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四十八章 追赃助饷,百官百态。
    铁狮子胡同的田皇亲府,如今是北京城之中除了武英殿以外的最高权力机构所在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汝侯、职掌提营首总将军刘宗敏就住在田皇亲府之中。半条胡同都是他的亲军护卫,岗哨林立,戒备森严。大门前有一根三丈六尺高的杉木旗杆,上悬一蓝绸大纛,旗中心绣一正红“刘”字。大门外高高的青石台阶前有一对铁狮子,本是田府旧物,如今衬托着数十名明盔亮甲、虎视眈眈的执枪守门武士,这一对铁狮子比往日更加神态威武。与刘宗敏的汝侯之尊,大顺朝文武群臣之首的地位极为相称。

    作为大顺朝中的二号人物,便是李岩、伍兴、牛金星和宋献策在重大军政问题上也得向他通报、请示,取得他的同意后方才能去执行。

    田府共有数百间房屋,亭台楼阁,曲槛回廊,假山美池,无不应有尽有,田宏遇于崇祯十四年从江南买回来两个美貌名妓,一个姓陈,一个姓顾。田宏遇死后,姓陈的由吴三桂用一千两银子买去,已经于去年春天到了宁远。姓顾的仍留在田府居住,已经用私蓄赎身,但不愿在北京嫁人,只等运河通了,返回江南鱼米之乡。刘宗敏进来之后,这姓顾的名妓逃避不及,成了汝侯的手中“尤物”,与仆婢居住在一座有流水游鱼,花木扶疏的幽静小院中。

    远远的在胡同口坐落着一间茶馆,原本是给伺候大人物的轿夫、车夫们准备的所在。如今却换了主顾。一群试图在汝侯这里挖门子找道路的前明降官们,衣着整齐冠带袍服的,在这里围着八仙桌端着粗瓷大碗喝茶等候。试图能够被汝侯慧眼识人,从此在新朝飞黄腾达。

    既然大家如今都是在汝侯门下求前程的,如同座师与门生一般,少不得日后会同气连枝,守望相助。自然彼此之间便很是亲近、客气。往日在大明朝堂上一言不合,便要挥拳相向的举止早就被丢到了南京,各人之间的门户地域之见更是荡然无存。

    “大顺天兵果然军纪森然!”

    望着茶馆外面街道上走过的一队巡哨的士兵,为首的小校手中捧着大令,各兵俱是青衣白帽各执刀剑,面色肃然。路上行走的百姓见有兵马巡逻过来,当即便闪避道旁,让巡哨队伍过去。这是大顺兵马进城之后采取的维持秩序的手段。“添设门兵,禁人出入放马兵入城,街坊胡同无不至者,但不抄掠。”前工部郎中赵士锦不由得赞叹一声。

    “天兵初入城时,下官曾于前门外目击一事。有兵二人抢前门铺中绸缎,当即磔杀之,以手足钉于前门左栅栏上。”

    “大人说得极是。自古兵过如梳,何况数十万人马齐齐进了京城这花花世界?若是说没有一丝一毫的偷抢拐骗等事,便也是纯属荒唐。可是,商民仍旧张肆。兵淫掠者有禁,民抢攘者有禁,城军下城者有禁,犯者立死,断头截体,纵横衢道,虽触目悚恻,而人情稍帖。”

    “陈兄说得极是!”

    被赵士锦称为陈兄的陈济生,很是得意的端起碗来喝了一口茶,“如今圣上从谏如流,明发诏令,令文武各官,于次日投职名,二十一日见朝。愿为官者量材擢用,不愿者听其回籍。如有隐匿者,歇家、邻佑一并正法。足见求贤若渴,正是我辈报效朝廷之际。”

    命令一公布,那些热衷仕途的官僚争先恐后地报名一部分心怀观望的官僚,也在长班随役的督促下前往应点。二十一日,“报名各官,青衣小帽于午门外匍匐听点。平日老成者、儇巧者、负文名才名者、哓哓利口者、昂昂负气者,至是皆缩首低眉,植立如木偶,任兵卒侮谑,不敢出声。亦有削发成僧、帕首作病,种种丑态,笔不尽绘。”

