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 谣言如火,谎言如刀。
    画舫之中济济一堂,灯火辉煌之下,侯方域在钱谦益的指引之下与在场衮衮诸公一一见礼,仓促间也不晓得都见了多少人,行了多少礼,与多少人称兄道弟口称世伯世叔前辈了。

    到了深夜,一条小船悄悄的将侯方域送到了城外鸡鸣寺中安顿。同行的还有一个中年妇人,一个未到弱冠的少年。这两个人是什么来路,侯方域却也不去过问。他只记得钱谦益曾经颇为神秘诡异的告诉他,“此二人乃是对付昏君权奸的利器!”

    管他是谁!只要能够将权奸李守汉马士英赶下高位,他便是地痞流氓混混无赖又如何?侯方域耳边又一次的响起了钱谦益的话,“贤弟,你眼下的处境,便是恰如当年苏秦的境况。当年苏秦说秦,不得志而归家,其妻、嫂皆笑之“释本而事口舌”,“不能以取尊荣”,妻不下机嫂不造饭。待到苏秦身挂六国相印,绝尘而去,其妻、嫂释伏道旁,望尘而拜,贤弟,妇人之见虽然短拙,但也是激励我男儿大起之时!只要你建立一番功业,何愁美人不能入怀?”

    钱谦益不愧是饱学之士,很是恰当的举了苏秦落魄时的典故,苏秦游秦,秦不用之而归,金尽裘撇。至家中,妻不下机,嫂不为炊,父母不与言。秦及夜出读书之。夜深欲睡,以锥刺其股。一年而学成,遂为六国相。之前倨傲的妻子和嫂子就跪在他的仪仗队伍道旁望尘舞蹈。

    只要建立不世功业,何愁美人不能入怀?侯方域咀嚼着钱谦益的这番话,不觉已经到了鸡鸣寺。

    在寺中自然有僧人安顿,虽然山居清苦,但是侯方域胸中有一团烈火在,却也能够甘之如饴。

    只是那中年妇人与那弱冠少年,每日都有人来见他们,教授些东西,有些人还传授他们礼仪步态。侯方域一时却也不明白要做什么。

    秋风扫过,树上枝头黄叶落地,已经是江南的秋天来了。若是往年,少不得文人雅士们要携酒到牛首山等地看红叶如火,但是,今年却是少有人有这份雅兴。

    一场燎原野火已经在南京城中蔓延。

    起火点在浦口渡口。

    从江北到南京,必须要从浦口经过,在这里乘船渡过长江。渡口上有官兵驻扎,维持秩序,盘查奸细。眼下又多了一项职责,在北来的人中盘查附逆叛官。

    几名官兵在检查一名中年文士的包裹和随身行李中时,很是惊喜的发现,眼前这个中年文士,居然是附逆有据,顺案名册上赫然有名的人物!

    “史可程?你就是史可程?!”

    带队的把总万分惊喜的打量着眼前这个中年文士。

    他拎着从包裹箱笼里翻出来的告身文书、腰牌、书信等物,眼睛里兴奋的几乎冒出火来。上峰早就有赏格颁布下来,捕获一名顺案逆贼,依照官职罪行大赏给一百银元以上的赏银,上不封顶。像史可程这样名列榜首的人物,把总觉得至少也得一万银子吧?此刻他看眼前这位史可程,就像在看一堆行走的银元。

    却不料,这堆银元却是气度依旧不凡,他眼睛一瞪,喝止试图上前捆绑他的几名士兵,“大胆,本官忍辱负重,保全太子在此。尔等岂可造次?!”史可程一脸的忠诚正义,双手抱拳向上,指着隐藏在他身后的一名脸色有些苍白的少年。“此乃大明真真正正的国君,先帝的长子,太子殿下!尔等还不速速跪下见礼!”

    浦口本来就是水陆码头,交通要道人流密集的所在,太子殿下出现在浦口的消息立刻长了翅膀一般,几乎同时在南京的大街小巷之中传递。

    与太子抵达留都的消息一道在南京城内传播的另一个劲爆的新闻,就是弘光皇帝在河南的继妃童氏被河南巡抚越其杰派人送到了京城之中。此女在越巡抚面前自称是德昌王继妃。

    这位童氏在官员面前自称是“年三十六岁。十七岁入宫,册封为曹内监。时有东宫黄氏,西宫李氏。李生子玉哥,寇乱不知所在。氏于崇祯十四年生一子,曰金哥,啮臂为记,今在宁家庄。”

    这位童氏被越其杰和刘良佐二人派人送入南京,与皇帝陛下团聚。

    这桩新闻同不久前的大悲和尚这件事一样,迅速成为南京百姓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谈资了。

    这位妖僧大悲,是崇祯十七年十月自徽州来到南京。自称崇祯封其为齐王,他没有接受又被改封吴王。紧接着声称潞王人人服之,竟然要弘光皇帝让位。弘光皇帝、马士英与李守汉君臣自然不会相信一个野和尚的话,见他语无伦次,形迹可疑,严加审讯才弄清他的真实身份,后经过会审将大悲处斩。

