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八章 三家乱战!
    在顺利攻陷大同重镇的胜利刺激之下,西路清军的士气大振。不但在大同城内得到了充足的粮草辎重补充,更夺取了大量的军饷。城内的几家晋商在收回了被大顺军作为罚款没收的铺面后,也是献出了不菲的藏匿财物作为军饷。更有人积极主动的站出来为大清天兵带路,将三晋“百姓”从闯贼的铁蹄下解救出来。

    除此之外,更有原大同镇的明军降兵剃发接受改编,除了这万余明军降兵外,还有数千大顺军士卒降兵,一万多的各处州县卫城之中的团练。这些武装力量也迅速被吴三桂收编,成为他征伐三晋之地的爪牙助力。

    吴三桂与鳌拜一边检点着战利品,收编降兵,一边命人打开边墙各处屯堡,迎请英亲王阿济格大军入关。

    随着阿济格数万兵马入边,清军西路军人马骤然膨胀到了十二万人马以上!

    库房里堆积着大顺军推行新政所征集上来的粮食,让这些清兵吃得饱饱的,腰包里都是入城之后各种劫掠所得的金银财物,一个个摩拳擦掌的只想着继续去到别的城池劫掠一番。

    阿济格怪眼圆睁,“奴才们,还想发财的话,就跟着你们的主子继续向南打李闯去!”

    十余万清军一路狂飙着从大同向晋中平原、向太原城杀来!

    沿途之上,各个城池之中的官绅、商人,对守城的大顺官员将领或是威胁利诱,或是暗杀,或是裹挟,分别处置。然后在城头竖起白旗,准备好猪羊酒浆,打开城门欢迎大清兵马入城。

    县城、卫城、州城、府城、镇城、道城,吴三桂统领着接近八万的兵马以鳌拜神机营为前锋,以平均两天一座城池的速度向前推进。

    面对着北面敌军的咄咄逼人,驻守太原的大顺永昌皇帝李自成除了传令各地守军放弃一些城池,收缩防线集中兵力,便是在太原城中的晋王宫中召集诸文武大臣商议,看看该如何迎击从大同方向南下气势汹汹的清军。

    看着有些一筹莫展的大臣们,李自成心中很不是滋味。不久之前,因为建议他放弃山西,将主力渡过黄河以西,依托黄河天险同清军展开对峙。伍兴在朝堂上同牛金星等人争辩,被他一怒之下令他回陕西去征发粮草,为大军筹办军需器械去了。

    “唉!伍兴此人,也就是太过于直言了。若是能够体察朕的心思,将话说得婉转一些,想来也不必有今日之困局。”

    “林泉,你和捷轩都是朕的股肱之臣,如今捷轩到了河南去,指挥那边的军马迎击辽贼。咱们在山西该如何迎敌,你身为丞相,有何高见?”

    李岩这些日子也是愁眉紧锁,这是他投身闯营以来最为困惑的一段时间。为什么当初势如破竹而下的三晋大地,如今却是有一半土地城池顷刻之间变换了主人?当初到城外欢迎大顺军的那些人,转眼便拿起了刀枪在大顺军背后下了黑手,然后继续到城门口去欢迎新的天兵。

    但是,今天他的心情看上去不错,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在李自成看来,李岩的神情举止同几天前相比,便像是拂去了美玉上面覆盖着的尘土蛛网,重新散发出了柔和唯美的光芒。

    “陛下,臣昨日接到伍侍郎的急信,他在信中请臣提醒陛下,不必为眼前辽贼的一时得逞而焦虑,不要忘记了,陛下还有一支可以使用的精兵一直在哪里待着不曾动弹。只要这支人马从辽贼侧翼发起攻势,奴酋阿济格这十余万人马,势必会收缩回去,重新与我大顺展开对峙!”

    “嗯?朕何时还有这样的一支精锐未动?”

    听到一贯言辞谨慎的李岩如此表示,李自成也不由得有些意外惊喜,当即便询问是哪位将军统帅的哪一营人马。他在脑海当中早已电光火石一般搜索了无数遍,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是何人有这样的实力。

    李岩也不多说话,只管从袖子里取出了几张写满了蝇头小楷的纸张,双手呈递给李自成。

    “陛下请看。这是当初在北京城时,我大顺与梁国公大公子李华宝所签订的救助协议。也是当日陛下高瞻远瞩,力排众议签订了这份密约,才有了我军顺利清扫京畿地区的后来。而且,通过这份密约,我军不必发愁粮饷军械等物供给。可是,陛下请想一想,所谓的将本求利。如果我军败给了辽贼,那么李大公子所投入的这巨大的本钱,又去找何人要?难道他去找多尔衮索要不成?”

