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六章 岔道城
    鸡鸣驿、下花园、保安州、东八里、西八里、怀来城,永宁城,延庆州,城池屯堡上空飘扬的日月旗被人狠狠的从城头踢下,换上了大顺的旗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沿着官路,通往居庸关的山路上更是车马拥塞,人欢马叫。数十万人的庞大行军队伍,前锋已经过了延庆城,后卫却还在大同与太原之间。

    宣府镇已经从明军护卫京师的右臂,变成顺军攻打北京的左勾拳。

    眼前,唯一可以阻挡大顺军前进道路上的关隘,便是八达岭与居庸关了。

    八达岭的由来,按照《长安客话》中的解释“路从此分,四通八达。”因为八达岭是居庸关的外口,北往延庆、赤城、蒙古,西去张家口、怀来、宣化、大同,东到永宁、四海,南去昌平、北京等地区,可谓是四通八达,所以它历来便是一条重要的交通要道和防卫前哨,素有“京北第一屏障”之称。

    八达岭这名,最早时见于金代诗人刘迎的长诗中《晚到八达岭下,达旦乃上》和《出八达岭》。元代,这里称“北口”,是与南口相对而言。南口在北京北郊昌平县境内,从南口到北口,中间是一条40里长的峡谷,峡谷中有万里长城的著名关口“居庸关”,这条峡谷因此得名叫“关沟”。八达岭高踞关沟北端最高处。这里,两峰夹峙,一道中开,居高临下,形势极其险要。自八达岭下视居庸关,如建瓴,如窥井。“古人有居庸之险,不在关城,而在八达岭”之说。

    “林泉,你看这八达岭比潼关如何?”借助着手中的望远镜,李自成在山脚下便清清楚楚的将八达岭山形地貌看得明明白白。

    “圣人云,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今陛下以堂堂正正之师,吊民伐罪以正讨逆。便是********,又岂能阻挡王师前进?”

    跟随李自成御驾行动的大顺丞相李岩,恰到好处的转了一句文,用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话来回答李自成。

    “丞相所言甚是。学生亦是如此看。”在潼关战役之中崭露头角,为李自成大军献上声南而击北,佯攻钟祥,调动明军引诱孙传庭大军出潼关东进计策的顾君恩,也是为李岩的这番言语而击节赞叹不已。

    听得了手下重臣的这一番善颂善祝,李自成却也是微微露出了些笑容。

    “话虽如此,但是朕却不敢小觑了这道雄关险隘。免得伤了朕许多忠勇将士的性命!传杜勋来!”

    杜勋,字子猷,原本是崇祯宫中尚膳监掌印太监,大概的差事权力就和海大富公公、小桂子公公的活一样。后来被外派任宣府(今河北宣化)监军。李自成大军东进,大同总兵姜镶派使者至李自成军前纳降。杜勋虽然没有派出使者早早的去接洽投降事宜,却也是另有一番表现。

    他和总兵王承允出城三十里迎接,对于他的这番表现,宣府巡抚朱之冯大骂“尔上所倚信,特遣尔,以封疆属尔。尔至即通贼,何面目见上?”杜勋却是一言不发,大笑而去。朱之冯见大势已去,自缢死。

    杜勋听得皇上召唤,急忙一溜小跑的从队伍的后尾处奔来。

    “奴婢参见皇上。”

    “杜勋,你在宣府献城归顺朕,也是有功于我大顺。可是,你在明国那边,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说到这里,李自成以目光示意,旁边有人丢过一份邸报掷给杜勋,上面赫然有着宣府监军太监杜勋在宣府尽节,帝赐杜勋为司礼监秉笔太监,其侄为世袭锦衣千户等词句。

    “奴婢自从出城设摆香案迎接陛下天兵之时,便已经将此残躯尽数献与陛下了!”杜勋倒也是干脆,很是直截了当表了一下忠心。

    “少啰嗦!只管给咱说说对面的这座山岭上的布防和兵马情形!”

