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八章 石河之战
    崇祯十七年,大顺永昌元年,大清顺治元年,三月十六日,辰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吴三桂统领麾下关宁军将士两万余人,祭过大旗,鸣炮出西罗城,出西门向石河方向开拔。

    大战即将爆发,附近的村民都已经逃离家园,沿途的零落屋舍,在双方的小股哨骑不断的遭遇战中已经变成了一处处断垣残壁。近郊田地沟渠,行了数里,大军已经抵达石河岸边,原本分路开进的两万大军己是合在一起,沿着石河岸边列成阵势,兵甲旗帜如林,气象森严。

    透过初春清晨尚未完全退去的几点雾气,吴三桂极目眺望,沿着石河西岸,上下数十里,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顺军营寨。不过比起前日,扎在石河西岸的顺军营寨明显减少了不少。大军旗号当中,也少了制将军李过的帅旗。探马细作禀告,李过领着本部人马往西去了,人马数目约有两万以上,目的地不详。眼下在山海关这里的流贼魁首便是李自成与刘宗敏李岩等人,不过,流贼主力和那些降顺的前官军还都扎营在此。

    营盘上空,御营亲军的旗号,左营、前营、后营、中营的旗号密布如林,无声的向关宁军的兵丁们宣示着顺军的兵马和实力。

    在眼前的石河对岸,顺军同样是沿河列开了大阵,数不清的各色旗帜,无边无际,不知道有多少人马。

    同样沿着石河河岸,顺军列开了一个个方阵,连绵数里,人马旗帜似乎望不到边际。看着顺军的兵马气势,吴三桂身旁的将军们都发出粗重的喘息之声。

    对岸大顺军阵列开后不久,他们军阵中突然爆出一阵巨大的呼啸声,如海上骤然刮起了台风。

    “吾皇万岁!”

    在数万人山呼海啸的欢呼声中,一个黄龙大伞高高举起,缓缓分众而出。数百名御营亲军引导护卫之下,李自成依旧是骑着乌驳马身穿青布箭衣外面罩了一件蛟龙皮甲,上面布满了铜钉,头上戴着一顶白色毡帽,马鞍上挂着一柄他用惯了的宝剑。在众多文武官员和更多的忠心卫士众星捧月般来到军阵前面。

    海风吹得李自成的黄龙大伞猎猎声响,他挥起手,身旁尽是向他欢呼的将士臣民。

    “万岁!万岁!万岁!”

    所有的顺军将士,都挥起他们的兵器,他们排山倒海的“万岁”声一浪高过一浪,这种军心威势,更看得河对岸的关宁军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李自成将右手在空中一挥,整个大顺军阵立刻渐渐变得安静了下来。数万人马一起俯首听候命令。在伞下,李自成同身边的宋献策低声说了几句,宋献策点点头。

    少顷,百余名精骑策马缓步而出,为首的掌旗马背上抱着一个少年。

    “请山海关吴三桂总兵出来说话!现有大明崇祯皇帝太子在此!请吴三桂将军出来说话!”

    百余精骑一起扯开嗓门,带着浓厚陕西口音的口号整齐划一被风送过了河床。

    有人从马上跳下来,在岸边寻了一块宽阔平坦的所在,铺好了毡垫,在上面又垫了一张狐皮,放好坐垫,请掌旗将抱着的朱慈炯放下来坐在地上。

    “该死的流贼!”吴三桂心里骂了一句。不管这太子是不是真的,李自成这一手都对关宁军的士气打击很大。人们的视野之中,太子朱慈烺和护卫他的百余名骑兵都是白衣素服,很明显,是在给已经故去的崇祯戴孝。

    吴三桂周围的十几位将军一齐将目光投向了吴三桂,很明显,朱慈焕的出现,也让他们心理防线大乱,都在期待着大帅拿一个章程出来。

    朱慈烺出现,毫无疑问是李自成的一招棋,用东宫太子的身份来招降吴三桂的。可是,吴三桂若是不去见他,势必会给自己的身份合法地位造成动摇,进而更加动摇士气。

    “大帅,不如这样,我们以数百精骑和大帅的帅旗一道出去,冲到西岸将东宫夺回。我军派出这数百骑兵,只声称是护送平西伯去面谒东宫。走到近处,分两路突然奔去,势如闪电,将太子夺回,不要恋战,立即返回。另外安排数百火铳兵,埋伏河滩中间。敌兵倘若追来,一跃而起,火铳排击,只消片刻间太子就到西罗城了。这样,不但可以迎回太子,更可以杀一杀流贼的威风,激励一下我军士气!”

