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海面上的初战
    ()继续求点击推荐收藏评价,厚颜无耻的求打赏!

    这个时候的国产海盗大多数是一个大的团伙,数十条船,甚至上百条船都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种情形在北上的途中,李沛霆和左天鹏便遇到过。不过,那是巡检司的船只,还没有等他们的小艇从大船上放下,这边厢便是排炮轰将过去,打得巡检司的船只在一簇簇水柱之中摇摆不定,而后,左天鹏的几条快船便利用自己的速度优势迅速的从巡检司的官船旁冲过去。

    不过,在与巡检司的官爷们擦肩而过的时候,少不得要大喊几声,“有事在身,着急赶路!还望各位官爷见谅!”然后,在海面上抛下几个木盆,盆中放置上百十两白银给官爷们做酒钱。

    但是,遇到海盗嘛,就不用客气了,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就看谁的拳头硬了!

    正好看看这一路上水手驾驶、cāo控船只的本事,炮手们排炮shè击的水平,还有士兵们对于手中武器的海战程度。

    很快,武装走私船队便冲进了海盗的船队。

    &字阵!一字阵!”左天鹏大声的吼着,桅杆上的信号手挥动着手中的小旗打出了旗语,五条剪式军舰按照他的指示列成了阵型。

    剪式军舰同眼前这些双桅杆海船相比的优势一是速度,二便是舷炮的数量。更加yin损缺德的,是船尾暗藏的两门后主炮。

    五条军舰如同五只横行海上的恶虎,一般冲进了海盗的船队,一路冲击着,不停地喷发着炮火,很快,海盗们薄弱的阵型便被冲破,在冲击的过程中,也有几条船被击伤甚至击沉。

    &阵!”当自己的殿后船也透阵而出,左天鹏狂吼一声,旗语兵打出了新的命令,五条军舰并列而出,如同五支利箭杀入了海盗的船队中。

    &将军,这,这个,可以?”李沛霆在船舱中颤抖的声音传了出来,他是纨绔子弟,和盐漕两帮谈判,酒阵拳仗,吃喝piáo赌,自然不在话下,这样炮火连天的场面,却是此生未见。

    &二公子,你放心!这样的小毛贼,也敢来劫咱们的船?!”

    左天鹏的座舰居中,两条军舰护卫他的座舰左右,另有两条舰船在海盗船队的两翼,五条军舰竟然是以少围多,将自己的火炮优势充分的发挥出来。

    可怜海盗的四十多条船,竟然要面对着左天鹏船队的八面炮火,为数一百余门火炮的不停攻击。

    很快,便有七八条船被击沉,去见了南海龙王。

    更多的船只,意图转舵逃走,咱们惹不起您,咱们躲得起吧?!

    可是,炮火犀利,速度飞快,这是剪式军舰的特长,看到对手要逃,哪里逃?两条在侧翼游击的军舰立刻扑上去,一顿猛烈的炮击,使得想要逃走的船只也只得落下了船帆,垂头丧气的生气了白旗,等待着胜利者的发落。

    此战,一共缴获双桅杆海船三十七艘,船上炮位二百余门。俘获海盗两千余人,缴获财物共计。

    发财了!

    这是不停地萦绕在李守汉和所有人脑海中的一个念头。

    看着自己军舰上那堆积的满满的大包大包的茶叶,生丝,还有各种花样的丝绸,一箱一箱的jing美瓷器,守汉很是兴奋的拍着李沛霆的肩膀,用力不停的拍,拍的李沛霆一个劲的呲牙咧嘴。

    &霆兄,果然是生意好手!经济天才!居然想到了用咱们的盐和盐帮、漕帮换取生丝、茶叶、丝绸、瓷器!”

    &也是无利不起早!”李沛霆故意的露出了一副贪婪的嘴脸,“这次回去,我带了几十斤好茶回来,六安瓜片,西湖龙井,魁龙珠,还有小妹喜欢吃的冰糖、酥糖蜜饯果子等物。另外,漕帮的老大,送给我四个厨子,做的一手好淮扬菜,拿手菜是炒豆腐、走炸鸡、十样猪头、拌鲟鳇、梨丝炒肉,盐帮的司马帮主,送了三个点心师傅,专门做维扬细点,什么裙带面、过桥面、螃蟹面、雪花酥、糟馒头、马蹄卷、琥珀糕、竹叶糕、枇杷糕、葡萄糕、艾香香粽、神仙富贵饼。。。。。。”

    守汉故意的做出一个口水长流的表情,“这些东西,厨子都要从您的红利之中扣除!”

    二人说完,不由得都是哈哈大笑起来。

    如今的世界上,中国的生丝和丝绸,以及茶叶是一个什么价钱,守汉脑海里多少有些印象,这也是为什么他愿意出工食银子给农民搞桑基鱼塘建设的原因,开玩笑,一亩桑树,一年可以生产一千六百斤桑叶,可以生产出十斤生丝,卖到ri本的话,便是一担生丝600两银子!如果在ri本用金子支付的话,便是一百五十两金子,可是,回到国内,这些金子,最起码能够换回一千二百两银子!

