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史上最强私盐贩子
    ()爽文开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李家兄弟的到了为猪脚打开了一扇大门。敬请诸位拭目以待。

    &位宗兄,方才你们说,与两淮盐商有旧怨?”李守汉开始不怀好意了。

    &错!两淮盐商,以及同他们狼狈为jiān的东林jiān党,与我家可谓是势不两立!”

    盐商子弟入东林书院读书,东林书院指点江山、臧否人物,顾宪成在无锡cāo纵朝政,自然要给自己和自己所代表的阶层谋取利益。这就和美国总统选举一样,各个财团选上的人,自然要为自己的东主们效力。

    所以,东林党和盐商、茶商、瓷器商人等等大商人,本来就是一体两面。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群盐耗子,比他想象的还要狠毒。

    大明每年应收缴盐税一千余万两,实际收入国库的也不过二百余万两,就这样,李家为了军饷,仅仅是让两淮盐商们多缴纳数十万两税银,他们便下此毒手?!

    &倒想对这群盐耗子们小小的加以惩戒。也为二位兄台出口恶气!”

    &军,您又如何能够对两淮盐商加以惩戒?!据我所知,盐商们财雄势大,且有东林jiān党彼此引为奥援。更何况,远在数千里之外。”

    &兄,我且问你,两淮盐商所倚仗的是何物?”

    &是他们手中的盐引、窝本!一张盐引三百斤,他们可以加损耗到数千斤,走私偷漏之多,骇人听闻!”

    &是!盐帮的几位管事都说,其实最大的私盐贩子,便是盐商!官盐售价四十文一斤,可是,他们呢?在扬州坐地便卖到了五十文,如果是运到山东河南,便是六十文,运到南直隶是七十五文,其他地方都是八十文,还有卖到百文以上的,更有甚者,三百文一斤!”

    &霆兄,你同盐帮有交情?”李守汉可是知道盐帮是做什么的,如果眼前这位李大少爷,当真和盐帮有交情,或者是熟悉的话,那么,他的计划便成功了一大半。

    闻听此言,李沛霆老脸一红,“大哥总是说我结交江湖游侠儿,其实,仗义每多屠狗辈,。。。。”

    &心多是读书人!此话不错!”李守汉拍案叫绝,“尤其是东林一伙!”

    &位宗兄,想不想报盐商陷害之仇?”

    李守汉一脸的歹毒笑容。看得李家兄弟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眼前这位,可是能够斩杀数千人,筑g&骨塔的狠角sè,难道说,他要?!

    三月初五。晴天。

    一群土人劳工背负着沉重的货物吃力的走上跳板,汗水沿着皮肤不停地流下,然后迅速的被蒸发,增加空气中的水蒸气含量。

    &一记皮鞭在空中炸响,一个歪戴着草帽的监工挥动着手中的皮鞭,土人们又吃力的向前蠕动着,眼中喷发着仇恨的烈火。

    &停停!剧本错了!刚才那个是东方红音乐舞蹈史诗!不是我们这部作品!重来!)

    土人们在货仓口接过站在那里的监工手中递过来的一根黑红两sè相间竹筹,费力的将货包码放在用生铁铸成的货架上,转身急匆匆的冲出货仓,他们要尽可能的多扛几次货物,多拿些竹筹,这样,当他们下工的时候,便可以在工头手里,多领到些工钱。

    如今,谁都知道,在汉人这里干活,可以赚到钱,而且,凭借着打工腰牌,可以在汉人的店铺里,按照汉人的价钱买到各式各样的好东西,布匹、jing盐、制造jing美的衣服,各式各样的铁器铁锅、菜刀,甚至是刀斧之类的。

    即便是不在汉人这里打工,你如果拿到了汉人想要的东西,也可以换到汉人的好东西。一个月前,到各处寨子里的汉人商贩们,便传达了汉人大将军的旨意,“凡是有适合造大船的合用木材的,每一棵树,汉人老爷愿意出jing盐二十斤的价格收购。如果运到木厂的,再加十斤!”

