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三章 破城
    崇祯意图微服出京逃走,结果半路上被数十名御史当街拦阻悻悻而归的消息,几乎是在第一时间便通过几个不同的渠道送到了驻跸于钓鱼台丁家花园的李自成面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二虎,当真崇祯要逃走?”

    李自成顾不得与高一功、张鼐等人就京营、南粤军等方面谈判进展不顺利议事半日的疲惫,只管直视着负责掌管各处密探、暗桩、细作的刘体纯,准备从他脸上细微的神情变化当中查究出些东西来。

    关于崇祯逃走未遂的事情,刘体纯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真事无疑。这消息不但有他埋伏在京城内的细作火速密报,也有相关方面通过隐秘渠道通知他的。几个消息来源互相一加印证,他可以确认这是确凿无疑之事。

    “林泉,捷轩,牛先生,宋先生,你们看此事该当如何?”

    李自成将他手下的李岩、刘宗敏、牛金星、宋献策等文武两面的首脑召集到一处,命刘体纯将京城内最新的这一动向对这几位做了说明。

    “好啊!崇祯小儿想跑没跑成,被他手下的那班大臣给截了回来?!”刘宗敏用他打铁的大手兴奋的搓着披风的一角,浑然不顾衣角很快便被他揉搓的粉碎了。

    “前明的御史向来是颇有些风骨的。当年明武宗打算出京到宣府去嬉闹,结果便是被御史硬生生的拦了下来。这一回,想不到这些御史又一次的效仿了前辈。”牛金星捻着自己的胡须也是颇为钦慕这些御史的行为。

    “此辈禄蠹倒是为我大顺立了一大功!倘或是被崇祯小儿逃出京城,与天津的冯元彪等人汇合,不要说指挥吴三桂的关宁军顽抗我军,便是径直南下逃走,都是会给我大顺造成天大的麻烦出来!”李岩也是对这些御史的猪队友行为颇为赞赏。

    说到了崇祯南逃可能会带给大顺的麻烦,李自成不由得想起了刚才高一功所奏报的与林文丙谈判不顺利之事,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思忖了片刻之后下定了决心。

    “一功,你和小吴两个再辛苦一趟,去通州走一遭。便是告诉南边的那位使者,就是朕现在忙于围攻北京,暂时无暇考虑承认崇祯欠款之事。只要拿下了北京城,便可以商讨此事。但是,不管怎么,我们与南方的贸易不能中断。”

    李自成的主张无疑是一个缓兵之计,但是却也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法子。总不能让大顺永昌皇帝在北京城外就宣布要替城里的大明崇祯皇帝还高利贷吧?这种事情不是没有过,但是,你崇祯又不是什么绝代佳人,又不是死了爹要回北京的旗下大姑娘,凭什么会有英雄援手于穷途末路之时?李自成又不是千里送京娘的赵匡胤,也没有那么一个糊涂仆人,把银子送错到了兰儿姐的船上。

    但是,只要是能够换取南粤军在大顺军攻打北京城期间采取两不相帮的中立立场,这就是帮了李自成的大忙了。

    “捷轩,今日便传令各营,务必做好攻城准备。小鼐子。”

    “儿臣在!”张鼐作为李自成的养子之一,又是身兼炮队营的主将,自然知道此时是有差事派给他了。

    “把咱们带来的大小火炮,沿着阜成门、彰义门、右安门这一线放列,架起大炮来给朕轰便是!”

    “皇上,咱老刘这就督率各营做好攻城准备。不过,皇上,朝阳门那群家伙,怕是要咱老刘亲自出马去对付了!娘的,好久没有打一个过瘾的仗了!打下了北京城,皇上的江山便是万世一统,咱刘铁匠再想打仗怕是就难喽!”

    刘宗敏已经从谷英口中知晓了京营那些新军的战斗力,不免有些见猎心喜。

    “也好!便让罗虎带着他的人跟你一道去!”李自成略略想了想,便下了决心。

    “皇上,对付一群纨绔子弟,不至于动用小虎子的兵马吧?”

