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十三章 庆功夜宴
    ()是夜,在校场上,灯火通明,这里又一次摆起了盛大的宴席!全民为之狂欢!

    与上次不同的是,规模更加庞大,菜肴更加丰富jin>

    炙蛤蜊、烧田鸡、笋鸡脯、三事、酒糟虷、燎肚子、生炒黄鳝、花珍珠、烹虎肉、炙泥鳅、酢豆腐、水母汇、油煎鸡、炙鸭、一捻针、水煠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摆在一张张桌子上,大盘的烧猪肉,烧鸭子,吸引了无数孩子的目光和口水。

    田金喜的小儿子嘴里含着手指,眼巴巴的问着妈妈,“为什么阿爹和二叔可以坐在那边的那两张桌子上吃那么多的菜,小宝数了数,盘子要比咱们这桌上多,多,七八个呢!”

    田金喜的媳妇王氏往自己儿子的嘴里塞了一块肥肥的红烧肉,嘴角满是笑意,“我的傻儿子,你阿爹坐在那里,是因为阿爹带人给将军打造了很多的兵器刀枪,所以将军请他坐在上席啊!还有很多工坊的叔叔伯伯们,都坐在上席啊!你二叔就更不用说了,外出和将军们打仗,打了胜仗回来,领了好多的赏银,给阿爷挣了一头大水牛回来,还给阿宝买了很多的好东西回来啊!”

    阿宝扑扇着小眼睛,很认真的想了半晌,似乎很痛苦的问阿娘,“娘,阿宝以后也要坐在上席,吃那么多的好东西!可是,阿宝不知道,是和阿爹一起去打造刀枪,还是和二叔去打仗?!”

    &哈哈!”同桌的街坊邻居们纷纷笑了起来。

    如同军队一样,庆功的酒宴,也是充分体现了李守汉的特>

    出征将士、留守将士,都是参与了两次军事行动的,坐在上席,离讲台最近,菜式最为丰盛。在家的那些工匠们,因为打造兵器,炼钢铁,同样是坐在上席。

    在几百桌上席的两侧,便是家属们的席面,因为这些军人和匠户都是她们的亲人和子弟夫婿,于是,一桌中等席面是少不了的。

    如今的将军府,军事sè彩最为浓厚,就算是喜庆宴席这样的事,也没有人敢在将军传令开席之前动手开吃。

    上午的那一幕让所有的人终身难忘。

    下午,当镇抚官按照各营上报的红白册页,以及士兵推许评议拟定的立功受奖名单上报给李守汉的时候,李守汉很大方的大笔一挥,又给了这些立功的集体和个人一笔令人惊讶的赏赐!

    &军钧旨凡斩首敌军一级以上者,皆可奖励包铁新制铧式犁一具!”

    此举一出,立刻全军哗然。

    那铧式犁,是工坊里按照将军的提示,最新打造的,犁头里用熟铁包了,下设三个轮子,用水牛拉了,拿来耕田,最是便捷不过。

    如今,家中土地多的,也不过百十亩,如果家中有这样一具熟铁铧犁,耕种之时不知道能省多少力气,不知能少费多少时>

    如今,将军将这件耕田利器赏给有功将士,不知恨杀了多少没有立上功的将士,一个个咬牙切齿,在肚里暗暗发誓,“下次再打仗,一定要和甲里、队里的兄弟们一起拼出一个功劳来!”

    而那些刚刚归附的村寨,乡老们和各处官寨的寨首们围坐在讲台四周,一样的肥鸡嫩鹅,一样的兴高采烈。

    &胡,将军亲口允诺,只要我等分田地与众人,便有天大的好处与我等?”

    &然,你看将军就位以来,可曾有一事妄言?”胡礼成撇了撇嘴,“不说别的,但就是那包铁铧犁,你想想看,能够省却你多少力气?”

    一声唢呐响过,值星官高声宣布,“开席!”

    在场的人们纷纷起身,端起手中酒碗,“为将军寿!”