    “献廷,你怎么看?”吴三桂虽然心中对这个办法颇为心动,但是,却是有些犹豫,他转过视线看着身边的智囊方光琛。

    “大帅,距离太远,我看不清是不是东宫太子殿下。而且,学生缘浅福薄,未曾与太子谋面。”

    这句话,却是着实点醒了吴三桂等人。对啊!这个距离上,是否是太子,咱们看不清,就算看得清,又有谁见过太子殿下本人的?

    “吴勤思!”

    “属下在!”

    “传本伯将令,命令西罗城城头火炮,对准李闯的伪龙伞开炮!”

    “大帅,咱们的红夷大炮,距离怕是打不动李闯的伪龙伞下。”吴勤思稍稍观察了一下距离,颇为为难。

    “大帅,不如城头开炮恫吓,大队兵马便以抢回太子为号召猛冲过去!”方光琛思忖了片刻,又有了一个新主意。

    西罗城上连着发了三声大炮,声震大地。

    石河西岸,也有大顺军向西罗城放了几炮。两军阵地上的几处战马以为大战已经开始,兴奋起来,相互应和着萧萧长鸣。

    大顺军和关宁兵隔着石河滩互相以炮火对轰。凭着经验,罗虎仔细的分辨着关宁军的火炮种类和数量。听的出来,从山海卫西罗城中发出的炮声威力很猛,强于大顺军中的大炮。每一发大炮射击都能使大地震动,像雷声向天边滚去,并且在北边的燕山上发出回声,使威势大增。

    事前他已经听说,吴三桂已将宁远城内的几乎全部大炮运到山海关内,作为守关之用。他想,今天吴三桂必会将这些大炮安置在山海卫西城,对准宽阔而无遮掩的石河滩,以炮火压制,使大顺军无法越过石河滩进攻西罗城。

    “大概吴三桂以为山海卫这个地方,只要有火器和足够的士兵守西罗城,从西边也不易攻破!”

    张鼐冷笑了一声,手中挥动马鞭,在半空之中打了一个漂亮的鞭花。

    他对自己的炮队营同样信心十足。说起火炮,大顺军为了保证运动战的机动能力,十二磅以上的重炮不多,但是,十磅炮和八磅炮、大佛郎机、六磅炮,甚至是三磅炮却是数量众多。完全可以用数量上的优势来抵消吴军的重炮优势。

    双方你来我往的以炮弹进行了一会亲切热烈的交流之后,从西罗城上飞来的炮弹渐渐的稀疏了。这山海卫的西城与东城不同,属于是后来修筑的,城墙较薄,根基也不甚坚固,经不起重炮的频繁发射震动。所以,打了一阵后,城上的大炮便告停顿了下来。

    突然,石河西岸,几个地方,同时战鼓如雷,大顺军的步骑兵部伍整齐,分从几个地方,呐喊着从稀疏的林木中冲出来,下了河岸,向东杀来。当大顺军的战鼓响时,站立在西罗城外树木丛中的关宁精兵也突然鼓声震天,分从几个地方出动,阵容整齐,高喊“杀!杀!”向石河滩奔去,迎战大顺军。

