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六章 排排坐分果果
    孝陵卫前,李守汉很是庄重的在下马坊前下马,沿着下马坊至神烈山碑、大金门、神功圣德碑及碑亭俗称四方城、神道石刻和御河桥这条神道甬路旁边的小路牵马步行,身后,马士英、刘孔昭等南京城内的官员勋贵数十人鱼贯下马下轿徒步而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松涛阵阵,林中不时传来豢养的千余头长生鹿的阵阵呦鸣。引得在孝陵卫外列阵等候的彭琨所部警备十二旅的战马、挽马不时的发出嘶鸣与之应和。从紫金山深处刮出的山风,将一个个方阵之中的旗帜卷的扑簌簌作响。

    按照明朝祖制,南京孝陵乃是祖宗根本之地,享有极为特殊的崇高地位不说,每岁有固定三大祭、五小祭。凡遇国之大事,均需遣勋戚大臣祭告。

    今天的活动,便是梁国公李守汉、诚意伯刘家、新建伯王家、怀远侯常家,守备府徐家等勋贵,凤阳总督马士英等文官,以及南京镇守太监们联合发起,到孝陵来祭告。

    目的只有一个,向长眠于此的朱元璋禀报一声,咱们这些人打算要拥立您的后代子孙朱由崧为大明朝的皇帝。特意来跟您打个招呼,希望得到您的同意。

    其实,这个场面和流程,说穿了,是给南京城内的拥立潞王一派看的。目的就是来展示自己的实力。

    李守汉同马士英的结盟,加入了拥立福王的立亲派,立刻使得南京城内云谲波诡的拥立局面迅速变得明朗化。他和南粤军就像是一股十六级的强台风一样,迅速驱走了干燥旱情,带来了丰沛的降水。

    李守汉前脚表示拥立福王是他的本心,后脚南京守备衙门徐家,常家等资格更老的勋贵家族也迅速表态,加入拥立福王派系。而远在淮安等地路振飞、刘泽清,更是派人沿着运河星夜南下,表示“殿下在淮安一日,吾等必日夜警跸,供奉无缺。请公等不必忧劳。唯望早日迎请殿下入京为上!”

    今天的活动,除了祭告朱元璋之外,便是南粤军派遣彭琨所部北上,沿着运河往淮安去,迎接福王殿下南下到留都行监国之事。

    众人在享殿之中依次向朱元璋夫妇的灵位拈香祭拜,有赞礼官诵读了表文之后,献上祭祀之物。下马坊外的广场上开始依次鸣放火炮,以示隆重之意。

    数十声大炮鸣放过后,彭琨便身披大红战袍,一路小跑来到列位国公、伯爵、总督大人面前大声禀告“属下兵马已经集结完毕。请主公示下,是否可以启程北上,前往淮安迎请福王殿下?”

    “起去!”

    按照明军礼节,这就是上级对下级的汇报表示同意,你可以去办了。

    一万余人的队伍,浩浩荡荡便出紫金山,渡过长江,在浦口镇稍稍停留了一下。算是对在这里驻军的史可法史阁部打个招呼,然后继续北上。

    铁甲铿锵,旌旗猎猎。沿途上,各地的官员军将们看到这支装备精良军容整齐士气高昂的精兵,各自心中的小算盘都打得噼里啪啦山响。

    “标下乃是现驻守滁州黄得功黄总镇麾下副将,奉令引五千精锐到军前听候差遣,往淮安迎接真龙天子!”刚刚抵达滁州地界,黄得功部下副将便领了五千兵马在边界迎候,加入了迎接福王的队伍。

    “标下是现驻寿州刘良佐刘总镇麾下正兵营参将,奉军门将令,领三千骑兵为大军前锋,往淮安迎接天子!”寿州地面上,三千骑兵的洪流,亟不可待的汇入了运河畔这道前往淮安的铁流。

