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对土人的处理和西班牙海鲜饭
    ()点击过万!作者决定把所剩无几的节cāo一次用完,加更一章,感谢大家的支持!

    &在上帝面前,暴虐残暴的李,将马尼拉的和平居民集中起来,进行所谓的审判,那些可怜的土著居民,他们惶恐的如同羔羊一般,不知道在天主教堂前面的广场上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

    一位西班牙学者在写给朋友的信件中如此描述着远在万里之外的事件,尽管他压根儿也没有亲身经历这件事,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作为一名有良知的人来谴责这样的事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开玩笑!这样的事情,应该都是由伟大善良英明强大的欧洲人来做的,就如同我们在亚洲和美洲所做的那样,什么时候轮到欧洲人被亚洲人指挥了?

    黄阿奇作为一名土生华人,他对今天的情景很是兴奋。

    右手的食指悄悄地抚摸着手中的绝户刀刀身,口中呵斥着那些被驱赶到教堂前广场的土人,就在几天前,这样的待遇还是在自己身上,可是今天,却轮到自己来对付那些懒惰肮脏的吕宋土人了!

    很快,那些佛郎机人也被监押着来到了广场上,为了表示对他们的重视,李守汉特意派了一营兵,手持火枪和丧门枪在他们的看台周围和过道上担任jin>

    &始吧!”

    得到了人员到齐的汇报之后,李守汉淡淡命令着。

    &德罗!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放火罪!强jiān罪!组织犯罪团伙罪!抢夺军械罪!”佩雷斯一身整洁平展的总督衣袍,满脸的义正严词,大声的宣读着被捆绑在台下木桩上的那些西班牙人的滔天罪行。

    &庭宣布!鉴于被告在万历三十年所犯之罪行,以及在不久前所犯之罪行,决定对被告执行死刑!褫夺公权终身!”

    随着总督大人威严的宣判,在西班牙人的看台上发出了一阵惊呼和sāo动,几个强壮的男人站立起来大声的高呼着什么,但是,很快便被周围的士兵拉出来,作为佩德罗的漏网同伙,以意图劫持刑场的罪名,穿着一身漂亮的礼服,被捆绑在佩德罗等人的身旁。

    &麟左营!向前!”随着谢应龙的口令,鲁云胜、阿卡等人持枪向前,他们今天的任务,便是担任刽子手。

    鲁云胜来到了捆绑着佩德罗的木桩前,几天的时间下来,被穿了琵琶骨的佩德罗已经是神情萎顿,奄奄一息了。如果不是李守汉下令,不得让他在执行死刑前死去,这个当年参与屠杀马尼拉华人的家伙,怕是早就见圣母玛利亚去了。

    &下!”鲁云胜狠狠的踢了他一脚,“噗通!”佩德罗身体向前栽去。

    &阿卡在他身体前倾的一瞬间,猛力的挥动着手中的绝户刀!

    一刀过去,佩德罗的脖颈被齐刷刷斩断!

    由于有心人的特意安排,佩德罗跪着的方向,恰恰好是正对着西班牙人的看台,在离他最近一排人的眼中,佩德罗的脖颈先是猛烈的收缩了一下,有一个短暂的停顿,身体似乎还向前移动了一小步。然后,才是动脉中的大量血液喷涌而出。

    更有人仿佛还听到了佩德罗的一声呐喊,有人说是听到了他高声喊着“上帝保佑西班牙!”也有人说他听到了“国王万岁!”不过,离他最近的布尔科却是另外一种说法,“饶命!”

    就在佩德罗花白的头颅被喷涌的鲜血向上托起的一刹那,鲁云胜身边的一名士兵,挥动着手中的丧门枪,一枪刺出,准确的将快要落地的那颗人头挑在枪尖,头颅上的血沿着枪尖顺着枪杆流下来,将枪杆上为了增加摩擦力特意缠绕的白布染得异常鲜艳,在阳光照shè下,显得异常耀眼!

    枪尖上,佩德罗的人头还在用自己的表情阐述着生命的最终意义。

    很多西班牙的贵妇们已经在这如同行云流水般的杀戮过程中尖叫连连。

    但是,更加令他们惊叹的事情还在继续进行中。

    佩德罗只是第一个被斩首的,紧接着,同他一起被佩雷斯指认为是参与了万历三十年屠杀华人的罪犯,以及在前几天向我们伟大的商业贸易伙伴开炮的罪犯,一个个都被斩首于西班牙围观群众面前。

    并且,都享受到了被枪尖高高挑起人头的待遇!