    于是,土人们掀起了上山寻找合适的树木的高>

    很快,适合造船的树木便堆积如山。土人们咧着嘴,抱着沉甸甸的盐包,兴高采烈的继续上山寻找。

    自家船厂里堆积的大批的木材,经过了三年木材yin干的时间,已经可以用于制造船只,虽然眼下水师的熟练水手还不是那么充足,但是李守汉也顾不得了。

    一口气扩建了四个船坞,生产能力可以同时开工四条水师的帆船或是纵帆拖网渔船,或者是整修、改造八条福船。

    &人,五条新船,都已经装满。”

    李守汉嘴里哦了一声,顺着跳板随意走上了一条新下水的军舰,不过,如今这条船合适的角sè,应该是走私船,jing盐走私船!

    剪式帆船,终于找到了自己合适的历史角>

    放眼望去,除了炮位、火药,以及各类生活物资之外,货仓里堆满了规格统一的细棉布包,“大人,除了佛郎机小炮外,每条船上都是十门火炮,装载了八百吨盐。我昨天测试过,满载的船,航速可以达到十一节!虽然慢些,但是一般的船只也是追不及的。”左天鹏不无得意的炫耀。

    &果,我是你的对头,在海面上拦截你,你该如何处置?”李守汉给自己的海军将领出题目了。

    &有火炮装填,全速冲过去。如果敌人有开火意图的话,我便以整个船队大小近百余门火炮的火力先敌开火,敌人船少的话,我便将他们或击沉,或俘获。船多的话,我便扬帆远扬,反正他也追不上我!”

    &到水师的船呢?”

    &哼!那些苍山船、福船、蜈蚣船、海沧船、三桅炮船,他们最好求神拜佛的祈求保佑,不要遇到我!不然,以他们船只的火力,炮位,速度,那一条是我的对手?!”

    自从那ri,守汉说出了要与扬州盐商一些教训之后,便惊吓的李家兄弟魂飞魄散。少不得守汉将自己的计划详细的讲与二人听。

    这个惊人的计划便是守汉利用自己的jing盐生产加工能力,以及剪式帆船令人瞠目结舌的航速,向扬州盐商的腹地,山东、南直隶等处贩运私盐。价格和如今内地的私盐差不多,都是一斤四五十文左右。不过,质量的差距可是天上地下。

    当李沛霖和李沛霆二人看到了仓库里堆放的jing盐之后,两个人的舌头都快要掉了出来。

    &是,这是海盐?”在他们的印象中,海水晒出的盐都是苦涩的,味道远远不及煎煮出来的。不仅仅是味道不及,海水晒出的食盐,杂质还多。可是眼前的这些盐,从品相上看,如同雪花般晶莹,从味道上,几乎和山西的解池盐、西北花马池等处出产的青盐一般无二。

    当守汉得意的告诉二人,每个月可以向内地倾销至少三万石的jing盐之后,李家兄弟立刻陷入了片刻的沉思之中。随即,李沛霖说了一句话,让李守汉对他刮目相看。

    &样的盐,卖四五十文,有些过于便宜了。反而不好销售。如果,每斤八十文,在江南江北各地,倒是容易出手些。青盐在市面上的价格大约是一百六十文以上,如今,道路不靖,青盐来路不稳,正是jing盐大显身手之机。”

    &条船装载八百吨jing盐,合计四千吨,便是八百万斤,每斤盐照着八十文一斤出售,八八六十四,如今银子和铜钱的市价是一两银子换一千文,我的乖乖!跑这一趟便是六十四万银子!”李沛霆报出了令他和李沛霖十分吃惊的一个数字。即便是路途上有些损耗,但是,熟悉经济民生的李沛霖知道,海运的成本和耗费,同陆路运输以及河运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扣除成本和损耗,他估计,李守汉这一趟至少有三十万银子的入账。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算错了。

    &位崔兄,如此一来,是否可以给盐商一个小小的惩戒?”李守汉脸带微笑。

    &一条船满载航速为十一节,这里到广西北海洋面,不过一百四十余海里,船队一昼夜便可到达,从北海到松江府上海县,四千余里,折算成海里,不过一千一百余海里。算起来,最慢十ri之内,便到达长江。开始我们的jing盐销售大计。”

    &人,您似乎忘记了,这夜航?”李沛霖小心翼翼的提醒守汉。

    &兄,无妨事!”