    刘宗敏立马在红瓦店的石河西岸,怒目圆睁,一动不动。刘希尧率领几千人马在红瓦店的北边,距红瓦店不到二里之遥。在红瓦店的南边也有一支人马,擂鼓呐喊,人数不到五千。大顺军虽然有一部分人马在战鼓声和呐喊声中进到石河滩,但是不到河滩的中间便停止前进,严阵以待,看来要在宽阔的石河滩与关宁兵进行决战。岗上李自成骑着乌龙驹,左手执辔,右臂抬起,手搭凉棚,注视着在阳光下出战的关宁兵,不觉心惊。他同明朝的官军打仗多年,尤其近几年来,打过几次大仗,从没有看见过明朝官军的阵容有如此严整的。左良玉是明朝的名将,只是人多,在阵前却没有如此阵容。孙传庭的陕西新军兵马堪称精锐,但是,也只是体现在战斗力上,对于传统的阵型却不是特别的精熟。

    “边兵确实有一套”李自成和刘宗敏由衷的赞叹。

    关宁兵在鼓声中逐渐来近,大顺军只是稍稍向前迎去,采取等待态势。大顺军不是怯敌,而是因为李自成和军师宋献策以及几位主要大将在昨日黄昏前已经察看了地势,知道宽阔的石河滩如今虽然只有涓涓细流,但是满地尽是大大小小的乱石,不适于人马奔跑,而且河滩上既无一棵树木,也无一个土丘,极易受西罗城中的炮火杀伤。

    他们察看了地势以后,决定交战时将关宁兵诱至石河西岸,分割包围后再以震山营精锐出击,消灭吴三桂的兵力,而不是与关宁兵决一死战。所以大顺军在石河西岸虽也作好大战准备,但并不急于向关宁兵出击。而是缓缓的在西岸的河床上方列开了阵势,准备迎战。

    关宁军队形密集,走在队伍最前列的是大约两千的火铳手,一色的上等南中火铳扛在肩头,赭红色的牛皮子药盒子,将上身的棉甲从左肩到右肋斜斜的画了一道分割线。这些火铳手中有接近三成的人是参加过塔山大战的精锐,余下的却是吴三桂这几年来选拔操练出来的,待遇与他的家丁相同。

    两千火铳兵分为两列,缓缓走下河床。在他们身后,则是接近六千人的长枪兵和刀盾兵。准备在火铳兵用弹丸大量杀伤顺军兵卒之后,再行以长枪大刀进行肉搏厮杀,不让火铳兵以铳刺参与到肉搏当中。

    在进攻步兵的两翼,更是各有千余骑兵在护卫游动,准备随时迎击顺军骑兵的袭击和骚扰。同时也准备出击,在顺军的阵线上撕开一个口子。

    战鼓咚咚声中,关宁兵结阵如墙而来,如林的旗帜,密密麻麻的铳刺闪耀着寒光,比铳刺更多上一倍的长枪层层叠叠,让人看了几乎喘不过气来。

    “擂鼓!迎上去!”刘宗敏看了一眼远处的黄罗伞盖,他知道,在战斗打响之后,李自成就会悄悄向后移动,然后回到营寨之中,带领李岩、宋献策和御营亲兵,悄悄的向永宁方向退去。他指挥完这场战斗之后,也会向西撤走。

    牛成虎的兵马随着鼓声,同样以三叠阵的阵型迎了上去。

    激昂的战鼓声中,双方人马越来越近,沉重的脚步声中,对方的盔甲兵器,旗号上的图案字迹,甚至各方战士脸上那种扭曲狰狞的五官神情都是看得清清楚楚。

    关宁军前排的火铳手们一边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排面,努力保持着排面队形,一面打量着对面缓缓而来,不时地就要停下来整顿一下队形的这支顺军部队。几个参加过塔山战役的老兵,已经在嘴角浮现出来了一阵狞笑。

    渐渐的两支军队的距离越来越近,二百步,一百五十步,彼此之间粗重的喘息声都清晰可闻了。

    “检查火石!”

    吴军的军官们开始小声的在队列里提醒这些火铳手。按照内地官军的德性,大约在这个距离上就要开铳放箭了,只要他们先开了火铳,那么,接下来的就是一场屠杀了。

    “止步!”

