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四十六章 好消息传来
    李自成的心情可谓是好极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得到了罗虎率军及时赶到,稳定京东地方战局之后,更是与隆盛行李沛霆展开了谈判。谈判不成,双方便在广阳、东安等地展开了一场大战。

    按照罗虎的话讲,“既然你那几千被辽贼从辽东打到山东的精锐需要补偿,那么我们把辽贼从山东撵回辽东的精锐岂不是更需要补偿?是不是把山东补偿给我?”

    大家都是带兵打仗的,既然话不投机,那便在战场上解决问题。两支人马当即便展开了恶战。

    一开始局面僵持,双方互相试探,各自都有不小的伤亡。但是两下里都在咬紧牙关在炮火弹丸当中坚持。

    但是,南粤兵马的弱点在高一功、罗虎久经沙场的两双眼睛下出现了!除了炮火不足之外,更发现南中的新兵阵列也就是那些动员兵松散破绽明显,于是让龙骑兵紧急机动到新兵线列侧翼,然后龙骑兵为先导,骑兵墙在后对新兵线列发动冲击,当骑兵攻击完毕后,列阵完毕的步兵方阵在密集炮火掩护下,发动进攻然后一举击溃新兵线列。李沛霆这数千人马大败,只能在水师陆营的保护下撤退,率领京营新军人马退回天津。

    几名总兵本来打算趁势大打落水狗,却被罗虎告诫,送客回天津可以,打算占便宜就不要想了,不被咬一口就不错了。

    控制着部下兵马,高一功令几个总兵率部距离李沛霆的败兵十里左右,缓缓的跟随东进,沿途收拾掉队的伤兵,捡拾丢弃的辎重。对于那些掉队的兵马,高一功下了命令,“不得打骂,不得侮辱,不许搜腰包。一律要以礼相待。”

    罗虎自己,则是亲领所部,掠过李沛霆的败退队伍,向东北方向狂飙而去。香河、三河、玉田、宝坻、蓟州、丰润、迁安、开滦、古冶、遵化等地,驻地明军纷纷望风归降。震山营的兵锋直指滦州方向,刀锋逼向吴三桂的背后。

    困扰李自成君臣的天津方向明军与山海关附近的关宁军合流联为一气的态势,被罗虎三拳两脚打了一个稀里哗啦。

    高一功与罗虎联名呈文向北京城之中的李自成报捷。

    “以李大公子的脾性,他应该会命人重新谈判,然后,虽然也是漫天要价,但是毕竟会收敛了许多。”这是罗虎和高一功写给李自成的题本当中的话,请李自成早日定下与南军谈判的条件。

    几乎是在罗虎打退了李沛霆之后,山东便有了一道令牛金星等人兴奋异常的贺表和劝进文书到了。却是山东曲阜孔家写来的。落款处正是衍圣公孔胤植。

    作为历经千年而不倒的天下一家,身上有着大明朝之中异姓最高爵位公爵,太子太傅的官职,远在山东的孔府衍圣公孔胤植,看到李自成入京了,立马就献上劝进表文,并令曲阜世职知县孔贞堪下令,在曲阜城内的庙宇学堂等处供奉大顺国永昌皇帝龙位。并由此人进京奉纳印信。

    同时为了表达自己对大顺的支持是真诚的,衍圣公除了献出朱元璋颁发给他们的印信之外,更是自己主动献马献银运过去,同时上书朝廷,表示愿意将京畿各地的衍圣公府庄子按照大顺朝廷所颁布钱粮制度上缴钱粮,支给差役,做一个积极带头纳税的良民。以表达对新朝廷的恭顺忠直之心。

    “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处夷狄,不可弃也。”孔家老祖宗这句话乃是对别人说的,轮到孔家自己那叫“我则异于是,无可无不可。”其实翻译成人话就是谁给骨头谁就是主人,管他是人还是畜生。这就是孔家历经千年而不倒的原因。不管怎么改朝换代,只要能够保住我的权益地位,你们想听什么咱们就唱什么给你们听。这一点,娱乐行业的从业者真的是要好好得向衍圣公府学习一下职业道德和操守。

    人家千里迢迢的又送效忠信,又送钱粮马匹,还很积极主动的表示自己在京畿地区的土地佃户一律按照大顺的财税制度办理。这么好的一个姿态,对于收拢天下读书人心可谓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当下,在牛金星的建议之下,李自成很是温言嘉勉了一下孔贞堪,不但被授“照旧管事委要”,而且赏给了他一个同知头衔,五品袍服的待遇。

    “伍先生,你千里而来,车马劳顿,本来应该让你好生休息两日,但是,眼下事情实在太过于庞杂,朕和汝侯、林泉又要忙军务等事,这民生政务之事便要偏劳你了。”

    伍兴从山西星夜赶来,让李自成心中着实的轻快了不少。牛金星等人在处理政务上的水平可实在没有他们嘴上、笔头上的本事大。

    “陛下,罗虎将军攻取京东十余座城池,截断了天津明军与山海关等处明军的陆路通道。蓟镇等处明军归降,无异于切断了吴三桂一条臂膀。所以,臣以为,当下应速速派人携带官符印信,粮米财帛往蓟镇、玉田镇等处去。对降顺官员将领好生安抚,对兵丁士卒多给犒赏,以定其心。”

    “准了!伍先生你令吏政府、兵政府还有你掌管的户政府一起拿出一个章程数目来,朕照准便是!”

