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 应对,兵力调整.
    祖先庐墓,先人骸骨,如何能够被人践踏?没奈何,江春只得拱手将李成栋勒索的二十万银元乖乖送上。捎带着,又被李成栋把运银元去的几十辆大车和骡马一起扣下。

    银子车马粮食到手,李成栋这才心满意足的带着兵马去寻找下一个大头。

    得知李成栋兵马撤走,江春立刻带着子侄家人往自家祖坟而来。

    原本松柏森森,修竹掩映的坟茔地,变得惨不忍睹。

    几十棵合抱的松树柏树被砍伐,变成了地上兀自冒着青烟的烧柴。用青砖漫成的步道到处是马粪和鸡鸭猪羊的毛发骨头,墓园内更是遍地的黄白之物。

    三进院落组成的祭堂,作为李成栋的临时驻地,更是污秽不堪,除了刺鼻的酒气之外,静室内更有脂粉香水味道,很明显,李成栋军中带了不少的女人。

    墓地内,酒坛人屎破衣烂鞋触目即是。几位祖先的墓碑更是被推得东倒西歪,墓道两旁的翁仲变成了拴马桩,地上还有几摊马粪。

    看到了这一幕,江春忍不住跪倒在墓道前放声大哭。

    随他而来的子侄们,少不得各自垂泪,劝起江春,拿出钱来命人请来左近乡民前来打扫收拾,重新清理粉刷。江春更是在墓地内斋戒三日,焚化了无数的纸马金银向祖先请罪。

    扬州内外,被高杰各部将领们这般敲诈勒索的绅商富户们比比皆是。便是漕帮的几位香主,在扬州也是跺跺脚四城都要为之一颤,一呼百应的人物,也是被李成栋强行“借走”了二十几艘漕船,说是军用,实际上便是装载他勒索搜刮来的金银细软等物。

    扬州城内的豪绅富户们有李成栋和高杰等人的比较,顿时想念起大将军亲领部队的好处来了。

    “唉!果然是没有高山显不出平川。同高杰等部贼子相比,大将军之兵当真是王者之师。”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几番密议下来,扬州的商贾大户们也知道便是向督师大人史阁部哭诉求告也是无用,乱世还是枪杆子管用。正打算集资请人往南京和济南、徐州等处走一遭,请大将军和临清侯爷、少国公李华宇派遣一部人马到扬州驻扎。江春却在一次聚会上取出了李守汉写来的书信,请他到南京一会。

    这还了得了!扬州的绅商富户们立刻公推江春代表扬州士民往南京去向大将军面禀此间的情形,务必请大将军垂怜淮扬百姓,选派劲旅到扬州驻扎才是。

    说完了扬州及左近州县被高杰所部蹂躏践踏的情形之后,江春不由得两眼之中噙满了泪水。“若光是勒索钱粮充作军饷,扬州府士民倒也愿意倾家荡产来竭力供应大军。可是,为何屠戮良民,洗劫州县?”

    李守汉却是哑然了。之前光知道多铎一手制造了扬州十日的大屠杀,将方圆不到十余里的扬州城内的八十万百姓屠戮一空。但是,现在才知道,所谓的扬州十日,其中疑点很多。首先,扬州十日的说法最早来自于甲午前后一本叫做扬州十日记的小册子,这本小册子是否和告十八省豪杰书一样都是伊藤博文的统战作品不得而知。而且,其中的很多数据也是禁不起推敲。

    比如说屠杀扬州城八十万人口的说法,就很值得怀疑。注意是扬州城而非扬州府,扬州府人口是过百万了,但是扬州城可没这么多的人口。整个扬州城的面积不过39759853平方公里,按照现在人口密度最大的旺角每平方公里13万人来计算,这么点地方撑死只能容纳516878人,不知道所谓的扬州十日屠城八十万是怎么来的?所以说扬州府人口百万是没错的,毕竟扬州府下辖六个州县的繁华富庶之地,但是扬州府跟扬州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从户丁数量来看,顺治二年扬州城里头十万人都顶天了就算把人全宰光了也不会超过十万,而实际上并没有杀光。

    连扬州十日记上面都写了,顺治二年四月廿二日,多铎抵达扬州城下,初次攻城失利后下令史可法投降,史可法不理。四月廿四孔有德携带红夷大炮赶到,四月廿五扬州失陷。五月初三多铎下令放赈,米数千石片刻一空。

    写这段文字丝毫没有给辽贼洗地的意思,只是要提出一些自己的疑点和看法。大家审核历史记载资料的时候要仔细的推敲。

    但是,在多铎攻打扬州之前,高杰已经将扬州附近州县洗劫屠杀了一遍,甚至是扬州府城都险些不保。

    可是,毕竟高杰是汉人,又是被叛军所暗算,虽然他的部下都跟着投了清军,屠戮了几乎整个南中国。但是,编写扬州十日记的人们还是要为死者讳的,少不得要春秋笔法一下。

    听到了江春哭诉了江北的情形,又见他顶在头上以江北各处州府县城头面人物联名写成的乞求李守汉或是调走高杰所部,或是派遣大军到扬州驻扎以保全扬州百姓的万民折,李守汉苦笑一声。

