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 李自成的心事
    虽然没有摆出全副銮驾仪仗,但是行走在渭河平原的这支队伍却也是气势煊赫,威风凛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李自成骑着乌龙驹,缓辔徐行。前边有仪仗与器乐前导,金瓜钺斧指掌拳横一应俱全,数百名精锐武士护卫前后,更有百十面旗帜一路跟随。一个武士骑着高头大马,擎着一把黄伞,走在他的前面。

    看着渭河平原上那一片葱茏的麦田,跪倒在棉田麦田地头向着自己望尘拜舞的农人,想想这十余年来的四方转战,李自成不由得颇为感慨。只可惜朕的文才不佳,不然一定可以有诗作传承下来。他在心中不无遗憾的自嘲着。

    在他去年攻入关中之后,各路大规模的和小规模的军事活动就从来不曾停止。北面的榆林,南面的汉中,西面的甘肃都有捷报传来。南面的湖广、东面的河南等地也是传来消息,开春以来天气雨水都是颇遂人意,稻子和小麦长势喜人,若没有大的灾害,想来也是丰收在望了。

    关中的百姓看见李自成不断筹划军事,大顺军所向披靡,已经称得上武功烜赫,夺取天下的胜利为期不远了。而且也看见他到了西安之后,于戎马倥偬之中举行考试,修学校,征逸才,举贤能,定服色,改官制,直到颁布皇历,等等,样样举措无不显得这新朝廷正在锐意除旧布新,要不了几年必将文治彪炳,追踪盛唐。

    特别是这个冬天,更是从湖广、河南等地调来大批粮草,在关中平原上开展以工代赈,兴修水利开挖河渠等事,规定除了每日的伙食口粮外,每挖一方土,便可以有五斤粮米的工钱,多年来为水旱灾荒所苦的关中百姓顿时欢呼雀跃,蜂拥而至。一直到渡过了春荒时分,这场以工代赈活动才渐渐的平息下来。各地的民夫们欢喜的背着粮食赶回家中去耕作。

    军事上收复了河西故地,重新将汉家旗帜插到了玉门关上,整治上又是凸显出了新朝气象,大兴仁义。关中士民除少数被他抄家杀头的大乡宦、大贪官、大恶霸之家以外,几乎是人人都对他怀着真正的崇敬和期望,认为他果然是创业之君。一般老百姓尤其说他是真命天子。

    “陛下,这几日下了两场小雨,虽然雨水都不大。但是对于小麦和棉花却都是极有好处。”

    蓝色袍服上灿烂绣着两朵祥云作为补子图案的伍兴,落后李自成半个马身,望着官道两侧一眼望不到头满目绿色,也是掩饰不住满脸的欢喜神情。

    按照战国以来所谓“五德终始”的学说,宋献策等一干神棍们一番推断后将大顺朝定为水德王,服色尚蓝。以对应大明朝的火德,同时,也是取以水灭火之意。大顺朝廷文官的补子以云为饰,一品一朵,直到九品九朵。

    这些关于建国改元、颁布历书、改易衣服颜色。都由礼政府遵制宣告各地军民,从甲申元旦起,一起遵行。还有一件大事,同样是由礼政府宣布的。避讳的字,凡是犯了他的三代名讳的字,都得禁止使用,改用其他的字代替,或者改变笔画。他自己的名字“自成”两个字,是十分常用的字,如果都禁止使用。将给天下臣民造成很大的不便。所以他宣布从甲申年元旦起,将“成”字改为日字头下边带成功的成字,这样成功的“成”字就不必避讳了。总之,凡是开国帝王应该在改朝换代时所必须做的事情。他和大臣们都考虑到了,都做了准备,马上就要颁布。至于文武官制,在襄阳的时候已经制定,如今又加以修订,更加严谨。

    如今伍兴便是大顺朝廷的二品大员。户政府侍郎,署理尚书之职,总理钱粮度支和各处州县以下官员培训事。

    “自古便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大顺军之所以能够所向披靡,入关之后迅速收拢民心,原本残破不堪的关中也是隐隐然有了复兴气象。此中,先生度支粮饷,筹措军需民食居功至伟!”

    李自成的这番话,倒是如实的对伍兴的功劳做了一个点评。大军攻破潼关,南北西各路人马千里远征,全赖伍兴坐镇西安为各路军马筹备军需粮草,组织人员转运接驳。这才令袁宗第、刘芳亮、郝摇旗等人只管安心对付正面之敌人,不必担心军中缺少粮饷。当袁宗第等人将缴获的金银财货牛马等物运到西安后,又是伍兴力排众议,请李自成颁发旨意,在关中平原上兴修水利,以显示新朝气象,同时也是为了造福桑梓,为大顺朝廷有一个巩固的后方。

    所需要的粮食,自然是伍兴用这些金银马匹等物向山东的李华宇求购得来,所购买的粮草未到时,便从河南、湖广等地府库之中临时调拨,之后再行归垫。

    “朕听牛先生江说历朝历代的开国君主之事时,记得汉高祖之所以能够得天下,便是他有个萧何为他镇守关中,伍先生,你和李公子两个,便是朕的萧何啊!”

