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七章 多尔衮:准备入关!
    李守汉暂时无限期停止了与辽东反贼的大宗商品贸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道命令立刻不折不扣的在南粤军系统内贯彻执行。

    原本吃水极深,负载极重的数十条福船,在北上辽东的途中,沿途接到命令,所有的粮食不得运往狮子口、锦州等地。于是,山海关、宁远一带的码头上就热闹非凡起来了。

    “少将军,大少帅接到了您的信,体谅您的难处,便将原本要运往天津的粮米截留下来,先行拨付宁远、山海关的兄弟们充作军粮。大少帅还有话,只要您在山海关宁远这一线一日,您部下的粮草便不用担心!”

    宁远城外海边码头道路几乎都是以上好的青石垒砌而成,当初这里因为负担着军港和为辽东大战大量军资转运的任务,南粤军将这里好生修整了一番。曾经异常繁忙,如今,随着辽东大战的远去,这里也渐渐的冷落了下来。码头边密密麻麻都是高大的仓房,也不知属于当地什么大商贾或是权贵所有。各处仓房之间、通往码头的方向,为了输送物资方便,都是一条条的青石板路或是小石子路,非常好走,比起那些坑坑洼洼的官道,这路面简直就是一条条高速公路了。

    码头上一字排开满满摆放的都是吴三桂派来卸载粮米的车辆,有马车,有独轮车,为了尽快的将粮米搬运,更是召集了数以千计的民夫手执扁担绳索,或者是肩膀搭着一块粗布在码头外面列队等候装卸。

    人们鱼贯而行,到码头边上,看着船舷上的脚夫们七手八脚地在水手们的指挥下借助着一个个滑轮将一袋袋粮食卸到码头上,这些人将粮米接住,搬运到自己的马车或是独轮车上。

    看着这热闹繁忙的景象,听得隆盛行管事掌柜的以南粤军自家人的口气称呼自己,吴三桂心中安稳了不少。他也有收到风声,近期不会有粮食卖给建奴,奴贼缺粮。势必会蠢蠢欲动。到那时,他便有理由不去山西去同李自成拼命,守着海边,要什么有什么。足以养活这几万大军,当真天下有变,也是可以待价而沽。

    “本帅回头便修家书,向母亲大人表明心迹,誓死追随母亲大人、外公大人。另外。还要拜请先生费心,有封家书是写给济南大舅舅的。辽东诸军唯大舅舅马首是瞻。”说起来,吴三桂的岁数比李华宇也是相差无几,甚至还大一点,但是,他这一口一个大舅舅的叫着,丝毫不觉得肉麻,反而十分亲切。

    那掌柜的也是得了李沛霆的密示,知道自己的这趟差事目的何在的。见吴三桂有这么一个明确的态度,自然知道这趟差事办得十分圆满。几十万石粮食在南粤军来说算不得什么太大的代价。能够用这些粮食换得几万大军的动作,这个买卖,划算!

    当然,吴三桂也不是那种只知道占便宜的人。当即便令手下将领带着掌柜的去交割马匹。数千匹上好的蒙古马,另有数百名蒙古牧奴。至于说那些来自科尔沁草原的马匹和牧奴是怎么个来路,吴三桂没说,隆盛行的掌柜的也懒得问,只管接受检视这些马匹的情形,招呼那些牧奴去洗澡吃饭换衣服,安排郎中给他们种牛痘。

    人世间的事情。孤阴不久独阳不长。此起彼伏是天道循环。宁远的吴三桂情绪高涨了,锦州、盛京一带的多尔衮就高兴不起来了。

    原本派到锦州码头上准备交接货色的奴才们很是沮丧的向他禀告,因为这些日子海上没有风,那些吃水深载重大的粮船一时到不了。只有那些运输盐和绸缎、瓷器香料等物的船只到了。将货色卸下后,把咱们的红蓝花染料和染好的棉布运走,留下一句话说,稍等些日子,待海上起了风之后便会有粮船到。

    可是,看着院子里被西风吹得扑簌簌乱响的纛旗。多尔衮不由得心底浮现出了一个念头,“莫非南蛮那边有什么变故?”