    刘宗敏有些惊了。

    “咱老刘去就足够了。”

    “知道你提营总哨刘爷骁勇绝伦,可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这群家伙又不是些善男信女。让小虎子上,你给他掠阵便是。”

    至于说西面攻取彰义门、阜成门等处的总指挥自然便是由李自成的侄子李过亲临一线指挥了。按照李自成的说法,西面的攻城是起手,东面解决掉京营这几万新军才是重点。

    “几个月前我军已有许多细作进入外城,扮做各色江湖中人,小商小贩,小手艺的,钉盘子钉碗的,补锅的”,他们同城内的穷苦百姓多有暗中接头,原来已经说妥,只等大军围城,住在广宁门内的穷人们就打开城门,放我们大军入城。先破外城,内城人人胆寒,守城的太监们也会献出城门。外城一破,城外的这几万京营兵马也就是惊弓之鸟,不战自乱!”

    这样的安排,让刘宗敏、李过、高一功等大顺的元老宿将们都十分满意,“若是我这里先行破城,未必不是首功!”负责督率各营在西面发起攻击的李过心中不无得意的遐想。

    而刘宗敏为了保险起见,则是向李自成进言,“小虎子的震山营是咱们大顺的心血所凝成,便是和老营将士一般。岂可轻易损伤?不如让唐通等新近归顺的各部有一个为大顺建功立业的机会。”

    刘宗敏这话说的很是冠冕堂皇,但是他的话大家都听得很明白,那就是让新近归降的明军各部去和京营新军硬碰硬,他们谁杀了谁,对于大顺都是一件好事。打死京营去外患,干掉杂牌除内患。

    商议已毕后,各自去照着部署去准备。

    按照宋献策推算的吉利时刻,李自成由李双喜率领的两百名御营亲军严密保护,从钓鱼台行宫启驾,黄伞前导,带着秦王、晋王两个被俘的明宗室亲王,另有一部分文武大臣扈从。

    御营指挥李强率领着众多御营亲军沿路警跸,严禁闲杂人闯入御道。李自成一队人马在人声肃静中出钓鱼台向南行走大约两里,在旷野的大路上转向东行,又走了两里之遥,从一座石桥上过了小河,向南走一阵又转向东行,不久便进入一片茂盛的松柏林,走到一座道观的山门前边。白须垂胸的方丈事先得到通知,率领全体两百多老少道众,面带惊恐之色,跪在山门外边迎接,伏地叩头,然后抬起头来说道“白云观全体道众,恭迎永昌皇爷圣驾!”

    果然,众人的视野之中,山门上边有一青石匾额,上刻“敕建白云观”五个大字。“这里也是北京有名的道观,当年的长春真人便在此处修行。”宋献策好歹也是打着道士的旗号在江湖上混,遇到了同行自然要出来回护一番。

    白云观的道士们完全继承了丘处机的作风和光荣传统。李自成兵临北京城下,白云观的道士们便立刻全副法器仪仗的出来迎候了。

    李自成命御营亲兵在山门外等候,由李岩、牛金星、宋献策、吴汝义等人陪同,在白云观的方丈引路到观内随喜一番。

    这座道观,创建于金朝,元朝改称太极宫,后来改名长春宫,经过重建,又改名白云观。虽然经过两次较大火灾,两次重建殿宇,但有些古树都是金元旧物,所以进入院内,但见许多苍松翠柏,虬枝相接,绿荫森森。

    大顺君臣刚走到“玉历长春”殿前,几点雪花从松柏枝叶间飘落到众人的衣冠袍服上。李自成抬头一望,彤云密布,雪花落在脸上,颇觉清凉。他高兴地望一望牛、宋等人说“好,好,果然下了瑞雪!”

    牛金星笑着说“已应吉兆,可喜可贺!”