    扬州是江北富庶之地,又是运河与长江的交汇之处,李守汉自然知道这个地方的战略意义。原本打算让高杰等人在这一带暂时休整一下,以李华宇在山东河南一带的兵马阻止住李自成的大军南下脚步,待江南的钱粮制度推行一季之后,府库稍稍宽裕些再行北伐。但是却没有想到会出了这样大的乱子。

    “春公,稍待一些时候。某家令有司查看一下,可以调哪路人马北上。”

    “大将军,这运河之上也要有一支合适的水师方可。”

    见李守汉口风有缓,江春立刻又打蛇随棍上,提出了控制运河的紧要性。

    “运河水师?”听得江春提起水师,李守汉不由得苦笑一声,运河水浅,又是多年没有做清淤工程,河道早已淤塞不堪。南粤军水师的江海两用船如何能够进得了运河?

    这不就是曾国荃所说的“健儿持长矛而处窄巷之中”的境界?

    “船只水手之事不劳大将军费心,只要大将军肯给予名义,调派得力将佐,派遣炮手携带火炮即可。所有船只水手军饷薪资等事,皆有镇江扬州士民报效。”

    听到这里,李守汉的眉毛不由得向上挑了两下。扬州绅商们要自己掏腰包组织水师出来,这不是明代的洋枪队常胜军是什么?

    “哦,不知道各位打算怎么筹建这支水师?”

    “大将军,在下一时激动,话没有说清楚。如今李闯攻克京师,南北漕运自然是断绝了。漕帮上下大小数千艘船只,数十万水手都没了生计。扬州左近的还好一些,仰仗当年大将军提携的一些生意可以过得下去。余下各地的漕帮堂口日子就难过的很了。几位当家的便托商民前来,想请大将军赏给个名义,让漕帮的兄弟们可以有口苦饭吃。”

    原来如此!漕帮有船,有人,扬州镇江一带的绅商大户们出钱粮,想在李守汉这里申请一个合法的名义,把漕帮的船只人手组织起来,免得成为高杰等人眼中的肥羊,可以随便的劫掠焚杀。

    这样一来,运河水师便是由三股力量所组成。官绅、漕帮、南粤军水师。

    “给一个河防营的名义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这支水师算是谁家的?归谁指挥节制?”

    “自然是归大将军的。只要水师能够守住扬州到镇江一段运河,镇江扬州的绅商大户们无不感念大将军的恩典。至于说指挥之事,漕帮之人操弄船只勉强可以,懂得如何使用火炮,水面交战?自然一切都要仰仗大将军派去的将佐军官。”

    在南京事件发生时,虽然对盐漕两帮出力奋勇也表示了嘉奖,但是,对于这两个团体所掌握的底层群众力量,李守汉心中还是颇为忌惮的。在他的内心,日后大明天下北方的粮食应该是以海运为主,运河运输属于大宗物资的补充和贵重物品。如果不把漕帮的势力削弱解决,如何处理?

    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学习一下太平军和淮军的手段,让漕帮的船只水手在战火之中消耗掉就是了!不管是将山东的难民、贵重物资沿着运河南下,还是将粮食军队北上,都是借机削弱漕帮实力的好机会。

    “既然如此,你可以回去召集相关士绅,还有漕帮的而几个当家,筹划一个章程出来。也不要由商户出军饷了,你们只要筹集一笔开办费就可以了。军饷,某家这里有制度,按照规矩发放就是了。”

    几件事都办得很是圆满,江春和査继佐二人便不等李守汉端茶送客,见李守汉打了一个哈欠,便很是识趣的起身告辞,从签押房中出来。

    在亲兵的带领之下,江春査继佐二人沿着来时的路径走到辕门外,却见一队人马从大道上行来。能够在此时的南京城里如此单刀直入的直奔大将军所在的大都督府,这队人马的统帅也是个胆大包天的人物。

    江春不由得起了好奇之心,悄悄的向在辕门外站班的近卫营兵丁询问,来者是何人,如此大胆?

    “您老没有看到旗号上的字吗?那是咱们二少帅李华宝,从广西奉调南京,在大将军军前办事。”

    李华宝的到来,不但让李守汉有一种上阵父子兵的感觉,更让江南士林侧目的是,随着李华宝一道陆续赶到南京水西门码头的,还有八千广西狼兵。

    所谓的广西狼兵,其实就是起源于明朝中期,是当时苗族壮族瑶族土官土司组建的部族武装。又叫“俍兵”。但其通常与湘西土家族的土兵合谓狼土兵。狼土兵,来自湖广、广西两省。在湖广的是湘西永顺、保靖两土司的红苗在广西的是瑶壮,分别征自江水、右江一带的南丹、东兰、那地、田州,以及归顺、恩施两府。此外还有广东莞蛮蜑杂的一支土兵,善用长牌砍刀,亦经飞檄征调。这是高阳先生抗倭小说草莽英雄中相关记载。