    但是,这桩事在马士英看来也不过是之前的拥潞王一派的无聊之举,因为这个妖僧大悲也只是口口声声称潞王贤德,别无它意。

    但是,这个童氏妇人出现的背后就不那么简单了。朱由崧在洛阳被攻破之前是福王世子,本身的爵位是郡王,啥时候郡王能有东西二宫?立妃需要朝廷派专员行册封礼,比如黄氏就是于天启二年由朝廷派来的东林六君子之一魏大中册封。弘光既不可能有东西二宫,曹内监给他行册封礼也是绝不可能。你以为一个亲王家里的女眷就那么容易当吗?那些有名分的女人都是要上皇室宗谱的。你以为这是地主家里把通房大丫头收房那么简单吗?就算是白景琦睡了李香秀打算收房也得和族里老少爷们打个招呼,请大家伙吃顿饭完成该完成的仪式程序,否则,你就不能为这个家族所承认。

    弘光皇帝没有儿子,玉哥金哥也是胡说八道,弘光继妃李氏也在洛阳城破时自尽,基本可以确认童妃确属假冒。

    你越其杰好歹也是从二品大员,居然对一个漏洞百出的假冒妃子深信不疑,然后跟刘良佐一起安排人把童妃送到南京。你这是在逗我吗?堂堂从二品巡抚不会这么点常识都没有吧?大明会典没有看过的话,至少身边的幕僚有懂行的吧?你要说这里面没有鬼才是怪事!这就像现代的骗子,一个冒充自己是从中南海来的人或者是冒充高级干部子女的骗子估计可以忽悠下处以下干部和平头老百姓,但是忽悠得住省长跟吗?除非是自己假装不知道,故意上当,再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本身就是一伙的。

    可是,此时南京城里和朝廷上与童氏妇人一伙的大有人在,不住的煽风点火,推波助澜。一时间,弘光皇帝基本上就和陈世美一个级别的人物了。为了荣华富贵,抛下了患难期间与他相濡以沫的妻子。

    也有一个升级版本是针对于大明会典制度这个巨大的漏洞的,说童氏虽然不是福王妃子,但是却是周王府中的宫人,洛阳城破时逃出,二人在尉氏县相遇,生有一子。

    但是这种说法却也是越描越黑,与童氏自述相差过大,童氏自述为福王继妃,而非周府宫人。况且周王就藩于开封,福王就藩于洛阳,洛阳城破缘何有周府宫人逃出?而洛阳第一次城破弘光逃至附近孟县,第二次更是逃至河南的河北卫辉府,靠着李沛霖的接济度日,都离尉氏县相去甚远,可见童氏是周府宫人之说纯属杜撰。

    但是,制造和传播这个新闻的东林君子们却是视如无睹,这种选择性失明的特长和几百年后的公知大们一脉传承,都是我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

    不但是选择性失明,更是舞动手中生花妙笔,不住的摇唇鼓舌,为这新闻制造出无数的衍生产品出来。这里面最为有名,也是最为无耻下三烂的一位东林君子,便是著名的大经学家、史学家、思想家、地理学家、天文历算学家、教育家、哲学家黄宗羲。没错,就是那位提出了著名的“黄宗羲定律”的人。

    “或问井田可复,既得闻命矣。若夫定税则如何而后可?曰斯民之苦暴税久矣,有积累莫返之害,有所税非所出之害,有田土无等第之害。”意思是说,历代税赋改革,每改革一次,税就加重一次,而且一次比一次重农民种粮食却要等生产的产品卖了之后用货币交税,中间受商人的一层剥削不分土地好坏都统一征税。

    牛吧?!但是,这位道貌岸然,一脸关心天下苍生疾苦的人物,居然也是个黄色段子手。他居然编造出弘光皇帝和太后通奸的桥段来。

    看到这段,不厚道的作者都想问一句这位老先生,“你老是不是兰陵笑笑生的本尊?或者,您也是混色重色的?或者是某榴的?这情节编的口味太重了!”弘光的太后邹氏是老福王朱常洵的原配,当时已经五十多岁了,形容其外貌“属国家之多艰,鹤发添忧;闵霜雪之入鬓,凤舆飞辖。”就这样一个老妇人,弘光哪来的性趣与之私通?一面在各种笔记书信等文字之中说弘光皇帝喜欢童女,曾经一夜弄死两个童女,一面又说弘光有这样变态的爱好和性取向,说出去何人能信?你们有这么牛的编剧才能不去东京或是加州当剧情片编剧都太屈才了!

