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在吕宋的日子
    ()更新奉上,请大家笑纳!

    接下来的ri子里,守汉过的很是优哉游哉,几乎是他来到大明之后过的最惬意的一段时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每天在椰子树下,看着ri出ri落,听着西班牙的六弦琴在歌唱,顺便在那些西班牙女士身上用眼神丈量一下身材尺寸。体会一下热情的西班牙风情?

    哦!不!这一点,守汉还是很注意的!最起码在橡胶成功引种,并且得到充分利用之前,他是不会和这些洋婆子发生什么超越友谊的关系的。

    要知道,这个时代恰好是很多传染病通过水手、土人之间的**,逐步的在全世界蔓延开来,比如梅毒等等。天晓得这些外表风情万种,充满贵族范儿的西班牙女人,私底下会是什么德行?

    于是,守汉最大的乐趣,便是牵着秀秀的小手,在阳光、沙滩、海浪、椰林之间徜徉,在夕阳下留下脚印两对。

    他过的惬意,自然有不惬意的。

    谢应龙,作为李家的老人,老牌心腹亲信之一,被任命作为汉元商号驻吕宋商务代表处代表,尽管这个名字很让人拗口,但是,经过李守汉的解释也就很通俗易懂了。

    &过戏台上的八府巡按吧?见过钦差大臣吧?他们手里不是都有尚方宝剑,所谓的如朕亲临?那个角sè,就和你的一样!在吕宋,你就是我!你就是河静将军府的代表!任何针对你,或者是针对商务代表处的行为,都可以认为是针对河静将军府!”

    于是,谢应龙开始忙活商务代表处的建设,人员,士兵,房屋,防御工事。等等。

    最要紧的,是将护卫队的新兵训练出来,形成战斗力。

    在华人义勇队中,谢应龙挑选了几百人出来,按照李家军的训练方式进行训练,同时,对那些在马尼拉的华人进行保甲编制,准备以后一样实行一甲一兵制度。

    另外,根据马尼拉条约规定,华人有在吕宋地区垦荒的权利,马尼拉城北部的所谓zhong&平原,便成了李守汉分配给那些新入伍的士兵的福利。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每一个在商务代表处治下的华人,可以同样享有十五亩土地的开垦额度。以后会相应有所调整!

    听到这个消息,在吕宋烈ri下练习队列和刺枪术、刀术的黄阿奇们,挥动手中的刀枪更加有力。

    而苦命的张小虎,则是率领着几位船主,和几艘纵帆船,在吕宋各个岛屿之间紧锣密鼓的忙活。

    在佩雷斯和他的前任们看来,吕宋群岛的财富便是吕宋岛上数不清的黄金与白银,还有那些铁矿,在这些不知道生产、建设,只知道掠夺财富的西班牙人眼中,只有黄金和白银才是西班牙帝国最需要的东西!这也许就是西班牙帝国作为第一个ri不落帝国为什么一旦衰落,便一蹶不振的原因。

    根据条约,李守汉得到了棉兰老岛,和吕宋群岛的其他几座岛屿。这些岛屿,在西班牙人佩雷斯眼中看来,完全是一座座的蛮荒之地,乐得交给这个年轻的明国将军。萨马、马斯巴特、莱特、宿务、保和这几座岛屿、棉兰老岛,除了凶恶的土著,恶劣的自然环境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可以供西班牙人占领的意义。

    但是,李守汉却是很清楚,在未来的保姆国,除了苏比克湾这座志在必得的海军良港之外,只有那些巨额的矿产储量和肥沃的土地在他的脑子里留下了印象。可惜,是在那些懒惰的吕宋土人手中,无法发挥正常的作用。

    在这些岛屿上都有着储量丰富的矿产,铁、煤、金、铜、铬、锰,除了煤炭的质量不好之外,其余的各种矿藏都是在世界上排进前十名的,动辄都是以亿吨为单位计算;而马斯巴特岛上那储量惊人的金矿更是ri后李守汉最为需要的东西。

    铜、金、镍、铬、锰,这些都是李守汉现在或者将来需要的资源。特别是眼前,吕宋岛上巨大的铜矿资源,在以铜作为基本货币单位的中国来说,那不亚于一座巨大的金山。

    更何况,守汉如今部队需要大量的金属来制造火炮和其他武器。

    所以,张小虎便辛苦了。他在几座岛屿上,选择登陆地点,修筑简易港口和泊位,在适当的地方为矿场选择地址修筑防御工事和房屋。

    少不得有不甘心自己的家园被这些外来人占领的土著人出来反抗,但是,在火枪的密集攒shè下,这些人要么成了丧门枪上的人头,要么便是张小虎的俘虏。

    接着,便是那些被判服苦役的土人登场了。根据李守汉的审判,这些人虽然本人没有参与当年针对华人的屠杀,但是,他们的父兄的所作所为,使他们也成为了享受犯罪成果的同案犯,因此,必须要在矿场、种植园之类的场所服十年苦役。十年苦役之后,便可以成为zi&人。

    当然,作为开采矿山,自然在高强度的劳动下,恶劣的生产条件等等因素面前,会有一定的损耗和减员,比例嘛也不算太大,完全是可以容忍的,每年的人员损失大约在百分之十左右。

    不过,大家放心,损耗的人员,自然会有新来的人员补充的,直到这个家族或者部族完全没有男丁为止!