    “狼兵”主要分布在广西西北部以及贵州南部部分地区,由于作战勇敢故称“狼兵”。明代朝廷曾调遣“狼兵”到江浙一带抗击倭寇和镇压广西瑶民起义。抗倭一战中,“狼兵”在其头领瓦氏夫人率领下英勇善战,能以少击众,十出而九胜,使倭寇闻风丧胆。战事结束后,“狼兵”被朝廷派遣到桂平一些边远山区的交通要道屯兵落户。到了清代,“狼兵”主要用于帮助朝廷军队押送囚犯。土兵则由湖广的是湘西永顺、保靖的土司武装组成。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永顺、保靖的土兵会同广西狼兵等各路大军在王江泾围剿入侵的倭寇,斩首1980余级,取得了史称“东南御倭战争第一功”的王江泾大捷就是瓦氏夫人抗倭的一战。

    李华宝到了广西之后,修筑道路铺设桥梁,疏浚河道开展贸易,鼓励种植桐树。这些事情说起来简单,但是在汉夷杂居的广西,几乎每一件事都要以铁与火来推进。几年下来,李华宝自己都已经记不清到底灭掉了多少土司,平了多少凭险固守的寨子。

    每扫平一个土司,就有至少数千精壮归属到广西衙门旗下。在部下军官和柳桂丹道长的挑选训练调教下,渐渐的形成了一支二万余人,全数由各族汉子组成的直属部队。

    接到到南京父帅帐前听用的公文后,李华宝便将广西的政务军务同黄锡衮做了移交,兴冲冲的沿着柳江乘船东进,转而在广州换成江海两用船直抵南京。

    抵达南京之后,李守汉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八千广西兵的到来,让他在南京的可用之兵顿时宽裕了不少。

    “调警备第十五旅北上,到淮阴驻扎。调警备十四旅过江,在镇江驻扎。令山东营务处总办廖冬至,领不少于一个旅的兵力进驻徐州,拱卫凤阳皇陵。屏障河南、南直隶边界地带。”

    至于说李华宝本人和他带来的十个营的广西狼兵,则是被李守汉安排驻扎在南京城内腾出的几处营房之中。

    这些汉话都说不利落的汉子,眼里只有他们的各级长官和国公爷、李大人。至于说别人,不好意思,李大人要我们打那个我们就打那个,要我们照顾好那个,我们就照顾好那个。

    李华宝则是被李守汉禀明了弘光皇帝朱由崧之后,令他担任南京守备衙门徐公爷的副手,负责南京城中防务和查究各类奸细。

    两个旅的部队过江北上在镇江和淮阴两处驻扎下来,顿时让江北的四位伯爷心里不由得凛了一下。黄得功黄闯子倒也算了,毕竟他平日里对部下要求约束严格。其余的三位伯爷可就有些紧张了。二位刘伯爷想起当年在山东自己的队伍被辽贼打得稀里哗啦,后脚李家的队伍又把辽贼打得望风而逃。如今两个旅的部队就摆在自己身边,这无疑是大将军在告诫自己,以后要老实点了。

    至于说翻山鹞子高杰,背后的淮阴、徐州两处都有南粤军驻扎,前面的镇江也有。这个兵力布置更是不言而喻。

    当晚,高杰便带着部下将领,和自己的独生子到扬州史可法的衙门投递手本求见。

    “阁部大人,标下沐恩小的从戎多年只有这个犬子,此子自幼便是体弱多病,扬州禅智寺的几位大和尚都看过,说若想令此子一生平安,须得找一大贵人,寄予贵人名下做义子。借助贵人福泽庇护,方可令此子消灾解祸。”

    若是别人,比如说马士英,见到部下统兵大员有如此表示,少不得立刻就答应。表面上是两家结成干亲,实际上就是统兵将领向上司纳款输诚,表示忠心。

    可惜,咱们的史阁部在灵活变通这点上,远不如他的弟弟脑子好用。

    面对着部下拥有数万骄兵悍将的兴平伯高杰如此卑躬屈膝的表示,居然是无动于衷,一通子不语怪力乱神的套话将高杰打发走了。

    气得高杰和李成栋等人一出辕门便怒目而视,如果不是担心后果,高杰能够把阁部行辕一把火给烧了。

    但是,前后都有一支强兵在那里虎视眈眈,史阁部今日也是一反常态的态度强硬,焉知他们是不是已经私下里有了谋划否则,为何史大人说话如此有底气?好汉不吃眼前亏,一路之上高杰也只能是暗自憋气窝火。

    三位伯爷都老实了,江北的局面顿时便安定了不少。

    南京被守护的和铁桶一般,江北又是渐渐安靖,马首辅自然心情大好,令户部搬出当年的钱粮册子,开始准备在各省按照新的钱粮制度颁布夏粮、秋粮征收数额。

    走出弘光皇帝召集议事的武英殿,钱谦益、吕大器、姜曰广等人瞬间便将脸上的忠良秉正神情收起,换了另外一幅面孔。

    “绝对不能让奸贼这套手段为祸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