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一章 孙传庭哭灵
    一乘青布小轿在百余名大顺兵丁的前后紧密护卫下,沿着天街一路行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沿途的原大明官员远远的见到了这乘轿子过来,仿佛见到了杀父仇人一般扑了上来,指着轿子大声唾骂。如果不是轿子被大顺兵丁各执刀枪严谨护卫,只怕轿子里面的乘客,会被这些人从轿子里拖出来,在天街上围殴而死。

    “前朝逆臣,该当千刀万剐!”

    “暴君鹰犬爪牙,你合当万死!”

    “螳臂当车,抗拒天命,今日见了圣上,看你还有什么说的!”

    “你在三秦之地苦害百姓,肆意搜刮民脂民膏为暴君挥霍,今日正当明正典刑!”

    喧嚣的声讨咒骂声浪,一波接一波的透过薄薄的轿帷子传到了轿内乘客的耳朵里,虽然他被人称为孙聋子,但是这么强大分贝的声讨和咒骂声,便是再聋也是能分清一二的。

    孙传庭在灵宝兵败之后,被京营兵马护卫着渡过黄河退到山西境内。随着他的兵败消息传到了北京,弹劾他的声浪再次达到了新的高度。对于丢失了兵马实力的统兵将领,朝中的文武可是没有什么忌讳的。何况,他孙传庭可是把陕西、山西等地的士绅官宦宗室富商都得罪到家了。于是,崇祯也没有办法庇护他,只得下旨,令京营人马回京,顺便把孙传庭解到刑部天牢之中待罪。

    结果,这一待罪就待到了大顺军攻破了北京城。

    如果不是有刑部、大理寺、御史台的官员打算借着孙传庭的人头在李自成面前献媚邀宠表忠心,只怕李自成也不会知道同自己在战场上周旋了数年,多次差点置他于死地的孙聋子孙白谷,如今就在刑部的牢房之中。

    听得了这个消息,当即便令李强派出人马,“将孙先生请到朕这里来,朕有话要问他。”对于孙传庭这样的人物,李自成内心并没有什么恶感,相反的,作为一个统帅、大顺的皇帝,他反而希望手下多一些孙传庭这样的人,尽忠王事。

    “孙白谷在三秦之地推行的各项制度,端的是利国利民富国强兵之举措。只可惜,所遇者都是些禄蠹污吏,若是能够得遇明主,想来也是治世良臣。”在武英殿内,李自成当着手下文武大臣的面,毫不遮掩的夸奖起孙传庭来。

    “若是孙白谷得识大势,晓得天命所归,臣愿意将这丞相之位让与他。”李岩也是很赞同李自成的话语,很是配合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孙老儿不光是地方政务厉害,练兵打仗也是一把好手。”谈论起自己的老对手,刘宗敏也是不由得由衷的发出了一声赞佩。

    “那便如此了。只要孙老先儿肯归顺我大顺,朕必不吝高官厚禄。”

    虽然是在战场上打了多年的交道,但是,孙传庭和李自成等人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同处一室,双方之间近得可以看清楚对方脸上散乱的发丝,伤痕。

    “你便是李自成?你我疆场相见多年,不想今日却是如此境况。”孙传庭站立在武英殿之中,脸上如古井不波,一双眸子只管盯着李自成。

    “大胆!”

    “放肆!”

    李自成、刘宗敏、李岩、牛金星等人还不曾说话,一旁站立着的一群在陕西归顺的前明官员们却是率先跳了出来,须眉倒竖二目圆睁的高声呵斥着孙传庭的大逆不道行为。

    看着眼前这些旧日里自己的手下,孙传庭却是理也懒得理,只管微微阖着双目,养就胸中一团气力,准备少时大骂闯贼一番之后从容就义。

    “白谷先生,咱们疆场神交已久,却是公怨,并非私仇。说起来,我大顺军上下,对你还是很赞佩的。朕今日把话说在前面,疆场之上刀枪无眼,便是死了再多的人,也不能是私仇。”