    二十三日,刘宗敏、牛金星又在五凤楼即午门前,传各营在押官员入朝听选,按姓名册唱名。首批录用的就有九十六人,“用者出东华门赴吏部听选,仍长班家人相随,无防押之人不用者仍发营看守。”二十六日,又选用了一批。

    像陈济生与赵士锦这些人,便是因为种种原因未能被选上的。

    不过,选取官员,大顺也是有自己的执行标准的。因为他们很清楚大明朝廷的官员是个什么德性,特别是那些占据要津的高官显宦,不仅是明朝各种政策法令的策划者、推行者,而且绝大多数是贪污成性者。许多人或多或少的手上都有大顺将士的鲜血。因此,决定三品以上的文武大僚一般不予录用,发往各营追赃助饷四品以下的官员则分别情况,予以授职,让他们自动捐银助饷,少数劣迹昭彰的也发到各营追赃。

    当然,这个制度执行起来也有特例存在。比如说那位左良玉的恩公侯恂侯大人,身为前户部书,又是当过督师的人,却是很幸运的被大顺朝廷录用了。原因嘛,绝对不是因为他儿子是什么复社才子,而是因为他当真是走运。大顺兵马进北京时,他和孙传庭都是因为剿贼不利而被关在天牢里!

    孙传庭在灵前祭拜崇祯后,回去便绝食而死。这位侯大人,倒是欣然接受了大顺的官职。到武英殿上去给李自成出谋划策去了。

    也不知道他那个名垂千古的儿子在南京知道之后会如何看待?这么说起来,识时务,随时准备为新朝效力,也是侯方域父子家传绝学了。

    话说,凡是被敌人关在监狱里的就一定是自己人吗?当年的意大利黑手党,就是在领袖的铁腕打击下被打得奄奄一息。西西里岛的治安和社会秩序前所未有的好。结果,巴顿等人登陆之后,认为凡是被法西斯关在监狱里的都是皿煮人士,立刻放出来并予以重用。结果,黑手党的势力立刻急剧膨胀。

    一边是选拔甄别官吏,一边便是追赃助饷。

    “捷轩,前明无官不贪,万民痛恨,向大官们严刑追赃,以济军饷,充裕国库,为出师前既定方略,事不容缓。你打算何时开始?”

    刘宗敏忘记起身,坐在椅子上回答“臣决定从明天起开始逮捕明朝的皇亲勋臣和六品以上官员,先用夹棍夹死几个,打死几个,杀一杀他们的往日威风,出一出天下百姓的怨气!”

    李自成点点头,说道“此一追赃大事,关于国用军需,必须在月底前做出眉目!”

    刘宗敏说道“请皇上放心。这般不辨五谷的官吏们,平日养尊处优,细皮白肉,只要皮鞭一抽,夹棍一夹,十指拶紧,不要说叫他们献出来金银财宝,哼,连姣妻美妾和没有出阁的小姐也会献出!”

    追赃助饷这件事不光是涉及大顺的军需国用,也是大顺朝众多武将们的心愿,而李自成是依靠大小武将打下江山,所以他不能不顺应大小武将的意愿而作此决定。往日不说,自从崇祯十三年以潜伏陕南和鄂西山中的不足一千人马由浙川境奔入河南,几年来到处攻城破寨,用抄没贪官劣绅和富家大户的银钱财物充作军饷、政费,并用一部分粮食和财物赈济饥民,这已经形成了大顺军中的一贯政策和习惯思路。如今虽然已经占领了数省之地,但生产并未完全恢复,到处饥民载道,纵然建立了新朝,但用费更大,筹款方面仍然不能不遵循旧规,所以进北京向明臣大张旗鼓地拷掠追赃,势在必行,无人能够谏阻。便是李岩身为开国丞相,伍兴执掌行政事务,心中虽然不太赞同,但是看着手边的开支浩繁账本,和沿途在晋王、代王等府中抄没的钱财珍宝,想想这些财物所能够派上的用场,却也只能是暗自默许了。

    “二十七日,派饷于在京各官,不论用与不用。用者派少,令其自完,不用者派多,一言不辨即夹。其输饷之数,中堂十万,部院、京堂、锦衣七万,或五万、三万,科道、吏部五万、三万,翰林三万、二万、一万,部属而下,则各以千计矣。勋戚之家无定数,人财两尽而后已。”

    同样的筹措军饷,同样的被筹措对象,同样的北京城,前后两次筹措军饷,过程和效果却是大不相同。

    在上一次崇祯同学令勋贵大臣捐资助饷时,声称“老臣安得许多金”的国丈、嘉定侯周奎,不但不肯拿出银子来,反而将女儿周皇后送来给他充面子的私房钱扣下了大半。

    但是,这位周国丈,却在刘宗敏面前一下子便拿出了天文数字的五十万银元的!是他当初所献一万军饷的五十倍之多!