    “另,驻守山海关、宁远方向的辽东总兵吴三桂所部,乃是明军在长江以北的最后一部精锐兵马,且又地处关键之地。臣意愚见,还是遣使者前往招抚才是。”

    在来京的马车上,伍兴便通过御营亲兵的口中描述,以及李岩、高一功、刘宗敏等人的书信,对于北京周边的态势有了一个比较切实清晰的了解。也正是因为身处京城这个大乱局之外,他反而对该如何处理这般乱象较为清楚冷静。

    “遣使者招降?此事当是可行。但是,派何人前往合适?”

    “陛下,伍先生这么一说,俺老刘倒是茅塞顿开了。不如便派唐通唐总兵前往,他也是蓟辽军一脉,同吴三桂有着香火因缘。陛下不妨以唐通为正使,令陈德为副使。携带招安圣旨和一笔军饷财帛往山海关招降吴三桂,以为国朝爪牙羽翼。”

    唐通是在居庸关投降的,陈德和他父亲陈永福则是在开封时便归降了。陈永福如今也是封为伯爵,派这两个人前往山海关招降,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特别是陈德,外界纷纷传说,他射瞎了李自成的一只眼睛。李自成便让他去和吴三桂打交道,“朕连射伤了朕的人都能招致麾下使用。你与朕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何愁不得重用?”

    陈德,便是大顺朝的雍齿了。雍齿和刘邦的恩怨情仇,大家自己去翻翻汉书就知道了。

    安排了两拨人马往东去招降、安抚京东各地的明军残部。伍兴从袍袖之中取出一份手本,“陛下,这是臣这些日子在山西各地所得粮草银钱数目。粮米数百万石,大抵可供东征之师食用二月。银钱可支派军饷一年有余。请陛下过目。”

    李自成喜不自胜的接过这份手本,欢喜万分的翻看着上面一行行的数目,这些粮米银钱,足可以支撑他的军队沿着华北平原南下,或是从河南直出江淮,或是自保定、沧州一线直取山东。

    “请陛下旨意示下,这些钱粮布帛,是否运出山西?”

    “陛下,臣以为,粮米转运,耗费人力太多,且山西之地道路崎岖,山路难行。数百万石粮米倘若一起运出,势必有病民之举,不如分期分批运出以供军用。”半天没有开口的牛金星,抓住了这个空儿,为自己刷一下存在感。

    “臣意也是与牛先生主张暗合。马上就要开春了,各地民人都要忙于春耕,哪里有这许多的夫子和骡马车辆运输?不如按照眼下全军粮米消耗情形,制定出章程,令山西有司逐日上行。”

    有了大批的军粮供应,困扰大顺君臣的南方漕米断绝对大顺的影响暂时可以小一些了。但是,伍兴这个有些不太会看风色的家伙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陛下,听闻南中有人与我军谈判?不知情形进展如何?”

    已经从广阳前线回到京城的高一功,很是得意的向伍兴介绍起前线谈判破裂之后,他和罗虎指挥震山营与几个明军总兵的部队同李沛霆大打出手的经过。

    “都说南蛮精锐能战,依我看,不过如此!在小虎子的骑兵队面前,也是没有走上几个回合就垮了!如果不是小虎子年少老成,我就指挥兵马直扑天津,把这些南蛮赶下海去!”

    高一功口沫横飞的吹嘘着当日的战事经过,却不曾注意到,李自成、伍兴、李岩、刘宗敏、牛金星等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一功,多亏了当日小虎子没有听你的,挥师猛攻。倘若是攻陷了天津,如你所说的将南蛮赶下了海,或是活捉了李沛霆,咱们同南中的仇便算是解不开了!”李自成很是赞赏罗虎的处置态度。

    “高将爷,战场上您十荡十决,斩将夺旗,勇不可当。可是,战场外面的事情,您的见识就不如罗虎这小娃子了。您把李沛霆那厮打得没了面子,这厮回去势必要报仇。或是鼓动山东李华宇所部兵马,或是以钱粮器械支援辽东吴三桂所部。”

    “伍先生说得对!虽说眼下咱们切断了天津明贼与山海关吴三桂所部的陆路通道,令他们不能连成一片。可是,咱老刘耳朵里都磨出了膙子,都是南中水师如何如何强悍的。倘若是南蛮以水师,以海船海上接济吴三桂,令他出兵攻打蓟门、玉田等地。那么,咱们大顺的招抚吴三桂所部的计划就全盘落空了!”