    李自成摆摆手制止了这些新晋臣子们表忠心的行为,只管说出了自己内心的一点想法。看着胸前衣襟上一个囚字的孙传庭,李自成以眼神示意命李强取过一件锦袍披到孙传庭身上。

    锦袍,圆凳,面对着李自成释放出来的一系列善意,孙传庭却是不置可否。

    “孙先生,潼关一别,本来朕以为你已经遭了崇祯的毒手,心中不免有些惴惴。不想入京之后却是听说先生被困于天牢之中,实在是意外之喜。”

    “天子何在?”孙传庭猛不丁的问了一句,顿时让气氛变得尴尬异常。

    “天兵入城之时,崇祯妄图抗拒,抗拒不成,又企图逃走,率领内操太监于朝阳门左近大战一场,终难得逞。于是,含恨于煤山自尽。”李岩在一旁将崇祯的结局如实相告。

    “陛下!罪臣死罪!”听得了李岩的话,孙传庭立刻起身扑倒在地,伏地恸哭起来。

    看着孙传庭哭了一会,声音渐渐变得低沉嘶哑了,旁边有人递过了热茶和手巾,让他擦拭一下脸上的泪水,喝上几口热茶润润嗓子。

    “孙先生,你与朕相识相知多年,见识自然非比那些腐儒贪官可比。你不妨持中而论,朕的大顺较之崇祯的大明如何?”

    “大顺将领皆起自田间,本为难以谋生之良民,为生活所迫,或为情势所迫,起而造反。”孙传庭被人扶到了圆凳上,略微沉吟了一下,看着眼前的李自成等人颇为恳切的说出了这番话。

    “某家当日执掌兵符之时,便知晓贵军诸将领的出身来历。你,李自成,虽然尊为闯王,但是出身不过是陕西银川驿驿卒,若非是先帝听了奸佞之言裁撤驿站,你又怎么会铤而走险?你,刘宗敏,本身是蓝田锻工,在闯营之中最是骁勇。如果不是催逼课税甚急,想来你手中掌握的仍旧是铁锤火钳,而不是刀枪兵马。至于说李公子你,本来是打算安抚桑梓之地的饥民,免得他们铤而走险,出来施粥劝赈。本意不过是要保全身家,免受覆巢无完卵之灾祸,却被家乡劣绅贪官所害不得已而起兵。”

    一口气将大顺高层的出身经历如数家珍一般说了一遍,孙传庭仰面看着武英殿的藻井,口中喃喃自语道“大明之亡,非是亡于天子,而是亡于这般官绅。”

    “所以,你在陕西推行仿照的南中制度,抢了他们的钱财,他们便想方设法的逼你出兵潼关与朕交战。若不是他们在朝堂之上相助朕一臂之力,你又怎么会有灵宝之败?”

    说起了当日陕西籍贯的官绅宗室们为了一己私利而不惜将孙传庭手中编练的这数万新军、崇祯皇帝的这最后一副家当一脚踢出潼关,送到李自成大军的刀口之下,李自成虽然是既得利益者,但是也是从鼻孔里表示出了对此辈的不屑。

    “我大顺军入三秦之后,一切钱粮税收制度便如先生在日。更是查抄了宗室官绅家财田地,也算是为先生出了被此辈陷害逼迫的这口恶气。”李岩温言相告,“自古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先生之道,与我大顺天子之道如出一辙,何不殊途同归,也好一同为天下百姓谋一个升平景象?”

    “林泉说得极是。朕渡河东征以来,所到之地,无不是望风景从,一路直取京师。足见天命所归、民心所向。何况,先生你在三秦之地推行的法度,朕一样行之有效。将来天下底定,便由先生统管这四海新政之事,亦或是编练数十万虎贲貔貅之师如何?”

