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一十章 掺沙子。
    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仔细的和李沛霖等人研讨了一番之后,李守汉还是默许了郑芝龙、姜一泓等官员以自己的官职身份联名向朝廷上奏,要求为大明朝廷保留一份元气计,将东南数省尽数归属于梁国公管辖,“以为东南互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同时,这份倡议,由南粤军控制的报纸在江南各地进行刊载,并且,那些写手们按照各自报纸主笔的意思,极尽推波助澜摇唇鼓舌渲染之能事。将参加东南互保后的好处一一列举出来。什么梁国公大军驻扎在此,不必担心流寇、匪徒作乱,而且他老人家所部向来是军纪严明公买公卖,加上军饷充足,国公爷爱兵如子,兵士们每日里都要有荤腥入口,你们家里田地鱼塘所出的菜蔬鱼虾鸡鸭等物,怕是要卖个好价钱了。

    过好日子,过太平无事的好日子,过太平无事丰衣足食的好日子,是每个老百姓所追寻的目标。在报纸、茶楼酒肆说书唱曲先生们连篇累牍的舆论轰炸之下,于是乎,江南百姓们期盼早日加入东南互保的心思,不亚于我们当年期盼着加入关贸总协定之后各种外国的好东西都极度便宜了之后的心态。却是浑然忘记了当真那一天到来的时候,铺天盖地一般涌来的细致紧实的染色棉布、绸缎,砂糖、瓷器等南中商品会不会把自己挤得没有了生计?

    对于此事,南京城里的官员和勋贵们却也是一片叫好之声。不久前的张献忠渡江南下,在南直隶、偏沅、赣南、赣北等处好一通袭扰,着实的吓坏了这些大人先生们。虽然各自在松江府、杭州府早早的都置办了宅院,开设了买卖。但是倘或是留都当真有失,那可就是自己的官运到头了!

    现在,有高个子愿意来给咱们大家撑起这片天来,为啥不愿意?

    于是乎,在留都各衙门尚书、各位爵爷的联合倡议之下,请求朝廷允准留都、南直隶、浙江等处进行东南互保的题本,被海船连夜送往京师。题本虽然只有千余字的内容。但是在结尾处列名签字的大小官员、勋贵们的官衔、爵位名字,却是密密麻麻的有三千多字!

    不曾等这份题本到了天津登岸,凤阳总督马士英的题本也拜折明发。他的动作更快,走得步子也是更大。不但在题本当中提出为了确保祖宗陵墓与中都的安危。必须加入东南互保之外,更是宣布在凤阳总督辖区内,参照梁国公在广东所推行之法度,实行官绅一体当差纳粮,实行各种南粤军的税收制度。“以苏民困,以充府库。”

    一时间,黄河以南仍旧为明军控制地区,一片要求加入东南互保的声浪。

    看着雪片般飞来的效忠信,李守汉却是只管轻轻的笑了两声,吩咐公事房将这些书信存档,以备日后是否能够派上用场。

    他却只管在一张印有梁国公专用的信笺上挥舞狼毫,下了命令给公事房。命令公事房加大对政事堂的投入,特别是内地籍贯官吏的培育力度。

    “至少在一年内,给孤培养出五岭以北籍贯的一千名州县官。五千名乡镇长,一万名村长!”

    “主公,此事却有些难了!”

    坐在李守汉面前的王龙,手中捧着这道朱砂淋漓的札子,不由得有些瞠目结舌。他和他手下的数百名骨干到两广、南中也游历参观了些日子,也正是在出现了东南互保和劝进的风头之后,李守汉特意命人将他从柴棍地区找了回来。

    召见王龙,对李守汉来说,也是无奈之下的亡羊补牢之举!

    这些日子李守汉自己躲进小楼成一统,不管外面如何的惊涛骇浪都是一副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的模样。但是。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却也是让他心惊胆战了。

    眼下南粤军内部的势力派别已经各自露出了面目,彰显出了实力。虽然没有当年朝堂上齐楚浙党、东林党那么彼此之间掐得和乌眼鸡一样,但是。却也是有着各自利益的诉求的。

    别的不说,此时在山东济南府的李华宇,他的想法就和李守汉不同。在他看来,中原之地,最好不过是一块能够充当南粤军原材料来源和产品市场的土地,只要能够为南粤军提供源源不断的劳动力和原料、市场。这块土地上谁当家作主,还当真不在他李大少爷的心上。

    如果他李华宇只是作为李守汉儿子具有这样的想法,那么咱们的梁国公完全可以拿出老子的威风来狠狠的教训他一顿,把他的错误思想纠正过来。可是,在南粤军内部,特别是二代南粤军当中,大多数人已经对中原的情怀意识很是淡薄了,在他们看来,他们就是南中人,顶多是家族祖坟老宅在福建、广东一带。那里如今也是归属国公爷的管辖范围,至于说更加遥远的长江、黄河一带,都是那些这几年才蓬头垢面的从船舱里爬出来的中原流民的家乡,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何必劳心费力耗费粮饷消耗兵力的去为那块连年荒旱的土地去争斗?

