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十五章 第一桶金的由来(上)
    ()半个月之后,盐户村被整体搬迁,成为了最早的一批搬迁户,所有的灶户按照人头分得了土地,高高兴兴的走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很快,沿着海岸线,修建起了一片片盐池、卤水池、结晶池。用青条石砌筑,安装了抽水车,十几条健壮的牯牛ri夜不停的在抽水车上工作着。

    &个盐户村,所有的海边土地都建成了盐田,盐池占地大约是三千亩土地,用五百俘虏担任盐丁,盐户村中驻扎着一队近卫营士兵,加强后将近一百人马。ri夜驻守巡逻。外人绝对难以入内。”在盐户村担任jing卫任务的阿金,这个朴实的苗家小伙子,如今是近卫营的队官。

    按照每十五亩盐田每ri可加工一百吨海水计算,每十五亩盐田一昼夜可得粗盐三吨左右。

    经过试验,得到的数据令福伯和盐梅儿惊得几乎舌头都掉了出来。如果三千亩盐田都是如此的效率,每昼夜便可得到粗盐六百吨,合一百二十万斤!即便是打个对折计算,六十万斤也是惊人的。

    不过,后面的事情,更是令人大喜过望。

    &几处泉水,我用秤子称过,后山的这眼泉水最轻,含杂质最少。且又经过了一昼夜的晾晒,杂质都已沉淀。”一边说,李守汉一边指挥着盐丁将粗盐倒进水缸中,不停地搅拌,令盐粒尽快溶解。

    而后,将盐水倒入用棉花压制的紧紧的棉板上过滤。过滤后的棉板上留下了很多的杂质,黑sè的、黄sè的。经过几层棉板的过滤,盐水已经是清澈透亮。

    &好!再用木炭!”

    经过木炭,哦,就是活xing炭的过滤,基本上,盐水里已经没有什么杂质了。

    一个盐丁偷偷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盐水,已经尝不到他习惯的那种苦涩的海盐味道了。“天哪!这个汉人真是神奇!真是天神选定的人物!”

    几经辗转,盐水最终倒入了几口大锅中,与其他锅灶不同的是,锅中镶嵌着铜板,防止盐水对锅的腐蚀。

    &等是我将军府的商人,ri常经营的便是食盐。你们看看,这样的盐,该当如何?”

    李守汉召集了“裕和泰”盐号的掌柜蒋益礼和他手下的大伙计,丢给他们两份盐的样品。

    &人,”蒋益礼仔细看了看洁白如雪,细腻如粉的jing盐,“这样的盐,如果进货的话,应该是一百五十文一斤进货,二百文以上卖出。”

    大伙计看了看另外一袋盐,“大人,这样的盐,比掌柜的手里的盐略略差一些,但是,也能够卖到一百二十文以上。”

    &咚!”一声,老成持重的福伯椅子倒在了地上,“唉!老了,腿脚不利落不说,连椅子也欺负人啊!”一边掩饰着,一边在心中暗自计算着,盐户村的盐田,如今每个月至少可以出产六万石,加工之后,至少可以出jing盐一万石,出滤盐三万石。按照jing盐八十文,滤盐六十文的价格计算,扣除几乎没有的人力成本和设施建设成本、折旧成本,几乎每一斤盐的利润便有六十文,如此算来,每个月便有十几万银子的收入。

    有了这样固定可靠的饷源,少爷的宏图大业,何愁不成?!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哪个说的?!

    就在裕和泰的掌柜们大张旗鼓的向各处批发jing盐,收钱收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李守汉陷入了沉思。

    有了钱之后,产业革命的启动资金弄到手了!但是劳动力还是严重不足啊,就算是疯狂的抓人回来也不够啊,因为劳动力多半都在种田,毕竟生存才是第一要务。不行,必须想法子提高粮食产量才行!但问题是怎么提高呢?杂交水稻可不是那么好弄的,有了……

    来人,快叫吴存节过来。

    说道吴存节,其中还有一段轶事。李守汉以雷霆之势扫除了何天福后,专门贴出招贤布告,作为一个屡试不第的老童生的吴存节,第一个跑到将军府投效,(其实就是想找一个饭碗!)看到他递来的名帖,守汉差一点将嘴里的一口茶喷到盐梅儿的新裙子上。

    &存节,以字行。号南郎。”

    &狗ri的不就是纯洁狼吗?!”守汉心中暗暗好笑,这是他喜欢的一个作家的昵称。从此,纯洁狼、吴老狼,便成了吴存节的外号。当然,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没有人敢当面叫。这吴存节虽然科举水平很烂,不过却写得一笔好字算的一手好账,于是乎李守汉便让他给自己当帐房。

    &生吴存节,拜见东翁大将军。”吴存节一进门,立刻给李守汉行礼。

    &说老狼啊,跟我就别这么客气了吧。”李守汉一面扶起吴存节一面问道,“如今我们治下有多少人丁户口?田地有多少?”