    李岩接着说“果然可贺,军师燮理阴阳料事如神!”

    老方丈看见李自成君臣为了几点雪花竟然如此高兴,如何肯放过这样好的一个机会?赶快躬身说道“皇上见几点雪花喜形于色,君臣盛称可贺,足见陛下关心民瘼,真乃少有的尧舜之君。”

    李自成正在想如何破城的事,随便问道“北京一带旱情如何?”

    方丈说道“回奏万岁,今冬以来少雪,想来开春又要旱魁逞凶,此时正是麦苗要雨时候,如无甘霖普降,必将夏粮无望,饿殍载道。”

    李自成继续想着即将破城之事,心不在焉地向方丈望了一眼,并未做声。方丈见李自成面有笑容,赶快跪下,接着说道“方外臣今日得遇圣主,愿冒死为民请命。恳皇上于底定幽燕之后,早日驾幸白云观为万民祈雨,或于白云观敕建普天大醮,必有春雨沛降,利国福民。”

    虽然是兜揽生意的推销手段,但是李自成却是听得颇为心情舒畅,“林泉,此事便辛苦你和牛先生,待入京之后诸事稍定,便安排普天大醮,为社稷祈福,为历年来阵亡将士超度。”

    李自成等人在观内说话间,外面的人们却是手忙脚乱的将他的御座安顿好,御座便在距离彰义门城濠一里多远,连夜搭好的一座黄色毡帐内,上有黄铜宝顶,闪着金光。这顶在西安为他特别制作的军帐,称为行军御帐,也称帐殿。御帐东南角树一根三丈高的旗杆,上悬绣龙蓝旗,中有用红绒缝上的“大顺”二字;御帐前,面向城门,设有御座,上有绣龙黄缎椅披。御帐左右,各筑成两座炮台,各炮台相距十丈,共是四尊三十二磅攻城大炮。另外,还有四尊二十四磅攻城大炮,也是相隔十丈一尊。每一尊大炮的红绸炮衣都已卸掉,并且有掌炮军官在每一尊大炮前焚了香表,每一尊大炮的后边站立十名炮手,穿着蓝色的过膝襔裆,前后心上各缝有一块圆形白布,上写一个“炮”字。在御座前三尺外左右地上摆好两个矮凳,上有红色坐垫。这是给秦王、晋王二位设立的座位。

    片刻之后,李自成在众人的护卫下,大踏步来到御帐前边,昂然在御座坐下,举目向城头观看。秦、晋二王在御座左右稍前的矮凳上坐下。李过、李岩、牛金星、宋献策以及六政府尚书和左右侍郎、文谕院学士等一批新朝重臣,分立御座左右。侍郎以下官员也立在左右的后排。归降的镇守太监杜勋也随同众位文武站在后排。吴汝义和李双喜因为要随时听皇上呼唤,站在御座背后。李强率领五百火铳手、一千弓箭手,站在城濠外边,对城头虎视眈眈。

    倘若城头上有打算向御帐放炮的可疑动作或发出叫骂恶言,只要李强一声令下,这一千五百人会在瞬息之间,将密集的弹丸和利箭向城上射去,使守城的人们没法抬头,而站在一处土丘上的张鼐手中红旗一挥,所有的北从西便门南到天宁寺的、对准城头的各种大炮将都跟着一齐点燃药线,顷刻之间将使城楼和雉堞多处崩塌。

    这样一番大动作,自然不会瞒过守城兵丁、太监的眼睛。毕竟,从西直门的北边到阜成门的南边,面对城墙用沙包堆成的数百座炮台上的大炮不是耍笑的!阜成门外月坛内不停的有车辆骡马出入,将一车车火药炮弹运往各处炮垒不是假的!