    终于,在完成了对几座岛屿的测绘、丈量、简易港口码头的修建之后,李守汉起身率领着庞大的船队施施然的出发了。

    此次同吕宋的贸易,可谓是收获巨大,从军事上讲,一个卓越的海军指挥员投到了他的麾下。对马尼拉的军事行动,锻炼了海军舰队的作战能力,不论是针对炮台,还是海上军舰对战。水师的军官和士兵们,都是信心倍增。而且,获得了一个海军良港,苏比克湾,在守汉心中,东面的苏比克湾,南部的金兰湾,两个港口在手,便可以将南海航线,牢牢的把握在手中。

    从政治上讲,签订了马尼拉条约,让西班牙总督府成为了自己的傀儡政权,通过在他们面前的大肆炫耀武力,屠杀那些土人,已经在jing神上又一次的打败了他们。

    在经济上讲,获得了针对吕宋的垦荒、种植、开采矿产的权利,守汉有信心在十年之内,将棉兰老岛变成自己的手中的另一个粮仓。

    至于说从吕宋掠夺了多少贵重金属,这个数字一直是中西方学者们争论不休的一个话题。

    西方学者坚持认为,李守汉至少掠夺走了为数数千万两的金银,证据便是连续几年由新西班牙向吕宋运送金银的的账册和记录。另外,在吕宋被李守汉海盗式的占领期间,针对土人,他展开了数十次的有组织、有步骤、有目的的洗劫,至少洗劫了数百万两金银。从金银到铜锭,从生铁到蔗糖,几乎没有李守汉不抢劫的东西。

    以至于后来,在西班牙语里,有了一组词汇,“李的清理”,“李的袭击”。便是从这次马尼拉事件而来。

    最强有力的证据,便是李守汉手下得力的官员李沛霖的笔记《南行见闻录》的供述,里面有这样的话,“将军此番吕宋之行,虽有奇险,然,吕宋数年积累之藏镪,皆入我府库之中矣!”

    听听!这是你们自己的说法!还不够确凿吗!?

    不过,在中方学者口中,却是另有一番理论。

    李守汉是从吕宋得到了金银,但是,这些金银是通过合法的贸易得到的,有双方的合同契约,以及验货报告等历史材料作为佐证。

    &于西班牙学者所说的,关于美洲金银的去向问题,我们请你们仔细阅读一下佩雷斯总督的回忆录和很多当事人的回忆,在双方爆发武装冲突的伊始,分管吕宋当局财政的主管,便携带着账簿失踪,这难道是偶然的吗?我们怀疑,在当时的吕宋,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美洲白银。全部都被这些殖民地官员贪污了。”

    而西方学者又提出了相关的证据,来源除了《南行见闻录》之外,便是李守汉在回到河静之后的财政支出情况。

    &凡铸炮、练兵、造舰、冶铁、民生、移民、垦荒等诸多开支,皆列于此。”

    如果没有吕宋金银的大力支援,李又如何能够在安南地区大肆的扩产军备和武装?

    坐在自己清凉的舱房内,守汉的内心却是犹如油煎一般。

    不为别的,那些纵帆船、福船上运载的金银、铜锭、生铁,这些财富物资,可以让舰队的水手们、士兵们兴高采烈,喜笑颜开,三五成群的围坐在一起,热烈的讨论着此番回师之后,将军大人会如何分赏,每个人能够得到大约多少钱的赏赐。但是,作为统帅的李守汉,却不能如此乐观。

    没有别的,一个是巨额贵金属涌进之后,会造成的通货膨胀问题,再一个先例,便是西班牙人的贵金属积攒过多综合症。

    守汉如今控制的地盘,除了河静之外,便是灵江北岸的地区、以及寮国的一部分。人口大约不到百万。

    如果这么一大笔金银如同山崩地裂一般涌进河静地区,那么,事态就会变得很严重。

    虽然河静地区如今的物价指数很低,但是,如果将士兵们应该得到的分赏发下去,那也是一笔庞大的数字,这批金银一旦流入市场,毫无疑问,物价腾贵。

    自己又如何来吸引移民?

    &和你讲,这次回家去,你就等着去把你们寨子里那个最漂亮的妹仔娶回家吧!我是过来人,将军保险会把这笔钱发下来的!”

    嗯?舱房外,鲁云胜正在给阿卡等一干新兵口沫横飞的描述着几次随军出征之后的大好时光。“保险?!”

    对啊!保险!

    在守汉的记忆里,这个时代没有任何一支军队给自己的士兵和军官办理了这项业务,士兵们担心自己受伤致残后的生计,死亡之后的家人生活问题,便引发了许多诸如军纪问题,作战时畏缩不前的管仲现象。

    如果我把这一笔钱,拿出来,交给士兵,但又不发给他们,是不是就会避免了通货膨胀和贵金属积攒过多的西班牙综合症?

    而且,还可以让士兵们后顾无忧?

    不过,为了稳定军心,在登岸时,守汉还是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在码头上,他宣布,前海盗首领张小虎,此次随同出征,指挥得当,作战有功,赏赐金银若干,当场兑现。

    看着张小虎这个刚刚在征途上归附的家伙都能够得到如此多的金银,士兵和水手们顿时欢声大作,是啊!大人果然是言而有信的!

    殊不知,这是汉高祖刘邦那个老家伙玩剩下的雍闿尚且封侯的老伎俩。

    不过,张小虎这个家伙,在得到了为数高达数千两的金银后,居然去寻了一个苗族银匠,画出图样,打制了一个巨大的三头虎。

    很快,这个用黄金、白银打制的地狱三头虎标志,便成了无数海上商旅眼中最熟悉的东西。爱他的,视其为保护神,恨他的,视其为地狱之门。