    “陛下夸奖,令微臣诚惶诚恐了。”

    李自成摆了摆手,用马鞭向前虚指,“若是没有你和李公子、玉峰几个人尽心尽力的在各处主持民政,朕又岂能看到如此景象?朕也是出身农家,看了禾苗便能知晓,今年想来关中定是个好年景。朕已经传旨,免去关中今年夏粮,改为官家收购,也让关中百姓能够稍稍的休养生息一番。”

    “陛下英明仁厚,臣谨代关中百姓叩谢皇恩!”

    “先生却是客套了,朕如今已经是化家为国,这家国本身是一体,如何不想法子让家里人过得好些?”说完,李自成便是一阵朗天长笑。

    形势大好,李自成自然也是欢喜万分。不过这些日子,他耳中也听到了不少杂音。大顺开科取士,招募了很多仕子,然后把这些仕子下放到州城府县去的时候,却跟秦法学堂培养的地方官吏发生了一些冲突。由于秦法学堂都是长期在基层干实事的人,因此论起办事能力这些仕子拍马都比不上。但是这些读书人中了科举,自然要当官,所以职务就比他们高。于是,心怀不满的秦法学堂官吏把这些仕子称为官蠹。对这些仕子的命令要求,也是阳奉阴违,甚至有当面翻脸吵闹者。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那么大顺恐怕还没有开疆拓土。就得忙于内斗。

    于是乎,这些科举出身的官员便悄悄的串联起来,隐隐然奉牛金星为主将,与秦法学堂一系的官员展开明里暗里的争斗。而牛金星自忖在大顺朝中,自己既不像老八队和郝摇旗这样的闯营老人有战功。有资历,也不像李岩有声望,带着一哨人马前来投奔,帮助李自成编纂民谣,收拢人心,甚至比不过宋献策这个矮子有献上图谶蛊惑人心的功劳。为了能够在大顺朝廷之中立足,他也乐得有这些人相助声势。

    于是,以牛金星为首的所谓科甲官员,隐隐然已经有了结党之势头,同秦法学堂的官员势如水火。这些人为牛金星摇旗呐喊。给他在朝中制造声势,争夺首辅之位。

    这些视,被掌管逻查、暗桩密探等事的刘体纯一一汇总,密奏给李自成。

    这件事也是让李自成颇为头疼。他入关之后,为了收拢那些读书士子的心,积累人望,便开科举修学校。但是,秦法系官员的实际工作能力却是他早就看在眼里的。而且这些人眼下掌握了大顺朝各地方基层政权的日常行政,没有了他们相助,只怕大顺朝也是无根之水了。比起科甲系来。他们虽然说不会什么诗词歌赋,但是胜在人数众多,而且掌握了基层行政,却是万万不能伤了他们的心。要是按照以往在闯营。李自成大可以排摆酒宴给两人劝和,但是现在李自成已经称帝,自然也得学点皇帝的做派。于是李自成就像以往那些帝王一样,跟伍兴、牛金星打起了哑谜”伍爱卿,牛爱卿,自古天子牧百官。百官牧民,不知两位爱卿管理的百官现在何为?“

    面对李自成的询问,伍兴胸有成竹的说”修河道、发工粮、清理积欠,甚是繁忙。“牛金星则是老脸一红,因为他看中的那些仕子现在正在抓瞎中,但是总不能就说啥也没干,于是牛金星说”署理政务,亲睦同僚,了解民情。“

    李自成心中默默一沉,看来这两人果然是明争暗斗,虽然说臣子内斗算是君王的权术,但是要是斗的太狠,岂不是跟大明一样了?想到这里,李自成灵机一动,这些积累的想法渐渐的有了眉目,于是他突然问两人“两位爱卿,你们说说,这南蛮子的法度是否可取?”

    伍兴牛金星差点笑了,心说陛下你这是开什么玩笑,咱们所有做法都是照抄南蛮子的成例,一点版权费都没交。要是按照国际通行规则,恐怕李公子早就带着城管来敲门了。好吧,这是作者的黑话改编版,伍兴牛金星所做的,当然是把南中的做法大大称颂了一番。

    李自成点点头,然后说道“我觉着南蛮子有个做法更好,不过我们尚未推行,那就是官吏一体,普及学校。朕曾思考明朝弊政,发现民智不开,官员昏聩,小吏奸诈是明朝灭亡之根。民不智,则易被小利所诱,官不深入黎民,则易被小吏玩弄,而小吏上进无门,则心中只想贪墨。今朕当除积弊,民当强制入学堂学习,官员必须从小吏做起,而小吏若是精干可用,也可为官。现在八股取士多年,当然只能遵成法,但是将来学校推广之后,当改科举之制,学校考试,取吏,官从吏取,如此当可除明朝之弊,不知两位爱卿意下如何。”

    秦法系官员和科甲系官员的明争暗斗,暂时便是以李自成出面调解而告一段落。

    但是,牛金星的首辅之位,暂时却被搁置了下来。从宫中传出来的消息,这个位置,皇上有些拿不定主意,不过,似乎制将军李岩倒是颇有几分希望。这个消息传到了牛金星的耳朵里,顿时如同一桶雪水从头浇到了脚后跟。那李岩无论是从家室、才学都远远胜过他。同样是举人功名,但是李岩在河南的声望可是比他强多了。

