卖牟取暴利。有许多买卖家更是一边收了买主的定金,一边用银票支付货款,两边来谋取利益。”

    “除了这些。他们发行的钱票、银票,已经有不少超出了他们本身的可支付能力。商情司的兄弟们说,至少有两成以上的商家只有不到十万银元的本钱,却发了二十多万的票子出去。这也就是仗着都开在市面繁荣情况良好的登州、济南、莱州、上海、松江、杭州、广州这些地方,他们可以闪展腾挪左右应付而不至于出现什么纰漏,若是在天津,京师等处,只怕早就原型毕露了!这就,这群鸟人还在那里说什么,十个坛子八个盖。盖来盖去不穿帮就是本事。以属下看,他们只怕八个盖子都没有,有五个就不错了!”

    “五个盖子?我这就让他们四个盖子都拿不出来!”李守汉冷笑了一声,停住了脚步,“俊林,你明日拟一个章程上来,凡是在我南粤军境内做类似生意的,不管是当铺还是钱庄、票号,就是庙宇道观都一样,都给我按照所发行的票面金额两成上缴存款准备金。以在遇到突然大量提取存款时,能有相当充足的清偿能力。如果他们不愿意缴纳或者拿不出这笔准备金,立刻贴出告示,告示储户和往来商户。这家号子的头寸调度出现了问题,如果有事情发生,官家不敢保证储户和相与的利益不受损失。”

    “主公好狠辣的手段!”刘俊林在心中赞叹了一声。如此一来,那些滥发钱票的商家便是立刻原形毕露了!而且这样一来,在市面上流通的资金至少有两成变成了官银号可以长期使用的无息存款了!

    “俊林,你且说说。咱们这官银号该当如何经营。”走到了后花园的门口,李守汉稍稍停住了脚步,好整以暇的向刘俊林提出了他对未来官银号经营发展的规划问题。

    刘俊林却是在接到李守汉要召见他的通知之前便已经有了些眉目,在接到通知后,又召集官银号内的几个好手仔细了研讨了一番,自觉算是胸有成竹。

    “主公当年在河静时曾经发行五百文的钱票,为的便是方便人们携带着方便,商贸往来采买物品时不必挑着大把大把的铜钱行走。属下们觉得,应该还是沿着主公的这条路子走下去。既方便商业往来,也是要保护升斗小民的利益。”

    “你说,该如何保护?”

    “普通百姓军民人等,依旧是用银元、通宝,不论是发放军饷、工钱,还是日常用度,都是如此。至于说官银号所发行的银票,属下们打算以伍佰元面额为起点。凡是商业往来,五百元以上的贸易才好使用这些票子。而且,这些票子各地钱庄、票号、当铺有义务收兑。其实,他们也是乐于收入这些票子,试问天下还有哪家比咱们的本钱厚?他们领了这些票子,也是无形之下增加了资本。”

    这无形之中是给官银号在各地增加了数十家联号,让这些人替官银号维持信誉,制造声望,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而且属下们也是有了定规,虽然不收什么汇水,但是,凡是使用银票之人,必须在官银号内存储足够的银元或是等值的金元才可以。这就避免了滥发钱票,重蹈当年大明宝钞的覆辙。有了这个规矩,想来在江南各地会迅速得到认可。”

    用桑皮纸制成的大明宝钞,因为大明国朝建立之初,严重缺铜,所以才设立了宝钞提举司,其下再设抄纸、印钞二局和宝钞、行用二库。以中书省南京名义发行,分六等壹贯、五百文、三百文、二百文、一百文。一贯等于铜钱一千文或白银一两,四贯合黄金一两,票面上端为“大明通行宝钞”六个汉字。初行宝钞时,一石米值钞一贯。同时禁止民间使用金银交易。但是宝钞很快便开始贬值。洪武年间,在江西、福建一带便是二贯纸钞只能换铜钱五百文,永乐年间更是一石米到了宝钞几十贯、一百贯的地步。到了正德年间,干脆就废止了。

    宝钞是因为没有准备金,完全是靠着政府的威权进行推广,而官银号的银票则是类似于现金支票,只有你有足额现金时才会开出。所以,刘俊林才有不会蹈宝钞覆辙的话。

    “自从洪武年间发行宝钞以来,历代大明天子对于宝钞大都是只管发行不管回收。即便是回收也是要加收一次成本费用。在只准民间使用宝钞交易的同时,收税什么的依然只认白银铜钱跟各种实物。同时在江陵相国出来整顿之前,我大明一年财政收入不过一百万贯(两)左右,而宝钞发行量保守估计都在一百亿贯以上,这无形之中便是大肆掠夺民间财富,试问宝钞如何能够长久?”

    李守汉坐在廊柱下向着刘俊林侃侃而谈,为他指点着发行钞票可能会出现的弊端。一边说着宝钞的问题,他脑子里却也是在飞速旋转,“要不要说说扛着一麻袋的钱出门去买一包烟的经典段落?或是说说南京上海市民富裕的用万元大钞来做糊墙纸的豪阔手段?”

    “除了不能滥发纸钞之外,便是要做好防伪手段,各种纸张、暗号、编码、密记之类的务必要多考虑几处。这些年咱们的通宝和银元之所以能够畅行南北各地,为商民百姓所乐于接受,便是因为咱们发行的银元和通宝的成色、做工实在是太精细了,技术含量实在太高,伪造起来成本太大,所以根本无法造假。”

    而且制作仿制银元和通宝,成本太高不说,也是为他人做嫁衣。但是,制造假银票就不一样了。这其中的利润可是惊人的!

    “属下省得。”刘俊林点头称是。(。)xh:1268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