    这个念头甫一出现,登时便惊得多尔衮一身冷汗,湿透了内里贴身穿的小褂!他现在虽然是身为摄政王,位高权重;但是,他很清楚,忠于黄太吉的那一派势力并没有因为豪格的死而变得销声匿迹,他们只是暂时收敛起了爪牙,躲在角落里****伤口等候时机。一旦他们认为机会来了,他们就会猛扑上来,把他多尔衮撕得粉碎,连一点骨头都不会留下!

    “去,请范先生来。”多尔衮准备同已经投向他的智囊范文程一道来分析一下眼前的态势。

    范文程没有赶来,多铎和曹振彦却是急匆匆的从外面闯进来了。

    “二哥,外面的南蛮不给卖咱们粮食了?”多铎脸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他也很清楚,如今辽贼集团的八旗兵丁,包衣兵,还有各处的工匠,大量的非农业人口,哪天不是要海量的粮米油盐消耗?如果没有一个稳定的粮食来源,不消得数日,盛京城里就会人心浮动,再有些日子,只怕八旗内部就会有人私下里串联,对多尔衮的权力地位进行挑战。

    “怎么?”多尔衮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掩饰着内心的不安。

    “已经有谣言在四处传播,说那些南蛮停了同咱们的粮食贸易,原本定好的粮食没有到。”

    曹振彦也是一脸的焦躁,南粤军的贸易却也是公平合理,虽然是没有没有供给辽东反贼们粮食,但是对于辽贼们手中的红蓝花,染色布,毛皮人参生金等等特产却也是价格合理童叟无欺。要么是以精盐、白砂糖、绸缎、瓷器等物交易,要么就是以银元交易。让亟需粮草准备过冬的辽贼们有苦难言说不出道不出。

    要知道,黄太吉活着的时候,多尔衮兄弟便是依靠自己手中的钱粮物资同八旗各部结交,借以扩充自己的实力。就算是盛京出现物价风潮时,那也只是粮食布匹等生活必需之物的价格暴涨,还不曾到了有钱买不到东西的地步。可是,如今粮食的最大来源出现了问题,靠着山西的范家、王家、黄家等商人,只怕也是杯水车薪难以弥补粮食的巨大缺口。

    这两年,靠着红蓝花贸易。八旗各部早就吃得满嘴流油,突然间生活标准降下来,那些旗主王爷贝勒们嘴上不说,只怕私底下各种小动作都会做!

    “本来按照红蓝花贸易的约定。山东会用一大批粮食来充抵货款,让咱们可以渡过这个冬天的,但是突然间山东方面说粮食暂时来不了了。不过对于贸易约定中的双倍赔付山东执行的异常坚决,甚至用三四倍的价格赔付了咱们一大堆丝绸瓷器玻璃等奢侈品、细砂糖和精盐!”曹振彦脸上的伤疤抽搐着,显得分外可怖。“咱们要这许多的精细之物又有个鸟用?!能够当饭吃还是能够当衣服穿?”

    一边在这里发牢骚,一边曹振彦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有些神情讪讪的走进来的范文程与鲍承先两个人。当初大举在辽东推行两头在外,从中谋取巨大利益的主意便是这两个家伙出的。如今,却让辽东反贼们体验到了两头在外的恶果,知道了有钱也买不到粮食的难处。(话说,有钱买不到粮食,一定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这话听着有点耳熟吧?)

    如果不是在多尔衮的摄政睿亲王府,只怕多铎早就扑上前去用大嘴巴子同这两个黄太吉的心腹亲信进行一番触及**和灵魂的亲密接触了。当初黄太吉在世的时候,这两个家伙给黄太吉出了不少的主意来对付他们兄弟三人。把他们三个也是收拾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你们两个狗奴才,当日跟摄政王和先皇面前大言炎炎的鼓吹同南蛮贸易的好处!你们跟本王说说,如今这个局面该如何处置?冬天勉强可以熬过去,春天怎么办?当真到了春荒难度的时候,本王就把你们两个撕碎了给饿红了眼的那群奴才们充饥!”

