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五十四章 揭幕战
    一路向东正追杀得兴高采烈的罗虎觉得情形有些不对,战场上的气氛变得骤然诡异起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姜镶等人的部队一路高歌猛进,每日都有攻克城镇,小有斩获的捷报奏来。让他觉得自己攒足了全身力气打出去的一拳,顿时落了空。

    吴军收缩了阵地,将永平府各处的一座座城镇都交给了大顺军,将兵力集结到了山海关地区。

    这场布置源自于山海关城内的会议。

    方光琛抄回的那份南顺两家的密约草案,大体上就是承认李自成的合法地位,南粤军向李自成效忠,但是保持现在在黄河以北的态势,保留山东和河南、冀南等处地盘,保留原有的各种权利。作为回报,大顺朝廷变相承认之前南粤军与崇祯的几笔借款,但是只付息不还本。同时,也继续就官吏培训双方展开合作。更紧要的是,大顺向南粤军提出三千万银元的重建借款,用于黄河以北地区的战后恢复和重建工作。这笔借款用来采购南中出产的粮食和各种工业品。如果打算购买军器,需要提前三个月报备。从签订协议之日起,这笔借款便开始计算利息。

    这些条款对于吴三桂来说无关痛痒,皇极殿里的那把椅子谁坐都可以。但是,一个附加条款却是让整个关宁军系统哗然了。

    就山海关、永平府地区原明朝驻军问题,南顺双方也达成了谅解意见。高一功很是大方的提出,如果吴三桂所部兵马愿意归降大顺,那么大顺就将他们收为己用。但是前提条件是要进行点验,明确兵员马匹数量、刀枪火炮情形之后进行实力统计,关发粮饷,授给官职爵位。如果吴三桂不同意归顺,大顺可以让吴三桂率部沿着昌黎、宁河一带海岸线南撤到天津,然后再行撤往山东。但是,前提是要把武器留在山海关交由顺军接收。这是第一种解决办法。

    第二个解决办法,便是李华宇方面的意见,如果吴三桂不肯同意全军和家眷徒手退往山东,那就将吴三桂所部的处理权,交给大顺朝廷了。

    换句话说,这个便宜外甥,本少爷用完了,可以不要了。你们看着办吧!

    这样的条件,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关宁军答应的!

    其实,这就是吴三桂这个关宁军眼下实际上的统帅为难之处了!吴三桂这个人,表面上看威风八面,勇武过人,十三岁就闯阵救父扬名天下。其实内心是个蛮胆小怕事的人,历史上,康熙要削藩,他也没敢反抗,如果不是手下几员大将马宝夏国相胡国柱和方光琛等人逼他造反,他就真的回辽东养老去了。

    他倒是很想带着队伍,哪怕是赤手空拳的带着这几十万人包括关宁军的妻儿老小在内到山东去,他有信心,这支部队的战斗力之强悍,绝对是能够入李华宇的法眼的。有了李华宇的支持,重新武装起来,那不就排队领个甲胄刀枪的手续问题吗?

    但是,他手下的将领却是各有各的想法。

    除了有方光琛方大少爷这个坚定的反顺派之外,其实吴三桂内部问题比大顺还严重。大顺军虽然也是闯营吞并、火并了罗汝才、贺一龙之后而形成,但是毕竟是闯营实力雄厚,占据了控股地位,别的山头便是有想法,却也不敢造次。

    可是,吴三桂的部队却是不同。

    吴军之中,眼下可以大致分为三派。吴三桂自己的家丁、嫡系兵马这是他的基本盘,塔山大战时拨给他的近万屯田兵所形成的山东屯田兵派,算是他的准嫡系,靠着这支人马,他吞并、兼并了不少营头。而另外一派,就是山海军和蓟镇、玉田镇、前屯卫等部被他以武力、粮饷强取豪夺吞并来的一派。

    屯田兵是坚决主张回山东的。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也是很朴素。咱们就是从山东出来的,是主公和大小姐派到吴大帅这里助阵的。当初咱们到大帅麾下,那就是因为有主公和大小姐的军令。怎么说大帅也是主公的亲人,说到底大家都是一家人,咱们在宁远军中和在南粤军之中没有什么两样。如今咱们回山东,也就是顺理成章的归还建制。

    他们是坚决不同意归降李自成的。因为,一旦归降了大顺,他们就再也回不了家了。

    而山海军被吴三桂吞并收买的那些人,更是坚决拒绝投降!道理说得都是各种冠冕堂皇,但是,最根本的原因戳穿了却是一文不值。

    点验!大顺要点验了兵马实力之后,才能授予官职爵位,发给粮饷。这如何使得?

    吃空额,是从万历初年,卫所制度败坏,开始营兵制之后便是军官、将领们发财的不二法门。明末的这些军头们,他们不管头顶上有没有辫子,肩膀上扛的是谁家的旗号,你只要按照咱们报的实力给咱们官职,给咱们关军饷,那么,咱们就给你卖力打仗。

    南明时期,在江南一手悍然制造了嘉定三屠的李成栋,为何又反正了?不是什么民族大义感召,而是清军要对他的军队进行点验,根据实力发军饷。这个家伙见从此无法再通过这个渠道来发财了,那便换个东家吧!