    在这个乱世之中,在这个异域万里之外,有这样的一个强有力、体恤部下的领导者,特别是这个领导者还是如此的年轻,绝对是一件前世修来的大好事。

    &军!威武!”

    &军!常胜!”

    数千士兵齐声呐喊!喊声响彻夜空,直上云霄。

    &念将军恩德!”这是那数百个南方村寨的乡老们异口同声的心声。处于南北方的夹缝中之,而且他们又是安南人眼中的异族,此中的这份辛酸与艰辛,又有谁能够知道?如今,终于有了一个可以依托的将军大人!

    饮过几杯酒,宴席的气氛开始热闹起来,猜枚行令,斟酒布菜,彼此说些热络的话语。

    今ri的值星官兼司宴官章玉田走到了将台左侧,那些新归附的乡老面前,“各位老丈。大人来给各位老丈敬酒!”

    这哪里使得?!顿时,乡老们纷纷离座跪倒。为首的一个蒙林侃,“将军不弃收留已是恩同再造,不嫌我等来投太晚,还屈尊向我等敬酒,真真折杀小老儿们!”

    &位老丈请起!”李守汉虽然没有当过官,可是却和各级领导们有过无数次的近距离接触,深谙礼贤下士,深入群众之道。

    一番行动之后,这些人自蒙林侃以下,无不感激涕零。

    守汉搬了把竹椅坐在老者们中间,“各位既然诚心归附与我,我便要以旧人视之,方才我看过人口土地册页,各位回去之后,我会派人随行。执行分田令。编制保甲法。与别处一样,各处青壮,凡十五岁以上,四十五岁以下者,都要参加训练。并且,按照要求,随军出征!”

    &个自然!这个自然!”乡老们今天一整天都被胜利之后的气氛感染着。这里对胜利二字的理解,从耄耋老者,到三尺孩童都一样,曾经读过几年书的蒙林侃下午曾经和几个知己相好私下里说,“大人这里,和史记上说的秦国一样啊!民众每闻战事无不欢欣鼓舞啊!”

    这次南征,左天鹏和许还山为李守汉获得了大量的人口,这就令李守汉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自己的产业革命计划终于可以开始了!

    &位可以在这里盘桓数ri,回去的时候,我略有薄礼,烦请各位带回,交与父老们。”

    &军已然有了那么多的赏赐,小的们不敢再有奢望!”

    白天,作为眼下执掌将军府ri常事务的福伯,召集这些乡老们开会,宣布了将军府收容他们的指令,不过,也要求他们从此要执行将军府的军纪法令。否则,开革出去,后果自负!

    挥动了一个巴掌,自然要有大把的点心糖果撒出去。不过,李守汉撒出去的可不是点心糖果那么简单。

    各村寨按照人口数量多寡,分别获得了数目不等的水牛,当然,是将军府租给他们的。牛还是将军府的,每年,村寨要向将军府缴纳公粮的半成,作为租金。三年之后牛就归各村寨自己了。

    除了水牛之外,各地村寨,还得到了一些农具,以及铁锅等物。对于在安南的百姓而言,这些,便是最好的礼物了。

    &些,是你们作为我手下属民,应该得到的福利,您老可以问问各个村寨,是也不是?”李守汉略略带着酒意,“五ri之后,你们启程之时,我,会安排凤凰左营、麒麟中营两个营随同你们南下,到广平边界去!你们不是说,南方阮家的人,时常过境滋扰吗?!如今我的兵,就驻扎在边境上,看那个人敢来?!”

    傍晚时分,在左天鹏、许还山、陈天华等人的强烈要求下,三个人的部队,终于有了一个体面的番号,“麒麟营。”编为左中右三队。每队依是一百人。各营之中长矛兵六甲、弓箭手二甲、刀盾兵一甲,每甲十人。另有队官卫甲十人。

    而王宝的凤凰营分编为左营跟右营。编制也是如此,每队一百人,考虑到王宝在回师时候,留了二百余人在寮国境内镇守那些村寨,李守汉又从大营中抽出了一些兵力补充给王宝,让他成为全建制的部队。

    &作队南下,尔等可有意见?”