    经济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这些年来,南中各地农田在推广了金属农具之后,效率自然大大提高,各种技术例如使用水牛耕作、推行稻田养鱼、养蟹,有条件的水田进行的稻麦轮作,山区旱田的番薯、玉米等作物的本土化与推广,让粮食连年获得丰收。再加上国公府每年以保护价进行粮食征收活动,使得本来就是被称为水稻天堂的这块庞大的土地越发的显得丰衣足食富庶繁荣。同自己的好日子比较起来,那些不断涌进南中的中原流民虽然不停的补充着南中的各种劳动力缺口,也是在各地进行着开垦荒地的活计,但是,他们带来的关于中原各地的负面信息,也是越发的使得南中军民从内心深处便不太愿意去经略中原,只想着维持眼前的局面就好,若是要土地的话,十州也好,扶桑之地也好,大片的土地都在那里等着咱们。中原来的流民。在已经在南中各地经营了些年头的前辈们看来,就是一群远房的穷亲戚,如今家里没饭吃了,便来投亲靠友。这种心理上的优越感。更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坚定了这些人的内心信念。这种优越感,大家可以去找找香港回归前的各种影视作品来参考一下就是了。那里面可是有着诸多什么“表叔”、“表姐”、“阿灿”之类的描写的。

    所以,为了改变这种情形,首先一点就是要尽快的在南粤军的官员队伍当中纠正意识,同时要以最快的速度培养出来一个能够与南中本土派相抗衡。至少能够有一战之力的中原派系出来。

    纠正意识倒还算是容易,眼下南粤军体系内对于李守汉的命令也好,指示也好都有着一种近乎于神谕的崇拜,能够做到不折不扣的执行。但是培养出一个新的派系出来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思来想去,除了命令吏司尽快将籍贯属于中原地区,或是在中原地区长期作战、经营的那些官吏军官整理出来,加快提拔使用之外,便只能是在眼前这个王龙身上做些文章了!

    王龙投到山东时可是带了一大批秦法学堂的学生来的。虽然是山寨货,但是却也是皮实耐用,最要紧的。他们适合中原各地的情形。只要是轮流的到政事堂进行一下回炉,那便仍旧是南粤军行政体系的好手。而且,他们还可以充当一下政事堂的教员,从另外一个方面贯彻一下李守汉抄袭鞍钢宪法的两参一改三结合,让学生们互教互学,改变那些政事堂学生对于中原各地的各种模糊认识。这样一来,不但提升了这些秦法学堂学生的水平,同时他们也是充当了一下酵母的角色,势必会带动一批政事堂的学生有想法北上。

    一进一出,关系可就大得很了!

    至于说王龙本人。李守汉也是有着自己的想法。他打算让王龙在政事堂强化一些时间,补充一下基本常识后,到柴棍、九龙江或者是湄南河一带担任一段时间的道台,熟悉掌握了南粤军的政权运行模式程序后。便是另有一番重用了。

    李守汉在内心早已为王龙安排好了一个职位,那就是登莱巡抚!

    登莱巡抚,在大明官制之中是隶属于总督山东、登莱兵马钱粮事务的官员,原本是为了防备辽东反贼们从海路南下袭扰山东二特意从山东巡抚治下分离出登州、莱州、青州府和登州镇总兵归登莱巡抚节制。鼎盛时期,便是辽东半岛上的金州、复州、海州、盖州等四座卫城和著名的东镇兵以及沿海岛屿都归登莱巡抚管辖。从这个职位设立开始,在袁可立等人的不懈努力下胶东半岛与辽东半岛便依托海路被紧密的联系在了一处。一直到了著名将领袁崇焕杀了毛文龙,为大清除去了如同附骨之蛆的心头大患之后,辽东半岛上的诸多城池才开始逐渐被辽东反贼们一一攻陷。到了还珠格格她爹孔有德发动兵变血洗山东之后,登莱便彻底的衰败了下去。

    这几年随着李家父子对山东地面的不断投入,不惜工本的建设,登莱巡抚这个位置也是从之前的万人嫌,渐渐变得含金量颇多了。许多人钻山打洞的挖门子找路子要到登州担任这个巡抚,为的目的各有不同。但是,谁都知道,这是一个安稳又有大大的油水的差事。别的不说,光是登州、青州、胶州等处港口,每年收入的银元便有多少?

