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现实的诸葛亮会
    ()呸!

    一个海盗俘虏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痰,转过头来努力的背起沉重的条石向前走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他的身后,便是ri渐庞大的鸿基港,这个李守汉剽窃别人名字命名的港口。

    港湾里,三十多艘刚刚从海盗手中缴获的船只落下了帆,静静的停泊在那里。昔ricāo作这些船只纵横四海的嗜血海盗们,则是暂时充当了苦力的角sè,为守汉地盘上的基本建设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

    顺着被海盗唾弃的方向,我们可以看到,在港口的入口,山上耗费了无数人力修建的阅海楼。

    说是楼,但是如果这样认为的话,就大错特错了!

    楼,只是这座建筑,或者是这组建筑中的一部分。这座建筑,其实是一座棱堡加炮台的混合物。

    依托山势,五千官奴辛苦了将近半年,终于将这座堡垒完成。这其中的辛苦,只有守汉自己知道。

    &的!为了修造这座大门,耗费了老子几乎一半的水泥和石灰,几千石的火药。”

    好在还有原始滑轮组天车的应用,让那些被火药炸开的大石头运输起来不那么费劲,不过,这也是极端的辛苦。

    一车一车的碎石头,被运送到山脚下,用巨大的绞盘拖曳着满载着石头的小斗车,沿着滑轨上山。“在内地施工营造,运输大木巨石便是冬天在冰上滑行,安南炎热,且又军情紧急,不可能用此法,好在将军指点了滑轨,又不惜花费,用上好的jing铁打造了滑轨。这样一来,运送石料便快捷了许多。”主持修建的工房主事之一的雷明生赞不绝口。

    不过,眼下这群在港口里背着石头的俘虏们却不这样认为。

    &海,如果咱们干掉看守,跳海到最近的一条船上,你觉得咱们有几成胜算逃走?”方才吐痰的海盗走到同伴身边,低声询问。

    &劝你死了这条心吧!天一亮的时候我就看过地势了。这座堡垒修的极其刁钻。三面的炮火,一面对着港内,一面封锁航道,另一面,正正的对着海面。只要炮手不是瞎子,咱们就算夺船得手,怕是还没有出港就被打沉了!”被称为老海的俘虏满面yin郁的死盯着阅海楼。

    &娘养的!也不知道是哪个yin损的家伙,修造的如此缺德的堡垒!”

    &子咒他今天诸事不顺!”

    此刻,那个yin损的家伙,正在阅海楼的大议事厅召集议事。

    左天鹏为首的北上走私,哦,贸易船队的几位舰长、水手长、炮长,将军府各个职能部门,按照现在所谓的户房、吏房、兵房、工房、礼房,除了那个人厌鬼憎的包中辰没有来之外,其余的都在座。

    喏,汉元商号的几位大掌柜也施施然在位。

    &位,此处如何?”

    守汉命人将四面的窗户打开,一阵阵海风吹过。让人顿时觉得心旷神怡。

    主持修建的雷明生,很是矜持的站了起来,向守汉作揖行礼,又转身向四下里团团行了一个罗圈揖。“诸位,在下当ri受命营造此处,原以为是打造一处金城汤池,不料想,拿到大人的设计之后,顿时吓得小老二一跳!”

    &人居然要求小老儿用碎石、石灰、烧灰砌筑,加以钢条为骨。列位想一想,那钢条是何等的价格,大人这几乎是用银子打墙一般!”

    &小老儿意图辩驳几句,大人虎着脸说,不尊将令,绑去斩首。还吓唬小老儿,竣工之ri,要用新造的大炮来检验,如若炮火摧毁胸墙、炮位,那么小老儿的人头便也不保。”

    &大财主,那你的六斤半怎么还在脖子上啊?!”一个水手长嬉笑着调侃雷明生。

    &一来,是大人的法子对,以钢为骨,石子、沙子、烧灰、石灰混合在一起却是坚固无比。二一来,便是小老儿的命不该绝,还要再给大人效力。十几炮打过,果然一处损毁也无。小老儿这才有命和诸位在此喝茶说话。”

    &雷,这阅海楼完工了,你就该把这五千人交出来,让他们去给我等做活计去了。却不该接着占着这些劳力啊!”

