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三章 克敌利器
    清军与顺军的战事,便这样缓缓的、你来我往的进行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虽然说从态势上看,多尔衮占据了优势,一步步的向京师逼来。但是他也有苦难言,每一步的推进,都要付出不少人马的伤亡代价。李自成是用这种节节抵抗层层抗击的方式,为自己的战略收缩争取时间和空间。

    双方的战线便一步步的向西去。

    但是,越是向西,多尔衮的心情越是五味杂陈。

    沿途不停的有官绅献出城池,更有不少人离着清军数十里距离时便牵牛担酒前来。可是,从这些官绅的口中,多尔衮却是听不到什么对自己有用的好消息。

    原本以为,大军打到了天津附近可以得到通州的粮米补充,可以在天津向南中商人大肆采办一下军需。可是,从官绅们的口中,多尔衮却听到了天津商贸区已经被流贼搬空了的噩耗。便是一根铁钉也不曾留在原地。

    这就惨了!原本打算用采购来的粮米物资来喂饱这二十几万人马,可是现在想要采购也是拿着银子却找不到卖主了。

    如果不是在通州的漕运商人和山西商人看在银子的面子上将他们隐藏起来的几十万石粮米和一些其他物资慷慨的卖给了多尔衮,只怕这位摄政王连发起北京战役的勇气和信心都没有了。

    可是,李自成却不给他这个机会。

    多尔衮还在通州搬运粮米分发给各旗的时候,李自成的大队御营亲兵已经过了沙河,前锋已经到达了八达岭。

    望着在山道上蜿蜒曲折的行军队伍,李自成突然觉得此次东征,恍如繁华一梦般。势如破竹的拿下了京师,但是却在山海关外冲来了一个多尔衮。好在大军主力未损,大不了咱们继续以走制敌就是。

    “陛下,不过了丢了一座城池给吴三桂和多尔衮。咱们当初打下了洛阳不也是如此,将金银财物运出洛阳,拿去养兵买马。如今,整个北京城的财货已经大部落入我大顺之手,足可以用来支应军饷开支数年。”牛金星在马上不住的劝慰李自成,他说的倒也是实话。早期李自成的军事生涯中,攻破城池很少有据守的情况。

    对牛金星的话,李自成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只要大军退回宣大,依托地势山川,再有伍先生的殚精竭虑,培训选拔官吏治理地方。两年之内,臣可以保证,这座京师,还是要改成我大顺的幽州府的!”

    牛金星看了一眼在李自成身后不远处一脸神色凝重的伍兴,不声不响的给他挖了一个坑。对此,李自成却也是心知肚明,但是却不加以说破。秦法系官员和科甲系官员之间的那点小龌龊,早就有人密告给他。

    “嗯,大军退回宣大,歇兵养马,等到山东的军资到了手,咱们便出太行与辽贼决战!”

    京城永定门外,大批的官员携儿带女车马喧嚣的涌出城门,直奔涿州方向而去。这些人大多是被大顺朝廷甄别选拔录用的官员,其中有不少人还是在牛金星面前投了门生帖子的。

    如今城内一片混乱,都在风传吴三桂奉太子进京继位,势必要对这些降顺的官员进行追究。此时不趁乱逃走,难道在城里等着砍头不成?人群之中,前些日子在京城之中风头无二的周钟也在南逃的队列当中。只不过不再意气风发,而是故意用污物涂抹了面孔,唯恐被人认出来。

    在南逃的人群当中,刚刚被大顺朝廷选拔任用的前督师侯恂,更是躲在一乘马车之中,便是被闷得喘不过气来,也不敢在人前露面,唯恐有所不测。

    南面的永定门乱作一团,东面的朝阳门却是衣冠禽兽云集,众人弹冠相庆。人群之中更有不少太监准备好了各种卤薄仪仗。这些人风闻吴三桂大军已经过了通州,便互相告知,呼朋引类的到城门口来迎接擎天复国有功的平西伯大军,顺便在即将登基的太子面前留个好印象,一旦简在帝心,日后就是青云直上的大好前程。

    远处的地平线上尘头大起,脚下的青石板路也微微有些颤抖,想来是有大军到了。

    “快快!平西伯的大军到了!准备起来!”为首的几名官员再次互相端详了一下各自的衣冠仪表,虽然事情仓促,不曾准备起彩棚牌楼,但是吹鼓手却是召集了不少,笙管笛箫铙钹一应俱全。

    按照文武品级各部司衙门建制,官员们分班跪倒在道路旁,手中捧着手本,口中念诵着“臣等恭迎陛下!臣等恭迎平西伯大军!”

    眼睛的余光当中,只能看到无数的马蹄从眼前掠过,蹄铁在青石板上敲打出零星的火星,转眼便在人们的眼帘之中消失了。

    终于,骑兵队伍停止了。

    一个颇为古怪的声音从头顶上飘了下来“尔等臣工前来接驾,足见忠心,有投顺新朝之意。本王忝为大清摄政王,当以封赏抚慰。”

    嗯?这话是从何说起,人们大着胆子抬起头来,却见在万众簇拥之中,一个身着团龙袍服的东虏头子在织金龙纛下威风凛凛。

    “此人是谁?”众人心中疑惑不解,“为何不见平西伯?”