    两千火铳手在百步距离上停住了脚步,此时,吴军与顺军已经在石河的河滩上遥遥相对了。

    “铳放下!”哗啦啦的一阵响声,火铳手们将火铳从肩头取下,整个阵型的边缘顿时矮小了不少。

    “检查火铳!拔掉铳帽!”军官们的口令声在队列里此起彼伏,他们提醒着火铳兵们做发射前的最后准备工作。

    顺军牛成虎部却还在惯性的驱使下继续向吴军的阵型涌来。

    在吴军火铳手眼里,对面这些身披铁甲、镶铁棉甲,蛟龙皮甲,甚至是看上去有些奇异的椰壳甲、棉甲的兵丁,已经是一群死人。

    “开火!”

    吴军火铳兵的各级军官挥动着手中令旗,将旗指向了不远处的顺军军阵。

    “开炮!”

    石河西岸,张鼐拔出宝剑,剑尖指向了河滩中部吴军的军阵方向。

    震耳欲聋的火铳声响起,吴军前排火铳手举铳齐射,长达里许的战线上,瞬间腾起了一道浓密的灰白色硝烟地带。

    冲在前列的顺军步兵,身上棉甲喷出道道血雾,在这一瞬间就倒下一大片。很多人中弹后,表情一滞,似乎不太能够接受自己被火铳击中的事实,转眼间随后疼痛让他们清醒过来,立刻凄厉地滚倒在地惨叫。

    这一排齐射一阵狂风卷过麦地一样,令牛成虎的这些部下们一阵骚动,前排的兵丁有人呆若木鸡,有人回头就跑。后面的兵丁则是开始拼命发射火铳,射出利箭,有几十个火铳兵身上臂上中箭中弹,闷哼一声倒地。

    弹丸对于棉甲、镶铁棉甲的杀伤效果极佳,但是对于那些身披椰壳甲和蛟龙皮甲的兵丁来说,穿戴这样的甲胄,此时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弹丸被椰壳制成的甲胄弹开,或是无法击穿厚厚的鳄鱼皮加铜钉的设计。

    吴军前排的火铳手射完后,立时原地不动,从子药盒子里取出和铅弹,准备装弹再次进行射击。后面的火铳手们则是越过他们的行列,上前几步。他们抬起火铳,黑洞洞的铳口对准了对面已经有些慌乱的顺军。

    “轰!”

    “轰轰!”

    河滩上,张鼐布置得二十门八磅炮和三十门六磅炮、二十五门大佛郎机开始集火对吴军火铳兵进行交叉轰击。

    全部装填了霰弹的火炮,不需要精确射击,只需要大致方向和距离正确就可以。

    几乎是在吴军火铳兵交换射击位置的同一时间,一片震耳欲聋的炮响,一大片的烟雾腾起,一群群呼啸而出的炮子,在半空中交织成一道密集的弹幕,成为了死神收割生命的镰刀一角,不住的发出撕裂空气时形成的低沉叫嚣,向着河床中部吴军的阵线飞去。

    密集的吴军火铳兵队形,立刻被密集的弹丸所笼罩,火网之内,到处是飞溅的血肉与残肢。便是距离吴军尚有数十步远的顺军阵中,也有百余人受了池鱼之殃。

    人声鼎沸,鬼哭狼嚎之中,吴军火铳兵在密集的弹雨当中舞蹈,成为了死神口中的美食。

    近百门火炮所发射的霰弹组成了一个密集的火网,在这个火网之中,几乎没有什么生命可以生存。刚才还在凭借着手中火铳奋力收割着生命的火铳手们,转眼也被炮手们将生命变成了献祭。

    硝烟和惨叫声渐渐消失,出现在牛成虎所部兵马面前的简直就是一个修罗场。断手断脚,身上被打成蜂窝一样的尸体遍地都是,碎骨烂肉,将战场变得泥泞不堪。

    “看什么!你们又不是吃斋念佛的老太太,冲上去!杀!”

    随着主将的喝骂,牛成虎手下的兵马继续低头向前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