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十章 专利法条和匠师协会
    ()感谢龙行天下,感谢羽两位书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你们的支持让我看到了前面的希望。有道是屁股指挥脑袋,话虽粗糙些,但是确实是真理。如果用比较装的话讲,便是存在决定意识。

    王金和黄夺等人,因为是多少代都是被歧视、被欺压的苗家,所以,对于平等的权利自然看得比生命还要重要。户籍制度,让他们拥有了和汉人一样的权利,当然,还有经济利益和其他的社会福利。

    可是,那些已经拥有汉人身份的人呢?

    和户籍制度同时颁布的,便是专利制度法条。

    这个专利法条,让将军府所有靠技术或者说是手艺吃饭的人,一个个如醉如痴,yu仙y>

    无他,只要看看最核心的内容即可。

    &该项技术或工艺,能够证明为提请人本人独有,且对于提高某项产品生产力有积极作用。即可享有该项技艺的专利权。如有人需使用该项专利,需向专利持有人缴纳专利使用费。专利有效期为十五年,可由子女继承。大明万历四十六年十月二十七>

    几乎所有自认为是靠手艺和本事吃饭的人,都将这所谓的专利法条背熟了。但是,却没有人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为啥?老成持重,不敢为天下先,是我们这个社会的传统。

    终于,河静城里,醉风酒楼的二师父,成了大家羡慕的对象。

    他将自己号称是祖传,且又由他改进的鱼松制作手法,拿到了户房备案,并向工房提出了专利检验。

    之后的事情,便让大家口水流的三尺长了。

    经过工房和户房两个部门的联合检验,确定这个技术或是手法,没有别人使用过,并且可以大规模进行生产。于是,该厨子立刻辞去了醉风酒楼的活计,到汉元商号开设的啥食品厂去当所谓的技师。除了每月五两银子的工薪之外,还有万分之五的专利使用费归他所有。

    有心人给他算了一下,如今那个食品厂,每月可是加工数万坛子鱼松,一坛子鱼松卖二百文,一个月便是照二万坛子计算,也是有四百万文之多!万分之五?便是有两千文,合银子二两,一年下来便是二十多两银子。十五年便是三百多两。更何况,那家鱼松加工厂生意不错,正在吵吵着扩大规模。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所有的手艺人们都在捶胸顿足,为什么不是我去啊!他那个什么狗屁鱼松,比我家的技艺可是差远了啊!

    他那鱼松的制作方法不过是将鱼剥皮剔骨,煮到稀烂,然后用放入大锅,加入各式佐料翻炒烘干就是了。这样处理过后的鱼松就可以长期保存,放在yin凉处保存期限可达2~3个月,可以作为这个时代的方便食品,是很好的食物来源。

    在各处工坊,在诸多店铺,晚间收工后,或老或年轻的师傅们,聚集在一起,讨论着彼此的技艺。以往,秘不示人的祖传技法,独门心得,一件一件的拿了出来,提交到工房。

    为了保证提请人的利益不受侵犯,工房和户房又出台了一项新措施,称“凡同类技艺,同时提出者,可按专利共有计算。”又有条文说,在检验过程中,会有户房和工房在检验文书上用印,如果没有批准专利,ri后有人以此项技法申请专利,那么,原申请人可以依据检验文书,提出驳回该项专利,或者提出共享该项专利。

    这还怕什么?!

    于是,铁匠拿出来淬火、退火、蘸火工艺,医生拿出了独家秘方,厨师们卯足了心思琢磨新的食品。而船厂和兵工厂、锯木厂的人们也在各显神通。

    &变得这套戏法如何?”在一番欢好之后,守汉腆着脸问盐梅儿。

    &当然厉害了!你是玉皇大帝选中的人物嘛!不过,我看了咱家的收支簿子了,鱼松场的人也来叫过几次苦,说是马上要过年了,正是鱼松好卖的时候,可是,鱼码头上,却没有那么多的鱼给我们。”

    &和泰的账本也送来了,最近,南北方阮郑两家地盘上,都有人来采购我们的jing盐和滤盐,凤凰右营的人说,在寮国那边,我们的一斤jing盐,差不多可以换一钱金子。很多寮国的村寨,就因为这个盐,还有你的分田令,都要内附。裕和泰的蒋掌柜,想问问,能不能每月多搞些jing盐或者滤盐出来?”

    &真是一波方平,一波又起啊!”方才还是斗志昂扬的李守汉,立刻变得垂头丧气。“他们自己不会想办法?!非要找我?!”

