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四十四章 一战而溃
    高一功和吴汝义带着招抚、谈判两项大使命往天津方向而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还不曾抵达天津,在永清、廊坊一带便已经有风声传来。

    天津绝不投降!

    天津卫城内,贴满了以梁国公名义下发的告示,令青壮年统一到有司衙门报到登记,“不分贵贱,不论功名。”违者,一律以通贼论处!

    城内的官绅和读书士子们,虽然不太情愿,但也不得不令家中子弟带着各自家中的奴仆到有司衙门去报到、登记,然后编组。“人在屋檐下,怎敢不低头哦!”

    所谓的矮檐下,便是此时在天津城内各执刀枪密布于城内各条街道上,将火炮、子药和各种守御器械运到城墙上的京营新军和隆盛行的保安们。

    在得知京城内发生了针对南粤军体系的各种打砸抢事件后,此时在天津商贸区主持大局的李沛霆当即便下了一道命令,隆盛行和商贸区内所有南中商号的保安全部集中,接受过军事训练的伙计们放下手中的活计立刻报到。

    南粤军的动员制度令天津的官民百姓大大的开了一次眼界,昨日还是铺子里和气生财笑口常开的伙计,一夜之间便成了顶盔掼甲持刀配枪的战士。

    转眼间,李沛霆手中便有了四千余兵马在手。

    见自己身旁突然冒出了这么一支友军,京营新军的余部也是顿时大喜过望。原本就和隆盛行、商贸区关系密切的新军,几乎是第一时间便找上门来,要求与隆盛行进行联防,大家一起守卫天津,同进退,共生死。

    除了这两部人马之外,驻守在泥沽的水师陆营一营也被李沛霆紧急调到了天津商贸区,作为护卫这座北方据点的重要力量。

    这三部人马,加起来一万有余,顿时让李沛霆和在天津的南中商人们心里踏实了不少。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不等李沛霆派人以商贸区的名义给天津巡抚衙门送去公文,天津衙门的各位长官便是衣冠整齐的一起到商贸区报到,宣布天津各衙门接受梁国公的统帅,唯国公马首是瞻!

    于是,天津巡抚衙门前的旗杆上,升起了梁国公的大旗。京营新军、商贸区的动员兵,隆盛行的保安,南粤军水师陆营,以及天津各衙门的衙役、各营的兵丁,组织起一支支的队伍在天津城内外往来巡逻,查缉奸细,救济灾民,组织民夫修筑工事。俨然要效仿睢阳张巡死守的态势来。

    在廊坊得知了天津城内的情形已经演变到了如此地步,高一功不由得心中升起了杀人的心来“若不是那群穷酸文人闹事,天津本来是可以一纸诏书便可归入大顺旗下的额,如今,却想也休想了!”

    “高将爷,此事却也未必。”吴汝义因为常年掌管李自成的老营中军,从事着各种行政类事务,从钱粮兵器,到酒宴安排,都是他在掌管。他的职责基本上就是一个副官长或是秘书长之类的角色。也就因为常年从事这样的工作,他对人心中的各种想法,揣测的要比大顺朝廷上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来得到位。

    “子宜,你说!”听到吴汝义如此说,高一功敏锐的感觉到,天津这件事似乎还有缓和的余地,若是能够不动一兵一卒而将天津纳入囊中,那他的功劳可就大了!在大顺朝堂上的话语权也是大了许多。

    “天津方面,如今的主力,或者说那些打着抗拒我大顺天兵旗号的前明官吏的主心骨,其实就是南粤李家。他家的隆盛行、水师陆营,动员起来的数千兵马。可是,这些兵马召集起来了,除了打着守城的旗号之外,却也不曾有别的什么作为,这说明什么?不外乎是待价而沽,讨价还价而已!说句难听些的话,和窑子里的姑娘标榜自己是狗屁的卖艺不卖身一个意思!”

    这话顿时让高一功喜笑颜开,本来嘛!漫天要价就地还钱,自古以来就是这样。怎么也得做出点姿态来,才能让大顺觉得招抚是物超所值的。才能更好的要一个卖身投靠的价钱。

    可是,第二天,当高一功、吴汝义二人整顿人马准备往天津方向去的时候,一道紧急文书送到了他二人面前。除了这份文书之外,另有一个紧急军情送到“天津方向,南粤军以两千精锐为前导,向京师方向而来!”

    “两千兵马为前锋,进京?他们要干什么?”

    随着这道军情同时抵达的那份以南中商人名义联名写给大顺朝廷的公文,便说明了他们此行的目的。

    公文之中,所有的南中商人公推隆盛行为首,得知了北京城中发生了针对南中商人的打砸抢烧事件,故而召集同志,投袂而起进京救助。要将自己的同行、相与们从那朝不保夕的境地之中解救出来。希望大顺军不要误会,不要阻挡他们进京的道路。

    “嘿!你们要带兵进京接你们的人,还告诉我不要误会,不要阻挡你们进京的道路??!”高一功手里抖动着这份公文,不怒反笑。

    “子宜,你打发人去告诉他们,为了避免误会,让他们先停止前进。顺便问一句,如果本爵不同意他们这么多的兵马进京的话,他们又能如何?”高一功脸上露出一抹狞笑。

    一个大顺军的牙将带着几十名骑兵从广阳县城东门飞马而出,沿着往天津方向的官道迎着南粤军的行军大队去传达高一功的命令。

    “好办得很!如果你们不配合,不同意我等进京的话,那么,我等便大炮开口,火铳说话,大家刀枪上见个真章。我们杀进北京去!”