    “咱是灵璧高杰高总兵营中副将,带了老营四千人马到军前,只要大人一声令下,咱们为了福王殿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高杰的部下,虽然早已是明军,但是举止神态之中未免却是仍旧有些“流贼”的本色。

    沿途的军将官员不断派精锐加入,凤阳又是马士英的大本营,他也将操练的新军之中抽调出一万精锐,浩浩荡荡的加入到迎接福王殿下的队伍当中。

    警备十二旅一万余人,马士英部下新军一万人,黄、刘、高三部人马一万二千人,杂七杂八的各种队伍算起来,也有五万余人的军队气势非凡的向北而去。这其中还不算各方从龙功名心切的官吏、山人隐逸之类的人物。

    南京城内,东林君子们只能是在密会时咬牙切齿的大骂,“无耻武夫,蛮横勋贵,下流的阉党!”但是在公共场合却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看着同僚们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嘴脸,钱谦益却是仍旧气度不俗,“打起精神来!他们不过是靠着兵马强横赢了我们这一阵,大义天道仍旧在我们手中。他们有刀枪火铳,我等有生花妙笔,且看是否他们的刀枪能够将我们的如椽大笔一一斩杀干净!”

    “果然是人称天巧星,不知牧斋公有何妙策?”

    “等!”钱谦益冷笑一声,眼睛里冒出一阵杀气。

    “等?为何要等?”几位东林社友不明白其中的奥秘所在了。眼下,拥立福王一派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如果再等下去,当真让朱由崧登上大位,还有咱们这些人的好果子吃?

    “你们都知道史宪之史可法的字给福王总结的七不可吧?”听得了钱谦益如此说,在场的而几个人都将头点的如鸡啄碎米般。“不孝、贪、淫、酗酒”这些私德有亏的罪名,本来就是他们编纂出来的,怎么会不晓得?史可法什么时候是老子总结出来的额?分明是你们先说出来的好吧?然后我转载了!

    “便是让这样的人登上大位又如何?说不得又得从宝座上滚下来!我等便只管推波助澜即可!他李守汉刀枪再利,如何能杀得尽这南京城里数百万生灵,堵得住悠悠众口?”

    “何况那李某,本来就是个唯利是图,贪财好货,不崇圣贤,不敬士子,惟力是视的幸进武夫,日后难免有得意忘形之时。到那时,我等便以笔墨为刀枪狠狠的杀他一阵,杀得他灰溜溜的下台,夹着尾巴滚回他的南中老窝去!”

    钱谦益的话说得再明白不过了。这种招数也是东林驾轻就熟的战术了。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等待着那些勤于政务的对手在行政过程之中出现哪怕一星半点儿的疏漏,然后,他们便会像恶狗看见一泡热屎一样猛扑过去。摇唇鼓舌的大肆渲染、攻击。掀起莫大的浪潮来。

    看着有点眼熟吧?没错!东林的徒子徒孙们现在还在用这招。不但有着家传绝学在,而且还可以从国外的主子那里领到一份狗粮来。大家可以回忆一下这几年各种各样的新闻热点,各种各样的狗屁公民律师、维权律师的表演。所谓的颜料革命,茉莉花革命,都是各国的东林同党们领着狗粮所作出的杰作。只可惜,原本还算安宁的一片片土地,如今,除了皿煮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于是,城中的东林们心中只是懊恼手中缺少杀人刀,脸上却只能是强自作出一副欢喜面孔,组织家人奴仆粉刷房屋,扎起彩棚,准备迎接天子进城。几乎全部东林党人都是在心中默默念诵着忠义水浒传里宋江所写的那首西江月词。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邱,潜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暂且忍耐一时,早晚有一日要好好的出这一口恶气。这是东林诸君子的内心共识。只不过,他们要血染的不是九江段的浔阳江,而是整个扬子江。