    既然两派的核心利益都被触动了,就算是吴三桂这个主帅也是控制不住会场上的秩序了。

    “够了!吵什么!”吴三桂的几个亲军将领,各自将两群争吵的面红耳赤的军官们分开,免得他们一会当真在吴三桂面前拔刀相向。

    但是在一旁,方光琛和几个京城来的官儿们,心中却是笑开了花。

    吴军之中两派势力都不同意这样子归降李自成,那么,除了南下之外,便没有别的法子好想了。可是,如果真的南下山东,宁远军,吴三桂的基本盘却又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同意的。

    把武器留给大顺军,无异于自己便是一群任人宰割的羔羊,这么多年来,关宁军和流贼在关内打了十多年的仗,互相之间什么缺德事没干过?万一哪个大顺将领翻脸学了白起和项羽呢?咱们可不能不防!这是其一。

    大家几代人在宁远一带,都积攒了不少田地房屋,祖宗坟墓也是在这里。特别是这几年,大伙儿用铁制的农具让那些佃户们耕作,收成不错,也是很赚了些银子,南下到山东去,咱们的这些田地房屋怎么办?留给那些流贼吗?这是其二。

    不行!坚决不能南下!什么都可以当,没了地盘的军阀,还叫军阀吗?那不就是任人宰割了?那样的话,部队再多,战斗力再强,也是别人眼里任凭宰割的一群猪羊而已!啪,一个嘴巴打在了作者脸上,“马拉巴子的!你骂老子是吗?”一个英俊的少年将军狠狠的抽了作者一个满脸开花。

    不能降,又不想走,那就只有打了!

    关键时刻,方光琛给大家指明了方向。

    “各位将军,眼下,大行皇帝以身殉国,我关宁军将士便是孤悬贼后的一支孤军。放眼现在的大明天下,我们能够依靠的,也就是此刻在南京的梁国公他老人家了!”

    “论公,他老人家是大明朝的精忠股肱之臣,理当挑起扶大明江山于风雨即倒的危局之中。论私,他老人家是我关宁军的外祖父,我等便是一群孤儿!”

    “这份文约,到底是真是假,眼下也是在两说之中。但是,即使是真的,大帅要服从舅舅的命令,那么,舅舅的话要听,那外公的话要不要听?舅舅和外公谁大?现在只是舅舅说要让大家听李自成的,外公还没说话呢!何况,这份东西是不是闯贼伪造的,抑或是大少帅被人蛊惑蒙蔽了的,也是两说之间!”

    “所以,我们要兵谏!不是说我们关宁军要向大少帅兵谏,而是我们要打出剿闯复国的旗号来,狠狠的同流贼大打一场!”

    “兵谏!”方光琛这话立刻得到了应和,有人跳出来,从腰间拔出雪亮的马刀边挥舞边吼道“立刻兵谏!”

    “兵谏!立刻兵谏!”事关自身利益,又有方大少爷为大家出头,关宁军将领自然是齐声发出了正义的怒吼声,挥舞着马刀有节奏的整齐大吼大叫“兵谏!剿闯复国!兵谏!剿闯复国!兵谏!剿闯复国!”

    于是,吴三桂半推半就的就任了剿贼总统官这一角色,统一调动山海关地区明军各部人马。

    他上任之后的第一道命令,便是将永平府驻军撤回,快速收缩到山海关方向,准备在这一带,给东征先锋罗虎一个惊喜。

    姜镶、王嘉胤、尤世威三部兵马所组成的前锋大约有两万四五千人上下,其中骑兵约有四千五百左右,另有顺军老营精骑千余人。他们的装备,多用冷兵器,如马槊、镗钯,骑枪,刀棍等物。火铳很少,便是有些,也只是骑兵用的三眼铳。

    这些三眼铳。都在铳身外加铁钉尖刺,有若三眼狼牙棒,面对身披重甲的敌军,有时比刀棍还好用。

    骑兵之外,另有两个车营,人数二千人到三千不等,共战车二百辆,每车二十人,分奇正二队。都是二轮轻车样式,前有遮牌,车前牌下有长枪数根。可拒战马,车上安排了火箭、佛郎机等武器。

    在轻松收复永平府之后,吴三桂兵马的不战自退,让他们的自信心瞬间爆棚。认为号称关宁铁骑的吴三桂所部不过如此,也只是一群纸老虎罢了!

    于是,三人积极向罗虎请战,要求立刻发起对山海关的攻击,最起码,要在圣驾道路之前,拿下西罗城,打开山海关的门户!

    为了保险,罗虎令王四儿领四千步骑兵紧随他们行军,为这三人压住阵脚。

    “四儿,俄总是心里不踏实。这三个家伙都是没有同咱打什么硬仗就投降了的哈怂货,他们打仗是个啥成色咱们还不清楚?那吴三桂怎么地也比他们强些吧?怎么就一仗不打就跑了?!”

    但是,姜镶等人却不这么想。他们只看到在自己马前,吴三桂的军旗不断的向东退去。而且是一城接一城的退去!

