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 抬枪神教出世!
    崇祯十七年的七月,也是顺治元年、永昌元年的七月。天气已经不那么的热了。

    在北京城外的南苑,也就是南海子,却是热闹起来了。

    南海子作为北京最大湿地,是辽、金、元、明四朝皇家猎场和明朝皇家苑囿,“南囿秋风”,更是与西山晴雪等列为“燕京十景”之一。

    就在这瑟瑟秋风之中,一队一队的兵马浩浩荡荡的开进了这方圆数十里的皇家猎场之内。

    八旗满洲、蒙古、汉军的织金龙纛,各色军旗,在半空中密如柴林相仿。除了新近封为平西王的吴三桂带着所部数万人马往宣府方向追击李自成之外,阿济格在长城外统领数万包含了八旗满洲、八旗蒙古、蒙古各王爷所部兵马的骑兵与之遥相呼应,安郡王岳乐领所部人马往天津、沧州方向警戒,豫亲王多铎统领数万精锐沿着保定、真定这条道路南下,与在彰德府一线的李自成麾下大将刘芳亮所部对峙,余下在京城之中的各位王爷贝勒几乎一齐到了。

    就连刚刚从盛京一路护送顺治皇帝福临和两位皇太后到京不久的礼亲王代善,也被子孙们簇拥着众星捧月般到了。

    看着在多尔衮马前亲热说话的儿子硕托,代善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般。这个他欲杀之而后快的儿子,如今和岳乐等人一样,都是摄政王面前的红人。岳乐倒也罢了,毕竟是阿巴泰的儿子,虽然从一个空头贝勒变成执掌正蓝旗满洲的旗主一旗人马的郡王只用了短短的两三年时间,麾下便有了几十个牛录的兵丁奴才,但是,比起自己那个该死的儿子来,代善还是愿意先看到硕托死。

    可是,祸害一千年。硕托不但没有被天上降下来的霹雷打死,反倒是越过越滋润。两红旗在他和阿济格的掌握之下,兵马日益增多,旗下的奴才们也是个个升官发财,又有几个人还记得他这个老主子?

    硕托倒是不管不顾的,只管同摄政睿亲王多尔衮陪着笑脸谈笑风生。父亲那边投射过来的威力可以堪比南蛮的火炮齐射眼神,在他看来,不过就是一个老迈昏庸的老头几分怨毒而已。

    “老东西,还不死!?你最好趁早死了,你死了我好主持分了你的牛录人口金银财物,还有你新纳的而几个小福晋!”

    这对父子之间的那点小龌龊,在多尔衮眼里便如明镜一般。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如果八旗各旗都像他们兄弟三人的两白旗一样,那他这个摄政王当的就没有什么味道了。

    此时在他的周围,两白旗将领、两黄旗将领,以及范围更广的塔山系将领官员们,将他簇拥在当中。数千人的仪仗、道队浩浩荡荡威风凛凛的往南海子而来。

    “启禀摄政王爷,兵部武库司郎中,管理兵仗局诸事陈板大命人前来,演武兵马诸事业已齐备,请王爷前往校阅!”

    进入北京之后,八旗各旗的旗主王爷贝勒将领们各有封赏,便是一直忠于黄太吉的鳌拜,也在二哥卓布泰、四弟巴哈、六弟穆里玛以及叔伯兄弟图赖等人之后,接受了多尔衮的封赏,成为了瓜尔佳氏族之中又一个担任固山额真的人物。虽然他的这个固山额真不是正儿八经的满洲八旗、蒙古八旗,但是,在卓布泰、穆里玛、图赖等人看来,却是一个八旗满洲的旗主王爷也比不上的角色!

    多尔衮任命鳌拜担任新成立的八旗神机营固山额真!同他的亲信,在塔山和盛京立下了大功,眼下已经是觉罗身份的曹振彦一道,为大清掌握着两万火铳兵!