    迎接福王朱由崧的队伍,终于浩浩荡荡的出现在了南京水西门。

    在诸位勋贵、文官、武将的一致要求之下,原本栖栖遑遑如丧家之犬在江北各地游荡的福王朱由崧,终于勉为其难的表示愿意在此国难之际愿意挺身而出挑起江山社稷这副胆子,暂时代堂弟管理一下。如果有几个侄子的消息来,他就立刻推位让国,把江山还给堂弟的儿子等等冠冕堂皇的话。

    这样的表演在东林诸君子等老戏骨面前未免有些显得稚嫩拙劣,吕大器、赵之龙、钱谦益等原来准备拥立潞王的一派人马,心中不住的咒骂着,你如此这般的装孙子,那为何还要来南京?但是,周围有数万大军在,却也没有人敢站出来说朱由崧的戏演得过了。只是山呼万岁望尘拜舞罢了。

    先拜谒孝陵然后从朝阳门进城,驻于内守备府。之后在南京就任监国,用黄金铸造监国宝,颁谕天下。

    朱由崧在南京监国,自然有一番热闹和一整套繁琐的礼仪程序。虽然是正值国难期间,但是,在礼部侍郎钱谦益钱大人的力主之下,还是办得富丽繁华。他的理由便是“国难之际,正要提振人心激昂士气。故而要有此大大的铺张。”具体的是如何的一种铺张浪费,走得什么程序,咱们就不说了,免得作者有骗字数之嫌疑。

    紧接着,便是无数人眼巴巴的期待了许久的重头戏到了。

    大凡是新君初登大宝,都少不了要大封群臣,特别是有功之臣。

    依照廷臣会推,任命原南京兵部尚书史可法为东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入阁办事马士英加东阁大学士、兵部尚书、右副都御史衔,仍任凤阳总督。不久又以原詹事府詹事姜曰广为礼部左侍郎,与原礼部尚书王铎,二人兼东阁大学士入阁办事。以张慎言为吏部尚书,召刘宗周为都察院左都御史,其他衙门官员也先后作了安排。

    这个朝中职位的安排,颇为符合东林诸君子的胃口。按照史可法、高弘图、张慎言等人的意向是尽量让“正人”占据要津,使朝廷建立之始有一番新气象。果然,倚仗着在南京六部九卿各部院衙门当中的人数资源优势,在安排朝廷重臣上,他们得以如愿以偿。颇有些崇祯初年“众正盈朝”的感觉。

    然而,这种局面很快就改变了,争夺朝廷权力的较量先从首辅开始。

    按明代制度,南京兵部尚书位居留都百官之首,弘光朝廷初立,史可法就成为当然的首席大学士。但是,这个结果却是勋贵和马士英为首的所谓“阉党”们不能接受的。

    毕竟在拥立问题上,史可法是不太同意拥立福王的,而且,又有著名的“七不可”在外面流传,所以,朱由崧也从内心对这位史阁部颇有些腻歪。一场政潮正在文官当中悄悄酝酿过程之中。

    这是文官当中的那点小龌龊。

    武官和勋贵当中也是暗流汹涌。

    大家排排坐分果果得好处,盘踞江北的高杰、刘良佐、刘泽清、黄得功四人,因为在拥立过程当中最先站队,属于从龙有功之臣,各自晋封为伯。其中高杰封兴平伯,刘良佐封广昌伯,刘泽清封东平伯,黄得功封靖南伯。就连困守九江一地的左良玉,都被封了宁南侯。

    南京城中凭空多了一群新的勋贵。但是,原本的老勋贵立刻就不高兴了。凭什么?老子们也是最先拉起旗号来拥立你朱由崧做皇帝的。咱们的祖上还都是一起打江山的老战友,为啥不给咱们封赏?不给咱们晋封一级?

    他们抱怨的时候突然间发现,旁边还有一个人比他们还要来得憋屈万分。

    “梁国公拥立首功。该当如何封赏?”