    对于各种大炮尤其是所谓红夷大炮的威力,北京人是最为熟悉的。

    倘若是数百门火炮不停轰击,便是北京城墙号称坚固,又能坚持多久?倘若是因为抵抗而激怒了大顺军入城屠城,咱们大家该如何逃过?想到了这些,更使守城的太监和军民望之心跳腿软,面如土色。

    但是,城上的诸多太监中也有眼尖的太监认出来站立在李自成身后右边第二排的镇守太监杜勋,但不敢用手指点,只是互相挤眼努嘴悄悄地互相示意。杜勋的出现,使守城太监们的精神更加瓦解。

    李自成似乎在御座上说了些什么,一名骑白马的将领疾驰而来,背后跟随着十几个骑马的随从,他们一直到城濠岸边勒马,向城头上放一响箭,然后用自然合韵的语言向城头整齐的高声念诵“守城的军民人等听清!我大顺军兵将如云,大炮千尊,已经将京城团团围定,水泄不通。进城之后,只杀贪官,不伤百姓,平买平卖,四民安生。明朝的秦晋二王,已经投降,左右陪从。倘若放箭打炮,意图顽抗,我城下众炮齐鸣,必将尔等严惩,决不宽容!”

    宣讲完了之后,那名骑白马的将领双手捧着刘宗敏的一张文告,用浓重的陕西口音,一字一字地高声念道“大顺倡义提营首总将军汝侯刘谕谨奉永昌皇帝圣旨,晓谕城上军民与内臣。明朝气数已尽,尔等均我臣民。义师进入北京,定在今日黄昏。只听炮声一响,尔等速开城门。大军吊民代罪,纪律一向严明。入城之后,百业照旧,市井无惊;布新除旧,共享太平。倘敢闭门抗拒,不肯立即献城,定遭屠戮,以示严惩。切切此谕,务须凛遵!”

    宣讲已毕,这十几骑便在城上众人如释重负的目送之下扬鞭策马得意而去。

    “该死的东西!流贼都到了城壕边了,你们为什么不开炮轰贼?!”没等到众人稍稍松口气,城下马道上便传来一阵吼声。

    却是负责提督京城防务的秉笔太监王承恩领着数百人巡视至此。

    王承恩早已被怒火激发的两只眼睛里血丝密布,用懂得相面的术语,这种情形叫做血贯瞳仁,说明此人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了。和一座火山相仿,只需要一个爆发点就能喷发出巨大的能量,上万吨的岩浆会把任何试图阻拦它们前进的物体化为灰烬。

    本来策划的十分周密的一次微服出京行动,不知道如何走漏了风声,被数十名御史和闻讯赶来的朝中官员们当街拦阻,哭劝,更有几个人在地上撒泼打滚要行死谏。逼得崇祯没有办法,向这些人表态“朕自当守宗庙社稷,然皇嫂应出京”,但是,以光时亨为首的一群人却是得理不饶人,以痛打落水狗的态度很是蛮横的责令皇帝崇祯必须全数回宫,什么皇嫂离京,不可以!

    “懿安皇后为杞县人士,闯贼伪丞相李岩亦是杞县人,陛下莫非是打算以此乡谊行议和之事?”

    人群之中有人发出如此悖逆诛心之言。气得王承恩眼前一阵眩晕,几乎就要栽倒。

    无奈之下,崇祯和一干准备同他一道离京之人只得是悻悻而返。

    这么一番周折,如何不令王承恩怒火埋胸?到了彰义门,却发现闯贼便在城下炫耀,城头上却是一炮不发。

    “公公,敌众我寡。您看!”负责彰义门一线的镇守太监做出一脸苦相,指着城下南北两个绵延罗列数里的巨大炮群。“城下闯贼有火炮数百门之多,我军只有十数门火炮,如何与之对轰?”

    “你!”明明知道这是太监的推脱之词,可是王承恩却是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来拆穿他的谎言。

    “闯贼便在火炮射程之内,正是为国效力建功立业之时,尔等却在此畏刀避剑,尔等要做什么,辜负了朝廷多年恩养之德!”

