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 谈判
    东安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历史上曾经同时有好几个东安县出现在中华大地的版图上。湖南的东安县、福建的东安县,山东的东安县。这里说得是北直隶的东安县,建国以后地名整理,现在的地图上属于廊坊市安次区。

    罗虎的数千马队出现在城西的时候,城内还是乱糟糟的一团。高一功和吴汝义在县衙内对着几个投降过来的总兵、副将大声申斥喝骂。

    街道上,惊魂未定的大队败兵盔歪甲斜的东倒西歪靠在街道上,有人瞪着一双眼睛,到处砸门准备找到些可以用来充饥果腹的东西。

    刀枪、旗帜、马匹,被乱糟糟的丢得到处都是。

    当城头上士兵发现有大队骑兵自西向东急速奔来时,城头上也是发生了一阵微微的骚动。

    “城外有大队人马奔着县城冲来!?”

    高一功第一时间得到了这个最新军情。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的南蛮子!跑得还真快!老子前脚进了东安县,连口热水都没来得及喝上,你们后脚就跟着杀到了!

    “有多少人,到了哪里?”

    他稍微定了定神,努力使自己的心情和语气平和一些,这才向报信的小校询问。

    “大概有几千人马,马上就要到西门外了。”

    “嗯?西门?从西面过来的?”吴汝义不由得眼睛一亮,从西面过来的部队,那应该是自己人才是!

    当看到了罗虎的将旗被人高高举起的时候,吴汝义不由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顾不得入城与高一功等人多说,得知从广阳方向还有南粤兵马在后面缓缓压了过来,罗虎当即率领所部兵马绕过已经变得和一座蜂巢般嘈杂混乱的东安县城,到城东列开了阵势,准备以数千马队阻击南粤兵马的西进。同时令王四率领的步队、炮队加快行军速度。他清楚,南粤军的战术一向是炮火、火铳、马队加刺刀。眼下自己手边只有数千马队,火铳虽然不缺,但是火炮却是一门也无。

    但是,令罗虎没有想到的是,东面以正常行军速度缓缓压过来的数千兵马,却也是一门火炮也不曾携带!原因很简单,这支武装是以隆盛行的保安和各处商号的伙计动员而来。能够配备齐全刀枪甲胄已经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如何还能有火炮?

    正行军之中,一队数百人的骑兵从队列之旁快速掠过,这些骑兵从甲胄旗号上看,却是与大顺军有着深仇大恨的京营新军余部。

    他们越过行军大队,在前锋位置放缓了速度,为整个队伍充当起斥候和两翼护卫巡哨的角色。

    但是,当已经可以看到东安县城城墙的时候,罗虎这几千人马也撞进了前锋游骑的视野当中。

    为首的营官看到了震山营的旗号,罗虎的认旗,仿佛牙疼一样不住的咝咝吸着冷气,“这群兄弟什么时候到的?他们到了这儿,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京营新军打那些降顺官兵可以说手到擒来,在他们内心之中做的评价,隆盛行的保安和那些动员兵的战斗力,和自己大体上是在伯仲之间。水师陆营自然是要强不少,可惜的是,全数是步兵不说,人马也少,而且没有重炮。

    这样的人马构成,火力兵器,对付普通的大顺军当然不是问题,但是对付彼此知根知底的震山营,这个仗就不好打了。

    “嚄!咱们打了高一功,李自成把震山营派出来了?”听到了前锋不敢怠慢,命人快马报来的最新军情,在中军队伍当中的李沛霆不由得为之一笑。看来,做出这一番强硬的态度,也是很有必要的。必须得让李自成和大顺朝廷上下对南粤军重视起来,才能采取下一步的策略。

    “除了震山营,余下的大顺军各部可有动作?袁宗第、刘宗敏、刘芳亮各部,可有移动迹象?”

    “禀大掌柜,并无异动!细作禀报,刘芳亮尚在保定,刘宗敏在京城之中。”

    “那好!来人!”

    李沛霆打定了主意,开始发号施令。

    在马鹞子李进宝的陪同之下,李沛霆手下一名心腹将南粤军开出的就如何解决京城之中针对南中商人和南粤军财产进行的打砸烧抢等破坏行为开出的条件,递到了罗虎面前。

    “我们此番进京,不是为了要同哪个见个高低上下,而是为了讨一个公道而来。”

    来使同罗虎见礼之后,开门见山的将进京的目的向罗虎做了说明。罗虎对此内心也是颇为赞同的。本来嘛!大顺军雄师云集北京,虽然说不是百万之众,几万人同时上阵还是拿得出来的。这万把临时凑起来的队伍,便是浑身是铁,又能打多少根钉子?所谓的进京,目的不过是为了要向大顺朝廷讨个说法,要些好处罢了。

    “本爵与贵军、贵宝号也是有些香火渊源。自然是乐于相助。不知道贵方打算要我大顺如何处理此事?”