    刘宗敏对于杜勋这些人向来都是没有什么好声气,只管粗豪的呵斥着杜勋。

    “是!汝侯说的是。”杜勋站起身来,却依旧弯着腰,指着远处山岭上的各个敌楼、关隘,哨口、道路为众人一一讲说起来。

    他讲完之后过了好半晌,众人还在惊愕之中不能自拔。

    这一带的长城都是当年戚继光戚少保督工建造。依照山势修建,分为南、北两峰,蜿蜒于山脊之上。从城墙上往下面看是有两个门洞和u字形的城墙、、垛口、箭楼、敌楼和瓮城。在瓮城墙上内外两面都有垛口墙,四面拒敌。倘若敌人攻破关门涌入城内,将受到四面守城将围歼,敌人如落瓮中。

    瓮城是这一带长城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一般都建在地形险要的交通要道上。八达岭的瓮城建在山脊上,受地形限制,依山就势,东低西高,东窄西宽,瓮城内无井,水源缺乏,平常驻兵不多,守城部队驻在西北三里的岔道城。

    瓮城两门之间相距639米,西门楣题额“北门锁钥”,城门洞上,安装有巨大的双扇木门,门内安装有木顶柱和锁闩。平时,大门敞开,行人商旅自由出入;战时城门紧闭,严实坚固;一旦发出反击号令,城门洞又是千军万马发起冲锋的出口。

    关城设东、西关门,西城墙下部用10余层花岗岩条石垒砌,上部砌大城砖。墙宽20余米、厚17米、高78米;顶部为长方形城台,长198米、宽1415米,面积28017平方米,四面筑宇墙垛口。城台两侧30~40米处,各建敌楼1座,以墙连通,与关城构成犄角之势。西城墙两侧连接有南、北两道城墙,两墙均建于山脊之上,东低西高,成u字形,在东门相遇。

    而作为居庸关外围据点,整个八达岭防御体系重要一环的岔道城,更是横亘在大顺军队前进道路上的一个不可回避的关口。

    据《延庆州志》记载“岔道有二路,一至怀来卫,榆林、土木、鸡鸣三驿至宣府(今宣化)为西路,一至延庆州、永宁卫、四海治为北路。”故得名“岔道”。明嘉靖三十年(1551年)岔道城开始修筑,历经三十余年终于建成,整个城呈不规则长方形,中间略鼓,两端略缩依山势而建,北部城建在半山之上。整个城东西510米,南北宽185米,为船形。全城总占地面积约83万平方米,城墙高85米,由石条城砖、石灰、泥土筑成。城上设有马道,外侧宇墙设垛口、望孔、射口,南城墙有烽火台2座。城墙的建造分为两个时期,早期是内夯土,外用石块加白灰砌筑,晚期又在原城墙外用条石和砖砌筑。

    这处处关隘都是修建的如此坚固,又都是择险而建,端得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倘或是再有一个类似于周遇吉那样坚守不退的人物,大顺军这一路千里而来,难道要在这八达岭下折损无数兵马吗?

    见众人面对这座雄关险阻皆是面有忧色,杜勋却是呲牙一笑。

    “皇上,各位侯爷、大人,此处关隘虽然说险峻异常,但是却也并非不破之城。据奴婢所知,便是崇祯朝以来,这座用来防范北方虏骑的城关便被奴贼攻破过。”

    杜勋说的,便是崇祯九年那次居庸关失守。

    崇祯九年七月初,清兵入寇,一路攻取独石口,一路攻取喜峰口。

    清兵入喜峰口,明巡关御史王肇坤激众往御,不敌,退保昌平。十日,昌平被围,王肇坤与守陵太监王希忠,总兵官巢丕昌,户部主事王一桂、赵悦,摄知州事保定通判王禹佐分门守御。