    李自成接过那份救助协议的抄件,老实说,这份密约虽然是经他亲自审阅之后才由高一功签字承认的,但是,里面的条款他还真是不曾细细的揣摩过里面暗藏的杀机。

    缔约双方之国民有在彼方“疆域全境内”居住、旅行与从事商业、工业、文化教育、宗教等各种职业的权利以及採勘和开发矿产资源租赁和保有土地的权利并且在经济上享受国民待遇。此方商品在彼方享有不低於任何第三国和彼方本国商品的待遇此方对彼方任何物品的输入以及由此方运往彼方的任何物品“不得加以任何禁止或限制”。此方船舶可以在彼方开放的任何口岸地方或领水内自由航行其人员和物品有经由“最便捷之途径”通过彼方领土的自由此方船舶包括军舰在内可以在遇到“任何危难”时开入彼方“对外国商务或航业不开放之任何口岸地方或领水”。

    不厚道的作者把伟光正的校长代表民国政府同大霉立奸政府签订的中美友好通商条约搬了上来,大家可以看看这份条约,比起让袁世凯没有签订尚且留下千古骂名的二十一条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比起宋三小姐责备美军将领你们为啥不把原子弹投掷到中国大陆地区来,签订一个这样断子绝孙的条约又算是什么呢?说不定有人会吹嘘校长的高瞻远瞩,如今要是这份条约还在,属于合法文件的话,大家不就可以自由来往于太平洋两岸了?

    除此之外,就是大顺与南中之间的贷款协定等具体内容了,李自成很熟悉这些数字,那些银元符号的背后,早已经是堆积如山的甲胄刀枪火炮粮草器械了。

    “陛下,伍兴信中说,可以命人往李大公子处说明此事,就说我大顺因为疲于应付辽贼的攻势,暂时无力完成救助协议的义务。李大公子是聪明人,他一听就知道需要他怎么做了。”

    “林泉,你今天这番话,让朕如拨云见日。”李自成脸上也是浮现出来了多日不见的笑容。随即便传旨,命人拟成一道旨意,以快马送至黄河边驿站,由邮船东下火速送至山东李华宝手中,要将这段时间山西的形势变化如实的向这位李大公子做出通报。

    另外一道旨意,就是给李过、高一功等人的密令。李自成令驻守在太原周边榆次、祁县、太谷、平遥、介休等处的这些大顺核心将领们,立刻将上述地区所有的山西商人尽数拘押,抄没家产!将他们的店铺、家产,家丁,掌握的骡马、粮食,全部充作军用。

    李自成也是发了狠,这些山西商人当年打天下的时候虽然也是从旁相助,但是,如今却成为了在暗中朝他的大顺朝廷放冷箭使绊子的敌人,此时不早早的将他们铲除掉,难道等他们迎接阿济格、打开了太原城门的时候再动手?

    既然已经不再是戴着秦晋大同乡的温情脉脉面纱了,那索性大家就撕破了脸皮做一场!横竖你们家里都是堆积如山的金银,几年吃不完的粮米,成群的骡马,数以百计的家丁。正好拿来为我大顺所用。

    晋商家里的家丁护院,战斗力、装备丝毫不比正规军差,甚至比正规军还要强。曾经在民国时期,晋商已经呈现败落趋势的时候,平遥等地的富户家中还养着为数五六百人的家丁,每逢五逢十的日子到县城里去和县里的保安团一起操练。也是显示自家实力的而一种手段。

    李自成的这招雷霆手段果然是狠辣,当场就给了晋商们打得头蒙眼花口吐鲜血。被抄没了家财和老窝的他们,虽然靠着多年来狡兔三窟的习惯,不曾被大顺军捕捉了去,却也是元气大伤,只能是躲在暗处看着大顺军将自家积攒了几代人的财富尽数运走,却也是暗自咬牙切齿,盼着北面的清军早早的打到眼前。

    可是,没有了内应和带路党的清军,就像是手中没了宝剑的令狐冲,任凭着你有再精妙的剑术,也发挥不出来威力。只能是依靠着火器的威力,从神池、宁武、代县、繁峙一线,一座城池一座城池的硬啃过来。这一带又是地瘠民贫的所在,柴草粮食都不好找,清兵的士气渐渐的被消磨下去。

    两支军队的防线便大致稳定在了原平、五台、岢岚、忻州一线。

    李自成便以数万人马依托地势,在这一带筑起深沟高垒长壕,同清军开始对峙。你的抬枪射程再远,也架不住我老虎不出窝。这么一来,阿济格、吴三桂的十几万军队顿时陷入了无用的境地。

    西线的清军攻势受挫,大量的兵力摆在那里不能发挥作用,中线的多铎却是在那里跳脚的咒骂着刘宗敏,抱怨着手下的兵力不足。

    多铎手中只有不到五万人,虽然说大多都是跟随他一路从辽东打到畿南、大名、彰德一带的老牌辽贼,但是,对面刘宗敏率领的顺军也同样是大顺的主力,不少营头都是出自闯营内营的精锐。不但军队精锐,更是多铎手下兵马接近一倍,达到了将近八万人!这其中还有罗虎的震山营、张鼐的炮队营两支精悍力量。

    如果仅仅是以悍勇著称的刘宗敏对战同样强悍的多铎,多尔衮倒也不怕。他可以迅速调动孔有德等三顺王的汉军旗以及入关之后收容的各部降兵投入到河南战场。可是,他现在却不敢这么做!