    余者,王德化献出了十万银元,陈演献出了四万银元。

    这些还只是在众人畏惧新朝威权的情形之下,主动献出的数目。数日后,情形便更是令大顺汝侯刘宗敏喜笑颜开了。

    大批的银元、金锭、珠宝、古玩、字画,甚至是田契潮水一般络绎不绝的流进伍兴的库房之中。每天增长的钱粮数字让大顺的文武君臣们笑得合不拢嘴。

    但是,也有不和谐的声音出现。

    在大顺选拔甄别前明降官的考场外,一个慷锵有力的声音义正辞严的质问着守门的军官“要我等捐献军饷,我等身为臣子自然应当报效君王,以分君父之忧,且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可是如何却杜绝了我等为新朝效力的门路?!”

    说这话的,正是给事中光时亨。

    在他身后,同样态度的几十个前明官员气势汹汹而又色厉内荏的指责着守门军官,为什么不让他们进场。

    吵闹的声音让在考场内的牛金星与伍兴等人皱起了眉头,“怎么回事?”

    “回禀大人,外面有几十个前明官员,说要进场参加考试,急于为朝廷效力。但是门口的人不让他们进来,故而争吵起来。”

    “诶!胡闹!他们可是前明三品以上官员?如果不是,为何堵塞皇上的招贤之路,断了人家的上进之门?”

    有牛金星在,伍兴自然也不好说什么。于是,光时亨等人终于走进了大顺选拔官员的考场,准备摇身一变,成为新朝的股肱之臣了。

    眼见各官的助饷银越来越多,刘宗敏眉欢眼笑,不过待大学士陈演献银四万两后,事情忽然有了变化。

    有人向比饷镇抚司举报,大学士陈演所献之四万银元,不过是区区九牛一毛而已。其人家财早已深埋地窖之中。不信,将军可以派人去他的府邸之中挖掘。刘宗敏半信半疑下派人到陈演的府邸挖掘,果然遍地都是金银,区区四万两只是冰山一角。

    于是,刘宗敏有一种被人欺骗之后所产生的恼羞成怒,决定严刑拷银,一些放回去的人又再次抓回来,如国丈周奎、大学士陈演、首辅大学士魏藻德等人。

    夹棍,就此登场!

    夹棍长三尺有余,以杨木所制,去地五寸多,贯以铁条,每根中各绑夹拶三副。要夹人时,直竖其棍,一人扶着,安受刑者的脚趾上面,又用棍一具,交足之左,使受刑者不能移动。再用一根长六七尺、围四寸以上的大杠,从右边猛敲足胫,使足流血洒地。

    在夹棍面前,众人所献出的军饷财物,更是数倍之。

    “我是清官,清官,何来的许多银子啊!大将军,饶命啊!”

    从田皇亲府的院落之中,不时的传出阵阵惨叫之声。

    “你是清官?咱老刘问问你,你一年的俸禄银子是多少?你一个月的俸禄不过几十石,可是你一次便献出了几万两银子,还有各处的田宅地契。你给老子说,这些钱粮田亩,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还是从地里钻出来的?!”

    “老子把崇祯的内库都翻了一个遍,也不过就是几十万银子,几千两金子。还没有从你家里抄出来的东西多!你给老子说说,你这贼厮鸟身为内阁大臣,何以乱国至此?”

    痛彻骨髓的感觉让状元出身大学士魏藻德再一次的从昏迷当中清醒过来,就在那苏醒的一刹那,他多么希望自己是在做着一场噩梦,睁开眼睛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躺在小妾的怀里,面对着一双满是关切温柔目光的美目。可是,从腿上、手上传来的阵阵剧痛迅速的撕碎了他的这个梦想。

    早知有今日,当初皇上号召大家捐资助饷的时候一定把钱拿出来了!或者,皇上主张南巡的时候,咱们也不那么阻拦了!