    “大胆!”说曹操曹操到。一旁的人群之中,大清平西亲王吴三桂催马而出,“大清摄政王在此,尔等胆敢仰面而视!如此狂悖!”

    前来迎接大明太子,却迎接了大清摄政王。众人心中叫苦不迭。但是,有那脑子转得快的,见平西伯吴三桂也是剃发易服,而且被册封为亲王。管他的呢!咱们在大顺朝在的时候钻山打洞的也不曾谋到一官半职,如今大清摄政王已经表现出了招贤纳士思贤若渴的样子,那咱们还不良臣择主而事?

    “臣等恭迎摄政王入城!臣等恭贺摄政王大破流贼!”

    多尔衮便在众人欢呼声中,昂昂然以大明皇帝的仪仗卤簿为前导,进了北京城,将行辕安置在了皇宫之内!

    随即便派人往盛京送去紧急捷报,请顺治皇帝尽快进关,大清从此要在北京发号施令!

    同时,召集范永斗等人进宫,要求他们继续为大清军马筹措粮草给养,以备军用!一时间,从山海关到北京之间的七百三十里道路上,羽檄飞驰,急如星火。

    如果以上帝视角来看的话,两支军队直线相距不过数百里,却是两位统帅俱在。如果将镜头稍稍拉大一些的话,便会发现,两位皇帝,大顺永昌皇帝和大清顺治皇帝,以及事实上的统治者大清摄政王便在这千里方圆的土地上。

    而此刻,江南也在为谁是大明的统治者而争吵不休。

    浦口。与南京雨花台隔江相望。这里低山、丘陵、平原、岗地、大江、大河一应俱全,河道纵横,正是芦苇返青,遍地水鸟的大好时节。

    看着水面上不时腾空而起的大群水鸟,为了争夺几处搭窝的所在而互相用鸟喙和爪子、翅膀而与同类争斗的水鸟,李守汉不由得有一种恬淡不如归去的感觉油然而生。

    “启禀主公,都已经准备齐全了。”身边一个很是扫兴的声音出现,顿时把李守汉很是难得出现的一点诗情画意给败得荡然无存了。

    在滁河的河滩上,近卫官兵们粗鲁的将芦苇割除,清理出一片场地里。在河滩的边缘,用白灰画了一道线,线后摆放着七八个木箱,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开始吧!”

    十几个士兵立刻用撬棍将木箱打开,将里面用油纸封存的手榴弹取出,递给在河滩上排队等候的近卫旅袍泽们。

    “主公,这东西当真比咱们现在的马尾手榴弹好用?”彭琨等几个旅长在李守汉身边肃立,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些准备做演示的士兵。

    李守汉却是只管摆弄着手里那只毛茸茸的小野鸭子,逗弄着这个刚刚从蛋壳里孵出来便被人发现送到了他面前的小家伙。

    “好用不好用,你们只管看了就知道。”

    他很是笃定的回答了彭琨一句。

    士兵们手里拿着的手榴弹,同样是马尾手榴弹的样式,但是,尺寸却小了不少。很明显,里面的装药量也不再是两斤黑火,药了。这些手榴弹,应该是南中又一项新的军事技术成果,是各方面实力的综合产物。

    三公子李华宣在攻占了榜噶剌之后,很是惊喜的从那些急于向新主子表达忠诚的总督们口中得知,这片土地上不但盛产有着软黄金之称的黄麻,更有着军工生产的重要原料,硝石矿。

    虽然说南中的硝来源主要是在硝化田获得,但是,能够有大量的硝石矿作为另一个重要来源,谁也不会反对。

    于是,从榜噶剌往顺化、河静航线的海船上,除了黄麻棉花之外,就是大量的硝石作为压舱物运到。

    有了大量的硝石可以挥霍提纯,南中大学的教授们则是在李守汉和伽利略的大力支持下,将南中现有的缸塔法硫酸生产技术,升级改造成为了铅室法生产。利用提纯过的硫磺与硝石进行硫酸生产,产出硫酸与食盐。同时,再以木炭、石灰添加到这两种产品当中,除了得到了碳酸钠这种被称为纯碱的产品和硫化钙两种正产品之外,更有几样副产品也是很有划时代意义。

    除了通过对副产品氯化氢添加水得到盐酸之外,更是通过分别添加冷热两种石灰乳的不同工艺流程,最终得到了。和次氯酸钙两种产品。

    什么?你不知道次氯酸钙是什么?到你家的厨房和卫生间等地方去找找,俗称漂白粉的就是它!