    那些身着大礼服的西班牙绅士和贵妇们,一个个用或是悲怆,或是怜悯,或是木然的神情观望着自己的昔ri的邻居、朋友、同僚、酒友。哦,根据西方人的特点,不排除还有情人关系。

    看着斩杀的流程如此顺畅,在审判台上的佩雷斯也是后背被汗水浸透,“还好!我及时的投降了,还好,我是李总督的商业伙伴,否则,被挑在枪尖上的人头也会有我的那一颗!”

    他掏出手帕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努力保持着作为西班牙帝国总督的风度和形象。

    &面,进行对吕宋土著居民的审判!”

    对于那些肮脏的、懒惰的吕宋土人,西班牙人可就没有那么的怜悯了,很多妇人们将遮挡着自己视线的折扇放下,饶有兴致的欣赏着东方式的屠杀。

    针对于土著人的处理,李守汉充分体现了分门别类的jing确管理理念。

    马尼拉所有的土著人在这几天里都被华人义勇队和李守汉手下的士兵们捕捉,哦,不是我用词不当,其实,这些人基本上可以享受这个词汇带来的意义。捕捉。动物而已!在万历三十年已经成年的土著男人被单独区别开来,在万历三十年前已经出生的土著男人被单独集中,那些老弱妇孺被圈禁在一起。在万历三十年之后出生的土著男人们在一起关押着。

    &谁教会了你们种植水稻、粮食!”

    一队士兵押解着大约一百名土人走到刑场前,他们即将被斩首。和刚才一样,三名士兵负责一个土人,只不过,土人同西班牙比较起来,显得无赖了许多,在地上撒泼打滚,不得已,两名士兵上前用绝户刀的刀背猛击,才将如同疯狗一样挣扎的土人按倒在地。负责执行的士兵挥动手中的绝户刀之前,低声的喝骂了一句。

    &谁教会了你们栽种棉花!?”

    &谁教会了你们打造铁器?!”

    &谁教会了你们榨取蔗糖?!”

    &们回报给我们的是什么?!”

    伴随着执刑士兵们的喝骂之声,一颗颗土人的人头被斩下,被挑在枪尖上供西班牙人观赏片刻之后,集中起来,在正对着西班牙人聚居区的地方,按照下五中三头顶一的比例,将人头堆砌来了。

    麒麟营和近卫营的士兵们如同是一部衔接紧密、运转良好的杀人机器一般,的确,这部机器此刻的任务不是生产,而是杀人。士兵们三人一组,不停地将那些在万历三十年便已经g&的吕宋土人如同抓鸡牵狗一般从人群中拉出,拖到刑场上,两个人将他按倒在地,第三个人挥动手中的绝户刀,将人头斩下,一人用长枪将人头挑起,让那些西班牙人略略观看一下,然后将人头丢弃在人头堆里。

    接着,展开下一轮斩首。

    整个过程竟然充斥着一种邪恶的整齐划一、类似于舞蹈般的美感。

    不过,也略有些不和谐、不健康的东西发生。

    伴随着杀戮的进行,西班牙人的看台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的发出了一股腥臊恶臭的味道。

    而且,伴随着人头和死尸的越来越多,味道也变得越来越浓重。

    渐渐的,那些生于万历初年的土著人已经被斩首过半,突然,土人队列中发出了一声怪叫,紧接着,便是一个**着上半身的年轻土人挣脱了身上的绳索,向高坐在审判台上的佩雷斯冲了过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里多了一块边角锋利的石头。嘴里叽里唔啦的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语,直直的冲向了可怜的西班牙总督。

    &一声枪响,这个年轻的土人胸口被开了一个海碗大的血洞,他双目圆睁的倒在了审判台前,手里还握着那块锋利的石头。阿卡端着手中的火枪,冷冷的看了看这个年轻的土人,抽出搠杖,开始清理枪膛。

    &有多少人?”守汉冷冷的看了一下这具几乎吓死了佩雷斯的尸体,很是不耐烦的问了一句。

    &人,大约还有数千人!”谢应龙大概的估计了一下。

    &有这么多?!”守汉皱了皱眉头,这样的杀法,还有这么多的人没有被解决掉,可见,大规模的屠杀,也是一门技术xing很强的活动。

    &人,我们的士兵差不多都见过血了,剩下的,是不是让义勇队的去试试手?”谢应龙出了一个极其缺德的主意。

    &个?。。。。。”

    &哥哥!大哥哥!”李秀秀急促而无力的声音在李守汉耳边响起,是谁把她带到这个血腥的地方来的?!守汉的心里很是恼火!知不知道未成年人不宜观看过于血腥的场面?!