    多铎命人计算过,他的镶白旗满洲当中,库房里所储存的粮食还可以支撑到开春,想来正白旗满洲和阿济格的正红旗满洲也差不多的情形,可是,这三旗都是他们兄弟三个的嫡系奴才。他们尚且如此,其余五旗和八旗蒙古的情形只怕更糟。那些不善蓄积不会过日子的家伙,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无米敲米桶的货色。

    “豫王爷。稍安勿躁。我大清自从立国以来,哪一年不缺少粮米布匹?不都这么过来了?您忘记了历次入关伐明,为的是什么?因粮于敌!那一次大军入关伐明,不是将士们空着肚子去,吃得饱饱的回来的?这一点,豫王爷也是多次领兵入关的。想来不用奴才细说吧?”

    范文程对于多铎的暴怒,却是丝毫不以为意,颇有几分泰山崩于前而目不逝的风度。他知道,眼前这个新主子,狂暴起来如同烈风野火,但是也只是一阵而已。若是你在这个时候胆怯服软,那么,等着你的当真便是比死亡还要可怕的境遇的。

    “范先生的意思是,准备让我八旗大军入关伐明?”多尔衮的眼睛一亮,这种转移内部矛盾和危机的额手段,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八旗大军入关,不但可以解决粮草问题,捎带着可以借作战的机会,削弱其余各旗的实力,加强对八旗的控制,巩固自己的权力。

    “正是!我辽东没有粮草,宁远的吴三桂库房里可是粮米布匹甲杖堆积如山。天津一带,同样是库房仓廪连片如云!只要破了边墙,大军攻入,成千上万石的粮米不是任凭我八旗将士取用?”

    范文程的颇具诱惑力,也很具有煽动性。听得多铎与曹振彦两个人眼睛里都冒出了火星,恨不得立刻便拿下宁远,攻入天津。

    “你们这消息,是从何而来?”

    “回摄政王的话,奴才们是从范永斗范家在盛京的大掌柜口中得知,他日前刚刚从宁远到盛京。故而有此消息。”

    范永斗家传来的消息,自然不会是假的。多尔衮满意的点点头。

    “主子,其实,咱们还有一些粮食可以供主子支派调遣的。”曹振彦也是一时灵光一闪,突然间想到了一个去处。

    “快说!我大清那里还有粮食?”多铎照着曹振彦的屁股便是一脚,虽然是一脚踢过去,但是力度却是不大,完全是欢喜的那种调弄奴才。

    “主子,奴才前些日子到金州、盖州一带检查防务。防备明狗故技重施,继续在辽阳一带骚扰。与在辽阳进行开矿冶铁打造兵器等事的陈板大见了一次。这厮在紧张等处令那些矿工、杂役屯垦,又将打造兵器所余的边角铁料收集起来打造成农具使用。奴才到时,这些包衣阿哈们正在将秋收的粮草入仓。草草的看了几处庄子。供给陈板大属下的那些工匠吃上个一年半载的不成问题!”

    俗话说“金复海盖,辽阳在外。”明初设立于辽东半岛的金州、复州、海州、盖州四卫。沃野千里,土地肥沃,再加上这一带的百姓大多数来自于胶东半岛的汉民,对于农耕十分熟稔。“各仓原收积米豆可足十余年之给,”被称为膏腴之地。

    虽然自从努尔哈赤起兵作乱以来,辽东半岛的人口锐减,土地荒芜田园废弃。不久前又被施琅与吴三桂这对义父义子联手给洗劫了一番,但是,在本溪、抚顺、金州海州等地开矿冶铁铸炮的陈板大,令手下的那些矿徒闲暇时自己开荒屯垦,将那些原本抛荒的土地重新变成了农田,而且,收获不菲。

