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此事我只对你一人讲
    ()感谢大家两个基数火力的支持,弹药管够,车皮管运,肉包子不缺,开火!

    天启元年五月二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如果是几年前,林阿水还在泉州府老家的时候,有人对他说,你有一天会在缴了皇粮国税之后,卖了余粮,还有闲钱上酒楼或者茶楼吃酒喝茶这样的话,林阿水绝对会像说书先生讲的孙猴子那样,先啐他一脸口水,然后抄起扁担来,“打他三百孤拐做见面礼!”

    这样的人不是骗子便是失心疯!

    可是,今天的林阿水雇了几个景颇土人,挑着自家田地里的稻谷到河静城里的将军府户房将这一季的公粮交齐,然后在街上一家相熟的粮行卖了余粮。

    然后,便招呼着几个土人用箩筐挑着铜钱,来到了专营八闽口味的武夷酒楼。

    一份红糟鸡,一份响螺,一壶老酒,这样的生活,让林阿水有点美得不知道身在何处。不过,看着箩筐里那些铜钱,还是有些肉疼。

    过一会,这些铜钱便要交给别人了。

    &水伯!”随着楼板上一阵脚步声响,林阿轮走了上来。

    正主来了!

    林阿水急忙打点起一脸的笑容,起身迎接自己的这位远房侄子。

    林阿轮是左天鹏的亲兵甲长,他名下的田地和一头水牛都交给了林阿水,他的这位远方伯父来种植使用。今天,是二人约好了的交付土地和水牛使用租子的r>

    几句寒暄话过后,林阿水仔细打量自己的这个同房侄子。

    &轮,黑了些,不过,看上去气sè不错,也结实了很多。”

    林阿轮得意的挥挥手,“阿水伯,在大人身边,自然是辛苦些,不过,也是值得的。”

    一边说,一边得意的拍了拍鼓鼓囊囊的褡裢,林阿水敏锐的耳朵在嘈杂的声音当中,也听出了里面银锭碰撞发出的那悦耳动听的声音。

    林阿水夹了一块红糟鸡,努力的掩饰自己的口水吞咽动作。

    &轮,怎么,发财了?!”

    &托将军的福,跟着左大人去了一趟内地,来回一个多月,除了饷银之外,还得了些赏赐,大概是二十多两银子。”

    噢!原来是北上发财去了!林阿水听村子里的人们议论过,每次将军组织出兵或者是出海,回来都会有一大笔的分赏。不过,看林阿轮那个褡裢的大小形状,里面绝对不止二十多两银子!

    说到了钱,林阿水觉得必须要给侄子一个交代了。

    &轮,这一季的收成,托将军的福,不错!你的十五亩水田,收了四十七石稻谷,本来说是要缴了将军府的皇粮国税的,可是人家户房的大人们说,这十五亩田是在你的名下,属于减免税收的部分。所以,一共卖了三十石的粮食。每石作价四钱银子,也就是四百文钱,再加上你那头水牛的钱,一共是。。。。。”

    &了阿水伯,您就告诉我一声,我应该得多少钱?咱们是实在亲戚,我还信不过您?!”林阿轮打断了林阿水絮絮叨叨的算账,在他看来,这位阿水伯,种地持家,那是没的说的,整条村里也没有人能够超过他,可是,就是在这钱上,着实不是个爽利的人。

    &共十一千文。这里是十一千文。”阿水伯指了指脚下的箩筐。里面满满的都是青黄sè的铜钱,在阳光下,散发着诱人的光芒。

    交割完了银钱,阿轮将话题接过。

    &水伯,我听少峰说,您要准备回泉州老家一趟?”端着酒杯,林阿轮很是闲适的问了一句。

    &啊!”说起要回泉州乡下老家,林阿水便是眉飞sè舞起来,在安南这里苦巴苦业的打拼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家里的黄脸婆和几个小子?能够让他们吃饱饭,能够给家里起大屋?

    &不是我的那个大弟弟要娶亲了?”

    &订的是邻村的黄家老七的五妹子。”

    &个妹子不错,粗手大脚的,是把做田的好手。而且,胯大屁股大,一定好生养!”一边夸着自己未来的兄弟媳妇,阿轮从褡裢里掏出一个细丝银锞子,“告诉阿虎,我没法去喝他的喜酒,这个,是我给弟妹的。”

    &这如何使得?”林阿水将自家侄子不相干的左手推开,那只拿着银子的右手,却是碰也不碰,直到接过了银子,脸上眉开眼笑,嘴里却一个劲的埋怨阿轮太过于客气。

    而后便是询问阿轮家中可有什么事情?他愿意代劳。

    &水伯,其实,就算您不说,我也要拜托您。”林阿轮从褡裢里掏出了一封家信,几块竹牌,和大大小小的十几个银锞子。

    &到了老家之后,给我阿姆,让她把家里的老屋托付给祠堂的人照料,那些鸡鸭鹅狗之类的,让她给我的几个弟弟们吃了。那些银子,大概有五十多两,外面欠人的钱赶快还了,人家欠我们的,便不要了,尽快的到河静来。我最小的五弟弟应该也快要成丁了。”

    &轮,这事,我可以给你办,话和信还有这些银子什么的,我都可以给你捎到。可是,你能不能告诉阿水伯,为啥要这么着急的让你家的弟弟们都到河静来?”