    李秀秀脸sè白的吓人,“大哥哥!大哥哥!我知道你是好人!你是为了在吕宋被无辜杀了的我中华同胞报仇,可是,秀秀求你了,杀戮已经够了,不要再杀人了!不要再杀人了!”

    小女孩大概是在李家被抄家、全家下了天牢的时候,心理受到了极大地刺激,才会有如此的剧烈反应。守汉在心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声。

    也好!正好要用这些人派别的用处,小秀秀出来求情了,便将这个人情,卖给可爱的小女孩吧!

    是ri,共计斩首佛郎机人三十四人,斩首吕宋土人四千余人。守汉下令,人头于马尼拉城外筑成京观,以儆效尤。尸体丢弃入马尼拉湾。

    结果,数ri之后,马尼拉湾海面上还可以看到鲨鱼的三角形背鳍在近海游动。

    至于说那些土人的命运,只能说是活着。

    因为守汉要和佩雷斯执行马尼拉和平条约。

    条约的主要内容是汉元商号在马尼拉设立商务代表处,负责在吕宋华人的管理和相关商贸业务,并留守一营士兵作为商务代表处的卫队。吕宋总督府割让沙瑶与呐哔啴地区,也即是棉兰老岛给李守汉。同时,李守汉得到了苏比克湾。在吕宋的华人享有同佛郎机人的同等待遇。李守汉有权组织华人在吕宋地区进行垦荒、种植、开采矿产的活动,吕宋总督府,对于上述活动减免税收。等等。

    而马尼拉当今有责任、有义务督促土人种植甘蔗、烟草等汉元商号需要的一切作物,并将甘蔗同汉元商号进行交易,来换取稻米等粮食和其他生活必需品。

    同样的,堂佩雷斯也获得了一项商业活动的权力,那就是可以利用同新西班牙的往来之便,为李守汉采购、收集各种美洲植物的种子、幼苗。至于说是那些种子,前面我们已经提到过了,恕不赘述。

    为了确保马尼拉的防卫,那些刚刚从杀场上被押解下来的土人们,被分别押送到几处炮台的废墟上,进行修复重建工作。

    &些土人,我给你一万人,够不够你修复炮台的?”坐在佩雷斯的办公桌后面,守汉很是不耐烦听佩雷斯在那里聒噪。

    &人,您是知道的,在您强大的炮火面前,我的炮台不仅仅损失了建筑物,而且损失了数十门重炮,很多火炮要么被埋在废墟下,要么被巨大的爆炸扔到了山下,这些。。。。。”

    &那些土人去!埋在废墟下面的,刨出来!在山下的,抬上去!”

    可怜的土著人!佩雷斯不停地在心里划着十字,为土著人祈祷。他知道,这样折腾下来,土人的劳动力所剩无几了。

    &有,你的海军不是损失了很多舰船吗?那些火炮,也在海底。”守汉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厚,但是,在佩雷斯眼中,这笑容和撒旦的笑容一般无二。

    &些被我赦免的死刑犯们,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让他们去打捞那些海底的沉船和火炮!”

    佩雷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位年轻的将军,不知道为什么,对于那些土著人有着如此的深仇大恨,这个时候的马尼拉湾里,到处都是来吃免费自助餐的鲨鱼;此时让那些被打的满身伤痕的土人下海打捞火炮和沉船,不如说是给鲨鱼们敲响了吃饭的铃声。

    &哥哥!”正在佩雷斯在腹诽着李守汉的时候,秀秀一身西班牙宫廷装束跑了进来,“这是雷大人的夫人按照他们国家公主的样式为我做的,你觉得好看吗?”

    用丝绸缝制的宫廷裙,穿在秀秀的身上,让李守汉仿佛看到了迪斯尼的白雪公主。

    &很是漂亮。我们的大小姐穿什么都漂亮!”

    &了!大哥哥,雷夫人说,今天晚上她做了他们佛郎机有名的一道菜,叫做西班牙海鲜饭,邀请你去品尝鉴定一下呢!”

    &的!西班牙海鲜饭!很不错呢!我的佩雷斯总督,您觉得呢?”

    &忍不住胸腹之间的一阵阵恶心,佩雷斯冲到了门外,扶着那棵纳拉树大吐而特吐,他发誓,以后一定要告诉家里那个臭婆娘,不准再做什么西班牙海鲜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