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十一章 一箭贯当胸(下)
    ()&矛手,预备!”“喝!”随着队官的一声口令,前排的李军军士集体将五米的长矛平举。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刹那间,数百人的李军阵列变成了一只恐怖的怪兽,那一根根平举的长矛仿佛怪兽的利齿,随时准备撕碎眼前的一切猎物。

    &吼吼!!杀汉狗!!!”

    &一列,向前—>

    &随着队官的口令,第一列50名李军军士整齐的向前跨出一步,同时将手中的长矛狠狠地向前刺了出去!

    每天以千次为计算单位的练习,就是为的今天这一招。

    &噗噗噗……”长矛入体的声音持续不断,和着鲜血喷涌的惨叫声连绵不绝。

    冲在最前面的三十多个卡族战士全部被刺中身亡,无一幸免。每天cāo练数回,每回练习一千次,反复一个动作,这是何等的威力?

    &一列退!”队官接着喊口令。

    第一列的李军军士迅速抽出长矛后退一大步,长矛抽出,鲜血喷涌,血箭飞舞,地上顿时血淋淋的一片。三十多具尸体如同血葫芦一般倒在了地上,还没死透的卡族战士还在抽搐。

    &这是…”阿旺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刺进自己体内的四根长矛和不断涌出的鲜血,然后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作为卡族战士的首领跟部落的第一勇士,阿旺自然得到了特殊的照顾,五支长矛同时刺向了他。神勇无比的阿旺舞动着苗刀狠狠地砍向了一支刺向他的长矛,按照惯例这支长矛将会被他锋利的苗刀砍成两截。然而败家子李守汉竟然把矛头的包铁加长了将近一米,所以阿旺雷霆之势的一刀并没有想预想中的那样将敌人的长矛砍成两截,只是荡开了刺向自己的五支长矛中的一支罢了。

    很不幸,另外的四支长矛还是狠狠的刺进了阿旺的身体,事实证明卡族第一勇士的身体也并不是铁做的,一样会被长矛刺穿,一样也会死。

    &这怎么可能?”城楼上观战的胡百户百思不得其解,“这些人三个月前明明就是一群拿锄头的农民啊,怎么…怎么三个月不到的功夫就成了如此jing锐?纵是当年戚爷爷也没有这等手段啊!”

    跟城楼上观战的胡百户还有倒在地上的尸体一样,刚刚刺出长矛的第一列李军军士也是难以置信。难道我们这几个月练的排队走路跟一招刺这么厉害?这些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蛮兵啊,怎么这么一下子就被我杀掉了?这也太容易了啊!比杀猪简单多了。

    &二列向前——刺!”队官的口令仍在继续。第二列的李军军士就如同在训练中一样,往前迈出一步后狠狠地将长矛向敌方刺去。

    &噗噗噗……”和着鲜血的惨叫声仍在继续,长矛入体仿是有节奏的鼓点。

    &二列退!”伴随着队官口令的仍然是鲜血喷涌、血箭飞舞,又是30多个血葫芦倒在了地上。

    &三列向前——刺!”没良心的队官仿佛不是在下杀人的命令,倒是像在念经一般。

    &人,这可如何是好?我看那蛮子怕是顶不住了!”何福林满是焦虑的说道。

    &浪浪!”何天能到底也是纵横半生杀伐决断,拔出宝剑后大呼“成败在此一举!跟我杀!”

    一边喊着一边挥动着手中的宝剑,纵马向前冲杀。身后三百铁甲兵如同狂涛巨浪一般席卷上前。

    而此时,经历过李军军士三轮突刺之后的卡族早就吓破了胆。对于毫无组织纪律xing的蛮族而言,打顺风战跟欺侮比自己弱小的敌人是越战越勇,而一旦碰上了比自己更加野蛮残暴的敌人就会士气大跌甚至崩溃。

    &跑啊!”不知道是哪个被长矛吓破了胆的卡族战士发了一声喊后扭头就跑,其他的卡族战士自然也不是傻子,纷纷掉头往回跑。他们这一回跑,自然跟何天能的三百铁甲兵搅在了一起。何天能要进,卡族兵要退,一时间队形大乱。

    &体注意,都有了!”后三列弓箭手的队官这时候心平气和,如同在cāo场上训练一般。

    &列齐shè,放!”他狠狠的向下挥动了手中的令旗!

