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 为崇祯皇帝复仇而来!
    吴三桂陷入了内外交困的状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帅府之中,粗粗的检点了今天一天交战的伤亡,各营上报的伤亡数字让他的心疼得几乎滴出血来。

    仅仅和震山营交战的部队当中,伤亡情况就多达二千余人。算上与牛成虎等人所部交战的损失,今天一天,关宁军就损失了接近四千人!

    虽然说有大批的辽民义勇可以补充进去,保持部队的建制圆满。但是,战斗力和军纪能够恢复到之前的水平吗?

    除了这些人马上的伤亡之外,更要命的是,北翼城的失守。

    原本据守北翼城的吴军官兵,原本就不是吴三桂所部嫡系。面对着石河战场上血肉横飞,早已被吓得腿肚子抽筋,尿都洒在了裤子里。在刘宗敏派出一支偏师的试探性攻击之下,这支军队从守备以下,毫不犹豫的竖起了白旗,打开城门,投降了。

    北翼城的失守,无疑是给山海关防御链条上狠狠的敲了一锤子,把一个环节敲得断裂开来。吴三桂不得不调整山海关城头上的火炮,用来防御北翼城。同时抽调兵力,对这座城堡进行监视。

    “你们给本帅说说看,这一仗该如何打下去?!”

    吴三桂觉得,此时的山海关战场之凶险,比起当初的塔山战场还要来得险恶万倍。

    “大帅,关外有新的军情送来!”吴三桂的亲信游击郭云龙在方光琛耳边嘀咕了几句,方光琛立刻神色大变,紧张的向吴三桂汇报着这最新的军情发现。

    “什么事?说!”

    吴军的哨骑,在下午的时候,发现在抚宁县九门口一带,有大顺军的大队人马出现,同时,姜女庙一线,也出现了大队清国兵马。

    更为要命的事,这两支在自己背后出现的军队,各自的前锋在姜女庙方向进行一下小接触,各自损失了百余人马之后,停住了前进的脚步。

    “辽贼在姜女庙以北开始扎营,流贼在九门口一线,依托九门口、黄土岭、三道关、无名口、小河口、董家口等处关隘,挖沟竣壕,似乎有凭险而守的态势!城头上灯火通明,民夫蜂拥蚁聚,似乎在搬运辎重火炮!”

    九门口有失,那么流贼就完全可以顺着长城的城墙,从被称为京东首关的九门口一直杀到山海关来。关宁军即将面对着来自三个方向的大顺军攻击。同时,姜女庙还屯驻着十余万眼下态度不明朗的宿敌清兵。

    也许,等到天明时分,即将就是关宁军的最后时刻到了。

    吴三桂脑海之中颇为悲怆的闪过这个念头。

    红瓦店内,刘宗敏也是咆哮如雷。

    白天的交战,带给大顺军的伤亡也是巨大的。

    牛成虎所部,在与吴军的交战当中折损了两千多人。震山营,则是在与吴军火铳兵的排队对射当中,损失了一千多人。虽然说在战场上取得了暂时的优势,打扫石河战场时缴获甲胄火铳兵器不少,但是,却也是感觉得不偿失。

    “你们说说,这个仗,明天该怎么打?”

    刘宗敏质询着眼前的几员大将,因为动作稍微大了些,扯动了腿上的伤口,让他不由自主的吸了一口冷气。这是白天的时候,他发了性子,带着麾下亲兵为震山营压住阵脚时,一支流矢给他右腿上留下的。虽然当即便用救命包进行了紧急处理,用烈酒对创口消毒后敷上了止血金疮药,包扎好了伤口,但是此时却也是一阵阵的疼痛传来。

    四千多精兵的伤亡,却只能给对方在野战之中造成几乎同样的伤亡,如果不是意外收获了北翼城,刘宗敏已经可以给今天这样一场仗定性为败仗了。损失和战果严重不成比例。

    “如果照着这么打下去,吴三桂那个小子号称有十万人马,咱们大顺也打算用十万人马来跟他换这座关城吗?”