    &东翁,前ri学生做过统计,如今东翁治下直管的人口有一万五千多户,丁三万五千余口,田三十八万六千余亩。第一季水稻己经收割完毕,共计六十四万七千石,依照东翁二十税一的纳粮税率,共有三万二千三百五十余石解入粮库。”

    &不错不错。老狼啊,你不觉得我们现在入库的公粮太少了一些吗?难道你不想把公粮弄多一点吗?”李守汉笑呵呵的问道。

    吴存节一听脸sè立马就变了,扑通一下跪倒地上大呼“东翁万万不可啊!子曰民无信不立。东翁数月前已昭告治下粮税取二十税一。而今东翁若要贸然提升粮税,ri后将如何取信于民?恳请东翁三思啊!”

    这都哪跟哪啊?李守汉有些哭笑不得了,赶紧扶起吴存节说道“我说老狼啊,你看我像那种出尔反尔的人吗?我的意思是想法子把产量提上去,比如一亩稻子年产四石,按照二十税一的话就是缴纳24斤稻米。但如果一亩稻子年产十石呢?按照二十税一的比例缴纳的公粮不就有60斤稻米了吗?”

    &这怎么可能?”虽然弄懂了李守汉的意思,但是吴存节仍然是一脸的难以置信。毕竟17世纪,哪怕是中南半岛这种拥有水稻天堂称呼的地方,三季稻亩产也不会超过四石,而李守汉却提出了年产十石的目标,这能不让吴存节吃惊吗?

    正当吴存节在想怎么弄出十石米时,李守汉继续说道“你派人通知一下,十天后每个村派一个既jing通种田又jing通养鱼的人到将军府,同时把布告也贴出去。另外,准备雌雄大鲤鱼各五十尾跟柳树枝若干,我十ri后有大用。”

    &东翁要这个有何用?”吴存节更糊涂了。

    &那么多废话干什么!”李守汉有点生气了,“老狼啊,你既然在我手底下办事就要明白一个道理我的命令,你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同时在执行中加深理解,明白吗?”

    &生明白。”

    &白还不快去办!”

    十天后,从四面八方赶过来的百十个村子的代表齐聚大将军府,李守汉来到他们面前,清了清嗓子说道“诸位都jing通种田养鱼,这次让大家来就是我有一种养鱼的法子要跟大家伙参详参详。”

    说完,遍让人把这百余人引到了塘边,带大家站定,李守汉又说道“大家看,这塘里有我放的柳树枝和雌雄各五十尾鲤鱼,想必各位中间也有人清楚,鲤鱼喜欢在水草上产卵,为了便于cāo作,我就拿这柳树枝当水草,想来上面已经有不少鱼卵了吧,下面我就把这柳树枝捞起来看看。”说着李守汉将手一挥,几名军士小心翼翼的将柳树枝给捞了起来,只见那柳树枝条上布满了鱼卵,看上去异常扎眼。

    &些鱼卵应该让他们留在水里孵化成小鱼啊,大将军把它们捞起来做什么?”看到李守汉异乎寻常的举动,大家自然感到不解,于是一些胆子大的就问道。

    &呵,诸位又说不知,这鱼卵要是放在水田里,便会被各种东西吃掉,还没来得及孵出鱼苗,便要损失大半。我把它们捞起来,便是要保证鱼卵能够大多数孵出小鱼来。”李守汉笑着答道。

    代表们纷纷摇头,要知道鱼离开了水就会死,鱼卵也不例外,哪有把鱼卵拿到岸上孵化的道理?

    正当代表们不解的时候,李守汉又发话了“诸位这几天要忙活一下子了,等下每十人各领一支柳枝,把它铺开来放在院子里晒太阳,隔一阵子要往上面洒些水,一共要延续三天。在铺开柳枝跟洒水的时候要小心些,别把鱼卵给弄破了。”

    &将军莫不是在寻我等消遣?”终于有人发出了对李守汉不满的声音了,“郑某种田养鱼三十年,从未听说过鱼离开水还能活的事情!”

    李守汉一愣,随即笑着问道“不知这位兄台怎么称呼?”

    那人拱了拱手答道“兄台不敢当,在下姓郑名全芳,贱字馨远。在下自志学之年开始遍研习《四月民令》、《四时篡要》、《经世民事录》、《齐民要术》等书,虽不敢说jing通,却也对农桑渔牧只是略微知晓,真不知大将军如何让鱼卵在岸上孵出鱼苗?”

    人才啊!妥妥的人才啊!李守汉心中叫道。21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17世纪什么最重要,一样是人才!在这个读书人只知道读四书五经的年代,居然能有一个另类读了那么多农业技术书籍,这对李守汉而言简直比中了五百万还要幸运啊。

    &位馨远兄,可否愿意与守汉赌赛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