    一百五十支弓箭划破长空,落入了人群之中,本来就混乱无比的队形在落入箭枝后就更加混乱了。

    冲在前锋位置的何天能、何福林主仆二人因为骑马,后面又有旗手跟随,所以成为了重点关照对象。大约有十几支弓箭shè向了何天能,一支长箭甚至shè穿了他的铁甲,插在了他的肩头。当然,这并不是致命的,最致命的还是此时指挥李军军士长矛手的队官下达了冲锋的命令。

    &矛手前进!”队官的口令下达后,只见七列长矛手斜举着长枪,迈着整齐的步伐喊着号子向何卡联军逼来。

    &呀!!!!”、“快跑!!!”。在卡族兵眼里,逼过来的不是李军军士,而是刚从地狱里出来的吃人怪兽。

    &蛋!给我回去,后退者斩!”,“弟兄们,他们都没有甲,咱们冲上去杀啊!斩首一级赏银一两!”何天能一边怒骂着,一边给手下打气,还顺手斩杀了两名不开眼的卡族溃兵,一番胡萝卜加大棒的攻势,总算是把队伍的溃势给止住了。

    &破李家寨,女子财物任取之!!跟我杀啊!!!”何天能高声呐喊,一边用剑削断箭头箭枝的箭杆,一边率领铁甲军向李军方阵扑来。

    &看到自家主将如此悍勇,铁甲军士气到达了高>

    &一列,突刺——刺!”随着队官的口令,第一列长矛手如同刚才一样将手中的长矛狠狠地向前方刺去。

    &噗噗噗……”中断了不久的和着鲜血的惨叫声再度响起,实战证明,何天能的铁甲军身上的铁甲对李守汉前两列长矛手手中的钢头长矛毫无防御力。

    &一列退,第二列,突刺——刺……!”在队官的口令声下,李守汉的军士仿佛一部杀人机器一般收割者铁甲军的生命。铁甲军的首领何天能自然是收到了特别的关照,当他策马舞剑冲到阵前时,十支长矛齐齐的刺向了他和他的坐骑。不得不承认,马是很有灵xing的动物,当马匹看到如林的长枪之后首先的反应就是停止前进双踢立起。

    噗通,何天能一时不查被摔了下来。

    &死的畜生!”何天能骂道,>

    &刺——刺!”十支长矛再次狠狠地刺向了何天能。到底是纵横了半生,何天能比起卡族战士来的确有谋篡李守汉祖业的资本。只见何天能将身一闪避开了刺向自己的两支长矛,同时持剑用力一挥,荡开了另外两支长矛。然而,剩下的六只长矛仍然刺进了何天能的身体。

    &么…会……”何天能满脸不甘的斜斜倒下了。

    &人!啊~~~~~!”何福林在四支长矛的照顾之下,也如同自己的主人一般瘫倒在了地下。

    &地投降免死!”、“器械跪地不杀!”一边突刺的李军军士一边喊到。

    &嘡、哐嘡”,“爷爷饶命啊!”之类的声音此起彼伏,残存下来的何家军跟卡族战士早就吓破了胆,听到投降免死跪地不杀的喊话如同听到了天籁之音一般,很快战场上站立的就只有李军军士了。

    寨楼之上,李守汉好整以暇的喝着盐梅儿刚刚端上来的热茶,江西细瓷的茶具,三根手指捏起茶碗盖子,轻轻吹去了水面漂浮的茶叶,喝了一口,茶汤的清香使人心旷神怡。整个动作优雅规范,就算是最挑剔、最讲究礼仪的世家子也挑不出他的动作有什么瑕疵。