    至于说,这个东西就更加厉害了!它与桐油配合到一起的产物,就是此时装填在手榴弹里的装药。其威力不低于或者接近于。炸药,有一个专门的名词叫“桐钾炸药”,八路军当年没少使用这个。

    抗日战争爆发后,国民政府兵工署鉴于炸药需要量大,如长期依靠进口,一旦运输受阻,则无法补给,除各炮弹厂、手榴弹厂曾自行配制硝梯钾梯炸药外,还于1939年在四川长寿筹建。炸药厂,1944年7月建成,1945年1月正式投产,生产。,2月正式成立兵工署第二十六工厂。1945年5月试制成功。与桐油混合的炸药,定名钾桐炸药。发爆高温300以上,猛度试验15左右,铸铅扩大容积0毫升左右。其性能比法国爆破药以氯酸盐为主体的炸药安全。

    李守汉原本在广西福建等地大力推广的桐树种植,原本只是打算用来给水师和海上航运准备的,但是却没有想到这种植物还有这样的用处。当得知南中大学和枫树岭实验室的那些丧心病狂的家伙研制出来了这种东西,当即便下令,从内府之中拨付费用,给相关人员加发一年薪水以为酬庸。

    同时下令河静制造大量生产制造手榴弹!装药便是用这种桐钾炸药。

    虽然知道,。的用途还有很多,比如说,和雄黄在一起,可以用来制造火帽。和阿拉伯树胶与木炭配合,可以用来制造。。但是,眼下的军情却容不得他仔细的去研发,装备部队新武器。只能是将手榴弹这种简单易学容易产生战斗力的武器迅速在部队当中推广用来对付北方两个拥有大量骑兵的敌人。

    在重机枪出现之前,火炮都是骑兵的天敌,但是,火炮的机动性实在是不敢恭维。所以,手榴弹的性价比就显得十分优秀了。而且,不必在编制和战术上做太多的改变,只需要给部队装配上,教会士兵如何使用就可以,剩下的事情就是如何保障供应了。想想看,大量的手榴弹从步兵队伍当中投掷而出,在蜂拥而来的清军骑兵队伍当中炸开,那幅景象,李守汉想想就兴奋。

    “手榴弹,威力大。二、三十米达,杀伤人和马。”他不由得用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念诵着那个当年四野的战术口诀。

    “轰!轰!轰!”

    负责给军官们演示的士兵将手榴弹次第投出,在滁河河滩上炸开了一团团烟尘,地面上被炸出了一个个小坑。芦苇从中的水鸟,被这突如其来的连环爆炸声惊得冲天飞起,在空中盘旋哀鸣,久久不敢落下。

    眼前的景象让彭琨等几个旅长和近卫旅的军官们咂舌不止,但是转眼间又是欢呼声不断。有那性急的干脆便冲到方才投弹的区域内,仔细观察爆炸之后的效果。

    “当初在塔山,要是咱们有这个玩意,何愁不能攻破辽贼的堑壕?!”

    水师陆营的营官们聚在一起对这个新武器的性能和效果同在塔山投入使用的马尾手榴弹进行了对比。他们无意之中也为这款新武器找到了一个新的作战方向,那就是对付敌军的阵地,壕沟,地堡,盖沟等等。可以不再让士兵陷入壕沟之间惨烈的肉搏战,或者说,战事可能会演变成为另外一种形式。有可能会变得更加残酷。

    蜂拥而来的敌军士兵沿着壕沟向突入阵地的南粤军士兵扑来,准备用手中的刀枪火铳将南粤军士兵赶出去。但是,却被从头顶掠过在队列当中不断炸开的手榴弹炸得血肉横飞队形混乱,转眼间便被冲上来的南粤军士兵砍杀在地。几个参与过塔山之战的水师陆营军官和近卫旅的军官头碰头的在一起勾勒出来了一幅将来战事的情景。

    “其实这东西,咱们水师陆营的用处更多些。”水师陆营,不但要在滩头打开一条通道,建立登陆场,更要参与对敌军舰只的战斗。这些士兵,若是在跳上对方舰船之初便四处投掷出手榴弹,势必会严重打击对方舰船上的士气。话说,登上对方军舰还使用手榴弹这种蛮不讲理的打法,似乎也就是兔子当年在南海和南越军舰这么干过。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根据各自的实战经验,将这种新武器的用途和各种缺德战术一一总结归纳出来,什么用来摧毁敌军的屯兵洞,用来摧毁反扑敌军的密集队形,干掉对方的火铳兵队形,或是单独使用,或是集中投掷,种种用来填充火炮与火铳之间火力空白的手段被一一总结出来。

    “都不要在那边开小会了!”李守汉放下手中那只小鸭子,任凭它在脚下泥土当中蹒跚学步,只管招呼一声,让各部军官们聚拢过来。

    “以旅为单位,每人都去投两下,感觉一下这新玩意的威力!回去也好给你们的兵讲解!”主公这话,让早已心痒难耐的军官们如蒙皇恩大赦,只管欢呼一声各自带开到河滩上去过瘾。

    一双柔荑递过一方手帕,示意李守汉将手擦擦。

    “别人家出城都是不辜负这大好春光,你可倒好,到了这里,也不忘练兵。”说话的人正是李香君的养母李丽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