    &个,却不是小老儿能够做主的,要听大人和议事会的。”

    一番玩笑之后,守汉示意大家开始议事。

    &鹏,照理说,应该让你等和水手们一样在家休整数ri,但是毕竟你们不是普通水手和炮手舵工可以比拟。所以,在家休息了两天,便让你们来了,切莫怪罪。”

    说到此处,守汉站起身来,向以左天鹏为首的一干人行礼致意,骇得几个船长、水手长忙不迭的跪倒叩头还礼。

    &们便说一说此次北上沿途的事情。那些个风土人情之类的事,便不要讲了,留到酒席宴上说。”

    作为李守汉的亲随出身的左天鹏,深谙守汉的意思,他要了解此次北上过程中出现的成绩和问题,那些是人为的,属于制度问题,哪些是技术问题,需要在技术层面解决的。

    &人,这次北上,弟兄们都说,船上配备的烧泥炭的炉子却是好东西,可以让大家随时吃到热乎饭菜汤水,还有,那五十升一桶的甘蔗酒也是好东西,既解渴又解乏,以后如若再出海,还要多备些才是!”

    &这些是好的,说你那些难处!成绩不讲跑不了,问题不说不得了!”

    成绩不讲跑不了,问题不说不得了!

    守汉的话让在场的人们都安静了下来,人们仔细咀嚼着守汉这番话的意思。

    &人,列位,那,天鹏就斗胆得罪了!”

    &人,疾风舰是您一手打造出来的,确实是好船,行驶速度快。但是,”

    听到左天鹏说到但是,守汉的心猛地下沉了一下。

    &是因为船速太快,一旦遇到风,船只就不好cāo控,此次北上,我们遇到了两次西风,兄弟们感觉几乎被风把我等的船只吹离了水面,几个胆小的娃子抱着桅杆大哭不止,还是左大人下令,有敢乱动者立斩不赦。这才让全船安静下来。”

    &有这火炮,大人爱护我等,将二百余门大小火炮交由我等,但是,这万历年间和嘉靖年间所造的铜炮同近来新铸造的钢炮相比,shè程短不说,装药也少,且shè速慢。”

    &且还重得多,”一旁的一个炮长闷声开了口。“新铸造的火炮口径统一,内壁光滑,而且同样的弹重,火炮自身要轻得多,老式火炮则不然。为了不让船只一侧过重,我们在雷州洋面上就调整过一次炮位布局,尽量让两侧荷载相近,免得船只飞速行驶中侧翻。但是这样一来,炮位又不统一,在与海盗的炮战之中,便炮弹无法击中对方船只。”

    沈姓炮长侃侃而谈,看得出,这都是他的切实体会,在场的工房几位主事,或是自己用炭笔快手记载了纸上,或是低声吩咐身旁的学徒子侄们替自己记录下来。

    &些碗口铳之类的,标下建议以后就不要在船上出现了,既碍事,又不见有什么作用。”

    &番北上,大人将大大小小二百余门交给我等,固然是火力强悍,但也是种类繁杂,口径、弹种不一。为了cāo作这些火器,不得已,将熟练炮手分散到每一具火器。这才能确保火炮按照舰长号令发>

    &种不同,口径不一,弹重杂乱,shè程亦是各有远近。如若不是各舰上有配着火箭,此番与海盗交锋,胜负之数,尚在两可之间。”

    沈权的话,虽然拉拉杂杂,不成条理,但是却是他从实际cāo作中发现的实务,这让在场的人们听了之后无不点头。

    但是,坐在人群中的老狐狸胡礼成,却偷眼看着守汉的脸sè,那张年轻的脸上,丝毫看不出一点喜怒哀乐,看到的,只是守汉不停地在一个簿子上迅笔疾书,也不知道在记些什么。

    &愿不是在写黑账才好。”胡礼成心底的最深处不由得发出这样的哀叹。

    “…还有,我们的炮位,如今我们的新船都是在下甲板,且在船舷两侧开出炮门,让炮能够发shè。标下意见,是否将炮门口加盖,用铰链将炮门盖链接,不使用的时候,炮门用带铰链的炮门盖关闭,防止海水进入船舱,侵蚀炮位和舱内货物。”