    不出罗虎意料,什么承办凶手、赔偿财产损失,确保南中商人及相关人员人身安全之类的条件一一列出。“不过如此!”罗虎暗自在心中撇撇嘴。

    但是,跟着提出来的而条件,却是让罗虎皱起了眉头。

    “追查幕后主使之人,将其交给我方处理。”

    这就有些难了!虽然对京城里发生的事情缘由不是很清楚,但是罗虎也是有所耳闻,此事同眼下在皇上面前很是被看重的周钟有些关联,此人不光是笔下来得,一篇劝进表写的花团锦簇,更是上书建议立即下江南。眼前南粤军却要求交出幕后主使之人,若是周钟一伙一口咬定,只是因为下江南的建议引起了南粤军的嫉恨,他们叫起撞天屈来,皇上那里也是不好办。何况,他们这么说起来也是有几分道理,眼下梁国公便在南京,李大公子更是在济南。下江南无论如何都是要触犯他们的利益的。

    而且,周钟此人目前又是牛金星的门下弟子。虽然罗虎也是内心鄙夷这个半点功劳也无的家伙,可是,投鼠忌器。他在皇上面前还有说话的余地,许多的降官又是奔走于他门下,眼前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觑。

    “还有什么条件?”

    罗虎试图避重就轻的先找到一个突破口,为后续的谈判活动打开一条通道。

    “为了大顺与我南粤军、南中多年来的友好关系、商贸往来能够继续下去,我方提出几个建议,请转奏永昌天子,予以同意。”

    “陛下派出的谈判使者高一功高爵爷此时便在本爵身后的东安县城之中,你有什么条件,本爵自然会马上转告他。”

    “好!第一,为了避免以后在京城之中再度发生针对南中商人的恶**件,我方提出,将东江米巷、朝阳门等处划为南中驻京商贸区。行南中法度,由南中警察驻扎,负责维持治安。商贸区内诸项事务,大顺不得干预。第二,为了满足贵我两方的商贸需求,将天津商贸区扩大。天津卫城与现在的天津商贸区合并,我南粤军在天津驻扎兵马。当然,兵马不得超过一旅。且不能有十二磅以上重炮。同时,通州等处漕运仓库,划出一半来交给南中商人使用。第三,统一税收标准。南中输入大顺辖区货物、各类商品,采购的各色货物,只于报关时征收一次关税,之后大顺有司不得再行征收税款。商贸区的关税由南粤军代为征收管理,每季上缴一次。第四,。。。。”

    罗虎听得那使者一条条的将南粤军所提出的条款讲出来,心中不由得怒火万丈。若是高一功等人来,倒也罢了。说不定会被李沛霆等人给忽悠了。可是,罗虎却不同,他也是在山东混了一段时间的人,耳濡目染之下,深知南粤军这套手段的厉害。在京城设立商贸区,派驻警察维持治安,在天津驻军、扩大商贸区,占据仓库等设施,在大顺辖区内的进出口控制税收。长此下去只怕用不了多久,大顺就会不败而败。

    眼下大顺军上下就已经出现了对南中物资的依赖,如果再套上这几重枷锁,就算是李守汉父子向李自成称臣,只怕这位大顺永昌皇帝的日子也不好过!

    这样的条件,只怕大顺的文武高层了解到南粤军糖衣下面包裹的不是糖丸,而是炮弹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会敢于同意这样的而条件!

    果然,当罗虎入城面见高一功,将南中商人们所提出的条件一一向他做了汇报说明之后,这位中军主将当即便一脚踢飞了桌子!

    “娘卖的!老子要是答应了这样的条件,还不如派人去南京把李守汉请到北京来,让他来坐这个金銮殿,老子陪着皇上回陕西去!”

    “舅舅,”罗虎很亲热的用家里人的关系称呼着高一功,“我暂时先让李家的这几千人到广阳县城之中安顿。稳住了他们,咱们再商量出一个稳妥的法子来。”

    “咱们三个人商量有什么用?还是让子宜辛苦一趟,把这边发生的事情向皇上奏明说清。把南蛮们提出的条款一条条的向皇上禀告,请皇上拿个决断出来!”

    “高将爷,要是皇上问我,咱们的意思是什么,我该怎么回答?是打,还是谈?”吴汝义却是愁形于色。

    高一功却将目光投向了罗虎。“虎子,你说说看,咱们是打是和?”

    “一功舅!若是我,便是立足于打,然后打完了再谈!”

    “虎子!若是将他们打恼了,切断了与咱们的贸易通道,这军需民食,火药器械该如何筹措?”高一功为罗虎这个胆大包天的提议着实吓得不轻。

    “舅舅!咱们当初没有从南中商人那里获得粮米器械的时候,不一样是纵横南北吗?如何到了今天,北京城咱们都拿下来了,却又瞻前顾后了?难道当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额?如今咱们闯营也是穿上鞋了,就前怕狼后怕虎了不成?”

    “别的我不知道,舅舅。咱们是买主,拿着白花花的银元给他们支付款项。据我所知,南中各地这些年连年的丰收,他们的那些粮食不卖给咱们,难道堆在家里生虫子不成?还有,他们鼓励咱们种棉花,您可知道为的是什么?”