    但是,各种请托都被李守汉以各种理由挡了回去。他还不想让那些人把手伸进自家的钱袋子里去捞钱。今天这个职务之所以要派给王龙,其原因也是很简单。

    李守汉要往中原加大投入!同时,要在李华宇的部下掺沙子!

    王龙因为他在龙虎营时期的经历,同李华宇建立了感情基础,能够彼此信任。但是他的出身经历,与各家农民军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与京营将领能够成为结拜兄弟的交际能力,又决定了他绝对不会是李华宇的核心班底成员。

    所以这些条件,再加上王龙本身又是一个极为能打,善于带领骑兵的将领,从他的履历来看,他在曹营之中也管了一些民政事务,不算是什么生手。综合起来,李守汉决定一定要重用王龙此人!

    在李守汉的内心深处。对于登莱巡抚这个职位还有另外一个用意。那就是一旦京师有变,李自成的大顺军也好,多尔衮的大清军也罢,不论哪个军队先攻破京师。按照他的安排,崇祯都应该逃出京城经天津海路南下,在登莱地区登岸短暂停留之后,南下入长江水道到留都南京。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能够捏着鼻子同意郑芝龙等人提出的东南互保的原因之一。

    “王龙,在咱们南粤军的老窝里行走了这些日子。感觉如何?”

    命人给王龙端来了茶点水果,李守汉这才缓缓的同他开始谈话。

    充足到了变态地步的粮食供给,大量的油料和豆制品,名目种类繁多的糖品,因为毗邻大海,又有无数海船在海面上劳作,更不用说各种鱼类的供应。除了这些,淡水鱼、猪牛鸡鸭的充分供应,让王龙等人看到了一个前所未见的世界。

    这些人都是原来曹营当中老营骨干,并不是那些没有吃过肉吃过油的普通流民。这些普通的肉食点心菜蔬饭食还不足以让他们惊讶。但是,胜在普及。

    能够在他们行走所见到的任何一个城镇村寨当中都见到家家户户房檐下沉重的米缸,在背阴通风之处见到悬挂在房梁上的咸鱼风鸡腊肉等物,不时的可以在街巷的垃圾池当中看到各种动物骨头和蛋壳。这些迹象足以让王龙和他的手下们感到惊讶。

    这是他们走遍中原各地都不曾见过的景象。当有人提出这个慨叹的时候,立刻被大家嗤之以鼻。若是大明朝有这样的景象,咱们又何必做流贼?

    会不会是有人事先安排好了的?这个说法又被众人还以白眼。那些肉食什么的可以提前准备好,可是那沉重的米缸下面常年累月的痕迹,却是伪造不来的。沿途咱们所见到的那些百姓的神色体态,分明就是红光满面,常年油水充足的人才有的。何况。说句泄气的话,咱们现在是什么身份,国公爷犯得着用假象来骗咱们?你也忒意的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但是,当随行的官员们告诉王龙等人。这只是原来黎朝的辖区升龙等处百姓的生活,若是到了河静、柴棍、九龙江、湄南河等处,那才当真是富庶之地,稻米成仓鸡鸭成群的所在。

    “国公爷有这么多的粮草储备,又加之人口众多,为何却不北上中原。去给自己换一件黄袍穿上?”王龙却也是想到了什么便向那随行官员问什么。

    这个问题确实是难住了礼司随行的官员。他想了好半晌,才给了一个王龙听来十分勉强的答案“粮草虽然多,可是消耗却也是更多。再向前行走,到了河静,将军便知道了。”

    果然,到了河静这个南粤军真正意义上的老窝之后,王龙算是真正的明白为何南粤军能够做到甲坚兵利这四个字的原因所在,也明白了为何中原各股武装力量,不管打得什么旗号,都视南中所造之甲胄兵器为一时之精品的原因。

    作为前曹营的核心骨干成员,王龙可以说走遍了江淮河汉之间的广大地域,同此时在中原大地上的各种武装都打过交道,甚至便是辽东反贼,也因为在龙虎营的那段经历他也颇为熟悉。