    “刘爷,”张鼐比罗虎大上几岁,在闯营之中的资历要比罗虎强得多。如今外号一只虎的李过不在这里,他就是最合适的劝解人选。

    “咱们的目的又不是硬碰硬的拿下这座山海关,咱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掩护皇上在永平、天津、通州一带待机?方才权将军李过也派人送来了军情,傍晚时分,他们已经和辽东鞑子打了一小仗。双方各有损失。”

    李过的意图,便是利用九门口的地理优势,对关城内的吴三桂和关外的辽东反贼们形成威胁,构筑堡垒壕沟驻守,让刘宗敏和张鼐等人可以放心大胆的撤退到永平。

    “小鼐子,你营里如今还有多少门小炮?都给李过拨过去!让他在山头上,城墙上多设些火炮炮位,好好的招待一下辽贼和吴贼的兵马!”

    “一出山海关,两眼泪不干。一进山海关,两眼泪涟涟。”

    这首民谣,是那些从山东河北闯关东去的人们所传唱的。出关,谋生,也是九死一生。要在山林草莽之中挣扎,与土匪猛兽严寒天气搏斗。自然是两眼都是眼泪。进关,回家。想想自己还能活着回家,同样是两眼止不住的热泪留下。

    所以,一样的地理环境,根据人们经过时的心情,自然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山海关以东四五里有一片拱起的山岭,若棒槌型,有五、六丈高,坡宽而平,长三四里许。这片山岭土岗屡屡出现在时人行纪、诗词中,它便是欢喜岭,同时还有一个名字凄惶岭。进关者,望山海关近在眼前,心中欢喜,称欢喜岭。出关者,心中凄惶,不知何日返归故乡,称凄惶岭。

    当洪承畴很是称职的作为一个优秀的带路党为多尔衮讲解了这座山岭为什么会有两个名号的时候,多尔衮大手一挥“传本王旨意,这座山岭,以后便只有欢喜岭一个名字。”

    这是多尔衮的行军大队看到远处这座山岭时发生的小插曲。

    从地理环境上看,欢喜岭缓坡曲线,岭下有孟姜女庙,还有官道而过,一直连通关门,威远堡就在岭上。城堡不大,周不过七十步,正南为城门,城高倒有三丈,下以巨石为基,四隅起有台跺。

    此堡俗称呜咽城,又称威远台,是山海关城对外的一座前哨城池,平时有一把总领兵居之。此时,已经成为了摄政王的临时行辕所在地。

    守御城堡的,已经从头戴折上巾身穿红色胖袄的明军士兵,变成了明盔铁甲的噶布什贤兵,城外驻扎的,同样是精锐的巴牙喇兵。城堡内进进出出的,都是满蒙汉八旗的固山额真,六部承政、启心郎、内三院学士等清国核心高层之人。

    便是地位崇高的辽东祖家家长祖大寿、科尔沁部和硕土谢图亲王巴达礼、和硕卓礼克图亲王吴克善、多罗巴图鲁郡王满朱习礼、朝鲜王世子、多罗扎萨克图郡王布塔齐等人也只能是在城堡内各自恭恭敬敬的等候着摄政王用完晚饭之后召集议事。

    范文程同洪承畴两个人在各自家奴的侍候下,从城外巡视了战场情形归来,直奔多尔衮驻扎的原把总署衙所在地。他二人地位特殊,多尔衮早已有明旨,不论什么时候,洪先生和范先生来见本摄政王,都是不必通传,不必奏报的。这份荣宠和信任,让各家亲王贝勒都是嫉妒的两眼通红。

    刚刚走进院子里的洪承畴,便被刺鼻的炭火和羊肉膻气呛得眼泪都要流了出来。他是福建人,平时饮食以清淡偏甜为主,对于出身于游牧渔猎民族的满洲饮食一向是敬谢不敏。从内心深处他觉得这种饮食实在是太过于粗糙了,也就是比茹毛饮血稍稍好一些。

    果然,在把总的大堂上,多尔衮与多铎兄弟二人正在围坐在火盆旁边,不时的从身边那一头洗剥的十分干净的肥羊身上割下肉来用长筷子在铜丝制成的网架上翻弄烧烤。

    阵阵肉香便从这里传出来。

    “二位先生来了!请坐!来人,拿碗筷,设调料!”