    守汉满不在乎,“你忘记了,我们的电石灯?”

    那ri,守汉将焦炭同石灰石煅烧之后,演示给李家兄弟并水师、工房、匠师协会一干众人,“加水,点着。”

    即使是在白天,人们依然感受到了光线的耀眼和夺目。

    &一想,如果在夜航船上,桅杆和船舷等处,都挂上这个灯,夜航还会很难吗?!”

    李沛霖用手中折扇轻轻的敲击着自己的额头,“该死该死!如何将这般利器忘记了?!如此说来,十余天之后,我们的货物,便会以排山倒海之势,突然出现在江南腹地。”

    八百万斤上好的jing盐突然之间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冲入市场,会给盐商们的食盐销售带来什么样的恶劣影响,李沛霖用手指头都能想到;而且,吃惯了jing盐的人们,再去看那些盐商们卖的盐,顿时会大倒胃口。这对于盐商以后的生意也是极其巨大的影响。

    更何况,守汉说了,以后至少每个月有三万石的jing盐销往内地。嗯,按照李家的度量衡,每一石合一百五十斤,三万石,便是四百五十万斤。照一个窝本三百斤算,相当于又多了一个销量在一万五千窝本的盐商。

    狗ri的盐耗子们!你们靠盐发财,依托走私、偷漏税款发了横财,而后又依仗着钱财意图将我李家赶尽杀绝,如今,便让你们在这盐上大倒其霉!

    &霆兄,船只过了宁波,到了金山卫洋面上,便要辛苦你了!”

    守汉拉着李沛霆的手,脸上满是关切。

    按照那一天三人的商议结果,李沛霆同左天鹏率领船队北上贩运私盐,左天鹏负责行船指挥,和海上可能发生的军事行动;李沛霆则是要联络他旧ri的朋友,那几位盐帮的管事,利用盐帮的私盐运输、销售网络,迅速将盐在江南江北销售。

    &何辛苦二字?!这不都是咱们自家的生意?”

    照守汉的意思,每一斤jing盐红利中,有李家兄弟的一成,但是,李沛霖坚决推辞,最后,双方以每斤二文钱的价格成交。不过,即便是这样,李家这一趟,也有一万多两银子的收入。

    &鹏,记住了,如果实在有走不脱的时候,就将货物抛下,只要你们人在、船只在,这些货物,咱们要多少,便有多少!”

    李守汉有些担心自己的这个海军舰队司令,姑且这么叫吧!这个家伙敢打敢拼,遇到敌人不会胆怯,唯一的缺点,便是对于财货看的比较重。他担心这样一个家伙,一旦对头人多船多,炮火猛烈的时候,不能够当机立断,反而是舍命不舍财。

    &人,您且请放宽心,慢说咱们不会遇到敌手,就是遇到敌手,咱们的船,有这许多的火炮,儿郎们正要在海上实际的cāo练一下!况且,船上还有俺的旧部,麒麟左营的一干小子们,这些家伙,刚刚拿到了火铳,也是求战心切。”

    &虽如此,海上也有红毛夷,还要多加小心!”

    &下明白了!”

    一边答应,左天鹏一边回过头去冲着各船上大声吼道,“升帆!起锚!升旗!”

    一面李守汉设计的铁血十八星军旗在主桅杆上升起,在如朵朵白云的软帆中,火红的军旗显得分外耀眼夺目。

    &轰轰!”五条船依次鸣放着火炮,鱼贯出港,

    为扬州盐商们深恶痛绝的jing盐走私行动,便就此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