    “你这个差事,那可是摄政王绝对信得过、看得上的人物才能当上的!一万火铳兵,又是固山额真,又是左翼翼长的,说不得什么时候,咱们瓜尔佳氏就要靠你顶门立户了!”这是几个兄弟在私下里同鳌拜说的话。

    今日校阅,鳌拜作为重要角色,自然要前来。

    今天校阅的军队,就是他的神机营左翼,陈板大新近打造的新器械,也尽数在他的营中。

    “鳌拜,前面带路!”

    多尔衮很是欣赏眼前这个瓜尔佳氏的家伙,虽然脑袋和花岗岩一样,总是声称忠于先帝黄太吉,但是,在多尔衮看来,这家伙就像是三国演义里的关羽一样。如此忠于黄太吉,又是勇武过人,出了名的能打,一旦为本王争取过来,便是本王的关羽了!而且,这个争取的过程,也是有用的。

    “鳌拜此人,就像是洪先生所说的,汉高祖的雍齿,还有更早的一个王,用一千两黄金买了一副千里马的骨头一样。”在送两个兄弟出征的家宴上,屏退了左右,多尔衮向两个兄弟阿济格、多铎说明了自己提拔重用鳌拜的理由。

    “雍齿尚且封侯。”这是老流氓刘邦玩弄的一个权谋手段。

    史书记载上已封大功臣二十余人,其余日夜争功不决,未得行封。上在雒阳南宫,从复道望见诸将往往相与坐沙中语,上曰“此何语?”留侯张良曰“陛下不知乎?此谋反耳。”上曰“天下属安定,何故反乎?”留侯曰“陛下起布衣,以此属取天下,今陛下为天子,而所封皆萧、曹故人所亲爱,而所诛者皆生平所仇怨。今军吏计功,以天下不足遍封,此属畏陛下不能尽封,恐又见疑平生过失及诛,故即相聚谋反耳。”上乃忧曰“为之奈何?”留侯曰“上平生所憎,群臣所共知,谁最甚者?”上曰“雍齿与我故,数尝窘辱我。我欲杀之,为其功多,故不忍。”留侯曰“今急先封雍齿以示群臣,群臣见雍齿封,则人人自坚矣。”于是上乃置酒,封雍齿为什方侯,而急趣丞相、御史定功行封。群臣罢酒,皆喜曰“雍齿尚为侯,我属无患矣。”

    鳌拜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多尔衮用来安定两黄旗军心的一个砝码。两黄旗谁都知道,鳌拜是绝对忠于黄太吉的,但是,现在鳌拜都被摄政王如此重用,足见摄政王用人行政出于公心。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在整个八旗内部,鳌拜也就成了多尔衮招揽人才的一副千里马骨头。你看,鳌拜之所以能够为摄政王重用,不就是因为他有能力,有本事吗?只要有本事,摄政王一定会重用的!

    南海子当中一片极为开阔的所在,已经成为了旗帜和人马的海洋。但是,除了阵阵秋风掠过旗帜发出的扑簌簌响声,和偶尔有几声战马嘶鸣声之外,数万人的军队却是静悄悄的,只能听得到阵阵呼吸声。

    这是进关数月来,多尔衮在辽东到京师这一路上收集的各部前明军军马当中的火铳兵,去粗取精裁汰老弱之后,同两白旗的包衣兵合编,变成了如今的神机营。

    看到原本是乌合之众的军队已经有了几分精锐之师的气象,多尔衮也不由得赞许的点点头,“鳌拜此人,果然是善于带兵!朕用他没有用错!”虽然此时多尔衮依旧是摄政王的身份,但是,他却在召见臣僚,批示奏折公文时,以皇帝专用的“朕”作为自称了。

    “今天这又是要做什么?”代善努力睁开因为酒色过度,有些酸涩的一双老眼睛,向远处的队列眺望,

    远处的队伍有数千名身上不曾披甲的兵丁所组成,依照各自的建制按照军旗列队,倒也是整齐有序。不过,这些兵丁身上除了一支火铳之外,并无其他器械。代善撇撇嘴,“又是老十四在卖弄他那些火铳兵!”