    蒙林侃等人倒身下拜,“大人考虑周全,属下等感激不尽。”

    &位请起,现在我说说第二件礼物。便是这个!”

    伸手从身边一名护卫手中取过长矛,在灯火映照中,锋利的长矛明暗不定,仿佛一条要吞噬生命的巨蟒一样。“其一、两营南下之后,除了执行分田令,编制保甲之外,便是要练兵。你们回去之后,编制好保甲,按照一甲一兵的标准,选拔青壮,到将军府来接受训练。其二、便可杀敌立功,自保身家。这次南下不用雷霆扫穴,须得稳扎稳打。不用多快,但是每到一地都必须打牢基础,牢记yu速则不达。诸位可否明白?”

    &遵大将军教诲!”众人答道。

    &三!今ri诸位乡老告诉守汉,从广平到河静,从来是河湖众多,地势低洼,开垦不利。守汉冥思苦想,不妨采取这样的办法。”

    乡老们一个个鸦雀无声,聚jing会神的听着,只有火把燃烧时偶尔发出的噼啪之声。开玩笑,这位可是天帝选定的人物,他想出来的办法,能不好好的听?!没准,一个没留神,便是要被子孙后世抱怨,自家在棺材里也不得安生哩!

    &基、鱼、塘!”李守汉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人,池塘养鱼,这个,古已有之,只是,这,桑基鱼塘?”一个老者迟疑着说出了自己的不解。

    嗯,守汉有些不解,当初那个广东的家伙,不是说从明朝起,在珠三角地区就开始搞桑基鱼塘了吗?怎么这些人还不知道这样的技术和模式?!

    自己也就是考虑到同是出于北回归线以南地区,同样是雨量充沛,ri照时间长,土壤肥沃。具备盛产蚕桑、塘鱼、甘蔗的重要条件,才想着照方抓药的。

    看来,这个办法,还没有从广东珠三角传过来。

    &个法子,是一个流程。将低洼的土地挖深为塘养鱼,堆土筑基,填高地势,相对降低地下水位来种植桑树,这样便可鱼塘里养鱼,塘基上种桑树;以桑叶养蚕,蚕沙喂鱼,塘泥肥桑,桑树固塘。这样,几年下来,桑茂、蚕壮、鱼肥大,塘肥、基好、蚕茧多。”守汉说的兴高采烈,手舞足蹈。

    半晌,乡老们脸上带着苦笑,“大人,您说的固然是好法子,为属下小民着想,可是,小民们有下情回禀。这第一样,怕是小民们便做不到。挖低地为塘,栽植桑树,这工食银子,小民们便无处筹措。”

    李守汉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天哪!差一点成了拍脑门、拍胸脯、拍大腿的三拍领导!

    这些村寨,常年受南方阮家的滋扰掠夺,哪里有钱兴修水利?

    也罢!想到以后的“一船生丝出,一船白银归”的好景象,守汉挥了挥手,“这样,工食银子,我将军府出,桑苗银钱,也由我出八成,尔等负责栽活,养护。蚕种,蚕种,”守汉回头发现盐梅儿正在用白皙的一只手拉着他的衣襟,他下意识的闭了嘴,“待到桑树成活之后,再行研讨!不过,明ri你等要去签押房签署契约,ri后,鱼归你们吃,蚕由你们养,蚕茧有我来收购。你们可愿意?!”

    &意!”

    &人恩泽!”

    &人是小民的再生父母!”

    中国的农民是憨厚,但是绝对不傻。这件事对他们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且不说以后的诸如塘里的鱼,还有什么塘泥做肥料的事情,单单就说,工食银子由将军府出,每家去几个壮丁挖塘,便可以省下了家里的米粮。这样的事,白痴才反对。

    &续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求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