    此刻在内地,生丝的价格大约是每担七十两白银左右,可是,李沛霆是按照市场价六折收购的。也就是每担四十两左右,运到ri本,或者便是就地转手,至少便是十倍以上的利润!

    更何况,还有那许多的丝绸和茶叶、瓷器。

    以及充抵盐价的十多万两银子。

    粗粗算一下账,jing盐加工的成本之多每斤不过五文钱,加上运输成本,也不过是二十文撑死了。更何况自己此次北上还有训练水兵的目的在里面,两相抵消,成本更低。卖到盐帮手中是八十文,和这边的零售价格一样。看似吃了亏,但是,却是用盐换回了八十多万两的生丝和丝绸、茶叶等物。

    看着海面上如林的桅杆,李守汉也是兴趣盎然。

    这些船,虽然同目前在河静用的剪式帆船以及纵帆船相比有些慢,但是用来载人或者运货,还是不错的。

    &海盗手中缴获的二十多万两银子,按照规矩,六成入库,四成分赏给此次北上的水手、炮手、士兵们!”

    此言一出,顿时码头上欢声雷动。

    北上的六条船,全部人员不过一千多人。四成的缴获,便是八万多银子,就算是均分,每人也可以有近百两的银子进荷包!何况,还有出海的水脚银子呢!

    一些水手已经开始盘算,拿到银子之后,是去把家里的房子修一修,好把镇上那个小妖jing娶回家当二房呢,还是在街上的买卖铺子里加些股份?妈的!江南的钱也是实在太好赚了!下次出海,一定要带着些货物去交给盐漕两帮的兄弟们。

    &人,这些人如何处置?”

    左天鹏低声向李守汉请示。

    码头的一侧,作为货场的一大片空地上挨挨插插的或蹲或坐着两千多号海盗,正在正午的阳光下,接受着太阳热情的问候。

    从早晨到了鸿基港,落帆、抛锚、停船之后,便被成群的押送到了岸上。起初的时候水手们眺望远处的河静,一片繁华景象,还有人习惯xing的想,“妈的!早要是知道河静如此的繁华了,早就来抢上一票了!”

    但是,监督的士兵们手中的火铳铳托让大家很快回到了现实。如今大家是河静人的俘虏了。生杀予夺,都在河静人的一念之间。

    几个时辰过去了,只见河静人在点查自己的货物,搬运那一箱箱沉重的银箱,就是不见有人来处置大伙。

    很快,嗡嗡嗡的议论,变成了一片嘈杂之声。

    听得这如同集市一般的声音,李守汉皱起了眉头。

    &他们安静点!吵吵什么?!”

    一排守汉的卫队冲上前去,举起手中的火铳,“砰砰!砰砰!”弹丸从海盗们的头顶上掠过,顿时,人群安静了下来。

    &喝水!要吃饭!”一个声音从人群深处传了出来,很快,便有人附和,立刻变成了一阵整齐的声浪。

    &喝水!要吃饭!”

    &人,便是要打发他们上路,也是要让他们吃饱了再上路的。”左天鹏小声的在守汉身边建议。

    &天华!包中辰!”

    &下在!”

    眼下负责营务处的陈天华和负责军法处的包中辰从人群中分众而出。

    &织俘虏吃饭喝水,同时,中辰,对俘虏进行甄别,把一般的海盗和头目区分开来,那些懂得技艺的,炮手、船工之类的,也要区分开来!”

    二人领命而去。

    &们也该去看看那些红毛夷人了。小鹏,你确定他们是商人?”

    &大人,归途上,我审问过几个在西班牙人船上的小贼,他们供称,这些夷人是他们在伏击我们之前截获的,船上装载的都是白银和一些洋货。白银大约有百万两之多,据说是要前往濠境贩货的。”

    作为海盗打劫的受害者,自然不会同海盗一样的待遇。

    何塞等一行人虽然也被押解到了鸿基港,不过在确认身上没有武器之后,他们被带到了河静城内。

    看着干净整齐的街道,来来往往的人流,街道两边的买卖铺子,出售各种物品的摊贩,西班牙人有些大惊小怪起来!

    看!那些个野蛮人身上的细棉布袍!还有那些儿童手中的书籍!看那些中国人身上的首饰!还有那些看上去很不错的食物!

    闻着食物的香味,西班牙人这才确认,自己是安全的,是脱离了海盗的魔掌的。

    在享受了将军府一顿令他们记忆终身的美味之后,西班牙人见到了李守汉。

    看着眼前努力整理自己的假发和皱皱巴巴的呢绒袍子的西班牙人,守汉有些好笑,看来,爱面子是人类的共xing,不是中国人的特长。

    &督阁下!西班牙帝国皇帝腓力四世的忠实仆人,他的勋爵、海军中校何塞向您致敬!感谢您和您忠勇无畏、具有强烈骑士jing神的部下们将我们从那些海上盗匪的魔掌中解救出来。”

    还好,这个时候的汉语和西班牙语在世界上的地位是其他语种无法比拟的,懂得这两种语言的人很多。经过通事的翻译,守汉知道了眼前这几个西班牙所谓的贵族的身份。一个海军中校,一个少校,两个上尉。其余的人,大抵都是和桑丘差不多的角sè,属于龙套领盒饭的。

    不过吗,那个阿方索倒是和那四个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