    “王公公,不是我等怕死,您看,秦王与晋王就在闯贼身边,所谓投鼠忌器,如何敢开炮?万一误伤了两位王爷,小的们担待不起啊!”

    正在两个太监头领一时僵持不下,城头上气氛极为诡异尴尬时,城下的大顺军却开始行动了。

    数千名民夫在千余名兵丁的监督护送下,抬着大小各异的木板、背负着装满泥土的草袋、麻袋,越过在城下放列的炮群,缓缓的朝着壕沟而来。

    这种攻城战术在大顺军已经是运用的十分熟练了。先填平壕沟,之后,或是兵丁在炮火弓箭火铳的掩护下云梯蚁附登城,或是火炮以实心弹轰击城垣,将城墙上所包裹的城砖击碎,跟着便是精壮扑城挖取城砖。

    但是,首先都是要将城墙外的羊马墙、护城河等辅助守御设施解决掉。

    一个个草袋子被率先冲到城壕边的民夫丢进已经干涸的壕沟内,紧接着又有抬着长木板的民夫们喊着号子将木板立起,用长绳子拴束住一头,缓缓的向壕沟对面翻过去。

    “开炮!再不开炮流贼就要登城了!”

    顾不得多废话,王承恩抢步上前,在一门八磅炮前略微观察了一下,夺过一名炮手手中的烟袋,顾不得肮脏,猛力吸了几口,将烟袋充当了点炮的火把。

    炮弹飞出,正中民夫人群当中,溅起了朵朵血花。

    “打!就这样打!”

    见城下的大顺军也没有开炮反击,王承恩顿时胆气壮了不少,大声嘶吼着,指挥城头守军向城下攻城填壕的大顺军开炮压制。

    一时间炮声隆隆响起。

    脸上被硝烟熏染的黑白不一的王承恩,透过城上硝烟望见城下的顺军民夫向后退去,不由得发出得意的笑容。

    “公公请速退!闯贼炮火怕是马上就来了!”城头上的太监却不敢欢喜,只拉着他沿着马道向城下狂奔。

    果然,不过片刻,连续几响炮声,声震大地,并听见炮弹在空中飞过时所发出的刺耳尖啸声。几十枚炮弹掠过城头,落在了城中,将城门附近的几处房屋打得梁断墙塌。炮弹落处,烟雾升腾,随着烟雾腾起火头冒出,阵阵呼喊哭号呻吟之声也在城内响起。

    王承恩虽然是被称为“内相”的司礼监秉笔太监,深受崇祯宠信,却也不是不知兵之人。非但熟稔操炮事务,并且当年同李守汉一道在长清与两白旗结结实实的做过一阵。但是,刚才大顺军反击的炮火,却让他明白了,顺逆之势已经逆转了。

    耳边却又听得从城东隐约传来了阵阵炮声。

    “公公!似乎是朝阳门方向!”

    他的一名护卫辩别了一下方位,指着东面的朝阳门方向。

    这一下,顿时让王承恩彻底慌了神。朝阳门,此时便是大明朝廷和崇祯皇帝身上的一根脐带,与外界和母体保持着一点联系。倘或是这根脐带被断,那么大明朝廷和崇祯皇帝也就彻底完蛋了!

    王承恩惊魂未定,赶快带着护卫上马,向东驰去,一行人穿过西单牌楼,抵达长安右门,翻身下马。因为承天门前边正对皇宫,遵照明朝礼制,任何人不许骑马和乘轿子横过御道,所以王承恩命从人们绕道而行。经过长安左门向东单牌楼驰去,打算从东单牌楼继续往东,直奔朝阳门。

    在疾驰的马背上,迎面寒冷的北风吹入衣袍,让人有寒彻入骨之感。他在心中咬牙切齿地骂着那群朝臣“皇爷的江山便坏在你们手里!”

    西面的炮声和喊声渐渐远去。

    东面的喊杀声渐渐清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