    &然要找你了,第一你是东家,第二,你是诸葛亮嘛!你是天上的星宿下凡嘛!”

    &儿,你知道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是怎么死的?”

    &么死的?不是死在五丈原吗?”

    &啊!他是被自己给累死掉的!”

    如果什么事情都要找李守汉来解决,那么,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会交给他来办。他就是真的诸葛亮也会被累死的。更何况,他的终极目标不是在这河静一地称王称霸。

    嗯,还是用太祖的那句话,发动群众吧!因为,群众的力量是智慧是无穷的!

    &先生,写几个帖子,把府内各处的匠户首脑、医生、各个工坊的领工都请来。我有事和他们商量。”

    按照李守汉的习惯,或者是国人的习惯,都是在饭桌上讨论重要的事情。

    盛宴当前,在座的人都很是兴奋,不知道大人此次又有什么好事关照大家。

    几句开场家常之后,李守汉将话题转到今天的目的上。

    &位都是各行各业,在自己的领域里有着较高学术造诣的人物,但是,便是浑身是铁,能够打多少钉?所以,守汉有个粗浅的见解,要同各位探讨。”

    。。。。。

    &立匠师馆?分别按照冶金、制造、营造、农桑、渔业、医药等等分类,由我们同业自行组织,推举会首?进行学术交流抵磨?”

    所有的人都在心中暗自咂摸李守汉的主张。

    &家晓得,如今府内的事务可谓是一ri千里,赚钱的事情很多,富国强兵,自然是大家都愿意的事情。可是,各位不妨说说,正好汉元商号和裕和泰的掌柜们也在,如今赚钱的事情遇到了什么关口?”

    &位。”汉元商号的掌柜林火凤作揖施礼,“如今,别的暂且不提,单单说渔业一事,大家都晓得,府里有三十多条大小船只,如今还有两条在船坞里,船厂里还有些木头,是要给玄武营打造水师舟船的。可是,每天这三十多条船打得鱼虾,为数数万斤之多,却不够大家用!为啥?!一来,商号里有了加工鱼松的买卖,真要是敞开了做,莫说几万斤,十几万斤都不够用!可是,家家户户如今蒙将军所赐,ri子都渐渐宽裕,鱼虾之类的,便要多吃些。鱼行里说,要是多捕鱼的话,便要增加船只,扩建码头;船厂说,要多建船只,便要增加船坞,锯木厂又说,要增加人手,多伐木头。如此说来,如何才能满足大家的要求?”

    凌正、冯默峰,王全、雷明生,这几个在汉元商号里负责冶金、兵器制造、营造房屋、造船的人物,频频点头,屡屡称是。

    其实,林火凤还有话没有说,便是被列入核心机密的jing盐加工,也存在产能不足的问题。若是满足那些来买盐的人要求,莫说是每月jing盐一万石,滤盐三万石,便是多上几倍,也是不够卖的。

    在场的人们沉默了,不过,很快,气氛又热烈起来。

    &人,今ri便成立这匠师馆,我等在里面好生琢磨一番,务必将各方繁杂事务解决!”

    两天后,在河静府内,匠师馆在孔庙后身成立,祭拜过孔子后,李守汉被推举为会首。道理很简单,第一,你是我们这里最大的官。不选你选谁?第二,你的成就造诣比我们那个都大,不选你选谁?第三,你是我们这里最有钱的人,不选你选谁?

    于是,李守汉成为匠师馆的会首。几年后,匠师馆改名为匠师协会。

    万历四十七年正月初六,宜开张,接印。

    半个月后,好消息开始传来。

    雷明生和几个徒弟,在李守汉的启发下,将炉渣、破砖瓦、煅页岩、石灰窑渣等磨细,掺合少量石灰、石膏粉配制成了土水泥。虽然不能够同真正的硅酸盐水泥媲美,但是,作为水硬xing胶结材料,也是一件跨越式的发明了。很快,船坞、码头开始建设。

    锯木厂,在河静河边上,建起了几座水排、水车,将水车与锯木床连接,以水推锯,那些以往要几个工人几天时间才能锯完的木头,瞬息之间便可完成。

    于是,左天鹏和许还山两个家伙,作为玄武营的左右两营营官,看到这些,禁不住口水直流,仿佛看到一条条艨艟巨舰就在眼前。自己纵横海洋的梦想似乎马上就要变为现实!

    &美了!大人说了,不造你们要的那样沙船,要造什么船,等他想好了!”王权一瓢凉水将二人浇了一个透心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