    十六日上午,居庸关从内侧被攻破,十六日晚,昌平两千朵颜蒙古兵作为内应,引清兵入城,巡关御史王肇坤战死,同时战死的,还有户部主事王一桂,保定通判王禹佐,守陵太监王希忠,判官胡惟忠、吏目郭永、学正解怀亮、训导常时光、守备咸贞吉等人。

    总兵巢丕昌出降,清兵焚天寿山德陵。

    “守岔道,所以守八达岭;守八达岭所以守居庸关;守居庸关所以守京师。”听完了杜勋这通详细的介绍,李岩在马上若有所思。

    “陛下,臣父子自归顺以来,蒙陛下天恩,封官进爵,但是却无尺寸之功。实在是汗颜得紧!如蒙陛下恩准,臣父子愿领本部人马,攻取岔道城来献!为陛下入主京师扫清道路!”文水伯陈永福提缰催马而出,在李自成驾前请战。

    “也好!往日之知道爱卿善守,今日却不妨见识一下爱卿之攻!”对于陈永福等前明官军这些降将,李自成向来是恩遇抚慰有加,但是当真是到了打硬仗的时候,李自成却不敢把他们作为自己的可用可靠实力。

    今日却见陈永福父子主动请战,去攻打眼前这座横亘在山间险道上的关口,确实是令李自成颇为欣喜。

    “爱卿却是要小心。此处山间崎岖狭窄,大队人马施展不开,人马上去的少了,未免为明贼所乘。还是要多多的想些法子才是!”

    “多谢陛下!此间山间小堡,又有几何兵马?!臣去去就回!”

    陈永福、陈德父子各自跳上战马领着本部数千精锐跃出大队,沿着山间道路直奔岔道城而去。

    往岔道城的路上,山坡、沟底,星星点点的散落着几户人家。知道要打大仗,要有大队人马过境,胆子小的住户早已赶着牲口,背着粮食,收拾了细软衣服,把粗笨应用之物掩埋好,拉家带口的躲进深山之中。胆子大的,也是用石块砌死了大门,躲在门后观察着眼前这一幕即将是令大明天翻地覆的景象。

    越过了南口村,沿着狭窄崎岖的四十里长的关沟,陈德催马在前,领着百余名精锐骑兵飞速而来。新换的马蹄铁敲打在山沟里的石头上,转瞬间便有偶尔几点火星一闪即逝。望着两侧山头上的密林荒草,陈德不时的提醒手下人,“警醒些!别中了别人的埋伏!”

    随着陈德的口令,这百余骑兵渐渐的在关沟内拉开了长长的队形,头尾上长达三里有余。便是有埋伏,也只能伤及一部,不会伤了元气。

    为首的斥候在马上已经可以看到隐约的沟口,看到在沟口后面的那座堡垒随着马匹的奔跑条约也是在不停的起伏不定。

    但是,沟口的景象却是让斥候为之精神一振!

    沟口处聚集着一大群人!

    “少伯爷!沟口有人!娘的!这群明贼果然是胆子不小,居然还敢列阵迎战?!”

    陈德勒住了马头,远远的望过去,虽然有望远镜的帮助,但是在镜头里也只能看到沟口那里聚集着一大群人。为了以防万一,他勒住马缰绳,等候后面的骑兵跟上来。

    “全体下马,整理甲胄兵器!”发布了这道命令,陈德便是径自跳下马来,将挂在马鞍上的长刀、步弓、火铳等物一一摘下来查看一番,更是将箭囊打开,检点一番里面的箭矢。做完了这一切,他满意的点点头,招手唤过一名心腹亲兵。

    “你马上到伯爷那里去,将这里的情形告知伯爷,就说我打算击破拦阻之敌,冲到岔道城下,请他老人家督率大队人马火速前来!”

    送走了报信的亲兵,陈德又命令手下人吃了些干肉饼子,稍稍给战马休息了一会,见大家精神体力都恢复的差不多了,便一跃上马,“立功露脸的时候便在眼前,随我来!”