    多尔衮倒是很亲热的邀请两位先生落座一同享用这美食。范文程倒还好些,洪承畴却有些为难了。他皱起了眉头“启禀王爷,臣肠胃不好,有些胃气。这种东西,克化不动。”

    “你真是书生意气!”多尔衮笑了笑,却也不说破洪承畴内心的真实看法“不知道这种美味!”

    和硕豫亲王多铎却是另外一种态度“摄政王,洪先生是南方人,且又是读书人。自然不太看得上这种食物。但是,这烤羊肉,却是眼下军中最好的东西了!奴才兵营里,那些奴才们都在用白菜叶子裹着高粱米团子在那疯抢呢!”他白了洪承畴一眼,一扬脖将一块烤的吱吱冒油的肥羊肉送进嘴里。咀嚼了几下便吞下肚去,看得洪承畴胸腹之中一阵恶心。

    “洪先生,豫亲王向来如此,不必介意。前锋情形如何?”

    接过了多尔衮身边亲随递过的一碗茶,洪承畴落座之后才不那么尴尬。“禀摄政王,臣与范大学士往郑亲王的镶蓝旗营中走了一遭,流贼战力不俗。较之臣当年与其作战时当刮目相看了。”

    “这是自然!倘若当真是那么乌合之众,如何能够让本王旗下先锋也折损了数十人?要是当真如明国的那些文人所说,怎么许多的明国名臣大将都折在了他们所说的这些流贼手中?连明国的京城都被李自成拿下了?”

    多铎虽然行事不按照规矩出牌,但是却并不糊涂,相反,很多事情看得很清楚。也就是这些被称为流贼的农民军,从崇祯十七年一直同清兵对抗到了康熙年间,大陆上最后的一支反清武装就是茅麓山山上的李来亨所部。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全家举火。如果要是把这些人称之为贼的话,那么,吃着百姓上缴钱粮,拿着朝廷俸禄,享受着各种特权待遇的官绅们,该被称为什么?

    他们绝对应该被从“人”的行列里开除出去。他们的所作所为,基本上就和眼下十分热烈的那位宋某人一个性质。甚至比那位宋某人恶劣万倍。宋某人只是坑了一个东主,这些人可是坑了一个国家,一个朝代。无数人所唾弃的金钱鼠尾,实际上是他们造成的。而不是所谓的因为畏惧自己的罪责而不敢投降清军的农民军。要知道,清军入关之后的各种招降纳叛,可是没有底线的。

    “豫亲王说得极是。如果不是因为李闯猖狂,摄政王也不会亲统十余万大军前来。如果不是为了争夺天下民心,摄政王也不会严申军纪,各旗各部不得劫掠。如果不是不能因粮于敌,以宁远至山海关一带这数年的耕田收获,王爷部下健儿也不会吃高粱米团子都要抢了。”

    洪承畴几句话,将多尔衮捧了一下,也顺便敲打了多铎。

    在盛京出发时,多尔衮便在洪承畴的建议之下,对八旗各部发出严厉的军令“传谕各旗将领,我大清兵十几年来几次进入长城,深入冀南、山东,都如入无人之境。从前,我大清与明朝是两个敌国,所以我大清兵每次南下,攻破城寨,俘虏男女人口,抢掠耕牛财物,都是合法的。这次我兵进入关内,沿途各地,都是我大清国土,人民是我大清人民,所以严禁骚扰百姓,不许动一草一木。各地大小官吏,凡愿意投降的,照旧任职以后犯法,决不宽容。”