    在沈权身边的楚天雷,等沈权说完之后,站起身来,抱拳向守汉行礼之后,“大人,标下有话要说。”

    得到守汉抬手示意后,楚天雷转身向四下团团行了一个罗圈揖。

    &人,列位,方才沈炮长说的皆是实言。在下有幸,也在此番北上船队中任职。往来数千里,虽然在下愚钝,但也是有些心得。”

    &人,关于船上炮位设置,标下发现,在各舰配置的大小火炮中,两门舰尾的钢炮,和两舷配置的四门十二磅青铜炮,较之其余各类火炮,最为优异。这二者之间,标下愚见,以钢炮为佳。”

    &

    &

    &

    听了半天的否定和问题,终于听到了肯定意见,让在场的工房主事和匠师协会,船厂、太平洞工场的一群人大为兴奋。

    &铜炮的好处,标下便不用说了,如今单单说说这十门新铸造的钢炮。同样口径,同样弹重的钢炮,较之青铜炮,有三个好处。一、炮身轻,易于机动,同样的十二磅大炮,钢炮轻了三分之一。且,船上吃水有限,炮轻一斤,便可以运载别的物资一斤,或者,自身轻一分,速度便快一分。”

    &二,装药量大。标下曾经和几位炮长联合试验过,钢炮比较青铜炮,可以多装打三分之一到一半的药量。且没有炸膛之虞。药量增加,便是shè程远,或者杀伤力强劲。”

    &三,占地少。铜炮管壁厚重,钢炮轻巧,标下等测量过尺寸。摆放三门青铜火炮的炮位,再加上cāo作的人员、弹药等物,可以供四门钢炮cāo作发>

    &下斗胆,恳请大人尽弃旧ri之杂乱火器,全配钢炮亦或是铜炮。尤其以钢炮为上策!”

    听到此,守汉的嘴角也是露出了一丝笑意。没想到的是,自己前一段的努力,简直就是一个笑话,被现实结结实实的调戏了一番。楚天雷的作为,无疑是给守汉一个很好的台阶。

    原本以为剪式帆船会给自己带来海上的优势,但是却浑然忘记了,剪式帆船对于水手的要求很高,这些cāo控惯了福船的水手们,不论是从船只的形态,到风帆的使用上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不过还好,这只是实验阶段,一切还都来得及改正。

    现在要考虑的,便是如何将剪式帆船,或者是西洋船的优势,同中国福船的优势互相结合。用来弥补彼此之间的劣势。

    于是,议事厅内的气氛再度热烈起来,匠师协会的几位大拿,船厂的工匠头目,大小把头,水师以左天鹏为首的楚天雷、沈权一干人,展开了几乎是争吵的讨论。

    人们各执一词,就以后的船只采用李守汉提出来的剪式帆船,还是坚持现有的福船互相摆事实、列数据。有的在桌上用茶杯、茶壶摆来摆去,有的在纸上画出草图来试图说服对方。

    在守汉一旁半晌未曾开口的李佩霖不由得有些瞠目结舌,何尝看到过这样的场面?

    终于,人们的认识逐步统一起来了

    西洋帆船的劣势一,大量使用优质木料作为肋材导致西洋帆船的造价太高。二、西洋软帆相比中国硬帆还需要更多的水手,cāo作也比较复杂,而中国的福船船体较宽、稳定xing好的特点使得它能装载更多的货物,当然也能装载更多的人员,也就是更多的肉搏战斗力。

    历来中国的帆船都使用硬帆,硬帆一般都用细竹篾或蒲草叶子编织,硬帆的好处是综合效率高,可以围绕桅杆旋转,甚至可以完全的利用各个方向地风,单位面积的硬帆和软帆相比较硬帆对于风力的利用远大于软帆,但是由于硬帆自重过沉,越大的船帆也越重,有的大船硬帆甚至“非数百人莫能举动”,所以帆面积会小于使用软帆的西方船。