    但是,队列前面,却又有所不同。前三列的兵丁,却是连一支火铳也无。

    只是第三列的兵丁手中努力扶住了一杆看上去有一人多高的怪异火器,不令它被风吹得东倒西歪。在这列兵丁的前列,俱都是挑选的身高体壮之人,虽然所有的火铳兵身上连棉甲也没有一件,但是这一列兵丁却是很特殊的身着肩膀上特意加厚的棉甲,在队伍当中极为显眼。

    在队伍最前面,则是一列手执细长木杆,身上挂着大号子药盒子的兵丁,却是不知道做什么的。

    代善认不出是什么火器,但是在多尔衮身边不显山不露水的洪承畴却是有些眼熟这些火器。

    因为,这些火器他在松锦战场上的明军阵营之中见过!

    在明军当中被称作斑鸠嘴炮的便是!也有叫做斑鸠脚铳的!

    这种火铳算是这个时代内径最大的火铳,达到了内径06寸折算约19的标准,按照现代划分枪炮的规则,它已经可以算是介乎于枪与炮之间的武器了!铳身长55尺每营造尺约3132厘米,用药13两,铅子重15至16两约56克,大斑鸠铳弹重18两68克,恐怖!。

    因为口径大,所以管壁就要更厚一些,所以,这种斑鸠火铳的铳身就更重,需要有脚架来支撑,因为脚架形似鸟脚,故而得名斑鸠脚铳、斑鸠嘴炮。但是,威力却也远胜普通鸟铳,与鸟铳和鲁密铳管细弹小的风格全然不同。当时澳门及广东能制造,海盗中有使用此种火器,官军也有少量装备,崇祯八年熊文灿运到北京的一批火器中,便包括此种火铳100门,辗转到了辽东战场,结果又为清军所获。

    但是,这展示在众位王公大臣将领们面前的斑鸠嘴炮,却是没有支架,而且从两人一组发射,变成了三人一组。洪承畴却也是有些想不明白了。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兵部武库司郎中,管理兵仗局诸事的陈板大,却是满面春风的从多尔衮面前地上站起身来,想来是方才奏报的时候,多尔衮夸奖了几句。

    那边鳌拜手中令旗摇动,早已有神机营中兵丁在距离阵列前百步以上距离定好了木桩,在木桩上捆绑了数十头羊,羊被人立着绑在木桩上,不住的咩咩直叫。

    “荒唐!距离如此之远,如何能够打得中?便是弹丸飞也飞不到!”稍稍的相度了一下距离,代善心中不由得鄙视起鳌拜来。

    “列阵!准备!”

    随同多尔衮前来观看校阅的而王公大臣们也有不少人在暗自耻笑鳌拜这个满洲第一勇士,忘却了本身的骑射弓马搏杀本事,却在这里丢人现眼的玩什么火器,你难道就不知道火铳能够打多远的距离?

    鳌拜却不管那许多,只管摇动手中令旗。

    随着一声声命令传下,站在队列前的三列兵士们迅速行动起来。

    身着加厚棉甲的高大体壮兵士,用一块长约八尺,宽约二尺的厚白布折叠成条,裹住斑鸠嘴炮的身管,将它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让棉布充当了身管与肩膀之间的隔离层。

    手中举着细长杆儿的兵士,则是手脚麻利的从子药盒子里取出和巨大的弹丸,用长杆儿将它们送入铳管之内,又细心的夯筑了两下,令他们接触的实在些。

    在同伴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之后,担任射手的兵士则是看着长官手中的令旗用力向下一挥,便急忙扳开引药盖,肩抵枪托,对着照门准星,三点一线瞄准,右手扣动了扳机,蛇杆一沉,引药锅中火光闪现,随即一声巨响,枪身向后重重的一退,引药锅和铳口猛地喷出一股浓重的白烟,白烟中一道长长的桔红火焰闪亮耀眼。