    听到自己原来还有这么一处存粮之地。多尔衮当即心中便安稳了不少。

    看着眼前这两个神色颇为尴尬的谋士,他也是心中难压怒火。“若不是你们这些狗奴才在本王面前鼓吹什么两头在外,可获大利,本王又怎么会有今日的捉襟见肘?幸亏还有陈板大这个迂腐的奴才在辽东埋头种田!”多尔衮却选择性忘记了,他当初为了同黄太吉争夺权力,为了篡位,是如何不遗余力的在八旗内部推行两头在外的贸易活动的。

    “曹振彦。”

    “奴才在。”

    “你跑一趟本溪,替本王去见那陈板大,命他将各处屯垦的庄子粮食数目整理清楚上报。然后让他随你一道进京,本王要当面嘉奖他。”

    曹振彦领命退下去。屋子里的多尔衮与多铎兄弟二人在炕上盘腿对坐,吧嗒吧嗒的抽着烟袋锅,阵阵青烟在屋子里缭绕。鲍承先与范文程两个,也只能是规规矩矩的坐在两位主子面前。随时听候招呼。

    “豫亲王,你说咱们要是入关伐明的话,走哪条路比较好?”半晌,多尔衮冒出这么一句话来询问多铎。

    “嗤!二哥,这话还用问?如今明国的所谓九边,在本王眼里就是一道泥湖的篱笆墙!除了宁远、山海关一线的吴三桂还可以同咱们八旗放对周旋几个回合之外。余下的根本不够砍的!”

    多铎没有注意到多尔衮是以摄政王的身份在询问他,而不是兄弟之间闲话家常。倒是坐在兄弟两个对面的鲍承先,虽然低眉顺眼的,但是却敏锐的捕捉到了这点,不由耳朵动了动。

    “如今,山西镇要应付渡河北上的流贼大军,大同镇的兵马说不定要南下增援太原。宣府与大同之间便是一片空城了!而前几日有细作来报,蓟镇总兵唐通那厮领着兵马去了明国京城,旋即开往居庸关了!这不就是说蓟镇也是空城一座了!咱们想从哪里走,便从哪里走!”

    多铎虽然是号称荒唐王爷,但是在战场上却有着惊人的能力。对于敌我友各方的态势了解的十分通透,当下里如数家珍一般将与清兵对峙的各部明军的动向、底细说得一清二楚,不由得令范文程对这位十五爷刮目相看。

    “多铎,你觉得李自成的大顺军多少日子能够打破太原城?我大请兵马该什么时候出动入关伐明?”多尔衮也对三弟的这番做为颇为赞赏,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多铎能够如此料敌预先,最起码可以保证八旗兵马入关之后不会吃亏。

    “咱们大清兵将之中,除了七哥饶余贝勒阿巴泰,余下众人都不曾与流贼交过手。而且,饶余贝勒也只是与流贼一部在山东、直隶各地周旋,却也没有打过太多的硬仗,这流贼的战力究竟如何,却也不好说。不过,太原城向来便是号称坚固,不论是当年的宋太祖赵匡胤,还是我大金的前辈粘罕等人,都是长围久困损兵折将方始攻下太原。宋兵更是以水代兵,水淹晋阳。所以,流贼战力如何,便看这太原城如何了。”

    多尔衮也是很赞同多铎的意见,便以太原城的坚守时间作为大顺兵马战斗力的试金石了。不过,在他和多铎、范文程、鲍承先,以及阿济格等所有人的心目之中,像太原这样素来便以坚固而著称的城池,至少也要支撑他个十天半个月的!

    “老陈,你这一年多辛苦了。如今咱们大清入关伐明在即,你将铸造而成的火炮,打造的兵器甲胄一并运到盛京来,为入关做些准备。”

    在召见陈板大的时候,摄政王多尔衮很是温和的向这个大清朝廷的军工负责人传达自己的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