    但西方船的软帆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因为帆面的综合效率低,需要把桅杆建的非常高才行,而桅杆过高随即就又带来了桅杆的强度问题,为了增加桅杆的强度,又必须在桅杆上绑上众多的绳索,来增强桅杆的强度,这样的话,帆面就无法像中国式的硬帆一样围绕桅杆转动,有一部分的风它就无法利用上,就是利用上了也由于它是软质船帆的原因利用效率极其低下。所以说软帆效率最高的时候就是顺风的时候,这个时候单位面积内它的效率和硬帆相比不相上下,但是软帆由于重量轻的原因它的面积可以做的很大很大,所以在顺风的时候可以获得的推力远超硬帆船,也可以驱动更大型的船只。

    当然海上航行不可能大多时候都是顺风行船,根据白努利效应,软帆船对风力的最大利用是侧顺风的时候,当然效率低的也有侧逆风的时候,而为了利用前侧方刮过来的风,就必须利用三角纵帆。三角纵帆虽然利用侧风和逆风的效率较高,但是顺风情况下其效率又比较低,但是中国式的硬帆却根本没有这么多的顾虑,只要一种帆就可以利用所有方向的风俗称八面风。硬帆的缺点就是因为是整帆升降,面积做的不能太大,否则人拉不动。桅杆的高度也不能太高,否则桅杆的强度要受影响,要不然软帆和它相比也就没有任何优势。

    三种帆装各有各的好处,不能一概而论。对于环球航行来说,大型横置软帆最适应于深海远程航行;而对于区域内的货运而言,使用人数比较少的硬帆是比较好的经济的选择,这样可以节省运输成本。而小型以速度见长的快船来说则是三角纵帆效果比较好。

    当然中国帆船的桅杆也和西方帆船的桅杆有很明显的区别,中国帆船的桅杆因为在高度上远不及西方船只,对于强度的要求也就不像西方船那样严格要用密密麻麻的绳索固定。西方帆船的桅杆是由3或2段du&的桅杆通过桅楼组合成的,桅杆高耸,有的甚至达到3/4船长,所能悬挂的帆的面积会远远超过了中国帆船,因此在航速上的优势也明显优于中国。

    以风力为动力的风帆海战中,速度高意味着船只的灵活xing也更高,可以更快的抢占有利位置对敌方舰船实施炮击!另外加大长宽比意味着增加单侧船舷长度,在同一层火炮甲板上可以承载更多的火炮,也就是说增加了武器的火力密度!所以说中国帆船的速度,灵活xing,武器输出火力密度方面和西方帆船比较都处于劣势。一般软帆的面积都非常大,上百平米的软帆到处都是,顺风的话优势非常明显

    找到了问题所在,大家下一步考虑的,便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咳嗽了两声,船厂工匠的头目人称廖三爷的廖三胖子摸摸自己的酒糟鼻子头,站起来发表自己的见解。

    &家,各位先生,各位掌柜。我三胖子祖上就在龙江船厂,可以说我是在船厂的刨花堆里长大的。要不是流年不利,我也不会有这个缘法投奔到东家手下干这祖业。”

    &人让造的新船,速度快,用人少,装炮位多。照我看来,不妨就用来做专门的炮船、哨船,护卫福船队伍。而福船,把桅杆适当的加高,也试试改成红毛夷人用的软帆。同时,在船上加装火炮用来防身。”

    廖三胖子果然是积年造船的行家,几句话便找到了问题解决的办法,剪式帆船速度快,装载火炮多,那我就用你的速度和火力优势;福船装载货物多,稳定,那我就用来装货、运兵、载客。

    看着廖三胖子闪着油光的秃头,守汉心中禁不住一阵阵的得意,自己当初将工匠们同农户分别出来,让工匠们有了优越的社会地位,稳定的经济收入,充分的营养,完善的发挥空间,让人看得到希望的奖励机制,这些措施,已经开始看到了收获。