    魏藻德本能的回答道“我是书生,不谙政事,先帝无道,遂至于此。”

    刘宗敏大怒道“你区区一个书生,崇祯把你擢为状元,为官三年即升为内阁大臣,崇祯哪里对不起你,竟敢诬他为无道昏君?”喝骂了几句之后,刘宗敏忽然转怒为喜“崇祯任用你们这些人为官,还委以重任,难怪身死国灭!”

    熬刑不过,魏藻德再一次昏了过去。被刘宗敏手下的亲兵拖到台阶下一桶冷水浇下去,冷水浇头,寒风一吹,魏藻德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顿时清醒过来。耳中只听得两个刘宗敏的亲兵交谈。

    “天生此辈而害我辈。”

    “因此辈而天生我辈。”

    十根手指尽数被夹棍拶断,魏藻德在熬了五日五夜的刑罚之后,终于熬刑不过,交出了十几万银子的财物,但是,刘宗敏却不相信,一个当到了大明内阁首辅职位的官员,居然只有这么多的钱?哦,这里得为这位魏大学士鸣冤叫屈一下,他只当了一个月的首辅,北京城就被攻破了。他上哪里有机会弄更多的银子呢?而且在崇祯命百官捐资助饷时,他率先表示家无余财,无力报效。并且,在李自成兵临城下之时,崇祯暗示问他有何对策,一向口若悬河的他选择了闭口不言。崇祯再问,你只要开口,我立刻下旨照办,魏藻德跪在地上,屁股撅得老高,一声不吭。气得本来打算让魏藻德出来给自己的南下主张铺一条路的崇祯皇帝一脚踢飞了桌案,扬长而去。

    “唉!之前没有为主尽忠报效,有今日,悔之晚矣!倘若是当日南下,此时想必已经在南京,赏玩秦淮风月了。”

    魏藻德睁着一双眼神空洞晦暗的眼睛,努力的回忆着这短短的数十天,人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原本这个未到不惑之年的年轻首辅相信他还有还长的路走,凭借他的才高八斗,口若悬河,李自成的大顺朝一定会爱惜他不世出的才能,东山再起,出将入相。

    可是,当他以降官当中品级职务最高的身份迎接新君入城时,李自成却问他“你为什么不去殉死?”这位状元出身的内阁首辅大学士却回答说“方求效用,那敢死?我正准备效力新朝廷,哪敢去死。

    可是,这些原本打算改换门庭伺候新君的人们,却发现,大顺给他们的不是紫袍金带,而是夹棍皮鞭。国丈周奎死了,抄出了百万金银。大学士陈演死了,同样的数目。首辅大学士魏藻德死了,也有十多万银子。

    追赃助饷,拷掠降臣的事情传到了东华门外,听得随身伺候的小太监们低声密语的将何人被拷掠而死,何人家中抄出多少金银。朱慈烺不由得脸上露出了多日未见的笑容。

    “大顺皇帝此举,也算是为父皇出了一口恶气。足慰父皇在天之灵了!”

    不过,在光时亨等人眼中,此时的北京城却是一派新朝气象。

    “尽驱阉宦出城,不许复入,群呼打逐老公。寺人贵贱老少,哀泣奔走,失履裂衣坠帽,首面血淋漓。”

    “太监不得过千人。”

    “向来厂卫知名者咸从束缚,要津猾胥,先倾其家而后杀之。此举大快人心。”

    驱逐宫中太监,限制太监人数,将东厂、锦衣卫等东林君子眼中的鹰犬爪牙一一铲除,这无疑是件大快人心的事。

    “听说被拷掠追赃的某国公的儿媳年轻貌美,新近守寡,国公将此孀居儿媳献出。这位美艳少妇带来丫鬟仆妇二三十人,单独居住在另一座院落,颇受汝侯宠爱。”

    铁狮子胡同口的茶馆里,一群等候汝侯召见的新朝官员们兴奋的交谈着各自的心得、见闻。

    “唉!只可惜我家中黄脸婆太丑。难入汝侯巨眼。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