    这是许多人都在那里等着看的一个结果。

    吏部侍郎吕大器率先站出来发表自己的意见“梁国公一向严以律己,且又有大树将军之风,颇类古人君子。臣意以为,梁国公之功绩,陛下当以温言嘉勉即可。”

    得!先给你戴上一顶道德君子的高帽子,然后,告诉你,你的大功劳在皇上那里得到了表扬。仅此而已。

    此话一出,连刚刚晋封了伯爵心中正是一团火热的四位总兵大人都吓得尿都快要出来了!

    他们虽然麾下动辄便是号称拥兵数万、十万,但是,当真可以用来上阵厮杀之兵却是半数不到,其中的精兵更是少得可怜。其中,刘泽清、刘良佐、高杰三人,都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直接或者间接的领教过南粤军兵马之强悍。

    扪心自问,他们的一镇之兵,未必能够打得过南粤军的一个警备旅。

    四位簇簇新的伯爵心中大骂“你们这群穷酸自己想作死,不要拉上老子们!”他们对于利害成败的估量已经成为渗入到骨子里的一种本能。闭着眼睛都能看得到,长江、运河之中,梁国公麾下的水师纵横往来,随时可以将他们的部队分割包围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吞下去。

    南面是李守汉的数万正宗南蛮军,北面山东则是他的大儿子李华宇的几万山东兵马。一想起那些当初打得阿巴泰抱头鼠窜的山东兵马,刘良佐和刘泽清就是腿肚子一个劲转筋。

    “要是李家父子两个因为这个封赏问题而翻了脸,最先倒霉的可是老子们啊!不行!老子可是绝对不能当这个挡箭牌!”

    兴平伯高杰、广昌伯刘良佐、东平伯刘泽清、靖南伯黄得功不约而同的打好了主意。宁可不要这个伯爵,也不能得罪这大明朝真正说了算的人物!

    “梁国公若无封赏,臣高杰不敢领此封赏。”在卢氏被罗虎打得望风而逃的高杰可是不想品尝一下正宗南粤军的战斗力水平。他不敢奢望自己还能继续向东向南狂奔千余里而逃出生天。

    “臣刘泽清当年在梁国公麾下为将,受公爷节制。公视泽清为子侄,某家受益良多。今若公爷不能膺受上赏,臣亦不敢领受此爵。”得!看刘泽清这个意思,只要李守汉稍微的表示出一点意思来,他能够立刻在朱由崧面前跪下磕头认李守汉做干爹或是干爷爷。

    “臣黄得功早就钦佩公爷的忠心为国!历次勤王入卫,都是杀得辽贼尸横遍野闻风丧胆!可谓是一门忠义!如今中原板荡,流贼猖獗,正是要有梁国公这样的人来统帅全军,方可恢复大明江山!如果不能给公爷功业相配的封赏,臣恐全军将士不服!与军心士气不利,不利于恢复中原,收复京师!”

    黄得功外号“黄闯子”,平日里最是勇猛不过。他的部下军纪和战斗力在江北这四镇之中算是最好的。他的这番表示,基本是出于公心,自问所部兵马战斗力不如南粤军战斗力强。

    江北的这四镇兵马都是拥立有功之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纷纷表态,如果不给梁国公加官进爵,那咱们也不敢要这个爵位了。这个场面,却是让朱由崧脸色煞白,让钱谦益、赵之龙等人心中一阵阵的窃喜。“好啊!越是如此,皇帝对你的忌惮就越大。到时候,看看你该如何自处。”

    “几位伯爷何苦苦苦相逼!难道你们要让陛下违背祖制,封梁国公为王不成?!或者,请陛下降下旨意,给梁国公加封九锡?!”钱谦益的话,满是毒汁。历来权臣谋逆,篡夺大位之前的信号,就是要加九锡。

    “陛下,臣有话说。”在众人的目光交织下,李守汉缓缓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