    “到那时,大家面子上便不好看了!”

    牙将见到了李沛霆,刚刚开口将来意说明,便被李沛霆一通劈头盖脸的排揎,弄得这牙将灰头土脸的便回来了。

    他同时带回了李沛霆下令,暂时停止海运漕粮进北京的消息。同时,沧州方向,运河上的漕船也是掉头南下回了山东。

    不光是在物资上断绝了对北京城的供应,开始对大顺军进行封锁,同时继续向北京城方向进军,对于沿途窥探的小股大顺军部队,根本不予理会。

    “都是些降贼的官军,战斗力不行。”京营新军的余部对于这些游骑的底细很是清楚,满脸的不屑。

    数千人的队伍继续沿着天津往京城的官道行进,百十面大旗在北风的左右下烈烈作响。

    得到了高一功命人飞马送来的消息,北京城内的大顺高层顿时集体被气得炸了锅。

    “狂妄至极!”

    “无礼至极!”

    “跳梁小丑!”

    武英殿上牛金星、宋献策等人不由得发出一片叫骂声。大顺军的将领们则是个个跳脚咒骂,“驴球子”、“杂种”“的”等等言语纷纷而出。频繁被人用愤怒的语气骂了出来。李自成也是被气的浑身发抖,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一帮小小的南中商人,居然敢集结区区两千人的军队进逼北京,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陛下,此辈不教训一番是不行的。他们已经打上门来了,不迎头痛击,他们会继续得寸进尺的。”便是一直老成持重温润如玉的李岩,也主张以战促和。

    “趁着京城之中粮米物资尚有些储备,不至于出现短缺之虞,先打疼了他,逼得他打开粮道。然后咱们再慢慢的同他们谈判就是!”

    李岩的主张很是符合李自成的心思,本来嘛!皇帝自然是要征讨不臣的。当即便下旨,令此时在通州、永清一带的大顺兵马,统归高一功指挥,对于狂妄悖逆西进的南粤军兵马,予以迎头痛击。

    当这道旨意被牛金星笔走龙蛇书写而成,有人用印发出后,在一旁冷眼观察了许久的罗虎,见众人纷纷随着李自成的一道“大伙散了吧”的旨意而走出武英殿,他却抢上前几步,跟在李双喜的身后,一起护送李自成回到了后宫之中。

    “虎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向朕说?有事只管说便是!”走了没有几步,李自成便发现身后的罗虎,他停住了脚步,询问这个各方面都着实令他满意的养子。

    “父皇,调动兵马去同南粤兵马打一仗,打一下他们的气焰,这个儿子是举双手赞成的。但是,调动通州、永清一带的兵马去同他们作战,儿子却有些担心。只怕这一仗败多胜少!”

    “却是何出此言?”渡河以来所到之处无不是望风披靡,除了在宁武打了几天之外,别的地方基本上就是一路行军、受降了,如何有打败仗的可能?对于罗虎提出的警告,李自成心中不免有些不快。但是,他还是耐住了性子,听罗虎把话讲完。

    “父皇您是知晓的,驻守通州、永清一带的,大多数是前明官兵,我大顺的嫡系兵马很少。便是有,也是些河南等处归顺的杆子兵马,同这些降兵相比,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可是,那些南粤兵马便不同了。虽然名义上是民兵、保镖之类的,但是却都是百战精兵挑选出来的。更有水师陆营兵马随行。老实说,我大顺兵马同京营新军对阵胜负都在五五之数,如何这些兵便是南粤军的对手?父皇,林泉先生和牛先生都给我们讲过田忌赛马,上驷对中驷的典故,您也说过,这也是用兵之道。可是,如今却是彼方以上驷对我下驷!此战岂有取胜之理?儿子担心,莫要让此辈折了我大顺的锐气,坠了父皇的威名!”

    “说你的打算!”

    “父皇,儿子斗胆请命,调我的震山营所部火速开往永清、广阳方向,为大军后援。一者可以为一功舅舅充当后援,二者可以壮前方将士胆气。”

    罗虎的话让李自成很是欣慰,他越看罗虎越喜欢。大顺军自从进了北京之后,说起官爵品级,房舍美女来,许多人眉飞色舞津津有味,但是说起临敌作战这些事情来,便没有那么大的劲头了。许多人私下里更是在那里讲“跟着闯王打江山,南征北战十多年,如今闯王做了皇上,咱们也都封了爵位,该当好好的过几天舒心日子了。”

    诸将当中,也只有罗虎、王四这些年轻一代的将领还保留着那份勃勃锐气。如今更是主动请战,要到京东前线去,这如何不令李自成内心感到欣慰?