    林阿轮jing惕的向周围望了望,四周都是正在喝酒吃饭的客人,八闽口音在大堂里弥漫着家乡的味道。

    很好,没有人注意这桌人。

    他用压低了的声音对林阿水说出了一个足以令林阿水疯狂的秘密。

    &水伯,我这是在伺候将军和左大人的时候听来的一个大秘密!我只对您一人言讲,您可千万要保守秘密,绝对不能对外说出去!”

    就在前天,李守汉同左天鹏、许还山、李沛霖、李沛霆、王宝、陈天华等人吃酒庆功的时候,做出了一个关于向水真腊移民的计划。

    在崇祯三年正月之前,到达河静,并接受了军事训练,取得了壮丁资格的成年男丁,便可以向水真腊地区移民,移民每一户可以在水真腊地区获得五十亩土地的口粮田和两头水牛的扶植贷款,鉴于水真腊地区尚处于较为荒凉的状态,将军府将为移民提供一年的口粮,同时,在三年之内免征税赋。而且,为了提高耕种效率,将军府还将向水真腊地区的移民提供租借铧式犁。

    还有,为了防止当地的土人袭扰,每一户都将配备绝户刀和丧门枪,来对抗土人。另外,统一制式标准的移民村寨,将土人袭扰所造成的损失会降低到最低点。

    那些手里都凑不齐金属刀枪的土人,面对着用砖石水泥修筑的村寨,只能是望墙兴叹。

    &过,寨子里各家各户的房子可是要自己修建的!如果没钱修,将军府提供贷款,二十年内还清便是,不管是用钱还是用粮食都行。”

    &轮,你告诉我,一户可以开五十亩,那多少人算是一户?还有,如果多出来的那些田地,怎么算?”林阿水双手死死的按住桌子,努力地使自己平静下来。

    &个人算一户啊?这个还不好说,不过,我听到的意思,应该是不少于一个壮丁。”

    听到此处,林阿水眼睛不由得激烈的跳动起来,nǎinǎi的!一个壮丁便可以算一户,我家里六七个小子,最小的那个虽然才十五,但是,是附近有名的大肢仔,和别人说成丁了,别人也看不出。

    六七个壮丁,那便是六七个五十亩地啊!五六三十,五七三十五,三百五十亩!在老家,附近几条村里的最大的田主也没有这么多的田啊!

    &水伯你不知道,我的一个结拜契弟是在许大人手下,他跟着去看过水真腊的田地,当地的土人,一年三熟,两年可以七熟!”林阿轮适时的又给了阿水伯一记重击。

    &是竹牌,纵帆船以后每个月会有一班船去泉州,我和左大人求了几个铺位,让阿弟们坐纵帆船来,要比别的船快好几倍。”

    也是那一天会议,守汉决定利用眼下的纵帆船,除了在北部湾打渔,捕鲸之外,便是拿出几条船来,往返于鸿基港和泉州港、cháo州之间。将食盐、稻米、白砂糖、染sè布等特产销售,顺便,也可以做一些客货运输。每一个纵帆船的铺位可以卖到一两多银子,就算这样,也是一铺难求。

    无他,那些想到河静里发财的小行商们,可是削尖了脑袋也要弄得一个前来河静的机会。

    而林阿轮居然为了自己的兄弟们能够尽快的到河静来,去求了顶头上司,负责水师舰队的左天鹏,化了如此大的价钱买了铺位给弟弟们。

    就是为了能够让他的弟弟们能够尽早的到河静来,接受所谓的壮丁训练,然后,去水真腊开垦!

    &的几个阿弟都能有五十亩土地吗?”林阿水声音几乎是颤抖的。

    &该是不止。您不知道,我因为有几次出征,也算是有军功在身,所以,有奖励土地,我求文案给查了一下,如果我的军功换成水真腊的土地的话,应该是二百亩!”

    &如同一门青铜炮对着林阿水的头开了一炮,顿时让他感觉头晕目眩。

    乖乖!他家在河静有十五亩水田,如果在水真腊再有二百亩,加上几个大小伙子开垦的四五二十,二百亩地,那就是四百亩田啊!

    不行!这等好事,不能让他家独占了!

    吃过饭,林阿轮挑着沉甸甸的一箩筐铜钱,回到了将军府。

    &军,李大人,您交代的事情办好了。”

    他直入后堂,恭恭敬敬的向李守汉和李沛霖禀报。

    二人相视一笑,“很好,下去休息吧!”

    &的有话要求大人。”

    &讲。”

    &军,李大人,小的家人来了之后,当真能够有如此多的田地?”

    &哈!林甲长,你跟随我也有些ri子了,你几时见过我说话不兑现的?”

    &时候,你只会嫌家里人手少,不会担心没有土地。”

    看着林阿轮费力的搬运着那筐沉甸甸的铜钱,李守汉暗暗的考虑,“是不是该发行货币了?”

    &人?大人!”李沛霖的轻声细语将守汉拉回了现实。

    &兄,我不在河静的这段时间,民政就交给您和福伯,军政兵事,便有陈天华处置。加紧时间练兵。”

    &沛霖定将力保后方安定,效仿萧相国。”

    守汉没有理会李沛霖这句话中包含的大逆不道的味道,只是推开窗户,向东南方向望去。远处,天际线上,一片云彩在那里翻滚,酝酿着一场风暴。

    果然,守汉就要迎接一场大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