    今天,这个总结会,便开成了诸葛亮会,无数的臭皮匠们在一起将想法和思路在一起磨砺、碰撞,便碰撞出了一个个火花。

    这不,廖三胖子提出来的军事用途和民事用途分开的思路,便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守汉可是知道,当年的湘军水师就是将战船同辎重船、生活船分开,这才打赢了田家镇等一次次水战,进而控制了长江,兵锋直抵天京城下。

    船的思路解决了,接下来便是火炮。

    火炮便没有那么紧张热烈的讨论了。

    倒是坐在汉元商号人丛中的胡礼成,听着太平洞工场的主事凌正,同其他几个人在那里争论青铜炮、九转钢炮各自的好处、造价,用工,额,“也就是一个xing价比吧!”心中不住的盘算,“如果铸炮不用那许多的铜了,单单是铸钱的话,那些火炮的铜便可以足够支应了。这个东西,还要不要献给大人?”

    一面盘算,一面左手不住的抚摸衣袖中那个硬硬的金属。终于,他咬了咬牙,站起身来,排众而出。

    &下百户胡礼成,有话要说。”

    一个黄澄澄的金属块,摆放在了守汉的桌案上。

    &人,我们不缺铜,至少,我们能够找得到铜!”这是胡礼成的话,虽然他沙哑的烟酒嗓不那么洪亮,但却让在议事厅内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下蒙大人恩典,将jing盐的特许经营权交付给标下。上月,家中子侄们前往真腊贸易,行至菩萨。(就是如今的柬埔寨菩萨省。)与当地土人贸易,区区数百石jing盐便交易来了数千斤生铜。据当地土人相告,此地铜矿矿苗甚多,且埋藏甚浅。回家之后,儿郎们将此事禀报于标下,标下不敢隐瞒,今ri之会,特意携来此物,向大人禀明。”

    尼玛的!区区一个贩盐的商队,便换回来了数千斤生铜,由此可见这里的铜矿之丰富。这要是用来铸钱?李沛霖不敢去想,他只是觉得眼前有些晕眩。

    倒是守汉颇为持重,脸上的表情不像其他人那样兴奋不已。

    &胡,这样,你的铜汉元商号收了。你看是用盐抵还是用布匹抵,这个,你和几位掌柜去商量。关于这个铜矿的事情,你回去让你的侄子们写一个禀帖上来,最好附带着地图。还有,通和染坊在这一带的特许权,如今还没有让出去与人,你有兴趣的话,便上缴五百两银子,签订一年的试用契约便是。”

    这个老狐狸!在场的几个老人心中说不出来的滋味。为什么他每次都能押对了宝啊?区区五百两银子,便获得了通和染坊在真腊这一带的特许权?!

    不过,人们记住的,不是胡礼成的商业进展。而是以下的事情。

    其一,将军府正式定规,每有大事,在每旬的例会之外,要召开诸葛亮会,共同商议后,由将军裁决。

    其二,港口内的大小船只,不论是原有的还是新近从海盗手中俘获的,开始进行改造。同时,被俘海盗开始进行甄别、教育。

    其三,原有的旧杂式火炮开始逐步被新造的九转钢炮取代。命名为疾风舰的剪式帆船上,装备火炮以十二磅为主力。而福船上装备的武器,则是大中小三种口径的佛郎机,从十磅到六磅不等。置换下来的火炮,回炉熔炼后,将铜提炼出,入库。据说将军有其他用处。

    其四,汉元商号新添设一个机构,名曰商情调查室。凡是同汉元商号有往来的人或是商户,以及在河静办理牙帖的大小铺户,均要向该处禀告自己在商业活动中涉及到的各类各地风土人情。举凡山川、河流、道路、城镇、村寨、田亩、作物、气象、矿产、林木、民族等等,无一不包。

    进步来源于不断的反省和自我否定,每一次的反省可能都伴随着尴尬甚至痛苦,但是我们这个民族也是在不断的通过这种自我否定来实现自我,最终孕育了我华夏五千年的文明。今ri用大篇幅更新,正是要告诫今人,勇于反思,善于自我批评,乃英才和蠢材的最大区别,古人如此,今人如斯!

    <a&>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