    他牛金星可是被李自成从监狱里搭救出来的,本身就欠着天大的人情。人家李岩可是拉着队伍投奔的李自成。而且这些年,不论是战场上的军功,还是处理民政。大顺朝上下都是有目共睹的。李自成若是将首辅之位给他,牛金星当真是没有说话的地方。

    特别是这次,李自成特意令署理户政府尚书职务的伍兴陪着他在渭河两岸巡视一番,牛金星更是一时气馁。也只能是暗自安慰他近期收的那些门生。“便是李公子做了首辅也没关系,他在起义之前也是读书人,更是有着举人功名在身的豫东名士,想来也是深明大义的。”

    陪着李自成出来巡视渭河两岸的伍兴可没有牛金星想得那么多,在他心中。简直把这次陪同圣驾前往当成了一次春游。可以好好看看渭河两岸的大好春光。

    君臣二人在渭河边上策马行走了一番,看了看冬天所疏浚的河道沟渠将渭河水欢快的引进到麦田棉田之中浇灌着万顷良田,不由得二人都有一时豪气万丈在胸之感。

    “朕幼年时便听老人讲,当年秦王在关中修了郑国渠,这八百里秦川变成了米粮川,后来朕起兵之后经过四川时也曾看过李冰父子所修的都江堰。这两处水利为秦国并吞六国打下了物质基础。只可惜天启以来,明室衰弱,这大好的关中粮仓也变成了白骨遍野之地了。若不是先生主持以工代赈,这一冬一春,不晓得要冻饿而死多少人。”

    李自成夸赞了一番伍兴所做的工作。迅速话锋一转,问起了其他的事情。

    “先生,看这麦子长势,还有各处的棉苗情形,若是不出大的天灾,夏粮丰收应该问题不大。不知道对于财赋度支之事,先生有何良策?”

    除了将山寨自南粤军的官绅一体当差纳粮之法和把崇祯丢弃的老祖宗嘉靖皇帝的优免则例等法度坚定不移的在辖区内推广,鼓励垦荒奖励耕织等等历代休养生息之法以外,伍兴也只能是绞尽脑汁的向李自成提出建议,尽量的在关中扩大棉花种植面积。同时将土豆、番薯、玉米等高产作物想办法在关中和陕西甘肃各地推广种植。“棉花用来换取我大顺所需之物,粮米则是用于军需民食。”

    “除此之外,便是尽快的铸造永昌钱币了!”

    伍兴的这话,也算是切中了要害。这几个月军需、民用、赈灾、水利等处都是大把大把的银子撒出去。如果不是在关中抄了秦王等宗室和一群乡绅的家。再加上从西番地等处缴获的财货,光是依靠河南、湖广等处的钱粮税收,大顺军怕是难以支撑过来。

    如今在从南到北长达数千里的大顺辖区内,流通的铜钱大多是南中通宝和明朝历代皇帝所铸造发行的钱币。银子则是各种各样,不过,银元因为成色统一。分量均等,携带方便而成为市面上比较受欢迎的货币。

    李自成虽然不懂得货币发行权和铸币税对于一个政权的重要性,但是他却知道历朝历代都要发行铸造钱币来表明自己的合法性。而且,总是看着南粤军发行南中银元和南中通宝在自己的地盘市面上流通,这心里却是着实不是滋味。

    铸造钱币,自然也是目前一件大事。明朝廷的钱币虽然还可以继续使用,但必须赶快制造大顺通宝,来代替明朝的钱币。自从天启年间以来,明朝因为国库枯竭,制造了很多又轻、又薄、铜质又坏,带着不少眼的小铜钱,民间称之为麻钱或皮钱。所谓麻钱,是指钱面不光,带有沙眼,像脸上的麻子一样;所谓皮钱,是因为元朝时候币制混乱,缺乏黄铜铸钱,就用羊皮制造钱币,使人们十分反感。所以如今对那些又薄又小的钱,也称为皮钱。

    由于天启年间中央政府铸造的钱币质量很坏,各地伪造钱币愈来愈不能禁止,银价日趋昂贵,钱价日趋低落,给百姓带来很大的痛苦。江南苏州一带,民间曾经拒绝使用大启钱,酿成很大的风潮。

    李自成对于民间厌恶这种钱币的情绪也是深刻了解,深深懂得老百姓的心思。所以不论是四川、陕西、湖广交界地带往来周旋之际,还是在商洛山中被围困的时候,但凡是有需要赈济百姓或是发放钱粮的时候,他都会特意叮嘱叫亲兵们带着许多嘉靖、隆庆和万历三朝铸造的厚敦敦的大方钱,散给山中百姓。

    这样的钱币,比起明廷所铸造的跑马崇祯来自然是深受百姓欢迎。

    “咱们要铸造钱币,自然要铸造好钱出来!”(。)

    ps  求月票,求订阅!xh:1268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