    &人,战事已然结束。战场已经打扫完毕!”王宝、左天鹏、陈天华、许还山等一干带兵官们依然兴奋地满脸通红,如同刚刚饮酒大醉一般。

    &军将士伤亡如何?”李守汉明知故问。

    &报大人!”许还山虽然长得蛮是长大的一条汉子,心思却是很快,他知道,自己的这位少爷要杀猴给鸡看,如今,猴子已经死得不能再死,可是,城楼上还有十三只刚刚归附的鸡。

    &军将士无人阵亡!受伤的倒是有几个!为数高达八人之多!这八个人都是贪功心切不听号令,追击敌人的时候,或是扭伤了脚,或是被受伤蛮兵临死之前反噬,皮外伤而已!”

    几个人摆了一下手,七八个士兵用一副门板将何天能的尸体抬了过来。这副情景更是让人胆战心惊

    当ri那个威风霸道的何副千户,如今已经如同一个被戳烂了的血葫芦一般,肌肉组织向外翻着,无声的讲解着李守汉的实力。

    &位以为如何?”李守汉缓缓的望着城楼上那十三个不久前刚刚归附的百户、总旗们。声音极其的柔和、温暖。

    但是,此情此景,即便是再柔和的声音,都如同恶鬼夜号。方才第一列长矛突刺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知道,完了!何家完了。特别是何家和那些佧族蛮兵的伤兵在地上辗转哭号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那声音是如此的凄厉悲惨,但是,又让在城楼上的这些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还好我在城楼上,那躺在地上的,已经死去的、即将死去的不是我。

    但是,当何天能的尸体被抬到眼前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得从尾椎骨产生了一丝寒意,沿着脊髓直接的冲到了泥丸宫。个别人甚至是括约肌无力,身体里的一些废液不恰当的排泄了出来。

    &人虎威!”还是胡礼成脑子反应快!率先跪倒在地,向上叩首不已。随着他的动作,其余的十二个人也纷纷跪倒在地,向上叩首拜见。

    至此,李守汉的地位无人可以撼动!也无人敢于撼动!

    守汉双手虚扶一扶,示意众人起身。而后向自己的几个得意部下传令。

    &宝!你不是总是说,你的凤凰营甲胄有了,刀杖不足?”

    &是。大人,儿郎们颇有些言语。”王宝倒也是爽利,实话实说。

    &好,那些刀你看堪用吗?”李守汉示意王宝向城下望去,十几个辎重兵正用挑子挑着数百把从尸体上解下了的苗刀。大概在出发前,蛮兵们刚刚打磨过,刀口十分锐利,在阳光下不时有光芒闪过。

    &谢大人!”王宝大喜过望,翻身跪倒。阿旺头人的苗刀兵能够数十年来纵横一方,称霸千里,这苗刀之利也是居功甚伟。如今大人将数百柄苗刀赐给凤凰营,想来也是对凤凰营寄予厚望。

    &王宝听令!凤凰营全体出动,追击佧族残兵!务必一举荡平巢穴!”

    &人!部下请问,是否尽屠佧族族人?!”王宝也是不含糊的角sè,抱拳行礼之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国为上!破国次之!那些劳动力,我有用。”

    守汉心里开始为自己的工业体系勾画蓝图了。如今,技术、工匠都不缺,资源也有了,何家的寨子被称为铁山寨,从名字就可见一斑。但是,缺的是大量的低端生产力。嗯,换言之,就是奴隶。而佧族的那些劳动力,正好可以用来做这个。

    既然有勇气和我作对,就要有心理准备迎接我的报复。

    一面凤凰旗为前导,千余人的苗族凤凰营列队出击。

    &天鹏!许还山!陈天华!”

    三人抱拳出列,“属下听令!”

    &三人各引本部人马,陈天华!你去接受铁山寨!记住,务必善待何家老小。左天鹏、许还山!你二人去那几个依附何天能的官寨,如何处置,就不用我教你们了吧?!”