    这也是考虑到过了锦州之后,沿途的土地大多都是关宁军将领、军官的私产,其中有不少人都是与眼下八旗将领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比如说辽东祖家,便是两面下注的典范,而祖家又与吴三桂有着甥舅至亲。

    反正到处都是关系户,都是不好下手抢的,所以,多尔衮索性便放了一个大人情给他们,严肃军纪,不得劫掠。所以,就有了多铎的抱怨,全旗兵马连饭团子都不能保证供应。

    多铎只管翻着白眼恨恨的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咀嚼不动的羊肉“明明沿途都是好肥肉,却不让儿郎们出兵放马!随便开几个田庄,里面都是粮米如山,牛羊肉食都有!”

    多铎这话不假,这两年关宁军军将们在各自的田庄里大量的使用铁质农具,加上少有的战争间隙,辽西走廊各处田庄都是粮米充足,鸡鸭成群。

    多尔衮却假装没有听到多铎的抱怨,只管对洪承畴说“天聪十年春天,太宗爷将国号后金改称大清,改年号为崇德,受满、蒙、汉各族臣民及朝鲜属邦拥戴,在南郊祭告天地,废除汗号,改称皇帝,也就是登天子之位。当时洪学士尚是明朝总督大臣,在四川、陕西一带忙于剿贼,对辽东事知道很少,范学士深受先帝信任,辽东的局势变化,全都亲自目睹。从太祖创业,到太宗继承汗位,我朝国运兴盛,不但统一了满洲各部,而且北至黑龙江以外,招抚了使犬使鹿之邦,将那里一部分人民迁到辽河流域,从事农耕,不愿迁移的仍留在原地方靠渔猎为生。当太祖爷起事时,满洲分成了许多小部落,每一个城寨就是一个国家,靠游牧为生。太祖起兵之后,一面同明兵作战,一面同满洲各部落作战,真是艰难创业,才建立了后金国。到太宗继承皇位,又打了许多仗,平定了蒙古各部,除在太祖时建立的满洲八旗之外,又建立了汉军八旗、蒙古八旗。所以太宗要改国号大清,改年号崇德,登天子之位,立志进入中原,在中国合满、汉、蒙各族建立统一国家。太宗辛苦创业十七年,丰功伟业,照耀千载,可惜他怀此鸿图远略,未得成功,于去年六月初九夜间无疾驾崩。我们继承他的遗志,才决意出兵入关,誓灭流贼,救黎民出水火。如今,山海关便在眼前,如何能够为了区区小利,而置太祖太宗皇帝的遗愿而不顾?”

    多铎平日里最信服的便是这个二哥,如今二哥又是整个大清的当家人,此时便不能逆了二哥的意。而且,如果兄弟三人都不能同心协力,外人会怎么看?

    当下,便只管竖起了耳朵听洪承畴与范文程对多尔衮的进言。

    “王爷,如今,我大清兵马,李闯的大顺兵马,还有吴三桂的关宁军,都已经在这方圆百里之内相互接战。此时,正是敌我友三家都不甚明朗之际。我大清兵马与关宁军彼此攻战多年,自然是相互忌惮。大顺兵马此刻又与关宁兵马大战连场,自然是仇敌。”

    “所以,本王便是那刺虎的卞庄了!”多尔衮脸上笑笑,对于此时清军所处的战略地位颇为得意。

    “王爷英明。但是,以奴才和洪先生所议,此时,正是兵法所言,敌已明,友未定,引友杀敌之际。”

    “正是。以臣所见,此时当派人往山海关去,向吴三桂说明,我大清兵马入关,是为了为崇祯皇帝复仇而来!”。同城交友,5分钟直接约!不兜圈子,快速同城见面,让约会变得更简单!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同城爱缘搜索2016按住3秒即可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