    李自成开出来的条件,令在场的前明降官们无不是眼热心跳,虽然他们见机的早,在底定三秦时便改换了门庭,成为大顺的新贵。这点资历,作为从龙之士的他们足以在殿外的那群毕恭毕敬跪在庭院里的京城官员面前自傲了。但是,李自成却也不曾上来便委以重任,以天下新政推行,或者是编练数十万新军的大权相许。

    有那些功名心重的,恨不得立刻扑上前一把按倒了孙传庭,让他在李自成面前叩头谢恩。

    但是,孙传庭的一个举动,让殿内外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思忖了半晌,孙传庭摇了摇头“太子尚在。”

    殿内瞬间安静了一下,李自成、李岩、刘宗敏、牛金星等大顺高层,以及那些前明降官们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阴晴莫辩。

    过了片刻,李自成开了口。

    “白谷兄,若是朕告诉你,崇祯的长子此刻便在东华门外的灵棚之中守灵,你该当如何。”

    “为臣子者,自当往君父灵前哭祭一番!”孙传庭站起身来,斩钉截铁般回答。

    为了表示自己对崇祯的态度,同时也是要招揽京城官员,以显示为人君者的气度胸怀,李自成不但允许孙传庭前往祭拜,更是以大顺天子的身份亲往祭拜。

    灵棚外,自然有大顺军兵丁在维持秩序。得知皇帝要前来吊祭一番之后,因为举报太子朱慈烺有功,而被李自成临时委任为宋王府长史的史可程早早的便在道路旁跪侯。道路两旁,更是黑压压的跪满了大明朝廷在京师的官员。

    清代官场有句谚语,叫做“太太死了压断街,老爷死了没人抬。”讲得就是这种官场上很现实的生态。都是为了在活人面前买好,才在死人面前嚎哭。别的例子就不举了,最有名的便是慈禧老佛爷。

    民间野史据说她父亲惠征在宁池广太道任上因为被太平军打得望风而逃,死于镇江。只留下了慈禧姐妹和他们的母亲等孤儿寡母扶着棺材进京。于穷途末路之时在清江浦得到了时任清河县令吴棠的三百两银子的周济,这无异于雪中送炭一般。不但送了银子,而且亲往祭拜。当即姐妹两个感激涕零。姐姐对妹妹说“千万要记住咱们的恩人,他日若能富贵,一定报答这个贤良的人!”并将吴棠的名帖珍藏在妆盒中。

    这个故事出自于恽毓鼎的崇陵传信录,自然是不可信了。惠征死于任上的时候,慈禧已经入宫成为兰贵人了。不过,吴棠此人确实是和慈禧有些渊源。在慈禧掌握大权之前,他一直是担任县令之类的职务,咸丰十年1860年吴棠升至徐海道员,兼帮办军务,咸丰十一年擢升江宁布政使兼漕运总督,督办江北粮食,此后又短期调任两广总督、两江总督、闽浙总督,可谓一路扶摇直上。慈禧还一度任命他为钦差大臣。同治元年1867年升为四川总督,官至头品顶戴一品大员,光绪元年1875年,吴棠因病奏请开缺,光绪二年病逝于四川任所。而且,但凡是有弹劾吴棠的奏折,一律留中不发,或者是轻描淡写的派人去走个过场。死后,慈禧旨赐他功绩最著文臣头品顶戴。祭文中,甚赞他“柱石勋高,栋梁望重。”“治乱经邦,功绩卓著”并追封他为“勤惠公”还亲自传旨拔款在他的原籍盱眙县三界修建了吴勤惠公祠堂。

    这个惠字,可不是随便能够给人的。

    又扯远了。咱们调头回来继续说崇祯这场丧事吧!