    完喽!那十二家总旗、百户心中暗自长叹一声,这几家人算是完蛋了。只有胡礼成心中充满了得意、幸福,眼角的笑容似乎是一只刚刚从乌鸦嘴里骗来了肉块的老狐狸一般。“还是老子有先见之明,在开战之前,就把土地、人口都献给了李大人,看看,如今我的待遇就不一样了。”

    的确不一样,一开始,胡礼成就被福伯拉到了自己身边,嘴里聊着一些家长里短的闲话,并且,方才盐梅儿给李守汉上茶的时候,胡礼成这里也被李守汉关照,被盐梅儿摆上了一套茶碗呢!

    所以,在这炎热的旱季辰光里,当别人如同深处寒冰洞中,浑身寒战不已时,老狐狸胡礼成却有如遇风,恨不能两肋下生出双翅,腾云而去的感觉。

    &人,这些尸首如何处置?”

    章玉田开口问到这个十分现实的问题。

    &人,将何贼挫骨扬灰!”

    &鞭他的尸!”

    醒悟过来的人们开始大声的提议对何天能的处理意见,似乎声音越大,越能够表示出自己的忠诚度。

    守汉摆了摆手,“同为炎黄血脉,亵渎尸体这类的事情,就算了。毕竟何伯父也是自小看我长大,今ri之战,是为兄弟阋墙。传令下去何家的死者,不得亵渎尸体,将尸体清洗干净,用棺材成殓起来。统一埋到祖山去,按照风俗,三年之后拣骨,入归乡祠!”

    众人纷纷交口称赞李守汉的大仁大义,那十二家人终于将心放回了肚子里。当然了,李家对和他对战的何家人,尸体都这般处置,对于我们这些归顺于他的人,自然不会下什么狠手。

    于是,十二家人当晚纷纷置酒庆祝。当然,至于说,那些收人xing命如同割草的长矛,是不是狠狠地刺在了在这些人的心里,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那些蛮兵的尸体,自然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自阿旺头人以下,五百余颗头颅被用丧门刀砍下,按照下五中三头顶一的排列方式,在将军府的边界上筑起了京观。于是,很多参加过当ri那一战的士兵,一边摆放着硝制好的骷髅,一边和那天打扫战场一样,大口的呕吐着。

    半月之后,三股队伍就在这摆放着京观的三岔路口不期而遇。

    虽然三支队伍都是一样的庞大,但是,内容和气势却是截然不同。

    负责对佧族山寨进行犁庭扫穴任务的凤凰营王宝所部,气势最为宏大,人口、牲畜众多。

    负责接收铁山寨何家老底子的陈天华,人马、车辆次之。负责对那些支持何天能或者保持中立态度的各个官寨进行扫荡的左天鹏和许还山兄弟两个,则是臊眉搭眼的站在王宝与陈天华二人面前略有些尴尬。

    看着王宝身后络绎不绝而来的人群,陈天华颇为艳羡,“王宝兄弟,这些丁口?”

    王宝有些炫耀的就等着有人问他这些战利品的出处呢!双手抱拳,向着官寨的方向行礼,正要开口讲述,远处一阵銮铃作响,几匹马疾驰而来。

    &抚官来了!”王宝的那个小兄弟阿金眼尖,看见了乘坐在滇马上疾驰而来的正是镇抚官包中辰。

    镇抚官包中辰,人称包小黑。因为个子小,另外一个缘由,据说他是当年龙图阁包待制的第多少代子孙,执掌守备府军风纪以来,一心效仿先祖,所以,包小黑的外号就这样渐渐地叫了起来。

    几名打着“执法”旗帜的军纪兵簇拥着包中辰策马来到队列前。“带队官可在?!”

    四个人彼此看了一眼,>

    &队暂且在此驻扎,你等四人随我入府,拜见将军大人!”

    四个人飞身上马,随着镇抚官的旗帜向守备官寨疾驰而去,留下了众多的俘虏和无数的水牛在京观附近惊恐的瞪着眼睛,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那啥,五千字的章节,大家是不是收藏一下?给个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