    吴军如此不堪一击,顿时让三位总兵麾下将士士气大振,他们不停地狂叫着“打开山海关,活捉吴三桂!”

    “明贼想逃,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郎们,跟随本帅追击!杀明贼!”

    连番得胜的三位总兵麾下,狂呼乱叫着向吴军退走的方向猛追下去,准备一口气追到山海关,在大顺皇帝面前立下大功。

    尤世威身为老将,本打算持重些,以骑兵先追,步兵依托车营展开,缓缓压迫过去。但是,见姜镶与王嘉胤二人一路追杀的兴高采烈,缴获丰厚,不停的有斩获首级马匹军械的捷报传来。便也是红了眼,不停的督促部下,奋力猛追。

    三部兵马,便在这大平原上你追我赶的展开了友军之间的追逐赛、耐力赛。渐渐的哦,队形、建制,都不复存在,只是乱糟糟的在大地上一道道向东翻滚而去的烟尘。

    “轰隆!”一声号炮响亮,打碎了三位总兵大人的升官发财美梦。却见远处的丘陵之上,一道白烟翻滚而起。一面纛旗在十数个壮汉的扶持下在初春海风的吹拂之下横舒就卷。

    “剿闯复国!”四个血红的大字在白绸子旗面上张牙舞爪。

    丘陵上,密密麻麻的布列着一辆又一辆的大小红夷炮车,炮口一色向西指着,正是三位总兵队伍当中人马最为密集的所在!。

    而这三位总兵的营兵队列,正是处于这些火炮的最佳射程之内,双方的距离不到一里。

    “不好,中埋伏了!”

    尤世威脑子里刚刚闪过这个念头,霹雳连连,雷声阵阵,丘陵上炮声响起便是不停,厚重的灰白色烟雾在空中升腾凝结,一颗颗大小炮子呼啸而来。

    在火炮轰击的威力下,再坚固的甲胄,再坚固的战车,却也是不堪一击。呼啸而来的炮弹,不断冲撞在战车之上,轻易的将这些木制车辆打成了碎片,冒起青烟,燃烧起来。

    沉重的炮子落入战车后面的步兵队伍当中,沉重的铁球横扫过去,至少十余人,都被铁球撞得骨折断肢,血雾纷飞。

    一枚十二磅的炮弹,将战车的车辕打断,驾辕的挽马被炮弹砸断了前腿,倒在地上哀嚎不止。翻倒在地的战车,将七八个兵丁压在车厢下,呻吟惨叫不断。炮弹砸起的木片碎刺,在队伍当中到处乱飞,将无数人刺得血流不止。

    不等姜镶等人将队伍整顿好,从丘陵侧后方,默不作声的涌出了将近两万人马的军队,沿着丘陵上方与前方,布满了一个又一个小方阵,从北到南,黑压压的都是盔甲兵器旗帜。丘陵下的平川上,则是一个个步兵方阵,略成弧形的围着丘陵,放眼一望,尽数是吴军的火铳手。

    丘陵的背后,闷雷也似的阵阵马蹄声由小变大,两股狂奔的骑兵洪流,如山洪暴发般从丘陵背后冲出,往姜镶、尤世威等人的侧后方冲去!如钱塘江天文大潮一般,近万精骑,蹄声如雷,旗帜如云,整个大地,似乎都在他们的铁蹄下剧烈颤抖!

    “坏了!吴三桂这厮要抄咱们的后路!”王嘉胤不住的在马镫里狠命跺脚,惊得胯下战马不住的嘶鸣吼叫,令身边的亲兵用尽了力气才勉强将马儿控制住。

    对于吴三桂的骑兵,最好的战术,就是以骑兵对骑兵,用骑兵同对方准备切断顺军与后路部队联络的那些骑兵绞杀在一起,既可以保留通道,又可以让后续部队得知这里所发生的情况,以便迅速前来救援。

    但是,此时的三位总兵,说破大天也不敢将麾下的骑兵派出去。自己家的情形自己知道,那些羸弱的马匹,怎么能够同号称是关宁铁骑的吴三桂所部对抗?而且,己方骑兵数量少,就算是勉强派出一千、两千的骑兵,也只能是给吴三桂这厮送去一道可口的开胃小菜。

    稍微犹豫间,两道骑兵洪流已经会合成为一道坚实的堤坝,将姜镶、尤世威、王嘉胤的这二万多人马,同王四儿的后路兵马切割开来。

    “杀流贼!”

    关宁军骑兵齐声怒吼。

    鼓角生寒,烟尘滚滚。骑兵铁蹄,沉重地叩击在伤亡完全解冻的地面上,发出令人心寒的沉闷声响。

    两翼首先接战,关宁军的第一排骑士,首先与大顺兵马接战,率先变阵。他们一总二百骑,只在中间留五十骑,余者一百五十骑,包抄两翼。

    当战马冲进距离姜镶大同镇兵马不到五十步的距离时,关宁军的骑手们各执弓箭在手,向不远处的姜镶兵马一阵漫射。

    弓弦响处,天空为之一黑。

    马上的骑手们却也不管射击效果如何,只管收起弓箭,向前用力投出他们的标枪,铁骨朵等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