    跪在灵棚外面的前明降官,自然不是为了崇祯和朱慈烺来的,而是要在李自成面前刷一下存在感的。说不定一朝简在帝心,便可以扶摇直上了。

    同道路上的人头攒动相比,灵棚内却是当真应了“老爷死了没人抬”那句话,冷冷清清的,只有几个宫中的小太监伺候着朱慈烺按照礼制典章焚化纸钱。

    供桌上崇祯夫妇、懿安皇后等人的牌位前,罗列着猪羊三牲和不少的香花供果,虽然不是按照天子和皇后的礼数制备,但是在这种国破家亡的情形下,也算得上是丰厚了。

    孙传庭顾不得看跪倒在道路旁迎接李自成御驾,山呼海啸般发出“万岁”欢呼声的那群昔日同僚,只管跌跌撞撞的一路嚎啕大哭,一路直奔灵棚。

    他这个不速之客的闯入,倒是着实吓了朱慈烺一大跳。眼前这个人的扮相实在是太奇特了些,身上披着一件锦缎为面貂绒为里的斗篷,斗篷下却是一身囚服,蓬头垢面须发苍然,口中不断的叨念着“罪臣万死,罪臣来晚了。”

    孙传庭严格按照天子的祭拜礼节在崇祯夫妇灵前叩首,起身,舞蹈,再叩首,拈香,上香,焚化纸钱等一系列动作完成后,身为太子的朱慈烺在一旁按照丧礼以人子之礼回拜。

    “这万万使不得,折煞罪臣了!”孙传庭急忙扶起向自己倒身叩拜的太子朱慈烺。

    “卿家何人?”朱慈烺睁着一双哭得红肿的眼睛,询问着这位此时此地在父皇母后灵前吊丧祭拜的大忠臣姓名。

    “罪臣是。。。。”孙传庭还不曾开口,旁边的史可程却先开了腔,“这位大人便是当日的兵部尚书,三边总督孙传庭孙大人。被暴君崇祯无罪下狱,幸得皇上天兵攻破京师,这才有机会重见天日,若不然,便又是一桩千古奇冤。”

    被俘之后,被李自成封为宋王的朱慈烺,看也不肯看一眼这个因为向大顺军献出了自己行踪而被封为宋王府长史的史可程。他知道,这个家伙实际上就是监督自己这个囚徒的看守。

    但是,孙传庭的情形却是截然不同。他因为兵败被父皇投入天牢,从他身上的锦袍便可以看得出,眼下明摆着一场大富贵便在眼前,他却不惜开罪大顺朝廷,而恭恭敬敬的在崇祯夫妇灵位前祭拜,这不是千古忠良是什么?

    “殿下,这些是什么人?”

    孙传庭指着在崇祯夫妇和懿安皇后张嫣等人供桌两侧罗列的数十个大小规格尺寸不一的灵位,心中虽有所悟,但是还是开口向朱慈烺询问。

    饶是史可程在历史上能够做数朝元老,先后经历了大明、大顺、大清,在崇祯、永昌、弘光、顺治、康熙等几位皇帝驾前称臣,天生的绝佳根基,此时脸皮虽然未曾修炼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却也是颇有几分境界,但是,听孙传庭问到这数十个灵位之事,却不免脸上微微有些朱砂之色。

    恰好,此时李自成在李岩、牛金星等人的簇拥下,也迈步进了灵棚之中,他便忙不迭的赶上去伺候,算是躲开了这场大尴尬。

    史可程的名字大家可能比较陌生,但是,他有一个好哥哥,可是被康熙在扬州建了忠烈祠的。没错,就是韦小宝韦爵爷去扬州种的那个栗子。

    在历史上,史可程可是一个有名的三姓家奴、五朝元老。不信?看看历史上的春秋笔法是怎么记载的吧!

    可法无子,遗命以副将史德威为之后。有弟可程,崇祯十六年进士。擢庶吉士。京师陷,降贼。贼败,南归,可法请置之理。王以可法故,令养母。可程遂居南京,后流寓宜兴,阅四十年而卒。看看,这里面怎么说的?史可程先生以崇祯朝庶吉士的身份投降大顺,大顺败退之后又南下到南京投奔了弘光朝廷。弘光朝廷被水太冷等人坑死之后,他又因为哥哥的缘故回家奉养老母,优哉游哉的过了四十年。阅四十年而卒的话就是1685年过世。尼玛这个时候别说什么南明、吴三桂了,就是明郑都灭亡两年了。

    不是三姓家奴、五朝元老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