    刘宗敏粗犷豪放的声音震得殿内有些回音,也令众人面色凝重。他们都曾经见过南中的内河船队利用黄河、长江、汉江等水道,将大批物资很轻松的交到大顺军手中。

    内河都可以做到,天津与山海关之间的海路不过数百里。在别人看来是天堑,在南粤军眼里却是通衢大道一般。若是吴三桂有了这股助力,铁了心同大顺周旋纠缠下来,只怕也是大顺统一天下的一大块绊脚石。

    “先生,若以先生所见,我大顺该如何?难不成将本官和小虎子绑上,送到天津去交给李沛霆那厮处置?”高一功满脸的黑气,恶狠狠的盯住了大殿内的一处虚空,仿佛那里便是李沛霆和他身后的南粤军。

    “他们想得倒是美!便是他们想,也得问问咱们兄弟们手中的刀枪铳炮是不是答应!”刘宗敏低声吼了一句。

    “以学生所见,不如继续与南粤军谈判便是。当年张仪为秦国国相之时,与关东六国不也是今日打,明日和的?”李岩引经据典的建议重开谈判,而且,借着此番战胜的有利势头,可以很好的同南粤军进行一个讨价还价。

    一事不烦二主。

    大顺军当即便依旧派出了吴汝义与高一功两个人充当谈判使者。快马出了北京,往天津方向而来。

    另一路人马,则是南下沿着运河往山东去,准备直接同李华宇接触。

    但是,计划却没有变化快。

    几条海船停靠在姜女庙码头上,林文丙面带笑容的朝着码头上迎接的吴三桂等人拱手致意。

    “林某何德何能,敢劳动大帅亲来迎接?”

    “林先生说得哪里的话!”吴三桂摘下手套,一把便拉住了林文丙,小心翼翼的扶着他走下了跳板。“不要说林先生为我辽东将士雪中送炭,送来了许多的物品。便是两袖清风,先生也是末将的长辈,到码头上迎接,也是该当的。”

    林文丙在广阳战败之后,便受命带着大笔物资和军饷出海,往辽东而来。

    在吴三桂的帅府之中,林文丙谢绝了吴三桂召集诸将前来参见的一番好意,当然,也是有吴三桂向诸将炫耀自己有如此助力和外援的意思在。借来安定军心士气。

    既然林文丙不打算让吴三桂手下众将以参见上司之礼堂参,吴三桂便摆摆手,让众人在庭院内等候。变相的让这些军官们看看本帅与南粤军的密切关系。同时,吴三桂命自己的中军,筹划准备酒宴,“大帅的舅舅和舅公派了林大掌柜来,为我关宁军送来了军饷粮米。我关宁军全军上下自然是感激莫名!五内俱感!今晚,各营游击以上将官,俱在帅府与林先生一行人欢宴!”

    听得百十名军将暴雷也似一声唱诺从院内传来,林文丙却也是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唉!只有千年做贼,没有千年防贼。无论如何,都是被这小子拿来当了枪使用。

    但是,心中再如何懊悔,脸上却还是依旧泰然自若。见吴三桂命手下亲兵奉上茶来,林文丙却也不多说话,端起茶碗来喝了两口。

    “好茶!却不想在这里还能喝到武夷山的秋茶!”

    “诶!三桂僻处辽东,所在简陋,也只好倾尽全力了。还望先生海涵才是。”

    林文丙也不多说,从护书当中取出几张以工笔小楷誊录的纸张来,递到了吴三桂面前。“长伯,请过目。这是大掌柜命某家押运的物资清单。请长伯派人到码头搬运,尽快入库才是。”

    五条大沙船,两条炮船所组成的这个船队,为山海关明军运来了军饷六十万元,粮食一万石,火药一千桶,烧酒二千坛,盐一千石。茶叶一万斤。救命包二百箱,各色药物四百箱。

    东西不算是很多。但是,却令吴三桂很是满意。

    粮食,眼下山海关、宁远等处的库房里还堆放着不少,粗粗算计一下,可以供全军上下,包括那些家眷在内,吃上半年。眼下,军心不稳的原因,其实就是因为北京城落入了大顺之手,将士们担心自己的去向。咱们以后归谁节制,由谁来给咱们关饷,支给粮米。这是他们关心的。至于说城头上飘着哪家的旗号,却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这六十万元的军饷,一万石粮米,无疑,向全军释放出一个信号。关宁军全军,即将是南粤军体系的队伍了!以后咱们的粮饷便是由南粤军发放!那些从塔山跟着吴三桂一路走来的嫡系官兵们,听得了这个消息,顿时欢呼雀跃。

    咱们以后就是给梁国公他老人家打仗的了!几个老兵油子在码头上看着一桶桶的火药和救命包等物被水手们用天车和滑轮组小心翼翼的从船舱里吊出来,心里却是笑得开了花。

    如果不是国公爷看上了咱们,为啥给咱们大帅这么多的银钱?为啥送来这么多的火药和救命包、刀伤药?为啥送了这么多的盐和茶来?还不就是为了让咱们大家打仗的时候有劲头吗?!

    帅府内,吴三桂将一张泥金信笺轻轻的推向了林文丙。

    “先生顶风冒雪跨海远来,我关宁军全体将士感激莫名。一点心意,全军将士公送。先生切莫嫌菲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