    这百余骑兵都是原来陈永福的家丁,最是精悍不过,便在陈德马后一路呼喝咆哮着卷起阵阵烟尘,直奔沟口的大队人马而来。

    战马的而几个跳跃之间,人们已经能够从马上隐约看到那些在沟口聚集的身影,陈德不由得阵阵兴奋,从背后摘下马弓紧紧的握在手中,又取了三支狼牙箭用三根手指捏住,只待能够看得对面清楚些了,便要弯弓搭箭射出去。

    “兄弟们,跟我上!拿下了岔道城,攻破了居庸关,咱们就可以到昌平去烧崇祯小儿的祖坟去!”

    在陈德的冲锋箭头不远处,陈永福挥动着长枪,大声吆喝着,身上的斗篷被山间的冷风吹得飞扬起来,俨然便是战舰的风帆一般。在他身后,千余骑兵和数千步兵在狭长的关沟内掀起了一道滔天的狂潮。

    拿下居庸关,沿着八达岭的山道向下直冲,不远处便是天寿山皇陵所在。这里可是埋着自永乐以来的历代明朝皇帝、后妃。

    崇祯令三边总督汪乔年、米脂县知县边大绶发掘了李自成家的祖坟,把祖先骸骨尽数毁了的事,在大顺朝野上下无人不知。也是文武们引以为恨的一件事。虽然有钟祥诱敌孙传庭出潼关时烧了享殿的举动,但是比起了抛坟掘墓的事情来,大顺朝廷上下却是一致认为做得远远不够,也应该把崇祯家的祖坟同样刨了!

    如今,为皇上出这口恶气,能够建功立业简在帝心的机会就在眼前,如何不令陈永福手下的官兵们士气大振?一个个只管催开步伐,大步朝着沟口方向猛扑。

    但是,冲到沟口时,一幕令人瞠目结舌垂头丧气的情景赫然如一块从天而降的巨石一样砸在了众人面前,砸的大家胸中发闷,仿佛使足了全身力气打出去的一拳,被对方轻松闪避开了一样。

    沟口处,陈德领着百余骑兵正在与数百名明军官吏兵丁混杂在一起,欢声笑语。沟口旁边的宽阔处,早已有人平整出了场地,高高搭起了彩棚、以山间松柏扎起了牌楼,牌楼上用彩绸妆点,隐约上面还有字迹,急切间也看不清,大抵是恭迎圣驾之类的词。

    路边,除了有锅灶烧水煮茶之外,更有一班鼓乐在,乐师们很是卖力气的耍用着手中的笙管笛箫,将动人悠扬的细乐送入人们耳中。

    “这个,这个,这他娘的怎么回事?!”陈永福颇为恼火,“陈德,你给老子滚过来!”陈永福本打算在岔道城很好的打上一仗,在李自成和大顺文武官员们面前露个脸,可是,眼前这些岔道城官员的表现,完全把他的计划给打乱了。

    “父亲,岔道城只有一个守备领着三名千总,不过数百兵丁,且又数月不曾关饷。兵无斗志,将无战心。听得皇上大兵到了,立刻出城到沟口迎接,以追随皇上讨伐暴君崇祯!”

    “嘿!”陈永福将手中长枪狠狠的刺入脚下冻土,饶是那块土冻得坚硬,却也是被他这带着无量无尽怒火刺出的这一枪深入了一尺有余。

    但是,即便是心中再有怒火,也不能不做出一副表示来。毕竟,这些人望风而降,却也是李自成的天威所至。

    “马上向皇上报捷。就说岔道城守军为圣上德威所感,于大军未到之时便以起义归顺。前锋臣陈永福所部,兵不血刃占据岔道城。眼下正往居庸关进军!”

    八达岭为居庸之禁扼,岔道城又为八达岭之藩篱,岔道城投降了,八达岭和居庸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