    按照马季先生的相声段子里一句著名的台词,“凡是臭人都在男女关系上做文章!”这一点,古往今来的泼脏水抹黑手段都是一致的。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伴随着走下神坛的等一系列作品的红极一时,一部专门往主席身上泼脏水的作品也在黑暗之地流传,作者是号称曾经担任过主席保健医生的李某某。里面也是用男女关系等诸多问题在老人家脸上抹灰,但是很多的情节是经不起推敲的,比如是只有两个人在场的一些话,他是如何知晓的?他是藏在某个角落里还是在现场装了窃听器?而且,如果从他们的西方主子思维逻辑上进行推理的话,一个大国的领导人如果强烈的话,证明他的身体健康,精力旺盛,有能力领导好这个国家。好像不久之后就出了莱温斯基和拉链门事件,不知道公知们怎么给洗的地,不过这几天,拉链顿的老婆身体问题又被炒得热火朝天了,可见现世报的说法果然不假。

    有事弟子服其劳。有老师在前面带队压住阵脚,他的得意弟子万斯同更是赤膊上阵,肆无忌惮的说福王诸子早就全部殉难,弘光皇帝实为伴读李某,崇祯“深念叔父荼毒,世子已死,即以李某袭福王爵。”

    并说弘光和太后寝如夫妇,弘光不许童妃入宫是怕事情泄露,算是为老师的说法做了一番修补,顺便编造了一个更大的谎言。

    不光是为老师圆谎,、更进一步提出李守汉、马士英明明知道弘光是个西贝货,但是作为奸邪本色他一定要立一位假宗室当皇帝以乱朝纲。为的便是他们要独霸大权,祸害天下!

    黄宗羲的好友林时对、复社人士钱秉镫、南明五虎之一的金堡也全部拿童妃大做文章。不仅污蔑弘光为假,而且还一样诋毁弘光与太后私通。这些话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都有些嫌脏,口不忍言,耳不忍闻的,结果这群自诩清高的士大夫们平日里以清流自命,号称声声入耳、事事关心的人物,竟然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脱口而出,果然是当世精英人物,全不知礼义廉耻为何物。

    铺天盖地的脏水泼来,弘光皇帝、李守汉、马士英自然也不能坐以待毙等着。就在童氏妇人抵达南京的第二天,锦衣卫便将童氏妇人逮捕下狱,同时下旨严词叱责刘良佐荒唐昏聩,派锦衣卫将越其杰逮捕入京问罪。

    面对着童氏妇人的那套说法,弘光皇帝在供词上批驳道“朕前后早夭,继妃李殉难,具经追谥。且朕先为郡王,何有东西二宫?”

    简短的审讯之后,童氏妇人便被头插纸花,背上绑着招子,送上了木驴,押到十字街头吃了三十六刀的剐刑。

    童氏还好办些,毕竟可以说是弘光皇帝的私事,如何处置都是他的事。顶多就是背上一个不仁不义的名声。但是,那个自称带着太子从京师逃回南京的史可程和他带回来的太子便不好办理了。

    史可程可是驻防扬州的史可法史阁部的弟弟。这件事背后,是不是有他的影子和指使,甚至是不是有黄得功、高杰、刘泽清等人的参与,朱由崧、李守汉君臣们不得而知。但是,凡是总是小心无大错。

    一面密令在江北接受史可法节制的警备旅加强戒备,提防史可法与黄得功、刘泽清、高杰等部勾结在一起兴风作浪。虽然对史可法的能力不是很满意,但是,对他的人品李守汉还是比较信任。可是信任归信任,此人性格执拗倔强,万一被东林社友蛊惑了,也来个提兵渡江,那可就麻烦了!

    所以,李守汉令江北的部队外松内紧,加强戒备,对黄得功、高杰、刘泽清等部多派出哨马进行监视。令驻守徐州的兵马做好南下平乱的准备,只要高杰等人有异动,随时出动,抄袭高杰的后路!同时,命令漕帮将分布在扬州、宝应、镇江一带的漕船全数调到江南,令水师加强对长江的巡哨。

    “陛下,臣已令部下做好应变准备。眼下,江北之兵无旨意便无船可以渡江。即便是提兵强渡,臣部下水师也有把握将他们尽数歼灭,重现当年采石矶之战!”

    在与弘光皇帝私下里奏对时,李守汉信心满满的将自己的这一番部署向朱由崧做了汇报。

    “大将军如此处置甚为妥当。外面的事情好办,可是这南京城里的事又该如何处置?”朱由崧有些犹疑,如果按照他的本心,这般在他和他母亲身上下黑手,泼污水,他早就恨不得将那些传瞎话的人一个个千刀万剐了,可是,那样的话反倒是容易授人以柄。

    “你看!弘光皇帝为什么下这么重的手,还不就是被人拆穿了老底,恼羞成怒了!?”造谣者和传谣者一定会这么说。

    “陛下,彼等以阴谋诡计对我,我不妨便以堂堂正正的手段来对付他们!”李守汉冷笑一声,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卿有何妙策?”

    “分化瓦解之!”

    李守汉命专办顺安的阮大铖将史可程逮捕入狱,“即令有些微功,尔在大行皇帝灵前不跪不拜,对李闯欢声歌舞,也是其罪难恕!”阮大铖根据南下的官员检举揭发的材料面对着咆哮叫骂的史可程冷笑一声,也是让为他站脚助威的人无话可说。

    接下来,马士英便以私人名义写信给史可法,询问他该如何处置他这个弟弟史可程,将球一脚漂亮的长传踢到史可法脚下。逼史可法站队,表明自己的立场!

    紧接着,弘光皇帝便派出太监李继周往落脚之地带回那个自称是太子朱慈烺的少年,令其暂住锦衣卫冯可宗家,由冯可宗看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