    在他的印象当中,农民军各部军队刀枪甲胄器械来源十分简单,不是从官军手里抢来的,就是花钱买来的。自己营中很少有工匠能够打造甲胄器械,即使有也只能是稍稍进行一些维修整理类的活计。因为战术需要他们不可能在某个地方待太久。也就是在与闯营合伙之后,曹营才开始像闯营一样设立工匠营收集各种手艺人开始大规模的制造甲胄器械。

    至于说辽贼,他在山东时也曾经审问过几个俘虏,按照这些俘虏不无得意的供词所描述,盛京城外,绵延十数里,烟火昼夜不休,丁当声响不断。当时听了,便让王龙颇为惊讶,连绵数十里的铁匠铺子冶炼工坊,这该有多少人在里面劳作,每年能够制造出多少器械刀枪甲胄来?怪不得鞑子兵马如此强悍!

    但是,当河静城外的工场区出现在了众人视线当中时,王龙立刻便知晓了为何礼司官员说消耗也是巨大的了。在众人视野当中,无数的烟囱密如柴林一般,向空中喷吐黑烟。无数混身煤灰的官奴手脚不停的将一车车焦炭沿着铁轨推到他们的目的地。无数的工场作坊如鱼鳞般鳞次栉比的排列着,一直到了众人的视野所及尽头,仿佛到了天边都不曾停止。

    参观了冶炼钢铁的高炉,打造兵器的工场,铸造火炮的炮场,王龙和他的手下们,思想上已经悄悄的发生了又一次的变化。不再是为自己及时投奔了南粤军跟随了李守汉而感到庆幸。如今在他们的心中,在为自己已经是南粤军的一员而有些自豪。私下里对比起来,王龙觉得,多尔衮那厮若是与主公争夺天下则必败无疑!

    “以此攻城,何城不破?以此克敌,何敌不败?”

    在河静军工,看着那些工匠们给一排排的火铳、火炮擦拭上油,做着最后的几道工序,抚摸着似乎尚有余温的炮身,王龙口中不由得喃喃自语。

    他的本部人马作为曹营的火器部队,是熟悉这些铳炮威力的。几次大战役,他和罗虎便是靠着这些武器所发挥出来的卓越性能,将士们的力战不退而取得了辉煌的战果。

    作为农民军第二代之中的佼佼者,他和罗虎、张定国、张可望等人一样,都深知这些火器的威力。但是这一路走下来,沿途村寨里壮丁们不时操练的身影,学堂里的孩童玩耍时也要列开阵型的表现,他更加坚定了要跟着李守汉打天下的决心。

    有源源不断的武器供应,有着受过基本军事训练,懂得军纪森冷的兵员队伍,再加上丰足的粮草,就算是李守汉躺在广州城里睡觉,前线的将领们用兵马钱粮火器同敌军对耗,也能耗死对手!

    当李守汉问起王龙,他这次沿着升龙、河静到柴棍的数千里走下来感觉如何,有什么见闻时,王龙便是将上面的那些心得如实相告。

    “属下在河静时,听闻匠师们正在研究新的炮弹,一时兴起,想想咱也是在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同官军打过,也同各地的杆子民团打过,连辽东鞑子都打过,于是便班门弄斧同大家一起谈论起各地军队面对炮火时的不同反应。也好让匠师先生们能够有所心得。”

    见王龙有心在这些地方,倒是让李守汉有些意外,但是又颇为欣慰。

    “什么炮弹?”李守汉随口问了一句。

    “我也听不太明白,好像是要把大量的霰弹装入空壳内,装填上******,用来对付敌军的大队骑兵和步兵冲击的。属下离开的时候正在研究如何铸造那个空心球,据说很讨厌。要求球壁尽可能薄,但是发射时还不能碎裂。不过,大学里的几位高手先生都去了,在河静军工那里进行计算如何一个尺寸,怎么的强度,怎么样的装药量等等诸多因素。听得属下头昏脑胀的。不过,这种炮弹的弹壳似乎已经明确了,就用白口铁铸造。”

    李守汉听明白了,这是要设计制造榴霰弹的节奏啊!有了这东西,在很大程度上就可以弥补自己骑兵不足的短板了。不过,看来一时半会还很难批量制造出来。他打了个哈哈,开始进入了正题。(。)

    ps  不好意思,发烧病了几天。耽误了很多事。大家有情绪的话,就用月票和红包砸死不厚道的作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