    距离射击队形一百余步的那排木桩上,顿时是血花飞溅,碎肉与木屑乱飞,不曾被打死的羊儿们惨叫声连成一片。

    这一幕,顿时让刚才还在嘴角讪笑着,准备看鳌拜和陈板大这两个多尔衮面前的红人出乖露丑的八旗王公大臣们为之目瞪口呆了。

    陈泰等几个塔山系的将领们顾不得向多尔衮请示,便策马冲出队列,一股脑的冲到了鳌拜的跟前。

    “鳌拜,把你这些奴才手里的火器让咱们看看!”

    陈泰等人与随后而来的正蓝旗满洲固山额真阿济格尼堪等人一道异口同声的向鳌拜索取这新近问世的神兵利器,打算率先一睹真容。

    从鳌拜的巴牙喇兵手中接过长大沉重的新玩意,陈泰等人努力端详着这拥有如此威力的新铳。这火铳铳身在五到六尺之间,靠近枪托的枪管上支着一根夹火绳的蛇杆,枪口看着能放进一个指头,至少有半寸以上,管壁也甚厚,看着怕有近二十斤。

    如果不是手指摸着还微微有些发烫的铳管,亲眼目睹了此物的射击过程,便是打死陈泰等人,这些在塔山阵地上领教过了火器威力的年轻满洲亲贵们也不会相信这看似不起眼的东西竟然有如此威力。

    “鳌拜,此物能打多远?”

    陈泰有些迫不及待的询问起来这斑鸠嘴炮的各种性能了。

    同样的问题,在远处,多尔衮驾前,洪承畴也急切的向督造此物的陈板大询问。

    洪承畴也是在军阵之中渡过了十多年光景的人,对于火器使用可谓是眼光锐利,他一眼便看出,这件与斑鸠脚铳相类似的而火器,比起斑鸠脚铳来可谓是方便了许多。没有了支架,而改用人的肩膀做支撑,火器移动起来便要快得多,对于地形的要求也就简便了许多。只要一个汉子能够站得住的地方,都可以使用此物,不像以前,需要寻找或是平整地面。

    “洪先生问你,你便要如实回复。他的问话,便是你主子我的问话。”多尔衮的这句话,却是让洪承畴和陈板大两个人都心生感激。一个是心中暗自叫道,摄政王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报之一个则是以在如此多的王公大臣面前被摄政王称为自己人而感激涕零。

    “是!奴才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陈板大在地上漂亮的打了一个千,站起身来向洪承畴如数家珍一般娓娓道来。

    “此物乃是奴才们仿照着库房之中的斑鸠嘴炮打造而来。摄政王日前已经赐名此物为抬枪,因其施放之前必须由人抬起才可,故而得名。奴才奉旨打造了这些样式枪,几次与鳌拜固山额真一道试放,此物平击二百步内有准头,远击四百步内有落子。但是已无准头。奴才已令兵仗局工匠加以改进,目前造成的第一批新枪已经可以平击二百七十步内有准头,远击落子可至五六百步,无准头。”

    以上均为清世宗实录等历史文件之中宁远大将军岳钟琪向雍正皇帝的奏折之中所列数据。应该是严谨的。

    这抬枪居然能打五六百步?虽然是最大射程,已经不是有效射程了,但是这个数据却足以令洪承畴和在场的代善以下八旗亲贵们瞠目结舌了。要知道,明军装备的将军炮也不过是在这个射程之内。

    “乖乖的!”陈泰等人听鳌拜说了这抬枪的射程,顿时兴奋无比。

    “这要是当年在塔山的时候咱们有上几千杆这玩意,还怕什么李华梅那头疯老虎?来多少人咱们便让她在阵前撂下多少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