    对于南粤军内部的事情,高一功自然没有罗虎知道的清楚。虽然罗虎所说的这些话,在他听来每句都是匪夷所思,但是,每句却都听上去颇有道理。他不由得反问了一句,“为什么?”

    “他们国中,靠着纺纱织布过活的人数以十万计。可是,南中却不出产棉花!否则,李家大少爷也不会在山东大量种植棉花以供消耗。若是他们与咱们撕破脸,索性咱们的棉花从此不再卖给他!大不了咱们穿粗布就是了!然后挥兵南下,把他们山东的棉田一把火烧了,看哪个损失更大!”

    “好!好!好!”听得了罗虎这番言语,不由得高一功连连叫了三个好!

    “子宜,你火速赶回京城,向皇上禀告此间之事。然后将罗虎的主张向皇上说明。请皇上下旨给刘芳亮将军,在保定做出一副一旦谈判破裂,立刻挥兵南下的态势来!咱们现在就是麻杆打狼,看谁先害怕了!”

    高一功心中有了底气,当即派人出城与南粤兵马接洽,安排谈判事宜。

    谈判在距离东安县城三十里的郎珐寺进行。

    因为李沛霆先行抵达,整个在寺庙庭院内的会场便由南粤军方面布置完成。当高一功与罗虎率人到达之时,发现李沛霆已经高居上首傲然而坐。

    这还了得!高一功当即便有些愠怒了。如今已经不是两家在河南、在商洛山时的情形了。李自成已经正式开国建号,登基称帝。作为他的钦差,自然是代表大顺永昌天子的,理所当然应该高居上座,面南背北。可是,这个和佛祖一样朝向的位置,却被李沛霆先行取得了。丝毫没有谦让的意思。

    一番唇枪舌剑之后,双方各自按照自家军队的方向安排了座位,大顺军从西面来,坐西向东。南粤军从天津方向来,坐东朝西。

    但是,刚刚排好座位,罗虎很是生气的发现,自己一方的椅子似乎矮了一点,恰好比李沛霆、林文丙等人的视线低了一些,需要仰视才可以。这还了得?罗虎当即便发作,“你们就是把这庙拆了,也得把合适的椅子给本爵找出来!”明面上是在训斥手下人马,但是却是指桑骂槐的给李沛霆等人听。

    换座椅、改座位,换身材高大雄壮的卫兵。一系列李沛霆安排下来的小细节、小手段被一一破解之后,双方已经都有些火气在胸中酝酿生成。

    双方一开口,便是火药味十足。

    两个谈判的首脑,都是各自阵营团体当中的国舅身份,都是位高权重俾睨众生惯了的。

    李沛霆“此番我军进京,主要是因为自贵方进京之后,宵小之辈扰乱京城治安,有损我方商人生命财产安全。不知道贵方能不能维持京城治安?倘若搞不定,便有我军在京城驻扎,负责京城治安的便是!”

    高一功“听说广州、济南等地也有盗寇,若是不能解决,本爵也不介意去安定一下。”

    李沛霆“说这么些都无济于事。贵方若不能答应我们的条件,没有本官的许可,一条粮船都休想到天津,而没有南方的粮食物资,北京就会成为死城一座。”

    罗虎“笑话!没有粮食到北京又如何?李先生大概忘记了我大顺的本来出身了吧?咱们可是被明廷朝野骂做流贼多年的!流动,就食,那是本军的老本行!在北京成为死城之前,本将军一定会杀到有粮食的地方,就包括你说的天津!而且,我不认为梁国公会同意出现这样的事情。”

    “打算去天津夺取粮食物资?”听了罗虎的话,李沛霆不怒反笑,仿佛听到了一个孩子讲的最好听的笑话一样。“罗将军果然是少年英雄,豪气万丈。但是本官得提醒你一句,在你的面前,有四千精锐士兵和打过塔山的水师陆营,你觉着你能比辽东反贼还能打吗?”

    “辽贼?”罗虎一阵仰天大笑,“哈哈哈!李大人果然是年纪大了。您却不晓得,本爵当初也是在山东与辽贼大小数十战的!本爵不知道你的所谓精锐部队有多强大,但是我知道你们最终从辽东撤退了,而我追着辽贼一直追杀到直隶!”

    李沛霆却是很随意的摆摆手,仿佛是长辈对子侄辈的吹牛表示有些厌倦了,他把视线转向了高一功“高大人,本官有一个新的想法,贵我两军不妨谈一下。贵军骑兵精悍,我把天津左卫补偿给你。我军水师炮队强劲,作为我方优势的补偿,泥沽的港口归我们。如何?”

    对于李沛霆的底细自忖已经摸清了的高一功,自然不会接受这样的条件。他一口咬定了要隆盛行和南中商人们在保证与大顺的物资供应的而前提下,就京城内发生的事件进行补偿。

    这样的差距,双方自然是不欢而散。

    “好吧!大家便用大炮和火铳来接着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