    原因很令多尔衮气恼。

    就在李自成的那道说明情势危机的旨意到了李华宝手中的第二天,李华宇便写了一封书信给李岩。里面称颂李自成为“古往今来千古第一圣君。”信中向李岩表示,会派遣水师和商船队在黄河内往来巡弋,力保山东或者是南中与大顺军的商贸往来不受影响。同时,为大顺军确保后路无忧。

    更令大顺君臣上下喜出望外的是,在几天以后,山东的兵马,便开始在德州、沧州、冠县一带发起进攻,向邻近的清军岳乐等人所部发起进攻。

    一时间,养精蓄锐多时的山东兵马个个摩拳擦掌,沿着畿南与山东的边境向清军杀来。

    岳乐虽然也是在清军的年轻一代中以善于用兵闻名,但是,面对着如黄河决堤般奔涌而来的三个警备旅近三万精锐悍勇士卒,岳乐也是有些手忙脚乱疲于应付。同他遇到过的明军不太一样的是,山东方向来的这些兵马,没有所谓的败不相救的毛病,哪里有清军,就会像一群闻到了鲜血味道的鲨鱼一样,蜂拥而至。让岳乐打算玩什么围点打援、设伏、截击、侧击的手段都不得要领。在山东兵马的蛮力之下,岳乐不得已,连续让出了六七座城池,才勉强稳定下了局势。

    清军南下的三路人马都陷入被动局面。东路的岳乐,被李华宇的三个旅打得手忙脚乱,而据细作探听来的消息,咱们这位李大公子后面还有几个旅的军队不曾投入战场,正在鲁西一带虎视眈眈的。他最嫡系精锐的数千东番兵还有在登莱地区的农庄屯田兵也不曾动用。中路的多铎,被刘宗敏指挥着罗虎张鼐二人以火炮火铳打得龟缩在彰德府等城池当中,动弹不得。同东路和西路的大打出手不同,西路阿济格的十几万人马却是整天面对着李自成的坚固工事而无所事事。

    “三路人马,一路兵马被拖住,一路被揪住,豫亲王的中路则是被按住狠打!”在北京城里,多尔衮很是恼火却又无可奈何的将头上的王冠丢到一旁,用愤懑的语气同洪承畴、范文程等得力大臣们商议军情。

    如果说是单独面对李自成或是李华宇两个人当中的任何一个,多尔衮心里都有把握,不敢说十成十的战败对方,至少会在战场上占据不败的局面。可是,如今现在,这两个姓李的家伙暗中勾结,配合的如此默契。一个在西面拉,一个在东面打,就把多铎暴露在中间让刘宗敏去暴打,这如何是好?

    “主子,从眼下的局势上看,分明这是大顺与南粤军两家暗中勾结到了一处。采取的是田忌赛马的手段。”范文程索索枯肠为多尔衮分析局面。

    当前的战场局势虽然说打成了一锅粥,但是冷静下来分析,确实也是如范文程所说。西路李自成兵马不多,便是下驷,阿济格、吴三桂、鳌拜等人勉强可以算是介于上驷与中驷之间。但是,依托地形环境,以深沟高垒将阿济格的十几万人马死死的拖在了山西,让他无暇他顾。

    “摄政王,李闯与梁国公李家想来已经是形成了暗中的联盟。”洪承畴也表示赞同范文程的分析判断,“否则,李华宇不会兵出鲁西,为悍贼刘宗敏解除东面的威胁。让刘宗敏这头猛虎可以肆无忌惮的在豫亲王面前咆哮撕咬。可是,以李华宇部下军队的实力,若是想将岳乐王爷的这几万人消灭,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李华宇为何只是从侧翼牵制,不让岳乐王爷能够北上或是西进援助豫亲王?这李华宇同岳乐王爷比起来,分明就是上驷对上了下驷,却为何如此办理?分明就是出工不出力。”

    洪承畴的这几句话,说得多尔衮不由得后背直冒冷汗。如果说两个姓李的如此勾结到一起,暗中配合牵制他,他这个摄政王在权位上的时间也就是屈指可数了。

    “安郡王兵马也是动弹不得,然后,豫亲王的兵马便是孤立无援了。说起来,豫亲王所部倒是真真正正的上驷,里面都是我满洲劲旅,同东西两路的兵马比起来战力超过他们不知道多少!东路的安郡王,虽然部下也是大清在关外的兵丁居多,但是人马数量不多。而西面的英亲王部曲,则是降兵太多,又有几十位蒙古王爷的兵马在其中,部曲营伍驳杂,虽然兵马众多,但是战力却不一定有多铎王爷部下强。”

    “可是,如今朕的这个兄弟却是成了出头的椽子先烂。被刘宗敏大军暴打!”多尔衮也是苦笑一声,无可奈何。

    “为今之计,王爷也只有破釜沉舟一条路可以走了。”想了半晌,洪承畴缓缓的为多尔衮献出了一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