    “虎子,你是好样的。朕没有看错你。你这就跟随朕回去,见过你母后。然后和你双喜哥,咱们父子一起吃个饭。也算是为你壮行。几时能够出发往天津去?”

    “儿子在父皇赐宴后回营中去准备一番,明早便可以起身离京!”

    “好!你告诉你一功舅舅,务必要痛击此狂妄之徒,勿折了我大顺威名!”

    不得不说,罗虎的震山营,在大顺军中算是一支有着比较强烈的近代军队色彩的部队了,一声令下,能够迅速的从驻防状态转变为临战状态,并且立即出动。光是这点,便对得起李自成对他的偏爱,也足以令其余各营各部闭上嘴巴了。

    天色微明,一声号炮响起,在北京城东驻扎的震山营便行动起来。

    为首的数百骑兵奔腾而出,为全军大队充当斥候和两翼的游骑、哨马,巡哨监视道路。随后更是数千马队冲出了营门,五骑一列拉出了数百列,在官道上形成了一道长长的行军队伍。

    数里的骑兵队伍之后,方才是震山营的步兵和炮队、辎重车辆。数万人马,在官道上拉开了一个长达数十里的行军序列,快速向东而去。

    “将主爷,咱们这么大的阵仗出动,好像从打孙传庭之后就没有过吧?”在罗虎的将旗下,他的亲兵头目笑嘻嘻的同他交谈着。“这有点狮子搏兔用全力了吧?东面还有几万人马,由高将爷指挥。再加上咱们这几万人,对面的队伍不是说只有几千人吗?便是用人堆,也是堆死那群南蛮了!”

    “你是不是觉得这一仗,咱们稳赢了”罗虎却没有亲将那么乐观。他搓了搓被冻得有些木了的脸,“你又不是没有和我去过山东。对面那些人怎么样的打法,你难道忘记了?东面高将爷指挥的那群前明降兵,能够扛得住火铳排射还是炮火轰击?只怕一轮火铳下来,他们便败得和绵羊一样!”

    说到这里,罗虎也是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他将斗篷猛地向外一甩,“传令下去,前军马队加快速度,后面的步兵叉子给老子放开!咱们得赶快赶到广阳、永清去!免得那群就会吃饭的家伙把高将爷给坑了!”

    随着罗虎的将令被身边的旗鼓官以号角、鼓声传递出去,震山营的行军速度骤然间上了一个档位。骑兵们将胯下战马从碎步变成了疾走,大队的骑兵冲下了官道,在官道两侧如洪水般蔓延开来。后面的步兵则是甩开了两条腿,快步向前急进。

    “希望一功舅舅这个时候还没有和那群南蛮交上手。否则,他手下的那些豆腐渣一样的兵马肯定坑死了他,到那时,我见了母后可该怎么交代啊!?”罗虎心中暗自祷告,祈求诸天神佛保佑高一功。

    事实上,当罗虎向各路神仙祈求许愿的时候,高一功正指挥着一万多大顺军兵马,布列在广阳县城外,准备对远道而来的南粤军兵马来一个迎头痛击,让他们知道咱们大顺军的利害。然后乖乖的坐下来跟咱们谈判,接受咱们的招抚。

    可是,当远来的两千余南粤军兵马缓缓的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里,进而迅速列开了阵势之后,大顺军阵中开始有些骚动了。

    正如罗虎所言,这些兵马多数是前明官兵投降过来的队伍。甲胄器械不全,马匹羸弱,士兵欠饷时间太长。虽然归顺之后,粮草军饷有了保障,但是,部队的战斗力却不是那么快便能够提升的。

    虽然说靠着人多势众,列阵还可以彼此之间互相助威壮胆,看着正在迅速依托地势展开进攻队形的南粤兵马,大声呼喝叫骂,喧嚣一时,活脱脱的一群黔之驴。没有尖牙利爪,只能用嘴来充当武器。果然,当面对着充当南粤兵马前锋的那一营水师陆营的时候,这群驴子的本来面目在老虎的面前暴露无遗。

    水师陆营却是恰恰与这些家伙相反,便是在南粤军之中,也是属于只攻不守,有进无退的队伍。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他们所从事的战斗任务,除了跳帮作战之外,便是强行登陆,为大队人马打开突破口,建立登陆场。干得都是迎着炮子弹丸刀枪上的活,不要说溃逃,便是稍有胆怯、迟疑,便是被对方吃得死死的下场!

    罗虎一直担心的便是所谓两支部队之间战斗力差距太大所形成的“上驷对下驷”的局面,可是,同水师陆营这种视炮子如雨落在身边为家常便饭的队伍比起来,这些降兵无疑连下驷都算不上!

    果然,当水师陆营的兵马缓缓的拉开一个极宽大的排面压过来之后,这些降兵们骚动不断。有人打算冲上去,有人却是打算故技重施,掉头逃走。

    一轮火铳响起,帮助他们下定了决心。

    “逃!”

    数千败兵裹挟着高一功、吴汝义等人,飞也似的约过广阳县城,逃到了东安县城才算勉强停住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